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章 越說越離譜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九十章 越說越離譜啊字體大小: A+
     

    等的久了,江南春有點稱不氣,問帥小夥:“你打電話問一下,嚴經理他什麼時間能回來,或者還回來不回來行嗎?”

    “好。”帥小夥馬上用座機進行了聯繫,隨後放下話筒,站起來抱歉地說:“對不起,不好意思,耽誤了您好長時間,嚴經理在津南受聘主持一場文藝晚會,今晚不能回來了,請明天再來定吧。”

    “謝謝你,這不怨你,那我另找時間再來找嚴經理吧,是我來的不是時候,再見。”江南春深信那男女主持人就是燕凡與衛英,他走出婚慶門市。

    孔大雨扔掉菸蒂走過來,低聲問道:“總舵主,弄明白了嗎?用了這麼久的時間。”

    “弄明白了,那男女主持人是嚴爺與衛分舵毋庸置疑。”江南春毫不懷疑神情。

    “相信總舵主的眼光和辨別能力,您的依據是什麼?”孔大雨嘴上奉承,心裏卻迷一樣,你怎麼就那麼肯定?

    “接待我的小夥子說,嚴經理在津南受聘主持一個文藝晚會,通常,象津南這樣的縣級市有文藝晚會,都有電視臺的專門主持人主持,決不會聘請外人來擔任主持人的。”江南春滿有把握的說。

    孔大雨還是不相信,又不敢給總舵主潑涼水,只好保持沉默,等待任務。

    “持懷疑態度嗎?走,我證實給你看。”江南春走向車。

    這是要去津南嗎?還有七十多公里呀,孔大雨這一期全接了跑長途的活,身體有點透支,本來有希望今天晚上到家早,早睡好好休息一下呢,這可好,來回還有一百五十多公里呢,跑回來還得半夜五更,明天接得還是一個長途活,必須三點上路,身在江瑚飄,不得不挨刀,這來了這句話了,沒法子啊,孔大雨只得陪着笑臉登車,在總舵主坐好後,啓動馬達,調向津南的方向。

    “你這是要去哪?”江南春急忙問。

    “不是去津南找嚴爺嗎?”孔大雨看總舵主一眼,馬上回過頭來目視前方,對總舵主和自己的安全重要。

    “我沒說去津南啊,去津南也找不到他,你知道他在津南是真是假?大概不到百分之一的概率。”江南春說。

    孔大雨剎住車,問道:“那我們去哪?”

    “聖延。”江南春一笑說:“雖然冬爺智慧過人,但年齡太淺還是暴露了他的短板,他絕對想不到這麼遠的距離我會去核查,爲讓他口服心服,我馬上再給衛分舵打個電話並錄音,以免她反悔。”

    “總舵主,您別生氣,我上午接了明天一個長途活,等我辭了活再上路行嗎?”孔大雨是試探一下明天他還用不用車,雖然接了活也是真的。

    “去聖延,比去津南遠不多少路吧?只是去落實一下衛分舵是否真在聖延,保證你晚上九點以前回來,辭不辭活你自己琢磨。”江南春有些不高興了:“記好用車次數和金額,元旦前一併結清。”

    “總舵主,您看您說地,我這不是怕在聖延逗留太久嘛,既然如此就不用辭活,費用好說,什麼錢不錢的,這是給自己幹活。”孔大雨顯示出不在乎。

    江南春點點頭,掏出手機撥上了衛英的號碼。

    “總舵主,有什麼吩咐請指示。”衛英已接近了聖延,心裏有底,回答的從容。

    “還在聖延嗎?真的沒有盟主的消息?”江南春問。

    “真的沒有盟主的消息呀,我與盟主的事你也知道,心裏也很急啊,怎麼,總舵主不相信嗎?”衛英委屈的聲音。

    “不是不相信,大事非他露面不可,你還在家裏嗎?”江南春略做解釋又問。

    “在家的,請求總舵主若有了盟主的消息千萬莫忘了通知在下一聲,在下好去伺候。”衛英似乎也有些急。

    “好吧。”江南春掛機,本是詢問你,可我卻成了被問!好在是問你在不在家,這又錄了音,等我去聖延撲了空,看你怎麼答覆!

    丁誥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丁從從看四嚴的目光,分明帶有欣賞與喜歡的成分,所幸的是四嚴身邊有個女人,且沒看出四嚴有討好丁從從的意向,可那彬彬雖也有幾分姿貌,與丁從從比起來不能說有天壤之別,差距也不是一星半點,前不久,去南邊廣城參加旅遊處建成開遊典禮,本來說好由自己陪同,臨行卻讓自己與汪兵做了調換,堂而皇之的藉口是汪兵沒過全面掌管集團的經驗,這是不要有甩開我的意向?好久沒到過安津,只聽那裏的公司彙報業績還可以,實際狀況卻不得而知,本計劃近期前去做個調研,今天順便送四嚴兩口子去安津,順便查看一下企業不正合適嗎?可丁從從硬是堅持自己去,理由是去拜見婆婆公公,是婆婆公公不錯,但前邊要加一個“前”字,燕總裁沒了,公公婆婆也應該名存實亡了,是不在向我表達一個信號,恢復從前她不再另嫁的初衷?

    丁誥越想越害怕,也越失望,馬上駕車回了燕丁大廈,他要問個清楚。

    客廳裏冷冷清清,保姆常雲告訴丁誥,總裁正與婚慶的嚴經理在特殊會客廳在密談。

    在密談?密談?什麼事在客廳還解決不了,還得在密室會談?不好,不好,不是在辦那事嗎?丁浩不禁頭皮一震,醋意油然而生。

    丁誥快步走往特殊會客廳,並且放輕了腳步聲,見特殊會客廳的門帶得並不嚴,但心跳並未減緩,他悄然無聲的靠近了密室,想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總裁,丁總經理確實是少有的人才,你要珍惜,人才就是財富,相信你會明白這個道理。”

    “知道,人都有所長,也有所短,往往優點明顯的人,會用優點掩蓋了其同樣明顯的缺點。”

    “總裁言外之意,總經理也有缺陷嗎?”

    “金亦無赤金,人有完人嗎?”

    “啊,有道理,高明。”

    有屁道理,高明個屁,真是個馬屁精,阿諛奉承之輩,雖有音樂、主持之才,我瞧不起你!

    “你對本集團的發展有什麼高見?”

    “我才疏學淺,哪有高見?承蒙總裁不棄,任命我爲婚慶部經理,不僅是您高擡我,也是我該當走運。”

    這不是謙虛,還說了一句符合邏輯的話,算你有自知之明,還不算太狂妄之人。

    “可我覺得有點大才小用,你應該在更高的崗位上,才能凸顯你真正的真才實學,你敢接受挑戰嗎?”

    要頂替你,還是我?壞了,真的壞了,此人不僅有可能取代我的職位,而且還會把我的意中人活生生掠走!

    “一個小小的婚慶部,我都應接不暇,在高一點的崗位上,不僅會使我暈頭轉向,還會讓我負責的事務辦的一塌糊塗,得不償失,你千萬別有這種想法,否則,你是對集團的不負責任。”

    這還差不多,沒在洗臉盆一試深淺。

    “那我一定要堅持自己的觀點呢?我有一膩好,那就是強行任命,如果我真的這樣做了,請問,你將如何面對?”

    “那我只有唯一一種選擇,其他再也無路可走,總裁,結束談話吧?”

    “你爲什麼不問一下,我要委任你哪一種職務呢?”

    “不用問,也不勞你答,我的工作單位雖小,但頂頭上司直接是丁總經理和您,這在您的職權範圍內,不可能在我同級別任命,因爲在婚慶公司,目前還沒出現比我更合適的經理人選,所以,我還用問嗎?”

    這小子還挺有腦袋瓜,小瞧你了,料你也不敢應承在我手下任副職,還不說你的能力不可能勝任,即便有能力,我也不可能讓你有這個可以與我爭奪意中人的平臺!

    “你的意思是逼你幹總經理嗎?如果你能答對我想任命的職務,我會重新決定,你說吧。”

    呀,頂替我啊,那我沒招了,從從你不會卸磨殺驢吧?

    “說呀,你相貌不及我的燕郎,可你的智慧,很可能與那燕郎差不多少,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總裁,越說越離譜呀,今天你高興,拿俺下人尋開心呢,不過,俺也有尊嚴、有底線、有一定的承受力。”

    “你的承受力沒有底線,我看的出,我關心的,是讓你的尊嚴受到應得的尊敬,可以馬上結束談話以便於放你回去休息,但你必須預測一下,我會強行讓你擔任何職,預測正確,我會另行做出決定。”

    “總裁,我知道你的話挽着一扣,但我很明確地告訴總裁,要麼,繼續幹我的婚慶部經理,要麼,馬上辭職,繼續我愛好的流浪歌手之路。”

    “好,我不強迫你,但我還要你的預測,這總可以吧?”

    “讓賢。”

    這小子真是口出狂言,盡狠讓你頂替有點吃力、整天嚷着要辭職的汪兵,再不然讓你頂替我那有職無權、兼任的副總裁之職,還不說總裁,我這總經理之位你連想也別想!你這真是屎殼郎打噴嚏,怎麼張開你的臭嘴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
    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