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大結局 也是你倆的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大結局 也是你倆的媽字體大小: A+
     

    看着母親向他弟倆走來,燕江森從背兜裏拿出那兩盒盒飯,遞給燕江夢一盒,然後商量好了似的,二人雙膝跪下,雙手高舉飯盒過頭,燕江森說道:“媽,讓您吃頓飽飯。”

    蔣麗走過來,兩手各接了一盒:“沒猜錯的話,你倆省了兩頓買了這終點飯給我的,對不?”

    “不是,俺兄弟倆不餓,您吃完了俺再起來。”燕江森遵循母親教誨,從不講假話。

    蔣麗已經明白,母子三人抱頭大哭,可能是用這種特殊形式結束那飢寒交迫的歲月。

    燕凡分開圍觀的人,單腿飛躍過來,從蔣麗手裏拿過一盒,打開竟然吃起來。

    燕江夢有些不滿,停泣後指了指搶食的獨肢老人。

    蔣麗理解是孩子讓她吃飽,破啼爲笑:“他,就是武林盟主,你倆不是求我留住他嗎?”

    雖然心中不滿,但深悉禮貌地兩兄弟還是將膝蓋朝上了這位老者:“參拜盟主。”

    沒等燕凡開口,蔣麗搶言道:“這人還有一個身份,就是享譽國內外的,世界五百強企業,燕氏集團的燕總裁。”

    總裁好似與這兄弟倆無關,互視一眼有平身的舉動。

    “慢,他還有一個更特殊的身份,是你倆的生身之父,給你父親磕個頭吧。”蔣麗喜極而泣。

    圍觀者相信與懷疑交融,猜測着、議論着。

    燕文正全家天不明就吃了早飯聚在燕墅,見轎車駛進院內,全部迎了出來,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

    進得客廳,蔣麗率兩個兒子先拜了孩子的爺爺、奶奶及三位姑姑與姑夫,一家人幾乎都喜極而泣。

    燕文正兩口子已近九十高齡,堅持要給兒媳下跪,以報育孫之恩,怎奈蔣麗拼死拒絕,燕文正便要冬兒代替行禮。

    貪顧享受這團聚之喜,並沒發現少了主角燕凡,在燕文正大聲“冬兒”的呼叫聲中,走進一位象青年人的中年人,燕凡力大,硬是替父母跪了蔣麗。

    丁從從的燕丁集團有燕凡暗中策劃操縱,規模效益與燕氏已無差距,她整天矇在鼓裏,雖然下決心徹查過,這位不是總裁勝似總裁的人也沒浮出水面,這天早上,她忽然地接了一個電話:

    “你好,還能聽出我的聲音是誰嗎?”多少帶有一點東北腔的女音用普通話說。

    “怪我記憶力太差,沒聽出來,請問您哪位?”丁從從問。

    “總裁姐,我是蔣麗呀。”蔣麗回答。

    “蔣董妹呀,這麼多年都沒你的信息,你與倆孩子好吧?”丁從從猜想,一定是遇到了啥難題求救的,這個忙她幫。

    “總裁姐,都很好,在我陷入絕境時聯繫過您,沒打通電話,還以爲你怕我這個落難的女人瓜帶你呢,我年年賣血,還差點賣了腎,不說了,我回了燕墅,相信以後有時間面談的。”蔣麗提起往事有點哽咽。

    “對不起啊,蔣董妹,我手機被盜,去移動公司買手機時正巧有靚號,就換了,回來我都發出了短信通知了,其中有你,不知哪裏出現了偏差,對不起了啊。”丁從從有點愧疚。

    “請求你個事,務必答應。”蔣麗要點出主題。

    “好,蔣董妹,需要多少,給個數,保證一個小時內劃達。”丁從從忘記了他已回燕墅,以爲她要買房或其他急事而需求現金。

    “總裁姐,我已回燕墅,不是錢的事,請你讓你的寶貝女兒馬上坐機回家,明天你也要在家,千萬不要出門,有驚天動地的大喜事將降臨你的燕丁大廈,能讓你高興幾天幾夜一輩子的。”爲給她驚喜,蔣麗沒揭迷底。

    “好的,一定照蔣董妹的安排實施,我馬上安排,憐兒與憫兒成了帥小夥了吧?”上次答覆太籠統,丁從從又問。

    “在最短的時間內,您娘仨會見面的,我還有事,拜了。”蔣麗掛機。

    大喜事?還驚天動地,是兩個孩子來看我嗎?認祖歸宗確實是燕家的大喜事,我身爲燕家的媳婦,理之當然也該高興,讓兩個女兒來家,要兄妹團圓嗎?對,一定是,先打電話通知這兩個丫頭吧。

    第二天早飯後,燕凡根據蔣麗的安排,駕車前往殿南,老爸答應兒子再戴最後一次面具,以後可以不戴了,對父母有愧的兒子還是乖乖戴了那具老叟面具,但爲開車方便沒有缺肢,乘客是兩個兒子。

    車至殿南地界,考慮再三的燕凡稍減了一點車速,給蔣麗撥通了電話:

    “麗兒,你馬上轉告老爸、老媽,還是由你駕車把兩位老人送來吧,讓他分享徹底的團圓之喜。”燕凡用不可計較的聲調否決了蔣麗不摻乎分享的提議。

    “我不想你受到外來因素對你與從從的團圓帶來影響,既然你仍然堅持要我與父母去,那我馬上去商量兩位老人,即刻啓程,在十二點準時到達,以不影響你與從從及兒女的團圓喜悅爲前題。”蔣麗不再堅持自己不參預的觀點。

    “好,就這樣,明天我與你去接我岳父母,其實按原計劃劃先接岳父母就是正確的,你硬堅持讓我來殿南,這樣在殿南住一宿,明天我與你直接從殿南去接兩位好了。”燕凡又用不可商量的口氣。

    “好好,就這樣,你說了算,開車不能打電話,要扣分的,再打電話一定停車,聽到了嗎?”蔣麗後半句也用強硬口氣。

    “好好,就這樣,你說了算。”燕凡重複了她的後,還是停下了車:“車已根據你的吩咐停下,你放心,爸媽年紀大了,來時開車慢點,好,殿南見。”

    “好,晚到會,誤不了午飯,你說車停下了,我又看不見,撒謊不在臉紅的。”蔣麗相信車已停下。

    燕凡沒回頭,只是將手機揚向後座。

    燕江夢因近接過手機:“我給爸出示證明,車確實停在路邊,媽,不相信爸,夫妻產生了信任危機了;”

    “你個尖嘴小子,好了,去吧,我去找你爺爺奶奶去。”蔣麗言罷掛機。

    燕凡接回手機,說:“先不進燕丁大廈,到前邊買點祭品,先到我的救命恩人那裏祭奠下吧。”

    “爸,應該的,可惜我倆沒見過這位媽呀,一定是位大善人,讓人起敬。

    燕江楚與燕江琳,對外是汪江楚與丁江琳,丁從從從安殿機場接回,沒進燕丁大廈,也是先買了祭品進了公墓。

    名義上的母女三人擺好了祭品,在汪玉墓前雙手十。

    沒聽見車聲,卻傳來腳步聲,是燕凡父子前來祭奠。

    當母女仨與父子仨目光相接時,心中各有各的心聲。

    丁從從認識獨肢老人,但今天四肢健全,是裝了假肢?

    燕江楚的目光在燕江森,深情的。

    燕江琳的目光在燕江夢,悠情的。

    燕凡看到了兩個女兒,尤其燕江楚,很多地方都長的很

    象汪玉,又看到汪玉墓,觸景生情,兩行無聲淚滾落。

    丁從從看向兩位大高個帥哥,一眼便發現了都有着與他燕郎一樣的氣質和高度相仿的模樣,是你倆嗎?不禁問道:“是憐兒和憫兒吧?”

    “是,您?”燕江森雖然來時蔣麗讓他兄弟倆象對待媽一樣對待丁從從,但面對時又有點傻眼,“媽”字在嗓子邊卻叫不出來。

    “是她倆的媽,也是你倆的媽,沒錯。”燕凡見兩個兒子有點尷尬,忙出言救場。

    燕江森、燕江夢同時喊了“媽”。

    丁從從將兩個不象孩子的孩子攬在懷裏,聯想到兩個孩子的遭遇與她的燕郎,淚如雨下。

    “媽,回家再說,別站在這裏悲傷了。”汪江楚已隱隱感覺到了她的熱戀將化爲烏有,不僅他,燕江琳、燕江森、燕江夢也是預感到了絲絲苦楚。

    丁從從進了燕凡的寶馬,裏面掛件等與她車一樣,爲想念她的燕郎而複製了燕郎用車的一切。兩個女兒心事重重,也稀裏糊塗地上了車。

    燕凡無奈,與兩個兒子上了丁從從的車,好在都沒拔鑰匙,一前一後駛向燕丁大廈。

    進了客廳,燕凡指着他從前用以藏書的那間:“換件衣服,可以進去嗎?”

    丁從從點點頭:“隨意,沒鎖門。”

    看着老人進了藏書房,兩個女兒點開了兄妹因不識而誤談戀愛的巧合,並將“親愛的”更正成了“大哥”“二哥”,兄弟倆也相應改成了“大妹”“二妹”,戀情潛移默化成了親情。

    藏書房門開,丁從從順敞門聲望去,啊,燕郎!她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揉再看,沒錯,她大呼一聲“燕郎”,近乎於發瘋般哭着撲過去。

    燕凡摟着她的肩頭:“從從,守着孩子,別這樣,咱是團圓,應當高興纔是。

    從從恍悟到失態,捶了他兩下:“二十年,二十年呀,你詐害我們,你必須爲這二十年買單贖罪!”

    燕凡點點頭,將她扶進座:“一會爸媽就到,準備一下讓倆女兒認爺爺、奶奶吧。”

    女兒認了生身爸,盼望儘快拜見爺爺奶奶。



    上一頁 ←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