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還慈悲爲懷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還慈悲爲懷呢字體大小: A+
     

    “不是這麼簡單的,你確實是非常人所比,聽他們評論,如果說你超越原總裁燕凡有點過,那麼改爲你並不比他差是再好不過了,我沒與燕凡工作過,也沒見過他,但聽見人們一片讚譽聲,的確是位難得的人才,但天不佑善,讓他英年早逝。”鄧雲君嘆一口氣。

    我就是,你別貶我的壽啊,燕凡淡然一笑沒有作聲。

    “你笑什麼?總裁,我說的不對嗎?”自己心裏嘆息着燕凡英年早逝,見別人竟以笑對,鄧雲君心裏落差極大,便有點詫然。

    “鄧助理,我不迷信,但我信仰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能說自己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但古人所說的一切天定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生死,個人更是無法預測和掌握的,人爲的事故排除在外,卻也是天定,不是嗎?”燕凡從未改變過自己的觀點。

    “一切天註定,是不預示着我與你的這次安津之行,也是在這範圍之內?”鄧雲君要爲夜中計劃埋下伏筆。

    “你說呢?”燕凡已猜透她的心思,不回而問。

    “如果你的觀點正確,無疑答案是肯定的。”鄧雲君打算先試探一下對方,是否對漂亮女人會與天下的男子一樣。

    “管他正確與否,完成下午的計劃是當務之急。”爲避免敏感話題,燕凡儘量不涉及。

    “總裁,能給我一個正確評判嗎?”鄧雲君儘量引導。

    “可以,你任勞任怨,對工作認真負責,不過因參加工作稍晚,經驗是你最大的短板。”燕凡只談工作。

    “我是指對我這個人全方面的評價。”鄧雲君不死心,還在往岔路上引導。

    “對啊,剛纔就是對你的全面評價,希望你偷師也好,在工作中認真實踐學習也好,從中吸取教訓,你會成爲一位企業管理的優秀人才。”燕凡不偏離主題。

    “總裁,您吝嗇自己的語言啊,我是希望您對我的人格,相貌及爲人處事給預一個客觀的評價。”鄧雲不得不直接說出相貌,她以爲這次一定會得到他的讚美。

    “給你個客觀的綜合評價吧,就是兩個字,‘優秀’,希望你在人品上也努力做到這一點。”燕凡巧妙回覆。

    “女人都注重自己的相貌,我也不例外,假如把女人的漂亮分成五個等級,即很醜,醜,一般,漂亮,特別漂亮,總裁把我分在哪個等級?”明明人家在逃避,鄧雲君卻在暗暗埋怨着他死腦子不開竅,只得露骨的問。

    “無論男女,我向來不給人打分,這是其一,其二,人的美,重點內在美,只有美的心靈纔算美,這是我的人生觀,鄧助理,就這樣。”燕凡只得巧妙周旋。

    “剛纔我是在問人的相貌,總裁答非所問。”鄧雲君表達不滿。

    “對不起,這不是你偷師的一部分吧?快到了,準備一下吧。”燕凡在沒在聊天失利的情況下果斷的終止了談話,他希望夜裏也會這麼順利。

    做爲燕家的長女,在燕凡遇難後,對燕氏負有不可推辭的責任,燕紅得到了各個天地公司老總的信息,潘辰率劉地、趙承同、友善及渚瞼,不僅死皮賴臉的去蹭吃蹭喝,近來又要求各個天地公司出點辛勞費,開口就是十萬元,只有學校除了去賴吃賴喝外沒有被敲詐外,就是非盈利的惠民大醫院也未能倖免。

    燕紅電話洵問明白了父母在家,怕電話裏說不明白,王軍也有空,便一同駛向燕墅。

    新增了一名年輕的門衛,加上新聘了兩個有兩下拳腳的護院都在門衛室喝茶,見來了兩輛車,都出來攔截。

    燕紅下車,說道:“各位辛苦了,我是燕紅,請放我進去面見父母,有要事相商。”

    “不行,必須出示證件,否則請回,對不起。”其中一位看似文質彬彬的年輕人拒絕敞門。

    燕紅想掏手機,讓父母做證。

    距燕紅最近的另一位護院迅速出手,將燕紅的雙手扭往身後,並喝斥道:“給我老實點,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懶在車裏的王軍本來以爲妻子出面會順利通過,沒想到遇到暴力,他佩戴着大墨鏡,以往下車時都摘下扔在車裏,妻遭暴力,他一急忘摘便走出車:“撒開手,休得無理,花錢僱你們來欺凌燕家人!”

    文質彬彬的青年人馬上招呼另一位:“我來對付,你馬上報警。”

    “大水衝了龍王廟,是自己人,放行。”徐英蘭估摸工夫女兒該到了,也怕新護院不認識燕家人,便出來迎迎,沒顧及燕文正用電話聯繫的提醒,還慶幸着自己來的正是時候。

    聽見主人招呼,那位打電話的人急着回門衛室摁電鈕開關,那位扭燕紅胳臂的急忙撒手並陪禮道歉,他以爲燕紅在掏武器一類的東西。

    是爲了父母的安全,燕紅也沒有怪罪他們,一笑了之。

    進了客廳,孫媽獻茶後離開,燕紅把潘辰等人到各個公司敲詐勒索的事比較詳細地敘述了一遍。

    “反了,朗朗乾坤,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肆無忌憚地明火執仗的搶劫!”徐英蘭怒火沖天。

    燕文正表現地倒很沉着,過了一會,才擡起頭來,看了女兒女婿一眼:“你倆以爲怎麼處理這件事合適?”

    燕紅早有主意:“答應他們,但額度要大幅削減,每個公司最多給他五千元,他們不願意,一分也不給他,看他有什麼招。”

    “你呢?你也這麼考慮嗎?”燕文正不是給女婿面子,而是真心徵求意見。

    “我不贊同這個方案,我們的員工用血汗換來的血汗錢,有這錢還不如給員工們發獎金呢。”王軍的觀點從未改變,蹭吃蹭喝最爲方便的酒店,潘辰他們並沒有得到免費的三餐中的任何一餐。

    “依靠**可以解決危機,可那是面子上,他們近百號人,都是亡命之徒,俗稱一命人,拿着生死當無所謂,不一定哪一天,哪一個壞尜尜會冒出來,趁我們不備而來一個致命之擊,那就太不上算了,所以,咱等於拿錢買平安,還是紅兒設計的方案可行性大。”燕文正表態。

    “既然爸這麼說,那我們照辦就是,拿錢買平安,比較合算一些。”王軍改變了立場。

    “也是啊,他們就是仗着一命人來橫行霸道的,拿錢買平安還是上算的,五千元也不少,如果談成了,這樣不僅人平安,各個公司的財產也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保障,起碼他們拿錢後不會搞偷盜和破壞,我贊同。”徐英蘭也表了態。

    “他們一共五個人,也來過這裏四次,都沒能夠進來,如果再來,放他一個說了算的進來,我與他們談。”燕文正做了總結。

    晚飯後,燕凡與鄧雲君各自回了酒店給其安排的房間。

    燕凡插了門,房間裏暫時處於平靜狀態。

    燕凡並沒脫衣就寢,他預感到平靜是暫時狀態,或者說是表面現象,不一定什麼時間就會突然發什麼,他合衣而眠,一直到夜裏十一時,什麼也沒有發生。

    啊,到底不是神啊,是自己判斷失誤,把人家鄧助理往壞處想了,對不起人家啊,燕凡責備了一會自己,剛要脫衣服,忽然,他想起了她看他的眼神,的確不是平人的那種,但願不要發生,但不能不預防,還是和衣而眠到天亮吧。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放在枕頭邊的手機響了,他摸過來點擊接聽:

    “總裁,快過來。”傳來鄧雲君痛苦不堪的聲音。

    “鄧助理,何事呀?”燕凡剛醒,大腦一片空白。

    “我犯病了,別問,快過來!”鄧雲君痛苦中加了哀求。

    燕凡已經清醒,這是要實現預測的前奏,他只好應付:“鄧助理,堅持,稍等,我馬上撥打急救電話。”

    “別打,你快點過來!”鄧雲君還是痛苦和哀求。

    得急病而不用打急救電話,將要發生什麼,已經清清楚楚擺在這裏,燕凡後悔沒有早睡,沒預測到她會在後半夜才實施她的計劃。

    “總裁,你見死不救啊。”電話裏,鄧雲君竟哭了起來。

    “鄧助理,我也病了,也讓你嚇懵了,你我都很清醒,而且電話暢通,咱來個自顧己吧,誰感到病況加重,馬上打急救電話,好嗎?”燕凡還在堅持。

    “還慈悲爲懷呢,沽名釣譽!我快不行了呀,你竟然見死不救,你真行啊。”鄧雲君愈哭愈慘。

    足智多謀的燕凡無語了。

    “你知道,我的心靈倍受摧殘,是我因爲某種難以啓齒的因素,讓我答應了你設計的讓丁誥離開丁從從的方案,我知道你,你心裏有丁從從,還有汪玉,因爲她倆是你的妻子,並給你生下親生女兒!”鄧雲君不再哭泣而厲聲言語。

    “你!”燕凡的頭忽得大了,這是誰?竟然對自己這麼知根知底?她,這就有了主動權,堂堂一個男子漢沒了主張。

    “燕凡,請你馬上過來,好嗎?”鄧雲君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
    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