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百零九章 一旦追殺成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百零九章 一旦追殺成功字體大小: A+
     

    “我不會辜負雲君對我的信任,幹企業的人都把信譽看得比生命重要,我也不會例外,請雲君放心,如果我存有不良之心,天誅地滅,雲君,願意握手成爲姐妹嗎?”丁從從伸出了雙手。

    鄧雲君先是與她雙手握雙手,忽然往左偏了一下身體,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是高興?是激動?淚水落在對方的身上,好久,好久。

    命運在捉弄着人,也在開着玩笑,這兩個女人同時在喜歡一位男人,正在開車的燕凡,不過是兩種截然的喜歡。

    丁從從的喜歡,如果說她喜歡燕凡這個人,倒不如說她喜歡他的經營理念和多才多藝,倘若沒有先前的燕郎出現,無嶷,他就毫無疑問的達到了她的擇偶標準,而現在,用一個不確切的詞語形影,就算是暗戀吧,她也不會與他領證。

    鄧雲君則不然,如他願意,她會毫無條件的讓他擁有她,雖然她答應了他設計的一石二鳥之計,但她還是渴望在行動前先取得他懷中的溫暖,否則,她會費除了今天所做的承諾,平常素日她也曾設想着不計後果的撲進他懷裏,就在這樣的局勢下,雖然她承諾了幫助丁從從,但他認爲他會暗着接納她的第一次,她有着無人可比的窈窕身材與靚麗面容,賺取的回頭率是百分百,所以算不得要挾。

    細節,丁從從早已考慮成熟,但鄧雲君擺擺手,她也就放棄了囑咐,守着一位男性,確實也有所不便。

    “鄧助理,這次港城回來,再與丁總裁溝通,有不明白的地方,尤其是你爲了幫助我倆,碰到棘手事,要向她請教,怎麼說她也是過來人,實在難以處理,又沒法向我張口,可以告訴彬彬要他帶信,會會盡力而爲。”燕凡也覺得繼續話題有些彆扭。

    安津中華酒樓所屬的低檔旅館的房間裏,正在組織祕密會議,潘辰坐吃山空,雖然面積不是太大,一處房子被他快吃光了,便召集了兵團最高級會議。

    四六不上拐尺的潘辰吐着苦水集衆思:“兄弟們,沒有外人,我就實話實說吧,一百多人,我自己不頂吃,誰有高見就出一招。”

    都不出聲,不像剛纔吐苦水那麼熱烈,只是互相對視着。

    “劉弟一向足智多謀,今天怎麼了?”潘辰有些生氣 ,他控制着不讓外泄。

    “總哥啊,人逢喜事精神爽,如今誠門失火殃及池魚啊。”劉地搖搖頭。

    “劉弟何出此言?”潘辰沒控制好,露出一些破綻。

    “總哥,我分析一下當前的形勢,一切正朝着不利於我們的方面發展,就這樣。”劉地點菸。

    “劉老弟,未免有些太悲觀了吧?這叫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潘辰當即表示不滿。

    “事實如此,你看,那個做鬼的燕凡確實利害,他怕他身後的企業總管讓企業崩潰,死前竟搗鼓出一個各自爲政的險招......”劉地還想繼續分析,話被別人搶去。

    “他不也是死了嗎?有能爲別死呀,我任大總哥期間,也有不少反逆分子暗地裏想謀害我,但人算不如天算,我毫毛未損。”潘辰特反感誇別人的智慧超過他,他以爲自誇以後會有不少人隨聲附和。

    劉地三番五次被叫停,其他人原本就不想說,前轍之鑑,房間內鴉雀無聲了。

    “咋了?諸位都變成啞吧了嗎?”潘辰繼續表達不滿。

    又啞然了一會,當過一陣子有職無權的總哥友善打破寂悶:“大總哥,俺都是些莽撞之漢,不堪大用,您拿定主意,我們幹。”

    “我早已胸有成竹,想聽聽大家的,不是有句集衆思嗎?衆人是聖人。”潘辰先肯定了自己,又擡他的兄弟。

    又是一段沉寂時間。

    “怎麼了,大家真的無語了嗎?巨大利益,共同分享,他們發的是不義之財,其中有我們一份,我們拿回本該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利益天經地義,但明義上還是在保護他們。”潘辰用利益誘導。

    還是沒人開口。

    “趙弟許久沒來參加活動了,是否帶頭髮表一下你的高見呢?”潘辰又壓了壓心中之火。

    “一病多日,這邊和那邊的情況不甚熟悉,沒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熟悉情況亂髮言,等於胡說八道。”趙承同還生存於夾縫之中。

    “趙弟,知道你立場不堅定,經不住風吹浪打,你這樣會被歷史的驚濤駭浪所吞噬,人生舞臺,還沒有開始你的表演,就該謝幕了,因此,請不要辜負了你自己,珍惜生命的每一分鐘。”潘辰又在鼓動。

    “對,富也一輩子,窮也一輩子,看人家吃香的喝辣的,都是兩個肩膀頂着一個腦袋,都是紅口白牙,憑什麼我們就該寄人籬下?不做不窮,不做不富,有的人左擁右抱,美女如雲,我們就該光棍一根!”渚瞼前年離婚,雖然老婆不正幹,但他名義上是個出租車司機,可他整天狐打狗幹,更不務正業,除了給潘辰當專職司機,掙了若干紙上餅,其他時日跟在潘辰屁股後又充當義務勤務兵,他算了一筆帳,只當司機這一樣,潘辰開的這些欠條,就每天平均近二百元,他只交給了老婆一半,另一半欠條他留出做私房錢,快一年了,他老婆手裏的欠條金額已達三萬元,便起了疑心,跟蹤了渚瞼一些日子,終於弄清了他的職業,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起訴離婚,法院當時未判,回孃家住了半年,再起訴終於離了婚,渚瞼手中已是分文沒有,快一年了,油錢都是潘辰代付的,欠條還是繼續,他寄希望於潘辰取的成功,他會得到一筆鉅款,所以對潘辰死心塌地。

    “你的感嘆我深有同感,不做不窮,不做不富,更是亙古至今之真理,人生就是奮鬥,奮鬥就是希望,希望就是理想,理想就是動力,有動力,爲什麼不去拼一把!”潘辰又做一番鼓動。

    出於意料,本來經過一番鼓動後應該來個掌聲,掌聲後是效忠的表態,可沒有出現,除了火機擊火聲,接下來便是五個人在吞雲吐霧,吞雲者沒得到掌聲雖然掃興,但他希望聽到效忠的語言,然而,四個吐霧者可能有所誤會,他們或許認爲,同時跟在大總哥之後點燃香菸,就是向大總哥坦誠的表了決心。

    “其實,人與人之間並沒差距,都是三根筋頂着個腦袋,窮也一生,富也一生,做動也是一輩子,不做動也是一輩子,成了王候敗了賊,最後歸宿是變做一把灰,一個**,爲什麼不轟轟烈烈的幹他一番!人家劉、趙兩兄有年薪幾十萬乃至百萬的、又傾國傾城的美女做後盾,咱們仨,三個光棍子怕什麼?腦袋掉了,碗口大個疤,何不甩開膀子大幹一場!”友善搖頭晃腦的說。

    “我身邊美女如雲,不過,現在還不是享受的時刻,大丈夫志在四方,事業爲重,切忌兒女情腸,等我們的事業有成,什麼樣的美女還不乖乖的投懷送抱?到那時,咱們兄弟也弄個三妻四妾,左擁右抱他們看看,兄弟們,加油!”潘辰既掃興又興奮,掃興的是友善將他劃入光棍圈裏,興奮的是終於有人表忠心。

    藉助前車之鑑,還是沒有聲音,仍然是五個人吞雲吐霧,好似有人生爐子。

    潘辰忽然肆無忌憚地狂笑起來、

    你看我,我看你,四個人迷惘了兩對,你笑什麼?至於氣成個癡呆嗎?

    “諸位,有人在看我潘某人的笑話,不瞞諸位,我也開始看自己的笑話。”言罷,潘辰又狂笑。

    四雙眼睛沒有互視,個個眼皮耷拉着,是在看自己的鼻子嗎?

    “劉、趙兩位兄弟,我潘某人雖暫時龍陷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但我重情重義,有異心的,有思退的,先看好退路,然後再規劃自己的行爲,切莫劃虎不成反類犬,請記住亙古真俚,開弓沒有回頭箭。”潘辰在警告,每次都有回頭箭這句比喻。

    即便他不提名字,劉地也知道是在說他和趙承同,後悔當時因急着搶功而把謀害燕凡的事告訴了他,但他並不十分擔心,因爲所有親手殺害燕凡的人除了江漢,已全部被他僱傭殺手除掉了,因對江漢晚了一步被其逃脫,目前也正在暗暗的追殺之中,一旦追殺成功,他將再無後顧之憂,對了,還有眼前的趙承同,再勸勸你,如果還一根筋的要退出,就別再看兄弟和邵夏的面子,讓你去會合那幾位再去幹傷天害理的事吧。

    劉地沒出聲,趙承同看他沉思的樣子,知道他在思索什麼壞心眼子,耽擱了大總哥,抹了他面子會讓他生氣是小事,主要每次都拿以前的事威脅,這何年何月是個頭?萬一惹了他,自己退不成還是小事,倘若讓他到法院檢舉了,豈不小命不保?也許劉地正在考慮怎麼對付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