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四百零七集 又對不起總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四百零七集 又對不起總裁字體大小: A+
     

    燕凡駕車,丁從從與鄧雲君坐後排,向港城駛去。

    “兩位總裁,下放我去基層工作吧,相信我的能力不會給企業造成損失的,我在燕丁的總裁助理也就是個擺設。”鄧雲君在車駛出殿南後首先開腔。

    “牢騷太重防腸斷啊。”燕凡不失時機的接言。

    шωш⊕Tтka n⊕¢ Ο

    “雲君,車裏只有一位總裁,那就是獨一無二的嚴總裁,我現在僅僅是代理燕郎做臨時法人。”丁從從更正。

    “嚴總裁自上任至今,除了在宴席上遇到過,一次也沒吩咐過我,不知是我的工作能力不被認可,還是嚴總裁看我不順眼的緣故。”好容易有了機會,鄧雲君馬上抱怨恨。

    “錯了,鄧助理,今天在車上正往港城進發啊,難不成是請你去旅遊的嗎?”燕凡幽默地開着玩笑。

    “沒錯啊,總裁,我從未接到過你的指示,從未在你身邊工作過,說我錯了,難道我跟隨過您一次嗎?”鄧雲君撅嘴。

    “先回答我,這是去幹什麼?是誰通知你來的?”燕凡問。

    “幹什麼我不知內情,赴宴是丁總裁電話通知的,來這裏是您安排的。”鄧雲君馬上回答。

    “這就了,去港城,是爲了工作這毋庸置疑,這起碼算一次吧,怎麼能說一次不次呢?剛纔你是語法錯誤。”燕凡知道她伶牙俐齒,但在無理爭七分的他面前,死人也會被說活了的他面前,他不會缺理。

    “嚴總裁,張口說,情理永遠是姑娘的,不是都是丫環的,是我強詞奪理好不?我認錯就是了。”鄧雲君當然知道他的利害,但她以爲自己有理而心不甘。

    “不用你要求,也會給你個充實的工作幹,我不用助理,因爲無論什麼工作,我都親力親爲,不知你願不願意接受新工作崗位上的新挑戰。”燕凡不再與她在嘴上計較,進入實際工作。

    鄧雲君大失所望,不管有多苦多累,她都願意跟着嚴總裁的腳步,雖沒有實際跟着他幹過,但她實在不願離開他,她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丁從從。

    丁從從用二指朝燕凡指指,示意她不要插言,讓燕凡繼續說下去。

    “是丁總裁禁止了你說話了嗎?現在是我問你,需要你立即回答我。”燕凡已從室內反光鏡中看到了發生了什麼。

    “撤消我的助理嗎?”鄧雲君馬上回問,她早就擔心有這麼一天,但沒想到來得這麼快又這麼突然。

    “助理倒不用撤,但要換一換名字,不僅集團的工作 你要一絲不苟地完成,另外還有關係着丁總裁的一件天大的任務需要你來完成,只有你是最適合的人選,除你沒有第二人選,不知你敢否答應這嚴峻的考驗。”燕凡首先在言語上做好文章,劃好圈等着她。

    “嚴總裁你說吧,是不你二人早已商量好了,劃了圈等着我去鑽啊。”鄧雲君知道事情棘手。

    “對,你很聰明,所以此事非你莫屬,關於職務一事,這我說了算,關係着丁總裁的私事,這你有權拒絕,丁總裁的面子你可以不給,這事與我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嘴裏說着,燕凡心裏卻想:一毛錢?還不知多少錢呢,這關係着天大的、說不出口的痛心事。

    至此,鄧雲君已預料到丁從從有說不出的隱私,這隱私的結構恐難爲人知,不是生育的事,琳兒聰明伶俐惹人喜愛,那有什麼事呢?

    “丁總裁,麻煩你親口告訴雲君,你到底需要她幫你個什麼忙。”只有丁從從才能澄清她的贗性婚姻,在大衆眼裏男恩女愛的這對夫妻的假象沒人懷疑。

    “嚴總裁,我難以啓齒,還是請您給說吧,求您了。”丁從從對他從未稱爲您,這次連稱兩次,看來難以啓齒不假。

    燕凡表面一笑,和風細語地說:“雲君,我就明說了吧,打算給你介紹一個痛苦與幸福共同時攪拌的婚姻,一不知你有沒有意中人,二不知道你答不答應我與丁總裁合力給你保的媒。

    “我有意中人啊,兩位總裁,這可不能勉爲其難呀。”鄧雲君想都沒想,一言便從側面否定了。

    “啊!”丁從從近乎於驚叫,她失望了。

    燕凡人脈關係向來不差,他知道鄧雲君並無戀人,於是笑道:“雲君哪,意中人你可能有,我不否定,但有沒有可能呢?你如實回答我,好嗎?”

    “雖系日想天開,但心中沒有他人的位置,可我不後悔,請嚴總裁一不要問我的意中人是誰,二不要逼我嫁人,好嗎?”鄧雲君提出兩個請求。

    “我不問你,但我宣佈對你的新任命。”燕凡從副駕駛座上拿起公文包,往後遞給丁從從。

    鄧雲君知道是聘任書,她從她手中接過來,只見上面寫着:特聘鄧雲君女士爲燕丁集團總經理助理。

    “由於嚴總裁把部分權力下放給總經理,無疑會加重總經理的負擔,所以讓你分而擔之,以後,你的頂頭上司是丁總經理,直接向他負責。”丁從從從失望中走出來,既然你不願接手這婚姻,還是談工作吧。

    “與丁總經理長期工作,總裁放心嗎?他可是你的白馬王子啊。”雖然從嚴總裁名下易主丁誥,但也算有了正式工作,也會與嚴總裁時常打交道,起碼避免了工而不作的尷尬,還轉移了敏感話題。

    “雲君,丁誥是總裁的白馬王子,是你剛纔說的嗎?”燕凡暗喜,你的一句玩笑,竟傳遞了可以說服你的可能。

    “嚴總裁,難道不是嗎?他的經營理念比您可能欠其火候,但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材,與您一樣,也算是人中龍吧?”鄧雲君不知他人之思,幫人挖坑。

    “談一下你對丁總經理的看法怎麼樣?”燕凡進一步讓她挖坑,他看她挖的坑還不至於能埋掉她。

    “不好吧?一則背後議論人是不道德的事情,二者議論總裁的老公,未免會帶有多譽少貶之嫌,有失公允的。”鄧雲君好似意識到了她在挖坑。

    “正因爲丁總裁在此,所以議論總經理算不上名副其實的背後,說真實話即可。”燕凡要她繼續挖坑。

    “剛纔我說過了,丁總經理智勇雙全,比你嚴總裁雖有不足的遜色之處,但也無愧於白馬王子之稱。”鄧雲君在挖坑的意識淡薄,經人一鼓動又開始繼續挖坑。

    “鄧助理,你不是礙於丁總裁的面子在奉承吧?”坑的尺寸略欠,燕凡要她修理。

    “絕對沒有奉承之意,丁總經理的的確確是經營理先進,人才出衆的白馬王子,這毋庸置疑,那嚴總裁的認象是什麼說給我聽好嗎?”自己挖好坑,鄧雲君邀功似的問。

    “我亦有同感,不過我給你更正一點,丁總經理有他我不如的鮮明的特點,這緣於人各有特長,非要做對比,也是半斤八兩而已,是不?”燕凡要繼續鞏固一下坑的質量。

    “實事求是的說,總經理比總裁略有不足,但已經是十全十美的企業家了,丁總裁的眼光沒錯,同時選對了一個嚴總裁,一個老公丁總經理。”鄧雲君伸出兩個拇指。

    “對丁總裁和丁總經理的結合,你羨慕嗎?”燕凡逐漸要她上套了。

    “不僅僅是羨慕,似乎還有些許妒嫉呢。”鄧雲君不知不覺的爲跳坑做好了充分準備。

    “可惜,可惜呀。”燕凡抓緊時間長嘆一聲。

    “你,嚴總裁什麼意思,該不是也生妒嫉之意吧?”鄧雲君徹底步入他設計的軌跡。

    “荒唐的婚姻荒唐的愛,荒唐的假象荒唐的人。”言罷,燕凡又嘆了一聲。

    “你......”鄧雲君迷茫了,在他心裏猜不出答案。

    丁從從適時配合,競抽泣起來,無比傷心的樣子。

    鄧雲君從小兜裏掏出紙巾遞給丁從從。

    “鄧助理啊,一家不知道一家啊,當初丁總裁爲了讓我幹總裁,才誤打誤撞成就了這有名無實的荒唐婚姻,是我一手造成的,既對不起總經理,又對不起總裁,我內心有愧,所以,我有心化解這段不是孽緣的孽緣,想取得鄧助理配合,不知你意下如何。”燕凡列好了架步,準備將她推進她挖的坑。

    “慢,嚴總裁,把話說明白,我能幫則幫,會盡力而爲,不,我還是先問一下丁總裁,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總裁姐,到底發生了什麼?”鄧雲君在坑邊躍躍欲試。

    “爲了讓賢,我讓丁總經理去勸當時的嚴經理,勸成了,嚴經理卻有兩個條件,一個是他保證最少幹一年後可以隨時辭職,讓人始料不及的是嚴經理把另一個條件讓給了丁總經理,丁總經理的條件是讓我嫁給他,當時讓賢心迫,提出了不登記,不留後,不同牀的苛刻條件,沒想到他競然一口答應,讓我徹底被動了,這時我才意識到,是這兩個壞男人早做了我的飯。”丁從從說着,從背後給了司機悠情的一拳,好象往下拍灰塵。

    鄧雲君知道了兩總裁的用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