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一切準備就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一切準備就緒字體大小: A+
     

    “就這麼簡單,回答的?”燕凡微露不滿。

    “你問得就這麼簡單,我還加了廣告系,屬畫蛇添足了,還不滿意嗎?”鄧雲君口才很好,她不以爲比這心目中的偶像差,但她不想浪費這寶貴的時間,既然都在燕丁的高層工作,有時間較量的,她屁股離了牀沿。

    “你答的不全面,我知道你口才好,在殿南手屈一指,但不能恃才傲物呀,小小年紀。”燕凡雖然找到了爲自己開脫的藉口,也曾希望過避免這次衝突,但天下的男人,除了極少數意志特堅強和沒有這方面功能的人以外,基本上都一個德性,英雄難過美人關,大概也有其道理和依據,燕凡不能脫俗,見她要向他走來,便將兩手臂分開,準備迎接美女入懷,除了責備她要謙虛已沒有其他私心雜念。

    大概坐人的腿,比坐硬木要舒服些,閒着牀不坐,鄧雲君坐在他腿上,並沒品出舒服,砰砰的心跳使其只有莫名的緊張和得到前的不安,啊,還有靠壁,她可以倚偎在他懷裏,牀那邊只有硬梆梆的牆壁,依着不舒服,她撅起嘴:“你問俺與她什麼關係,俺是同學關係,我還多回答了是廣告設計系呢,哪裏不對?”

    “什麼關係,是問你與她是親戚還是朋友關係,我不關心你們是不是同學關係。”你坐我的腿,我理應索取回報,這是天經地義的,自己有的,燕凡不稀罕,她有他沒有,或者他發育不如她發育好的,他才喜歡。

    第一次坐在男人懷裏,第一次有男人的手在自己長大成人後沒被任何人見過的私密地方遊走,尤其遊走在她最爲隱蔽的地方時,她有點慌,不是慌,是興奮,也不是興奮,也不是衝動,更不是眩暈,當她感到他的手有深入動機時,轉身一把抱住了他。

    鄧雲君是明智的,否則,他的手若深入,她將完全崩潰,就是有隨時準備抱他做的打算,當他的手在輕輕慰撫中來了一個突然襲擊時,她沒救了,身體裏的骨架突然消失了似的,轉身抱他時差點失手摔下他的腿。

    燕凡當然知道怎樣保護懷中的美女,剛坐他大腿時,她是背對他胸口的,爲他遊走她上身提拱了足夠的方便,她怕自己酥體無力而倒地出醜,當他的雙手在分開作業,右手直逼他最美妙的穴位時,他早做好了不讓她摔下腿的準備,在她轉回身,但也無琺有完全的支撐能力時,他的左手在她衣內的背上,牢牢的保證了她的安全,但右手卻捨不得拿出,或許他想滋潤他的指部皮膚。

    幸福的被侵犯,鄧雲君是迴轉身摟他的,只是上半身轉過去,還是屁股坐在他大腿上,她感覺到了他暗藏的祕密武器將在不久也會投入到幸福的戰爭中,因爲她已明顯感受到了其威力,她也有打嬴這場戰爭的打算,所以瞭解掌握對方的武器也是情報部門的首要任務,鄧雲君爲準確性,她要親自蒐集信息。

    燕凡或許想讓對方在強大的武力威脅下感到震撼而不戰勝之,因此他竟爲她蒐集情報提供了最大方便。

    是屈服投降嗎?鄧雲君已雙膝跪在他面前。

    燕凡將屁股往椅子前沿挪了挪,她坐他腿久了是他感到了累嗎?也許是吧,所以他換了一個姿勢。

    這就屈膝投降了嗎?鄧雲君不甘心,她要捕捉對方祕密武器的數據,看看自己的防禦工事是否能經得住這祕密武器的炮火攻擊再做打算。

    不戰而勝,也是一種戰爭手段,沒等她出手,燕凡便主動亮出重型武器裝備,他想讓她未戰先敗,但他決心已定,留下這股勢力,終究是後患,彈藥充足,即便投降,也要用猛烈的炮火將工事摧毀。

    鄧雲君沒經過戰爭的洗禮,雖然也在夜深人靜的時間裏嚮往過戰爭,但她沒見過有了彈藥支撐的真槍實炮,平常那些少兒用的假槍假炮玩具,以及沒有配備彈藥的小槍小炮對她根本構不成威脅,而當他展視重型武器設備時,她有點傻眼了,沒想到還有這麼樣的重型大炮呀,是真的嗎?工事構築了二十多年,就這樣不戰而敗嗎?不甘心呀,總得抵抗一陣子,說不定這巨型大炮是假的,先探一下虛實,摸摸是真的還是贗品吧。

    她的手細嫩悠軟,燕凡似乎有點粗心,是贗品怕被人識破嗎?他停止了撫摸她的秀髮,因爲他看懂了她要用牙啃一下那巨炮是不是鋼所製造,抱起她,連他自己也一起扔在牀面上早鋪好的被褥上,用嘴佔有了她的嘴,以不讓她探出巨型鋼炮的真假。

    進攻,這就開始了?這是先頭部隊嗎?這樣的小部隊還是可以應付的,我,也全心全意的應付這小規模的局部戰鬥吧,鄧雲君沒想到戰鬥雖然殘酷,竟然還有這麼舒坦動人心魄的享受,可她又感到了巨炮的威脅,因爲那巨炮的威嚴不僅深深印在了她腦海裏,她身體的敏感部位也感受到了巨炮正在裝配彈藥,她忽然一心要先檢驗一下那巨炮的直假,便要捨棄先頭部隊的較量。

    沒分出勝負,燕凡不答應,他牢牢的控制着主動權,要先打贏這局部戰爭。

    鄧雲君還是在他的憐憫中擺脫了他對她嘴的控制,既不受束縛便有了話語權,他第一次嘗試撒嬌:“人家一位柔弱小女子,怎能經得起哥哥這麼沉的體重,幾乎讓俺喘不動氣了,你還用舌頭堵着。”

    燕凡滾在一邊:“好吧,讓你翻身農奴把哥唱,我當底盤你作頂。”

    “本來嘛,哥哥讓妹妹就是應該的,你不知與多少女人行雲流水過,可俺還是個雛子,哥哥也不知道憐香惜玉。”鄧雲君在甩着高跟皮鞋。

    燕凡一伸手,接住了飛來的一隻鞋,他沒有扔在牀下,而是那種笑着放在了一邊。

    “一隻臭鞋,哥哥放一邊幹啥呢,拿着打俺屁股也不方便啊。”言罷,鄧雲君又奔她的主要目標,那樽巨型鋼炮,她知道他這次不但不會反對還會支持。

    雖然睿智無人可敵,但燕凡也有被人識破的時候,這次他就被鄧雲君看穿了,大概已經到了最殘酷的時刻,爲肉博事先做準備,但他錯了,肉博是光膀子脫去上衣,這時的他或許被暫時的勝利衝昏了頭腦,連上衣下衣也分辨不清了,他學她甩掉了鞋子。

    愛不釋手的巨型鋼炮,鄧雲君也渴望擁有,不是買不起,是造人的人類工程師不允許她有,她也只好望洋興嘆,擁有一時算一時,她還不知其巨型鋼炮的威力如何,看看他,他在那樣的笑,她受不了,但更懼怕鋼炮的火力,沒經過戰爭,剛要實踐卻遇上這種火炮,她恨不能變作現身時的牛魔王,活生生將嘴裏的鋼炮吞進腹中。

    燕凡意識到肉博時是光膀子,剛纔是失誤,知錯就改,他付諸實際行動。

    雖然他的手撫遍了她所有的嚴密部位,但讓她一絲不掛的出現在一個男人面前,目前她還極不相適應,終究鄧雲君是名雛女子。

    燕凡躺在那裏,任憑她搶掠爭奪,他知道他有終生使用的所有權,她,不過是暫時擁有和馬上要進行的嘗試,不知她的承諾在戰後還算不算數。

    看來,戰爭的勝負,就要看最後的赤膀一博了,對方已露現了堅實的飢肉,她好想退卻,又好想馬上開戰,矛盾着的心理有點手足無措,但並沒捨得鬆開那不知火力如何但外表**挺拔還富有熱度的火炮。

    燕凡還暫時躺在那裏,但養精蓄銳已經接近結束,雖然從鄧雲君喜愛火炮的程度上看似有點前沿開放的表現,可是見她到了殘酷肉博時不露膀子,知道她確實是個雛子,既要肉博,他也打算儘快分出戰爭的勝負,免得這樣結束了還要牽掛這場戰事,他將其重新逼入防禦狀態。

    投入戰事的心態戰勝了矛盾心理,她準備以大無畏的精神迎接她一手策劃的讓人家忍無可忍的挑戰。

    在真正的戰場上,對面廝殺者並不相識,吃糧當兵,各爲其主殊死一博,有時雙方的刺刀會同時刺入對方的要害部位,說不定這兩人細查幾族還有血緣關連呢,如果在今天或許是QQ或V信好友,不過那是命運的安排,今晚這次肉博,無疑也是命運使然,是爲公平起見嗎?燕凡爲了做最後的肉博,替她做肉博前的最後準備。

    雖然嚮往了不是一天二日,雖然面前是她心目中最崇愛的偶像,也不是單純害怕那門獨特的火炮,是鄧雲君徹底告別了她那最珍貴的身份名稱,流下了她那身份的最後幾滴眼淚,不知是紀念還是留戀。

    一切準備就緒,燕凡知道在戰爭中不能手慈心軟,他聽見了對方羞紅着臉求憐香惜玉,便點了點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