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龍後裔 » 第2章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龍後裔 - 第2章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字體大小: A+
     

    ?許是覺得眼前的老頭脾氣直爽,有些老頑童的樣子,阮小炎忍住笑意,接着說道:“前輩,剛剛您施展的那套鬥技確實剛猛,但卻有點剛猛有餘而柔韌不足!”

    “剛勁威猛些有什麼不好!還柔韌,只有姑娘家玩的花拳繡腿纔要求柔韌!”梵徵雖未發怒,卻也是立刻有些譏誚的爭辯。

    阮小炎只是淺淺一笑道:“有句話叫做過剛易折,正印證了您剛剛那套鬥技!”

    “你胡說八道!”梵徵一瞪眼,暴脾氣又有些上頭。

    阮小炎對這個老人的脾氣也算摸到了一點底,此時,對梵徵也沒有太多的畏懼,只是淺笑道:“恕晚輩斗膽,若是單論鬥技的話,您剛剛那套鬥技,晚輩有把握在三招之內將之破解!”

    “哈哈哈……”梵徵猛然大笑了起來,“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吧!三招破了我的鬥技,別說你一個毛頭娃娃,就是我們鬥者公會會長也做不到!”

    對於梵徵的質疑,阮小炎面色淡然無波,連笑容都依舊保持着之前的風淡雲輕,只是用平靜的聲音問:“前輩可敢一試?”

    “哼!有何不敢!若是三招,你不能把我的鬥技破掉,看我不揍你!”梵徵的怒氣是徹底被阮小炎激發了出來,“看招!”

    怒氣上涌中,梵徵連招呼都沒打,便一個拳頭朝阮小炎砸了過來!拳頭中透出的剛猛氣勢,正是之前那一套剛猛鬥技變換而來。

    雖然憤怒,不過梵徵倒也算自持身份,緊緊只使用了鬥技,卻沒有灌注絲毫鬥氣。

    見梵徵突然攻擊,阮小炎只是微微搖頭,這個老人家修爲雖高,修養卻欠了些火候……

    腳步微錯,阮小炎的身形瞬間化實爲虛,躲過攻擊!

    而梵徵則是招招迫近,攻擊狂猛無比!即使沒有灌注鬥氣,阮小炎也充分相信,若是他被打中一下子,那至少要在牀上躺個十天半月……

    不過阮小炎倒是絲毫不懼,腳步錯落間,他的身影也是虛虛實實,無論梵徵怎麼攻擊,都無法碰到他分毫!

    畢竟,不灌注鬥氣,梵徵的速度也是受到影響的,現下,他的速度絲毫奈何不了阮小炎!

    而阮小炎也沒有閒着,從之前的觀戰,他已經發現了這套剛猛鬥技的破綻。而現在的戰鬥,他一直在則是一直在等待機會,等待着梵徵露出破綻的機會!

    久攻不下,梵徵越加怒火攻心,手頭的鬥技也被他催到極限!

    “小崽子,有膽量你別躲!不是說三招破了我的鬥技嘛!你這麼一直閃躲,算什麼!”一輪的攻擊,連阮小炎的衣角都沒有摸到,梵徵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前輩看招!”阮小炎一笑,終於出招了!

    梵徵嘴角也露出笑意,竟完全不顧阮小炎掌風的攻擊,反而一拳朝阮小炎胸口砸去!

    以攻爲守,便是梵徵的打算!素來戰鬥中,最好的防禦便是攻擊,同時,這也是梵徵這套剛猛鬥技的最終奧義!

    在梵徵看來,阮小炎必定會被他的攻擊逼得變招!不自覺的,他的嘴角便揚起了笑意!

    阮小炎面色依舊平靜,只是他的手輕輕抖動了一下,接着便纏上了梵徵的手腕!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

    四句唸完,只見阮小炎輕輕一扯,梵徵的身體卻如同被巨力撕扯,不受控制的拋飛了出去!

    “剛好三招,妙!絕妙啊!”木屋中,武峯拍着手走了出來,“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這便是你剛剛擊敗梵徵的招式嘛!果然絕妙!”

    梵徵陰沉着連走了過來,狠狠瞪了武峯一眼後纔看着阮小炎!

    此時,他看着阮小炎的目光雖然有憋屈,有怒火,卻同樣帶着很強烈很莫名的求知慾!

    “小子,你剛剛……剛剛擊敗我的是什麼招式?”梵徵似乎還有些拉不下面子,問阮小炎話的時候,還很不自然的撇過了頭。

    倒是阮小炎,毫不在意的說道:“太極,四兩撥千斤!”

    “好招式,老朽這回算是服了!不知道小兄弟貴姓大名?”嘆息了一聲,梵徵總算放下了那不明所以的面子……

    阮小炎微微一笑道:“前輩折煞了,晚輩阮小炎。”

    梵徵猛然瞪大雙眼!

    “你,你是阮小炎!天哪,這真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哈哈,哈哈哈哈……”接着,梵徵就是蒙的一陣大笑。

    阮小炎和武峯二人都被梵徵的笑弄得很有些不明所以。

    許久,梵徵終於在大笑聲中發泄完酣暢的情緒,這才緊緊盯着阮小炎問道:“五個月前,你是不是在明月城鬥者公會的解惑欄,解答了所有題目?”

    “呃……”阮小炎撓撓腦袋,回憶了起來,“好像是有這麼一件事……”

    “哈哈!錯不了,錯不了了,總算讓我找着你了!”梵徵再次哈哈大笑了起來。

    “呃……前輩,你找我?”阮小炎越發迷糊了。

    “加入我們鬥氣公會吧!我們鬥氣公會可以給你最大的優待!每個月,你可以在公會領取XX金幣;在任何地方,只要有我鬥者公會的分部,你便可以得到鬥氣公會的幫助;可以……可以……”梵徵極竟誘惑着阮小炎……

    “這麼多好處,那小僧需要爲鬥者公會做些什麼呢?”阮小炎可不傻,立刻切中要點,天下沒有免費得午餐!

    “嘿嘿,這個嘛,要求倒是不多,有時候,我鬥者公會會下達一些任務或者指標,你只要出些力就成……”梵徵道。

    沉思片刻,阮小炎還是搖頭拒絕道:“前輩,恕晚輩不能加入,小僧不想在修煉的途中被任何勢力束縛。”

    梵徵嘆息道:“果然,天才都是不願意被束縛的,這樣吧,這塊令牌你收下,這是鬥者公會外圍長老令牌,有了這塊令牌,在各處鬥者公會你同樣可以享受之前我說的的優待。不過,卻不用你付出任何代價,只需要,在我鬥者公會面臨存亡危機的時候出手相助即可。”

    阮小炎微微有些動容,他真的有些動心了:“真的是這樣?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不用執行任何任務?”

    “絕對不用!”說着,梵徵見阮小炎意動,竟硬生生將令牌塞入阮小炎手中……

    同時,梵徵的心中也樂開了花……

    他又爲公會立了一功!

    這個阮小炎將來的成就,必不可限量,而將來等他揚名世界,成爲絕頂高手的時候,再要招攬,可就不是像現在這般簡單了!

    而現如今,阮小炎接受了這枚令牌,接受了他鬥者公會的諸多好處,當鬥者公會當真有難處相求的時候,難道他阮小炎還能不答應不成!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這可是自古真理!

    木屋內,阮小炎靜靜的呼吸吐納,屋內遊離的魔法元素通過精神力,在他體內進進出出。

    某一刻,他的氣海中那黑色珠子突然顫動了一下,緊跟着,周圍火系地系以及些許風系魔法元素突然猛烈的涌入他的體內,順着經脈直直衝向氣海!

    不,準確的說,應該是衝向那黑色珠子!

    阮小炎猛然睜開雙眼,對現下的狀況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凝結魔元力的突破嗎?

    可是,在圖書館文獻記載中,凝結魔元力的突破似乎不是這個樣子!

    調整氣息,阮小炎再次進入內視的狀態。

    涌入體內的魔法元素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只是眨眼間,便衝入氣海,撞向黑色珠子!

    幾股力量衝撞的瞬間,阮小炎只覺得氣海被強烈的氣流衝擊着!生撕般的痛楚從氣海,以及氣海周圍的筋脈傳來!

    咬牙硬撐中,阮小炎對現在的情況幾乎是兩眼一抹黑,他本能的調動鬥氣,在氣海內壁和筋脈內防護!

    撕裂般的劇痛持續了超過半個鐘頭!

    當一切平息下來的時候,雙目充血的阮小炎也直挺挺的仰倒在地……

    他的體力,鬥氣,甚至包括精神力,都在這半個鐘頭的拉鋸戰中消耗殆盡……

    又過了半個多鐘頭,阮小炎纔算堪堪緩過來一些,他伸手,支撐着無力的身體盤坐了起來。

    僅僅是這麼微小的動作,阮小炎卻依舊滲出了汗珠,方纔的劇痛中,他的身體透支太過嚴重……

    無奈地嘆息了一聲,阮小炎閉目,再次進入內視的狀態。

    他必須弄清楚,剛剛那陣劇痛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體內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以及那陣劇痛到底有沒有對他的氣海、經脈造成傷害!

    內視中,阮小炎是震撼的,他清晰的看到,體內的經脈被擴張了,而且筋脈內的雜質似乎在劇痛中,都被剔除一空!雖然筋脈內壁有些殘留的傷痕,但是他相信,那些傷痕只要經過一兩次的鬥氣溫養便能恢復。

    短促的震撼過後,阮小炎狂喜!經脈擴張了,雜質清除了,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在同一時間內可以經過的鬥氣增加了!

    前世,傳說中的洗精伐髓也就是這樣的效果吧!

    他在內力,不這個世界應該叫做鬥氣,他在鬥氣上的天賦增加了!

    深吸了兩口氣,阮小炎才平復了有些激動的心情,內視中,他的視線順着經脈寸寸移動,片刻後,他的視線進入氣海。

    氣海內,霧朦朦一片,半透明的霧氣中,還懸浮着一些小液滴,那是精純的鬥氣凝結而成的水滴,凡是鬥氣修爲達到大斗師等級,都能凝聚出液態鬥氣。

    穿過霧氣,一枚墨黑色菱形晶體!

    看着這枚菱形晶體,阮小炎有那麼一瞬間的愣神!

    “原本一直待在這裏的黑色珠子哪去了?還有,這裏怎麼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顆黑色晶體?”

    內視中,阮小炎的視線圍着那枚墨黑色晶體轉悠了兩圈,接着,他猛然想到了什麼!

    木屋內,阮小炎毫無預兆的睜開雙眼,從空間戒指中取出那枚暗系魔牛的魔核!

    瞬間,暗系魔牛的魔核被阮小炎撰在手中,那是一枚灰色菱形晶體,與他體內的黑色晶體同樣地形狀,只是,這灰色晶體比他體內的黑色晶體大了一些。

    “難道……在我氣海中待着的是一顆魔核?”

    阮小炎瞪着眼睛,嚥了口口水,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那是不是說,我阮小炎已經躋身魔獸的行列了?”

    “我阮小炎以後都不能以人類自居了……”

    再次嚥了口口水,阮小炎眼中閃過些許無奈……

    他自己可以不在乎氣海中的那顆魔核,只要還能保持人類的身體,他都不會太過在意。

    可是,他不在意,不代表別人不惦記,魔核,那可是稀罕的東西!通常至少三階魔獸才能凝結出魔核,而一顆魔核的價值,通常至少至少都要上百個金幣!

    “估計我體內的魔核便是相當於普通三階魔獸凝結的魔核大小……”

    “感情小僧我不僅穿越了,還變成一頭三階魔獸了……”

    阮小炎無奈嘆息,同時他的心中也作出一個決定,自己體內有魔核,自己可能是一頭魔獸這個事實,決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

    又是一個清晨,陽光從窗戶縫隙射進木屋,阮小炎懶懶的舒展着身體,走出木屋,呼吸着充滿草木氣息的清新空氣。

    “咦,那倆老頭在幹嘛呢?”阮小炎口中的倆老頭自然是武風和梵徵二人。

    幾日相處下來,阮小炎對這兩個老頑童般的前輩很有些無語,同時,那些個對長輩對高人的尊敬,也都隨着幾個老人無厘頭的生活方式,而飛到九霄雲外去了……

    又揉了揉眼睛,阮小炎朝前方,兩個老頭推推嚷嚷的地方走了過去。

    “武師叔,梵師叔,你們在做什麼呢?”阮小炎不解的問。

    在魔風的授意下,阮小炎稱呼武峯和梵徵爲師叔。

    “嘿,小炎,你來的正好!我和武峯在練你說的太極推掌呢,你看看我們推的怎麼樣!”梵徵笑的滿臉菊花開……

    看着二人那所謂‘太極推掌’的動作,阮小炎嘴角直抽搐……

    若是讓武當先祖,太極拳創始人張三丰來看一看着倆人的改良版推掌,估計張三丰也能被氣活了……

    阮小炎滿臉黑線的這麼想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