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我的大學同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我的大學同學字體大小: A+
     

    沒了哭泣和哀求,雖然她的聲調悠和親善,但卻帶有讓人喘不動氣的威嚴和強硬,至此,他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對丁從從澄清假死的事實真相,徹底迴歸,因爲沒弄清是什麼人要置他死地,再說已經搭上了恩人汪玉一條生命,自己再歸回送一條命太不上算,三年來,丁從從也習慣了沒有他的日子,迴歸這條路無疑是走不通的;第二條,是受鄧雲君控制,做她的手下卒。

    “燕凡,請在兩分鐘內過來。”鄧雲君不見門動,也沒收到回覆,又和風細雨的說了一遍。

    和風細雨,經過線路加工傳送,在燕凡聽來卻變成了暴風驟雨,好在睿智讓他鎮靜下來,兩分鐘,他已沒了選擇的餘地,默默地走向了她的房間,他知道她不會鎖門,但還是打算有禮貌的敲敲,可他的手還沒觸碰到門扇,單扇門開了,他的手徹底與門絕緣了。

    鄧雲君給他限制時間時,已經站在牀下,一邊通話一邊走到了門邊,她知道他最終會來,聽到他沉重的步子停在門口,他馬上拉開門,並迫不及待地撲過來,緊緊貼在他懷裏,抱着他。

    早已料到,可燕凡還是感到了突然,雖是下半夜,但誰也不敢保證,在自己的飯店裏沒有其他房客會夜起,尤其他曾與負責人暗示過,爲保證人身和財產安全,必須加一名夜間巡邏工,他只得擁起他,並走進房間回身閉門。

    鄧雲君被擁起,從他擁的力度,她便知道她的希望會變成事實,也就暫時離開了他的胸懷,見他返身閉門,她轉過來把門上了鎖,爲即將實現的事實創造了安全環境。見燕凡坐在了離牀一米遠的椅子上,她返身坐在牀沿上。

    燕凡坐下後,內心不平靜,掙扎有點言過其實的話,那麼至少也是在苦苦思量,臉上卻表現的比平靜還平靜。

    “燕總裁,剛纔騙過你,請原諒對你不敬,我只有一個想法,擁有你一個夜晚。”鄧雲君直言。

    燕凡有點放心,只要一個夜晚,沒有後患。

    “答應不?我可以承諾爲你保密,而且只要這一個夜晚。”鄧雲君言罷一笑,自已也太前沿開放了。

    “我是燕凡,你何以得知?”燕凡放心了一個夜晚,他要解開心中之迷。

    “保密。”鄧雲飛粲然一笑。

    燕凡也微微一笑,點一下頭說:“好,我從現在起,燕凡迴歸了。”

    “老天註定,今晚你註定是歸屬於我,無論如何,你走出這間房,你就會身敗名裂!”鄧雲君不再溫悠。

    “你,恐嚇我?”燕凡微露不滿。

    “不敢。”鄧雲君搖頭否認。

    “不要拿身敗名裂做要挾,我可以馬上離開殿南,乾點什麼也會豐衣足食。”燕凡恢復平靜,只表示在臉面上。

    “那你可以馬上離開這個房間,我從來都不會強人所難,我並不是隨便的女人,只有對你低三下四,或許有點要挾或威脅之意,也是不得以而爲之,你走吧。”鄧雲君如常人常談般,微笑着。

    “好,是你讓我走的,我這就走。”走出這個房間便是安全,以後的事車到山前必有路,一步一步走吧,燕凡站起來。

    鄧雲君並不攔阻。

    燕凡轉身啓步,幾步便到了門邊。

    “八差巴,走好。”看他要開鎖敞門,鄧雲君施出王牌。

    這招管用,燕凡的手在鎖上定格了,他不知道他在京部這麼遠的地方的癮私她怎麼會知道。

    “燕總裁,可能我不及思思漂亮,也不如思思的母親有魅力,但我還是個實實在在的女兒之身,你不要認爲我不檢點,不檢點的女人,在我這麼個年齡段早就不是清白之身了。”鄧雲君要挾中還儘量表白自己。

    無論你是絕頂聰明,還是隨機應變的頂級高手,同時與母子二人有染,你就有口難辯,齷齪便會實至名歸,背後傳來高跟磕地那有節奏的聲音,他知道她向他走來,燕凡棄鎖熳慢轉過身來。

    沒錯,鄧雲君過來了,她知道她贏已成定局,她高興,她興奮,不僅僅是要實現渴望已久的夢想,而是名震華夏的江湖盟主、才貌過人的燕凡今晚註定要受她擺佈。

    燕凡被鄧雲君貼着胳膊扶到椅子邊鬆手,將椅子往牀邊挪了挪,輕輕將他摁在上面。

    看來,面臨已經不可避免,這是被迫屈服,不得以而爲之了,燕凡終於爲自己在主觀意識上找着了藉口。

    鄧雲君擡起雙腿,將兩隻腳擱在他的兩條大腿上:“我喜歡的,是那個燕凡哥們,嚴總裁,放出那哥們來,好嗎?天明時,你還是嚴總裁。”

    燕凡低下頭,發現她的襪子和高跟鞋與衛英的一個牌號一個色,甚至大小號都一樣,他擡頭看了她一眼,衣服的品牌、顏色、款式竟與衛英一模一樣,所不同處,衛英的秀髮稍短,但鄧雲君秀髮的上部,與衛英也完全一致,啊,她早在博取我的好感了。

    “還不願把燕凡那哥們放出來嗎?到了這步天地,我不喜歡戴假面具的人。”鄧雲君瞅他一眼。

    “毋庸置疑,燕凡是你今夜的俘虜,你掐到了他的命門,今夜我無話可說,可我要問一下,你的承諾是什麼。”燕凡愛美人,男人的通病,但他不留後患。

    “我有三個承諾,一,絕對爲燕凡保密;二,如果嚴總裁不理我,我沒意見,我會尊敬他;三,我會履行對你和丁從從的信用,我有把握將丁誥爭取過來,這總可以了吧?”鄧雲君覺得是等價交換。

    “正於鄧助理所說,已經到了這步田地,我還有兩個問號在心裏,能不能讓我除掉它?”燕凡補充一句:“燕凡是你的俘虜,因此無權過問,所以不是非回答不可,你有權力拒絕回答的。”

    “很快,人也都是你的,還有什麼不可回答的?人是你的,你不用害怕擔心,只限天明前,不過,天明沒幾個小時了,現在我就要燕凡哥們現身,這是回答的先決條件。”鄧雲君並非討價還價,她要早一點見到燕凡,即便不露真相,她也會爲爭取時間而回復。

    “很簡單,問題一,今夜,真是你的人生第一次嗎?”燕凡問。

    “多餘,很快你就知道了,問問題二吧。”鄧雲君在努力趕時間,一邊點頭一邊答覆。

    “還是第一個問題衍生的一個小問號,既然是你的人生第一次,爲什麼不獻給他呢?以後,你怎麼面對他呀。”燕凡迴歸主題,雖然心裏爲自己找到了藉口而蠢蠢欲動,但他還是希望避免這次衝動。

    “爲什麼?你聽好,一,我喜歡燕凡,不想破壞他的家庭,不做他的小三,只把我的第一次獻給我真心喜歡的人;二,他與從從舉行過儀式,殿南婦孺皆知,不管他有無事實婚姻,在外人眼裏,我跟二房沒有兩樣,心理不平衡,所以不會覺得愧欠他;三,我不欠別人,也不希望別人欠我,如果我能夠把丁誥成功拉到我身邊,我並不覺得虧欠他,心裏會平衡,你與從從也不會愧欠我一個人情,兩全其美,就這樣。”鄧雲君來時車上一路無語,早有了答案。

    “好,問題二,你與思思是什麼關係?”燕凡端詳着她,意欲看他與思思的相貌有無相似之處,是否有血緣關係,但他沒有看出來,卻發現她有一種潛在、不同於別人的那種美,尤其他的兩片嘴脣特讓人喜愛。

    “我會回答,但不會向外人,我答應過保密,只對燕凡那哥們講,你看着辦吧。”鄧雲君等急了。

    燕凡知道,再不還原自已的本來面目,這第二個問題她會拒絕回答,他只好轉過身去,解了領帶,鬆了襯衣釦子,慢慢地、輕輕地、十分小心地摘除了面具,然後又象電視裏的慢鏡頭一樣轉回身,其實他是多此一舉,轉回身才發現,鄧雲君雙手捂眼。

    鄧雲君雙手捂眼也是多此一舉,她捂前已閉了雙目,她估摸工夫已經可以看到燕凡了,閃了閃指縫,睜了睜眼,正是那個慢鏡頭,這會見了活的了,以往只見了他的照片和錄相資料。

    戴了二十個小時的面具,這面具比平常素日愛漂亮的女人爲保養皮膚而貼的面膜的效果還要好多少倍,因爲不僅是全方位,而且持續時間特長,他的臉更加細嫩可愛,也因爲持續時間長,頭髮被壓的緊貼着頭皮,他晃了晃頭,秀髮恢復了原有的風采。

    鄧雲君後悔了,她不該承諾只擁有他一個夜晚,時間長些,甚至一生該有多好,然而,他也知道,時間稍長他會答應,一生那是異想天開,還不如有這實實在在的一個夜晚。

    “燕凡已經到此。”他坐回椅子上。

    “思思,我的大學同學,在京國立大學廣告設計系的。”鄧雲君後悔歸後悔,既然神一般的燕凡就不可思意的站在面前,良機可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