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聶志躍上擂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聶志躍上擂臺字體大小: A+
     

    雖然他答應了會憐香惜玉,但人家不會不借這場戰爭試驗一下火炮的威力,鄧雲君暗暗下了決心,相信他那麼多次戰爭,都沒見敵對的那方慘敗的一塌糊塗,她開始相信她獨特的陣地會經得起火炮的狂轟濫炸。

    戰鼓未擂號未吹,赤博大戰悄無聲息的展開了,燕凡智勇雙全,沒出動精銳部隊,未費吹灰之力,迅速佔有了僅有的兩座山頭,居高臨下,敵方的陣地盡收眼底。

    鄧雲君咬咬牙,準備迎接炮火的襲擊。

    火炮備好了彈藥,發動戰爭本來就是罪人,哪裏還顧得上名勝古蹟,炮轟陣地開始了,燕凡哪裏還顧得上憐香惜玉,他威風八面的在炮火掩護下,匹槍單馬直搗陣地中心。

    隨着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鄧雲君的陣地陣角大亂,她身負重傷嗎?鮮血證實,她戰敗了。

    乘勝前進,燕凡還在進攻,生命不息,衝鋒不止。

    原來,這火炮的火力也不過如此,在炮火中,鄧雲君仔細品味了這所謂的猛烈炮火,看一下被轟炸過的陣地,並沒被催毀啊,她又笑了。

    第一波戰事告一段落。

    雖然當時的燕凡沒有質疑,但,已經戰敗的她,爲什麼卻與勝利者的他擁抱?是共同慶賀勝利嗎?是不是火炮的巨大威力將她震傻了呀?

    壞了,這擁抱是敵人用了緩兵之計,背地裏,陣地裏被炮火擊退了的殘兵敗將又重新組織起來進行反撲了。

    兵來將擋,燕凡重新抖摟精神再戰沙場。

    經過了第一次戰爭的洗禮,鄧雲君顯得沉着老練多了,是她發起的戰爭,當然由她控制着主動權。

    蔣麗命運多舛。

    兩個孩兒入了託,她想找份兼職工作,以應付憐兒和憫兒以後上學所需求的資金,臨時有麗倩接送孩子,全天候的工作雖然也不好找,但她還是穿上了清潔工的制服,成了長青市的環衛工人。

    事不如人願,蔣麗上班還沒有一個月,麗倩突發重病入院,不僅接送孩子需要蔣麗親力親爲,照顧病榻上的麗倩同樣落在蔣麗身上,她只得辭工。

    一天四時接送孩兒,其餘時間全部用在照顧大姨麗倩身上,讓她沒有權力找工作。

    麗倩經過了婚姻變故,手底下沒存下幾個錢,萬兒八千的,與醫院打交道那真是杯水車薪,沒幾天就瓢幹甕渴了,醫院的收費也太高太高了,高地讓人難久以承受,而在醫院裏,病人是任其宰割的羔羊,絕對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見死不救不是蔣麗的風格,她傾巢爲大姨治病,手裏只剩了幾千元錢了,又開始後悔那張十萬的存單沒有帶來,當時沒有預料到如今的一步一難的尷尬憬地。

    麗倩剛有起色,便堅持帶部分藥物回家治療,她知道女甥手裏也沒多少錢了,再說她知道她得的是不治之症。

    蔣麗怎樣勸說也無濟於事,不能睜着眼看着她不吃不喝而活活餓死渴死啊,只好出院回家治療。

    感恩女甥的傾力所助,他將惟一的財產,一套小四合院平房的產權轉移在蔣麗名下。

    蔣麗曾沒有餘地的拒絕過,但大姨的不吃不喝殺手鐗確實具有不可抗拒的威力。

    大姨自從辦理了房產過戶和公證後,還是不吃不喝,這次不是拒絕,是她吃不進去了,身體越加消瘦。

    出院以來,雖然還是接送孩子和照料大姨,比在醫院輕鬆多了,只是心情愈加沉重,蔣麗看她大姨變了另一個模樣。

    壽終正寢,麗倩完成了這次人間旅行,因爲無兒無女,她也無牽無掛,但臉上仍然掛着被病痛折磨的痛苦,還是與女甥兩世爲人了。

    蔣麗在鄰居的幫助下,按當地的風俗爲大姨舉辦葬禮,

    出殯這天,麗倩啞老公的一個遠房侄子從外地回來奔葬,外人一看便明白,是奔四和院來的,蔣麗哪裏會想到這些,還盡力招待他。

    剛剛讓老人的骨灰入土爲安,那遠房侄子在喝酒前迫不及待地提出房產要求,惹得來幫忙的左鄰右舍極度不滿。

    多虧麗倩早想到了這一步辦理了產權轉讓,當蔣麗拿出產權證書時,遠房侄子先是一愣,又馬上露出猙獰面孔,要與四合院同歸於盡。

    在來幫忙的左鄰右舍中,有一位比這位遠房侄子還遠一層的同輩侄子,出示了麗倩老公當時應承給遠房侄子房產的口頭證明,但條件是給其養老送終,那時麗倩還沒嫁過來,而中途這遠房侄子又去了他地,此事便不了了之,麗倩的啞老公去世時,這位侄子也確實來參加了葬禮。

    事情到了這一步,有長者提議,讓街道負責人出面調解,街道負責人在聽取了各方面的意見後,做了一個能讓各方接受的暫時決定,即居住權屬蔣麗所有,以後要處理房產,必須有遠房侄子在場,並經過法院裁決。

    總算保住了容身之地,幾千元還能維持一陣子生活之必須,往後的日子,安全不是問題,蔣麗的主題思想是如何應付以後孩子入學和全家生活所要的開銷。

    又一個三年過去。

    江南春代理江湖盟主,不僅擔負着江湖重任,還有一半時間在不厭其倦的尋找着嚴爺,每逢委託期限滿一年,他都會接到一個匿名電話,將代理期限再延長一年。

    殿南,是江南春尋覓盟主的重點,每出去尋找三、四個月以後,他都會返回殿南,幾乎每次都與燕凡見面,他也每次都懷疑,但每次都沒法證明他是盟主。

    在距安津市一百八十公里的天都市,有一家北歐某國大酒店,爲招攬顧客,特聘請了他國內的第一武術名家,此人是人高馬大的大力士,身高近兩米,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在飯店西側小廣場上擺下擂臺,許以一百萬元人民幣的鉅額大獎,設期限十天,將近一半時間已經過去。

    設擂第三天,江南春曾去過,一天三個打擂者輕者輕傷,重者重傷,下午他出手,怎耐人上了年紀力不從心,只打了個平手,那裏的規定是平手做爲攻擂者輸,致使江南春灰心的是,盟主不出手,他人沒有取勝把握。

    這次來殿南尋找盟主,江南春的心情更加迫切,他希望他出面爲國爭光。

    沒有贏下比賽的第二天,也就是天都設擂的第四天,江南春風塵僕僕地來到殿南,想起嚴總裁的疑點,便直奔燕丁大廈而來。

    經常光顧,這三年江南春都以真實面目出現,保姆已經認識了他,除了幾位常在這裏值班的業務人員外,他熟悉的一位也沒有。

    江南春來到了嚴經理和彬彬的住處,尤其他對彬彬的疑點最大,因爲聲音幾乎就是衛英的翻板,怎奈人家拒不承認,他也無可奈何,這次,他想用武力降服她,看一看她是否有面具罩臉。

    沒想到,鐵將軍把門,他撲了個空。

    讓江南春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到達殿南時,燕凡已經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天都。

    這是設擂的第五天,上午大力士擊敗了兩位武林人士,燕凡吃了午飯過來,大力士還沒有結束午休,但擂臺附近已聚集了不少人。

    燕凡以獨肢老人的面目出現,他不知道在人羣裏,聚集了五分之四的總哥與分舵主,他認識兩聶,但不便於打招呼。

    擂臺用鐵架支撐,木板都在七公分左右厚,呈正方型,四邊周長都是一米,足有一百個平方,真可謂英雄有用武之地,右邊有一旗杆,誰取得最後勝利,將升起那勝利者所在國的國旗。

    擂臺前,豎了一個鐵架拱門,黃布紅字,上聯書:拳擊****有志;下聯書:足踢三山五嶽無敵;橫批,打遍世界,大力士口氣夠大。

    下午一點半,大力士在舉辦方七、八個人的擁簇下出場,看他那目中無人、洋洋得意的樣子,燕凡已下決心要擊敗他爲國揚威。

    決心歸決心,真正的對抗,只是在聖延與衛英及幾個小混混交過手,除了衛英,那七個小混混簡直不堪一擊,他要先觀察一下。

    擂臺舉辦方負責人手持無線話筒高聲喊道:“鉅獎一百萬,不知死活的上臺受死!”

    聶志躍上擂臺,憤怒地吼道:“文明古國,不允許你在這裏肆無忌憚地大放厥詞!”

    “不放厥詞,這裏用拳頭說話,有種,攻擂吧。”負責人不屑一顧,沒有看聶志一眼。

    就在負責人說話的同時,大力士倒換着手互相握了握雙拳,把瞧不起的目光灑上攻擂者,伸二指勾着示意:“有種,你是要左臂斷還是要右腿折?”

    會說漢語?臺上的聶志和臺下的燕凡不約而同的想,但他倆不知道這大力士在中國住了整整十年,遍地拜師,善良的中國武師弘揚中華武術爲強身健體的傳統文化,教會了他一些武術套路,洋鬼子就是洋鬼子,他用中國人教的武術妄想羞辱中國人。

    “怎麼?不敢攻擂?那馬上給我滾下去,讓不知死的上來。”大力士目空一切。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