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心裏堵就堵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心裏堵就堵吧字體大小: A+
     

    拔河?燕凡力氣再大,一比七的懸殊太大了,他猛一鬆手,七個人擠作一團壓在一起,互相擁着壓在他身上的人。

    衆人爬起來,壓在最底下的錢老闆才得以起身,他火冒三丈,轉身衝過來掄拐照燕凡便打。

    燕凡還是用左手攬着他的麗兒,只見他右腳一點,寄在餐桌邊的另一拐便落入右手,此時錢老闆掄來的鐵柺已是咫尺之遙,燕凡運力以拐迎拐。

    本來已領教了燕凡的力氣,但錢老闆沒當回事,一拐下去會**迸裂,他還想到了上面追查時他會說正當防爲,這在博鬥上是最忌諱的。

    鐵碰鐵,只聽“咣”的一聲,錢老闆的虎口震出了血,鐵柺向人羣飛去,不知怎麼就那麼巧,拐的兩端竟分別擊中了兩個人的腦袋,立即頭破血流。

    燕凡也沒想到會致人頭破血流,鐵柺從空中飛去,力度不好掌握,擊中要害會致人死亡的,這時他見其中的一個破頭者怒氣衝衝的向他衝來,有了教訓,他不想與他們拔河,便點了他小腹一下,抽回拐,又分別點了同時趕來的另一個破頭者與錢老闆。

    其他四人還沒看明白是怎麼回事,這三個人又壓了羅,可能錢老闆上次在最低層被壓有了不好受的體驗,這次他在最高層,體肥肉胖的他是不是報復,他沒說,旁人也沒好意思問,他仰躺在那兩人身上竟四肢擺動,有不想起來的意圖,下面兩個人忍無可忍,把錢老闆掀翻在地硬爬起來。

    那四位如旁觀者,有點束手無策。

    錢老闆被掀翻在地,怒火燒得更加旺盛,又沒法發作,只好從門外拿來幾根木棒扔給那六個人,咬牙切齒地吼道:“一齊下手,往死裏打,一切我頂着!”

    這次燕凡放開了他的麗兒,準備對付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緊急關頭,進來兩個遠行者打扮的人,先是一愣,仔細耵了一會拐,雙雙跪倒:“盟主威武,盟主萬福!”

    錢老闆及那桌餐客六人也愣住了,這真是武林至尊嗎?

    燕凡單拐急步,夾窩拐頂,雙手拉起那二位:“二位快快請起,來,共同用餐。”

    那兩位站起,左掌壓右拳,後一左一右扶盟主上座,其中一精悍的略瘦漢子問道:“盟主,這位是盟主夫人嗎?”

    燕凡微笑着點了點頭。

    那二位還沒有就座,江湖禮義有參拜盟主夫人之規定,兩人急速並排而跪:“夫人吉祥,夫人萬福!”

    蔣麗也學着燕凡的樣子,把兩位拉起來,單位扶進座。

    人加了,酒菜自然要相應增加,他扭頭找錢老闆,才發現剛纔還要與自己叫板的那七個人,全都齊刷刷地跪趴在那裏,忙道:“不是武林中人,不必行禮,六位餐者回桌就餐,老闆給我加菜,快點起來。”

    錢老闆一邊起身一邊討好請罪:“盟主大人,怪我有眼無珠,這桌做爲我請罪......”

    “好了,這頓飯錢我還掏得起,你去安排吧,要這裏頂端的,酒也要最好的。”燕凡打斷了他的話。

    錢老闆點頭哈腰的去了後櫥。

    六位餐客也千恩百謝的回了餐桌。

    四人一桌,倒也寬闊,略瘦的面向略胖地:“好不容易啊,這麼多年,終於找到了盟主,能見上盟主一面太難了,滕總哥,咱先請罪吧。”

    燕凡急忙止住要離桌請罪的兩個人:“何罪之有啊。”

    滕總哥臉愧於色的說:“總舵主曾吩咐過我,讓我保護貴夫人與公子的安全,近半年來我先後派了兩個人來找過,都空手而歸,我在北邊城市住,離這裏近二百公里,以前由總舵主親自派人監視,那一期他說不舒服所以委託我,這次我只好自己前來,沒想到得以見到盟主尊顏。”

    燕凡正要說什麼,門口又進來了衣着襤褸、蓬頭垢面的一男一女,男人走路明顯不利索,二人仔細端詳了屋裏人一遍,最後落在了蔣麗臉上,片刻,女人扶男人向前走了幾步:

    “您是蔣董?”

    “蘭姐?江兄?”蔣麗驚訝地站起來。

    “讓俺倆找得好苦啊,近二十年,幾乎走遍了祖國的山山水水,餐風宿露,錢被盜,乞討路上尋找您,蒼天不負有心人,謝天謝地,還是找到了你,蔣董啊,憐兒、憫兒兩位孩子呢?長很高了吧?”

    蔣麗點點頭,在她身左從桌面遮擋下,拉出兩個座椅:

    “兩位真的辛苦了,先吃頓飽飯吧,我這也是二十年來吃的第一頓飽飯。”

    謙讓了一會,蘭蘭看了一眼燕凡,面向蔣麗:“這位?”

    燕凡見蔣麗要開口,忙擺擺手:“我是個算卦相面的,給兩位免費看一下面相,這位女士,叫蘭蘭,原蔣麗任董事長的那個燕氏集團的專職律師,這位男士,是親手殺害燕氏法人燕凡燕總裁的兇手,如果我說錯了,願意磕頭謝罪。”

    “你?”江漢、蘭蘭大驚失色,惶惶不安起來。

    “不過,你兩口子爲保護燕氏骨血做出了無與倫比的貢獻,將功折罪了。”燕凡做出公正評判。

    “您是?”江漢稍微平靜了一些。

    “他就是你的刀下之鬼,否則他怎麼會這麼清楚?你倆還真當他是個算卦相面的?”蔣麗立即揭迷底。

    “盟主曾遭壞人暗算?這還了得!盟主懿令,我等惟令是遵,肝腦塗地在所不辭。”滕總哥左掌右拳相湊。

    江漢滑下座椅,朝燕凡、蔣麗跪下:“總裁、夫人,我江漢自知罪惡深重,您不處死我,我也會自裁。”

    未等燕凡啓言,蔣麗搶道:“江兄不必胡言亂語,雖然你當初參預了對冬的謀害,但你忠心耿耿地保完了他的骨血,功不可沒,再說你是受人指使,冬也活生生的成了當今的武林盟主,起來,我說了就算了,燕氏包你兩口子下半輩子,兩位都起來坐下吃飯。”

    在江漢跪下的同時,蘭蘭也急速地緊挨他而跪,夫人發話了,但受害人未表態,她與江漢的目光瞄向燕凡。

    燕凡異常平靜,比往日少了那習慣的微笑:“慢起,磕個謝罪頭,讓一切消失在記億中。”

    磕頭比死亡更容易被人接受,江漢與蘭蘭有個便利條件,都雙膝跪在那裏,兩人同時磕頭在地,不但磕出聲音,而且異口同聲:“多謝總裁不殺之恩。”

    蔣麗在她冬的眼色示意下分別扶起兩位入座。

    江漢、蘭蘭千恩百謝。

    燕凡單腿站立,吸引了西南桌六人在內的所有在屋人的目光,只見他單膝向這對夫妻下跪,左肢也膝蓋着地,從前邊看不是個殘肢,只見他麻利地朝那兩口子帶響一叩:“謝義士、豪女保後之恩!”

    江漢兩口子懵了,沒想到總裁會回禮,被動的張口結舌、束手無策。

    燕凡當然理解那二人此時的心情,沒有怪其沒來攙扶之過,身體往向一躍,並比雙肢人站得更加利索。

    那六人桌上的六個人伸了伸舌頭,看了這武林盟主的功底,多虧沒有交手。

    來時坐火車,回時乘飛機,由於鐵柺有可能被禁機戴,滕總哥與他的兄弟送去了快遞公司。

    燕凡、蔣麗、江漢、蘭蘭飛向安津。

    燕江森、燕江夢兄弟倆省下一頓午餐和一頓晚餐,但列車快到終點站時買了兩份再便宜不過的盒飯,想讓母親吃頓象樣而且能吃飽的一頓早餐,乘高速列車於藜明時分到達安津車站。

    由於早接到了電話,就在這兄弟倆走出候車室時,蔣麗駕寶馬車停在這弟兄倆面前。

    兩兄弟對這輛車一點也沒注意,母親開這樣的車,那是不敢想象的。

    怕兒子走遠,蔣麗下了車玻璃喊道:“江森!江夢!”

    兄弟倆回頭,見母親已敞門在下車,趕過來攙扶時,見副駕駛上坐着一位老頭,兩兄弟同時感到心裏有些堵,穿名牌服裝,開豪車,看來是嫁給了這位有錢的老頭了,但母親受了半輩子苦,來安津嫁個富豪,這也無從怨起。

    蔣麗走下車,看了兩個孩子一眼,急忙跑去車外首,打算扶燕凡下車。

    燕凡並非因裹腿不便而下車有些遲緩,他是在車裏從窗口欣賞自己的兒子,從恢復記憶開始,他就在大腦裏描繪着兩個兒子的畫像,你別說,還就是差不多少呢,拐沒在身邊,快遞還沒有送來,老爸仍逼他扮作老人,讓兒子兩次遇難把膽嚇破了,此時見蔣麗向這邊走來,知道是來攙扶,忙迅速下車,少一條腿,還能節約下車時間,一條腿着地,省下了往下伸另一條腿的時間,上身一晃就下車了。

    蔣麗沒想到他競然這麼敏捷,笑着瞅了他一眼,來挽他的左璧。

    燕凡笑着擺了擺手:“先與憐兒與憫兒親熱親熱吧,我單腿比你雙腿行動都要快。”

    還知道我倆的乳名呢,看來與母親溝通不錯,只要受了半輩子磨難的母親開心,心裏堵就堵吧。

    燕凡單掌着車,只見他單腿向前飛躍兩次,便飛躍到了車這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