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蔣麗不思而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蔣麗不思而答字體大小: A+
     

    丁從從坐在茶几邊生着氣,見丁誥與燕凡一前一後走過來,只把眼光送給她以爲能夠接替她總裁之職的嚴經理,似笑非笑的:“對不起,本來是好意留下你吃頓飯,省下自點炊火之煩,沒想到卻讓你生了一頓氣,不好意思啊。”

    “就怕讓我這個大充食的外人,把飯搶着吃完,讓您丁姓本家吃不飽呢,吃一口也是吃了一頓,全部搶着吃完也是一頓,那我等飯上來了就不客氣了啊。”燕凡爲了活躍氣氛,便多說了幾句。

    有了燕凡的三條保證,丁誥心裏好似紮實了一點,便打算再試探一下燕凡;“嚴經理要辭職,是留是準,他是你親自提點的將,你丁總裁拿主意吧。”

    “今天我就把挽留嚴經理的任務留給你,辦成算你將功折罪,辦不成,你的一切職務全免,何時勸得嚴經理回來,再恢復你的職務,但從現在開始,我暫是燕丁的惟一總裁。”丁從從變着法子要回了副總裁的職務。

    你丁從從雖有讓賢之意,但根本不可能捨得不用我,那我暫時離開燕丁,逼走這個後患,你感覺累了就自然會請我出山,於是說:“不是說我忍心看你吃累,我感到身心俱倦,正打算休息一段日子,再看看那幾家規模比較小的企業哪家合適,今天就等於與嚴經理同時遞了辭呈,省的被免職傳出去讓人笑話。

    有點反常態,波瀾不驚的丁從從現出從容的笑容,對往茶几上端菜的保姆笑道:“有食材的話,煩你再做幾樣菜,我爲兩位送行。”

    “常嫂做飯多少?我,可是個著名的大充食飯桶,吃飯又快,如果少了,你們可能吃不飽了。”燕凡還是爲了氣氛。

    常嫂看了一圈,沒發現哪裏不對,大概總裁在開玩笑吧,於是說道,你與丁總經理過來,我就知道會留下吃晚飯的,所以我做了五個人的飯,放心,夠用。”

    “就四個人,常嫂爲何要做五個人的飯菜?”丁誥心裏正在害怕,見了丁從從超常規的笑容,他怕他真的休息幾天,會把總經理的位子給休息沒了,真這樣,不正合你從從的胃口嗎?不用讓賢,讓四嚴頂替我,倒如了你的意,這還要把辭職之事婉轉的收回來,先從與常嫂的對話開始吧。

    “這還是燕總裁立的規矩,每次做飯都要這樣。”常嫂怕提起她的燕郎讓她傷心,頓覺自己失言,忙又說:“酒在下層,三位慢用,我再去加幾個菜,很快就好。”

    望着常嫂退去的背影,丁從從嘆一口氣:“難得的忠厚之人,任勞任怨,從不抱怨辛苦。”

    丁誥慶辛着來了他接軌的話題:“難道我抱怨過嗎?我不是忠厚之人嗎?”

    “你沒有抱怨,也確實是忠厚之人,但各人有志,任何人沒有理由和權力制約任何人的意志和發展,兩位說,是嗎?”丁從從還是掛着微笑,好似剛纔什麼也沒發生。

    好好的交流渠道還沒修好就讓設計者破壞了,當然,燕凡已經看出了丁誥的狼狽,於是打算修另一條渠道讓二人交流:“兩位都是忠厚之人,丁總經理開一句玩笑,丁總裁竟信以爲真,更是忠厚的具體呈現,丁總經理開玩笑的目的,不外乎覺得自己老黃牛般盡力,大概不善於表揚人的丁總裁從沒過表彰和讚許,兩位,不知我說的對不對,如果不對,我自罰三杯。”

    “算了吧,你自罰三杯,萬一醉了,彬彬不在家,少不了我伺候你,還不如罰我呢。”丁誥知道燕凡在給他圓場,雖然還有妒嫉之心,卻比剛纔輕多了。

    酒,這玩藝確實是神祕有爭議的液體,酒局中成就了多少美滿幸福的好事,酒後也促成了多少沒法挽回的壞事,本來兩位丁姓就沒有根本的利害衝突,修復的交流渠道也起了點綴作用,氣氛開始了和諧。

    飲酒接近了尾聲,丁從從又一下子把話題轉過來:“嚴經理,還執意要走嗎?”

    燕凡暫時還沒有離開這裏的打算,只是在安慰丁誥時所應允的三個條件的最後一招,自己真的離開,於己沒有多大害處,對於丁誥卻是有弊無利,他看準了丁從從還會以他要挾丁誥,何不就此送丁誥一個面子呢?想罷,燕凡笑道:“就我本人而言,離開不離開倒是無所謂,兩位都知道,俺與彬彬來這裏前是流浪歌手,在外野慣了,一時享受不了這裏的安逸生活,所以彬彬一直嚷着要走,我辭職是爲了彬彬,別無他因。”

    “酒飲是私事,公私應分明,酒前的決定不變,你倆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你看着辦吧。”丁從從好似又來氣了,看了丁誥一眼,沒有舉杯,一昂頭,幹了自己的杯中已經所剩了了的那點酒。

    “如果我無官一身輕,是辭職還是撤職?”丁浩開始尋找下驢石。

    毋庸置疑,不說搞企業成功者都是精英超人,起碼也是智慧型人才,自然不會漏掉每一個都尋臺階的細節,丁從從正色言曰:“當然是撤職。”

    “爲什麼?”燕凡早明其意,爲不讓丁誥妒才,他故意問。

    “我宣佈他留不住你免職在先,他因爲身心俱倦說辭職在後,你說是辭職還是撤職?”丁從從也被燕凡的假象所迷惑,但還是在尊嚴中找着臺階。

    燕凡做恍然大悟狀,笑向丁誥:“願意勸我嗎?如果你願意,那我也願意好好勸一番彬彬,讓她爲你的名譽,暫時與我留在燕丁,照大了,照公說,是爲了燕丁的發展,照小了,照私說,是爲了改變居無定所,過個安逸的生活,丁總經理,怎麼樣?”

    話說到這裏,這不是給臺階下驢,是在把他從驢背上討好般地往下抱,丁誥沒理由不識擡舉,拿酒瓶先給燕凡倒滿杯子,又倒滿自己的,然後舉杯:“嚴經理,什麼也不用說了,一切全在酒裏,來,我先乾爲敬。”

    又是一天的日出日落,江漢買了一臺二手的黑白小電視機,晚飯鼓搗了兩三個小時,由於山區信號不佳,也沒有放出圖像來,看看手機,快九點了,只好暫時作罷。

    蔣麗在蘭蘭住的土炕上坐着,憐兒坐在她身邊拿着從安津帶來的一串鈴鐺玩着,雖然鈴鐺不時發出聲響,憫而在母親懷裏安祥的睡着,絲毫沒受鈴響的影響,大概習慣了。

    江漢洗了洗手進來,坐在炕前的一個凳子上,從上衣袋裏掏出半盒香菸,見蘭蘭瞅了他一眼,便知趣地笑了笑去了明間,並帶上門。

    “九點了,江兄幹一天力氣活挺乏的,您快休息吧。”一邊說着,蔣麗一邊伸腿準備下炕。

    “才九點,早上將近七點纔出太陽,不用急着睡,夜長夢多,睡早了做些惡夢,就和真事似的,醒了還害怕呢。”蘭蘭主要是聊天還沒進入主題。

    “再坐會?”蔣麗似問人,也似自問。

    “他還有個顧慮,這兩天就想跟你說,怕你有所反感,一直沒有開口。”蘭蘭倒了一杯水。

    “咱和一家人一樣,會有什麼反感啊,有事儘管說。”蔣麗露出笑意。

    “江漢認爲你與丁從從聯繫存在着一定的風險,我亦有同感,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蘭蘭認真的說。

    “跟你聊過的,當時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不過,因身處危難時刻,爲了先顧眼前,所以鋌鹿走險,但我認爲危險指數很小。”蔣麗回覆的同時頭也微微搖了兩搖。

    “沒大不了的,單身女人,不只一個男人窺視,你躲了這個,避不了那個,落入虎口是遲早的事,雖然燕總裁你總認爲還活着,那只是活在你的心中,與現實有不小的差距,暫時不想嫁人,就沒有對不起誰的內疚產生,你也太死心眼了,那馮老闆雖不是什麼百萬、千萬富翁,但你終究是生活在他的屋檐下,還是心眼靈活點好。”蘭蘭用自己的世界觀相勸,她自覺得有點偏離主題,停言。

    “蘭姐,知道你要表達什麼,以我的才貌,冬能夠呵護和娶我,我以死相報也報不了恩,只有守身如玉和將他的骨血撫養成人,心裏纔能有點平衡,從小生活在父母身邊,貧窮落後的小山村,陳規陋習的封建思想培養了我,請蘭姐別怪我思想落後。”蔣麗並沒表現出讓人原諒的表情,她以爲她並無不妥。

    江漢推門而進:“蔣董,你的守身如玉和撫養燕家骨血,把什麼放在第一位?”

    “同等重要。”蔣麗不思而答。

    “如果有一種情況,要你在兩者之中必擇其一呢?”蘭蘭插話相問。

    “當然是後者,我視憐兒和憫兒比我生命都重要。”蔣麗還是未思便答,因爲這是她人生軌跡的主旋律。

    “可你的做法與你的指導思想正相反。”江漢搶回話語權,並且一針見血。

    蔣麗擡起頭,她有些懵懂,不知道錯在何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
    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