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這是江湖規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這是江湖規矩字體大小: A+
     

    “二位放心吧,咱們這是緣分,但我不願聽到將功折罪、主僕什麼的一類字眼,如果讓我聽到,我真的會拒絕你倆的施捨。”蔣麗提出要求,非常認真。

    “好好,我贊同緣分一說,真的,無論誰與誰在一起,都離不開一個‘緣’字,以後這類詞彙我一定不會用的,也請蘭蘭禁用。”江漢表態。

    蘭蘭點頭:“再不會用了,放心。”

    三個人就移地南邊又議論了一會,因爲不用商討什麼細節,便岔開話題又啦了一會家長裏短。

    快十點了,蔣麗才離開了蘭蘭與江漢的寢室,回到了她與兩個孩子居住的東間。

    白天,她用預製廠裏的座機撥打了孔大雨的電話,因爲孔大雨那次護送她到過廣成的縣城,從廣成到馮家夼又是正西沒有岔路,對路線熟悉,而且確實象一位江湖人士那樣講信用,快三年了並沒出賣她娘仨,另外用誰的車都不放心。

    蔣麗多次思慮過,雖然事實證明兩個孩子的幹爺爺很可能就是武林盟主,其中心意圖也是在真心保護冬爺的血脈以及遺孀,但蔣麗卻想盡量不依靠別人的救助,尤其不願與江湖人士打交道,在她意識形態裏,江湖與黑道她分不清,甚至混爲一談。

    對落腳處的選擇,她近兩年的思想鬥爭弄明白了古人的一句帶邏輯性的名言: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但真正讓她有決心返回老家的動力是思鄉思親之苦。

    江漢、蘭蘭放心的進入了夢鄉,心中有難捨難離之苦的蔣麗多次抹去了無聲的淚水,找出了春節期間去縣城時購買的小兒口用麻醉劑,先看了一下有效期,又仔細看了幾遍用量及注意事項,這種藥要嚴格控制用量,以免給孩子造成終生的傷害,看看房主人留下的老式石英鐘,已是十一點,按照說明書上用藥後半小時生效的註釋,她給兩個孩子稍稍減了點適用量喂上,這樣十二點正在有效期內。

    還是兩個包袱,蔣麗早準備好了。

    十一點半,蔣麗悄悄地、輕輕地拉開房門、屋門,又把大門開栓半敞着,爲順利出走做好了最後準備。

    然而,蔣麗剛剛躡手躡腳進了東間,就聽見西房屋門響,藉着暗淡斜泄過來的月光,因爲東間房門也亮着,只看見是蘭蘭的身影,內穿睡衣,外披一個外套,拱着布拖鞋走出來,徑直向院內走去。

    蔣麗到了炕前,見蘭蘭先去了廁所,又去關了大門,進屋順手關了屋門還不算,走過來順便把東間門給帶上了,嘴裏還嘟囔道:“些粗心鬼,馬大哈,也多虧沒有什麼貴重東西可盜,裏外門都亮着,給壞人提供着方便啊。”

    這好,白費了一頓事!看看石英鐘,十一點四十九分,這要誤事的節奏。

    剛剛過了五分鐘,蔣麗再次躡手躡腳地重複了敞門的動作,還好,西間的呼嚕聲一陣大一陣小的,完全覆蓋了敞門發出的微小的聲響。

    蔣麗沒換掉布拖鞋,布拖鞋落地聲音太小了,她朝鼾聲如雷的西間深深一躬,然後返回東間,每肩挎了一個包袱,右手抱起憐兒,左手抱起憫兒,快挪腳,輕落地,非常吃力的往外走。

    走到當門,忽聽的蘭蘭嚷道:“要了命了,這好象打雷似的,誰受得了,再這樣,我到東間找蔣董睡去。”

    蔣麗恨不得插翅飛出這間屋,卻聽見江漢口齒不清地喃喃道:“蔣董不等,抱孩子走了,快追。”

    驚出一身冷汗,江兄怎麼知道了呀?看樣子非用藥不可了!蔣麗嚇得馬上轉回身準備返回東間,忽聽蘭蘭抱怨說:“就這打呼嚕就要了俺的命了,這連夜的夢話,還淨說嚇人事,從明晚開始堅決不與你一個屋了。”

    好似江漢夢中聽見了蘭蘭的威脅,呼嚕與囈語驟停,西間恢復了謐靜,而且連喘氣的聲息也聽不到。

    蔣麗咧嘴無聲的苦笑了一下,重新轉回身,再次快挪步,輕落足,屋門,大門,終於來到街上。

    離開大門有三十多米,她才長長出了一口氣,從東間出來一直到長出氣,她竟然忘了這段時間她喘過氣沒有,而且也沒感到累。爲保險起見,她聯繫孔大雨時沒敢讓他下土路,只讓他在公路上等候,給孩子餵了麻醉劑,爲安全逃離創造了有利條件,同時也爲她攜帶帶來了麻煩和不便。

    路經水泥預製廠,廠在村東路北,晚上馮敬齋僱一老年人在辦公室左側一間獨門獨窗的屋裏守夜看門,無非是聾子的耳朵,擺設而已,這人不僅也鼾聲如雷,而且睡覺挺死,過去集體時,生產隊民兵輪流值夜班,與他一起值班的夥伴惡作劇,把他臉上抹了鍋底灰,又把他弄進飼養室後邊一個沒有豬的豬圈屋子裏,沒想到他竟立了一功,把一個清晨去偷糞的人嚇得不輕,竟然腿打軟,一腚坐破了自己的糞籃子,幾個夥伴不放心臉抹鍋灰的人去查看,將盜糞人一併噙之,受到了隊長的表揚,但蔣麗不知道,也屏住呼吸,快挪步輕落腳的往東邊公路奔去。

    離公路還有一百米,孔大雨跑過來接過了憐兒,並把他右肩的大包袱拎去。

    “謝謝啊。”蔣麗輕鬆了。

    “孩子這樣都不醒,你給他用藥了?”孔大雨。

    “對,怕他們出聲壞了大事。”蔣麗實情相告。

    “什麼藥?”孔大雨又問。

    “麻醉劑一類的藥品。”蔣麗只注意了用量及意事項,藥名太長她沒有去費那腦子。

    “這麼小的孩子,別用這類藥品,對身體不利。”孔大雨提醒說。

    “我嚴格了用量,不會對孩子有害的,放心。”蔣麗心存感激:“孔大哥,謝謝您的提醒。”

    “給孩子用點安眠一類的藥物,也要嚴格用量,會對大腦有損傷的,以後注意點。”孔大雨一向用藥都格外細心。

    “名月麻醉劑,我諮詢過賣藥的師傅,其實就是催眠一類的藥,不超量是安全的。”蔣麗再做解釋。

    說話間已踏上了公路,孔大雨幫蔣麗將憐兒放躺在後座上,蔣麗抱着憫兒也坐在後座上,孔大雨將一大一小兩個包袱放進後備箱,然後登車,邊啓動馬達邊問:“蔣董事長,這次要去哪?還沒考慮好嗎?”

    “不是說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嗎?”蔣麗一笑說:“今天上午沒瞞你,兩個地址我斟酌了半天,一個是老家蔣家樓子,一個是原先的出逃地達爾木,都是最危險的地方,傍晚才決定去老家蔣家樓子的。”

    “啊,我理解,是親情的呼喚,讓你選擇了老家,換做我,我也這樣選擇。”孔大雨笑了笑。

    “請孔大哥爲我保密啊,所以我找你,不用別人的車。”蔣麗提要求時,還用信任打動他。

    “對他人我可以完全做到,但對嚴盟主和江總舵主,我不敢隱瞞,這是江湖規矩,但這兩位爺是向着您的,您爲什麼不完全相信兩位爺呢?再說,兩位爺您不但認識,而且很熟的。”孔大雨早已知道嚴爺就是冬爺,有總舵主的僵令他才守口如瓶。

    “我不想任何人插手,只希望平平安安、默默無聞地將兩個孩子撫養成人,還請孔大哥成全。”不是不相信,在蔣麗大腦裏,正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指導,她從小就受“江湖險惡”這句話影響。

    “在殿南名聲遠博的燕總裁,就是你的冬,你知道嗎?”孔大雨在不破壞江湖規矩的情況下,想盡可能的讓她多知道一點燕凡還活着的信息,這樣他的日子纔有奔頭。

    “知道,蘭蘭兩口子在找不到我時,曾潛回過安津,在那裏婦孺皆知,他倆告訴過我。”蔣麗如實回答。

    “可惜好人不長壽,在越秀峯,燕總裁二次遇難,好象比第一次還荒唐,第一次,據人們傳言,雖然不是他,但墳墓裏的骨灰盒裏還裝了一個人的骨灰,可第二座墳墓裏,慢說是骨灰,壓根連個骨灰盒都沒有,這段傳奇,恐怕古今中外都沒有過,成了奇談了。”孔大雨沒說對燕總裁的死表示懷疑,只從側面言起。

    “你是說,對冬的第二次遇難有所懷疑嗎?”蔣麗是誰,小腦子相當靈活,尤其是關於冬還是不是在這個世界上的話題,她真有些百說不厭。

    “蔣董認爲呢?”孔大雨巧妙地問了回去。

    “無論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我認爲都是偶然碰巧造成的假象,因爲在我心目中,冬的慈悲一定會感化老天,他不會輕易丟下我們,上有老,下有小,他能忍心自己走嗎?”蔣麗只是嘴上在說,但她也看到了現實,有冬在,她娘仨至於在這半夜五更的竄在這馬路上嗎?

    “那麼,蔣董,我冒昧的問一句,在你的意識形態裏,燕總裁在你心目中,一定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孔大雨好似專職問號專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