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丁誥正在生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丁誥正在生氣字體大小: A+
     

    “彬彬回了老家去處理一點私事明天回來,我好回去做晚飯了,無論我預測正不正確,全當是我開了一個不知深淺死活的玩笑,好不好?”

    “再留十分鐘好嗎?要不今晚在這裏吃點吧,省得你一個大老爺們回去自點炊煙之累,否則我拉你去飯店喝兩杯,就你我兩個人,可以吧?”

    真的完了,沒那方面的心思,有酒局怎會少了我啊,而是兩個人偷偷摸摸式的會餐,在單間裏,孤男寡女會有事,我必須當機立斷地進去打亂她的計劃,丁誥剛要破門而入,可惜沒閉嚴的門被閉嚴了。

    特殊會客室內,丁從從看準了四嚴是位難得的人才,不僅思維敏捷,關健是他身上附有燕郎的影子,他喜歡四嚴,不是真正喜歡這個男人,還是衷愛燕郎的一個具體表現,青春在此,狂熱度任人可知,每當夜晚烈焰將要點燃她寂寞之心時,可任何人也頂替不了燕郎的位置,還不如用最古老的法子,一邊回憶着燕郎那不遺餘力帶來的幸福,一邊自行解脫,雖然四嚴有燕郎的影子,不說他還有彬彬陪伴,即使四嚴是單身,起碼在目前是達不到取代燕郎的資格,對於以後,以後誰能看透?

    喜歡四嚴,用嚴格的邏輯觀念,是他帶有燕郎的影子和燕郎的才藝,當然,智慧的靈感也彷彿與燕郎如出一轍,當丁從從被熱火烘烤時,也沒有忘記四嚴不是燕郎,燕郎根本沒有替代品。

    帶上門,丁從從給了她心目中的四嚴三個條件:一,留下在燕丁大廈用晚餐;二,去飯店喝兩杯;三,接任總裁一職,馬上上任。

    經過斟酌,不好薄了總裁的面子,燕凡答應了第一個條件,但丁從從並沒有亮開門,爲避嫌燕凡笑着說:“總裁,你不通知常嫂加做三人的飯,你吃不飽別怨我啊。”

    “你不說彬彬回老家了嗎?就是她在,是加做兩人的飯,爲什麼要加做三人的飯?你還約誰啊?”丁從從問。

    燕凡粲然一笑:“我,大充食,一個頂倆,另外,門外還有一位,等候多時了。”

    “你的耳朵這麼好使?我怎麼不知道?真的嗎?”真有燕郎那未卜先知的特異功能?不行,如若門外果然有人,這賢我得千方百計的讓出去,丁從從走向門口。

    燕凡隨後而跟,本意打算一起去客廳,但人的智慧不可能會預測到天的風雲變幻。

    丁誥越想越沮喪,他怕室內時間長了,孤男寡女似乾柴烈火,一點即燃,萬一生米成了熟飯,那不吃也得吃呀,這讓我怎麼下嚥,想到這裏,他用上平生的力量,用膀子撞上了他以爲是上了鎖,其實沒上鎖的門。

    丁從從走到門邊,見四嚴跟過來,回頭想讓他再坐會,沒等開口,被丁浩撞開的門便向丁從從急速拍來,人在危急時刻總會有自救措施,她急速展開手臂。

    燕凡本在她身後半米,可丁從從轉回身時,與燕凡同時邁了一小步,這一米的距離就沒了,見丁從從將要被門拍倒,急忙伸手相救。

    這扇單扇門得到了丁浩的平生之力,毫不客氣地橫掃着阻礙前進方向的一切物體,在丁從從與燕凡毫無準備之下,其結果可想而知。

    雖然燕凡神力,怎耐沒有準備,丁從從情急之下尋找保護,雙手自然撲向可以讓她避免摔倒的物體上端,近在咫尺的燕凡必然成了她的不二選擇。

    即便沒有慈悲之心,也不能見死不救,燕凡用身體擋住了她的身體,怕出意外,他攬住了她的腰。

    四隻腳沒頂住一扇門的襲擊多虧地面是木質的。

    丁誥用力過猛,也跌倒在特殊會客廳的地板上,沒顧上品評身上的哪個部位跌痛了,首先搜索那兩個目標,無疑,那兩個抱成塊的男女映入眼簾。

    燕凡大腦反應相當快,他早就隱隱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並斷定是熱追丁從從的丁誥在偷聽,也料到遲早會過來干涉,當單扇門拍倒他與丁從從時,一剎那的空間想象是丁誥要用暴力強行澄空特殊會客廳,這算哪門子買賣,俺是夫妻相抱,卻讓你追她不說,在你面前還得避嫌,燕凡急忙抽回了抱丁從從的雙手。

    丁從從一時有些暈向,她只知道單扇門將她拍倒,其他大腦一片空白,驚嚇甚至使她忘了被她壓在身下的是誰,更不用說爲避嫌抽回自己的雙手,收縮的神經,反而使她那雙手抱得更加有力,不知是不是爲感謝對方避免了她頭破血流的恩惠,還是被拍倒時自然的慣性,她的臉竟貼上了他臉的下部。

    這一切,丁誥看得一清二楚,他在倒地時,右腮曾撞過一個座椅的邊沿,立時就撞青了,但他只感到麻麻的一陣熱浪,當內心的苦楚超常發揮時,身上任何部位的痛疼都會被忽視,他產生了離開這個世界的荒謬想法,事業上,一個生人竟然就要凌駕在他之上,愛情上,眼前活生生的實例說明了一切。

    燕凡用力擁起還沒恢復理智的丁從從,並將她扶坐在沙發上,看看那位還倒在那裏進行生死對比的吃酸男,忙走過去拉他的雙手攙扶。

    丁誥敵意地抽回雙手,回以怒目。

    燕凡不想解釋,此時解釋會越描越黑。

    丁從從問心無愧,她從驚悚中醒來,無疑,那驚悚是丁誥給他倆今天的見面禮,她有些生氣,但還是忍耐住用平靜的聲調說道:“那你自己起來,說說爲什麼。”

    還是很聽話的,丁浩乖乖爬起來,自己找座坐了,這才感覺到了右腮在痛,用手輕輕摸了摸,腫了。

    “這麼莽撞,爲什麼?”丁從從還想用平靜的聲音。

    “不爲什麼。”丁誥沒敢質問,他想要在自己打的百分之一的分數中用百分之百的努力,挽回她的心。

    “不爲什麼?起碼是爲了讓你的腮變色吧?”丁從從仍沿用不發作的聲音,但言語中摻進了輕蔑的成分。

    丁誥既爲衝動而後悔,也爲避免了室內兩個人的衝動而高興,只要生米還沒入他的鍋,我就可以搶來也好,偷來也罷,這生米我做成熟飯,那就得入了我的口。

    “你到底爲什麼要這樣?都出醜你就心滿意足了?”丁從從說的出醜,是指丁誥臉上的青腫與她和燕凡的摔倒。

    這句話差點讓丁誥用醋嗆死,你二人在那樣啊,否則怎麼是出醜?這百分之一的渺茫希望還值得努力嗎?

    燕凡也覺得出醜二字用在這裏不妥,便改變了不辮解、不解釋、不出聲的三不決定:“不就是個鼻青臉腫,人仰馬翻嗎?有什麼醜可出,言重了。”

    “出醜還是小事,關健是驚人,不愁嚇炸了肺,我的心還跳呢,嚇死人。”丁從從還在表達着不滿。

    嚇炸肺怨誰?誰讓你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幹這見不得人的勾當!

    “總裁,心跳正常啊,如若不跳,那可就不正常了。”爲了緩解一下氣氛,燕凡開了一個不是玩笑的玩笑。

    燕凡沒有做到三不,一門子惱火的丁誥卻保持了不出聲的記錄,既然已經破了記錄,爲了下次破記錄更容易些,就開口說話吧:”對不起啊,壞了二人的好事。”

    “信口開河,還不如放個屁,放個屁還有聲有味,污辱我不說,還圬辱了嚴經理,快向他道歉,否則我不會原諒你?”丁從從再也忍耐不住了,接近了她的爆發臨界線。

    都這樣了,難道連百分之一的希望也沒有了嗎?即便有,還值得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去爭取嗎?這就完蛋了?

    “何必道歉呢,誤會釀造的醋惱,醋惱造就的衝動,總裁不必在意的,君子坦蕩蕩,沒什麼。”燕凡看準丁誥不會在醋意十足的狀況下道歉,早找臺階讓丁從從下。

    什麼君子坦蕩蕩,純小人之爲,你這不是明火執仗的搶奪掠取嗎?大概丁誥後悔沒讓紀錄延長,更加氣憤的心理促使他往上縱了縱鼻子有出聲,他忘了右腮青腫,用右邊縱,痛疼才使他感覺到用錯了方向。

    “你道歉不?”丁從從上來了倔勁。

    丁誥看了她一眼,僵持着。

    “好了好了,到客廳用飯吧,天黑了。”燕凡再次打圓場。

    “不行,先道歉。”丁從從第一次這樣倔犟,或許她還在堅持是出醜的原定義。”

    燕凡爲早些結束這尷尬場面,便拉起丁從從,硬是連拉加扯來到了客廳,返身回到特殊會客廳,再來拉這位。

    丁誥正在生氣,見燕凡進來,無好氣的吼道:“別貓哭耗子假慈悲,不準靠近我,髒了我的身子!”

    “放心,一,我不會在集團內擔任高層領導,因爲我知道自己能吃幾碗乾飯;二,不會對丁總裁有任何不軌想法和行爲,我有深愛我的彬彬陪伴;三,如果上兩條還不會讓你放心,我可以馬上離開這裏,明天就走。”燕凡不想費話直搗他死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