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雖然早該吃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雖然早該吃了字體大小: A+
     

    “您現在在哪?我不僅迫切想見您,關健是想看看憐兒,好久不見了,可以告訴我嗎?”丁從從又恭敬又哀求的聲音。

    “我,也在廣成,不過是在農村。”蔣麗回答。

    “把您所在的位置說具體一點好嗎?”丁從從真的有點迫不及待的聲質。

    “好,由我姨夫告訴你,剛來一個月左右,對這裏的環境還不是很熟,但這裏沒有飯店,只有吃農家菜飯了,還請總裁將就着點啊。”蔣麗雖然爲暴露了目標有些悶悶不樂,但也爲保住了自己的清白感到一絲欣意,目標是暴露給了自己的姐妹,也不會帶來危險,總之她有喜憂參半的感覺。

    這邊馮敬齋接過話筒:“丁總裁,您好。”

    “既然董事長稱您姨夫,我也跟着叫吧,姨夫,請告訴我具體位置,我好前去打擾。”丁從從笑着回話。

    “總裁說笑了,我這裏是廣成市的馮家夼村,從廣成中心大街往正西,沒有岔路,遇一條南北柏油路時,再往西是土路,也有八米寬,走一公里後,通往村裏的東西中心大街,這個村子就是馮家夼,我的水泥預製件小廠子就在村東,到時我們會在村口迎您,也就是說,出了廣成往西直行,遇到弟一個村子就是,最多,也就是一個小時的車程,路上開車慢點,注意安全,這裏比不上北邊的路平坦。”很簡單一句話就可以闡明的事,馮敬齋竟顛三倒四的說了一堆。

    “好,謝謝姨夫,我向市裏的領導說一下馬上過去,姨夫別怕打擾啊。”丁從從還是笑着說。

    蔣麗的擔心雲消霧散,兩個孩子也安寧的睡去,憫兒往日都是吃着奶水漸漸入睡的,而今天大概是看着母親已確保了人身安全而放心了,所以竟自己睡着了。

    馮敬齋回去請人做菜,一會回來告訴蔣麗,一切準備妥當,專等客人到來。

    一個小時,在等待中過去。

    遠遠看見一輛黑色轎車在顛簸中駛來,到村口慢慢減速。馮敬齋拉開車門,卻下來一位男士。

    汪兵走下車:“您好,您就是馮敬齋先生嗎?我是燕丁集團的汪兵,丁總裁還要遲一會才能過來,請海涵。”

    “我是馮敬齋,歡迎汪先生,您先到辦公室一坐用茶,我在此等等丁總裁大駕。”馮敬齋有些恭敬。

    “丁總裁大約還要二十至三十分鐘才能到來,還要與**部門有關單位做最後的溝通和簽訂工作合同細則,中午他們會設宴的,丁總裁聽蔣董事長在此,推辭了宴請,只應允談好工作,並打算在貴地住一宿,明天早飯後直接去參加慶典,我們還是一同進你辦公室坐坐吧。”汪兵笑着說。

    馮敬齋點點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二人並肩進廠。

    汪兵邁進辦公室,急忙伸出雙手奔蔣麗:“蔣董事長,多日不見,你可好。”

    蔣麗從容不迫的也起身往前走了一步,在馮敬齋眼裏確實有董事長的氣魄,她笑着輕輕搖了搖頭,說:“汪總啊,你好,你是來爲山區人民謀福利,爲燕丁創造財富的,我是來給表姨和表姨夫添麻煩,爲自己安危逃難來的,能好嗎?”

    “蔣董事長說重了,知道您肩負着燕氏重任和燕氏後人的安危,丁總裁來了,一切的一切都會迎刃而解,您放心。”汪兵只得從側面勸解。

    水,早充好了,孩子正睡,三人來到談業務的類似會客室坐定,馮敬齋先給汪兵倒了一杯茶,繼而倒蔣麗面前的杯子,賺取了兩聲謝謝。

    喝了幾杯水,汪兵看了一下手機時間:“眨眼間已過去了近半小時,丁總裁好到了,我們去迎一下吧。”

    三人同時站起來。

    “蔣董事長別去了,萬一孩子在這空裏醒來什麼的。”汪兵笑着提出建議。

    蔣麗笑道:“我知道,你倆去吧。”

    時間就掐地這麼準,二人剛到廠大門,車也停住了,馮敬齋還是搶了幾步拉開車門。

    丁從從一邊下車,一邊伸出右手:“馮先生,打擾了。”

    馮敬齋沒敢用往日看其他女人的那種目光,改用尊敬的眼神:呀,燕凡這麼好的福氣,他的女人一位比一位漂亮啊,他用雙手去迎接伸向他的一隻手:“丁總裁,久聞大名,如雷慣耳,幸會,幸會。”

    不能失了禮節,丁從從不得不又加了左手:“馮先生,過獎,過獎了。”

    “蔣董事長因得照看睡覺中的兩個孩子,所以不能前來相迎,還請丁總裁諒解,他和孩子在辦公室,我們過去吧。”馮敬齋不得不鬆開那雙感覺中似海綿的白嫩小手。

    丁從從點點頭,從駕駛室拿出一個包,向辦公室走去。

    汪兵扯一下馮敬齋的後衣,小聲言道:“馮先生,我們在外面吸根菸吧,辦公室裏有孩子,不便吸菸的。”

    “好,丁總裁先去,我們吸支菸隨後就到。”馮敬齋料想到在辨明瞭身份之後的弟一次見面,恐怕會行什麼禮節,也就禮貌性的提出避讓。

    “兩位,請隨便。”早在汪兵來馮家夼之前,丁從從就授意她見蔣麗時,希望是兩個人單獨相會,希望他能幫上她,雖然不是什麼怕人和有辱尊嚴的事,但讓她去拜見一位比他小的人,也好似臉上有點掛不住。

    汪兵與馮敬齋異口同聲的道了一聲“謝謝”做爲回答,兩人開始互相讓着同一牌號的香菸。

    室內,蔣麗的心神不寧,她弄不清是尷尬還是糾結,卻有些六神無主的腦荒蕪。

    丁從從接近辦公室時,慢慢停下步子,從包裏取出瓶裝涼茶旋蓋,又找出一個精緻的貴重金屬茶杯倒了大半碗,雙手擎杯一步一步向裏走去。

    蔣麗已然發現了丁從從放慢到停步的原因,看來是要行封建迷信那套老規矩,有這心就夠了,她不願給她這難爲,想立即奔出辦公室,在辦公室門裏相遇,蔣麗雙手去接杯的同時說道:“自己姐妹,陳規陋習免了。”

    丁從從的杯子被接去,叫了一聲“姐姐”欲行大禮。

    蔣麗手急眼快,忙把杯子放在門接窗的窗臺上,雙手拉起了已經比身高低了三分之一的丁從從,二人經過瞬間的對視,相抱大哭起來。

    二人的緣分來自一個人,丁從從知道,雖然女人的顯著特點是吃醋,可她相信睿智過人的燕郎一定會處理好這層關係,而今,不用處理,他省心了,可他呢?不禁讓他觸景生情,悲痛萬分。

    她草草結束公事並拒公宴前來拜謁自己,無疑只是因爲冬,這關係當是與冬一脈相承,雖然冬還生存在世界上的念想一直控制着蔣麗,可最起碼他不在面前,是他的兩個苦命女人在與命運周旋着,這怎麼不令人傷心落淚?

    久久的相擁,久久的落淚,還是理智戰勝了傷感,公而忘私的情感流露讓兩人同時掏出紙巾,給對方擦拭着,彷彿超脫了人世間的凡塵。

    時間已經很充沛,吸了兩支香菸的兩個男人故意高聲言談着走進屋來。

    至此,兩個女人已經整好了儀容,笑着面對兩個有說有笑的進來的兩個男人。

    “貪顧你們大人話誼,兩個孩子醒了都不聞不問。”汪兵眼尖,想越過這兩位女人奔到內室去照顧孩子。

    兩位女人恍然大悟,距離的優勢還是讓兩位女人首先接近了孩子。

    丁從從雖然有了自己的女兒琳兒,但並沒有忘記跟她生活了一段時間的憐兒,就是在港城的那些日子,她與燕凡也是隔三岔五的去看他,已經把他視爲己出,她首先搶向前把已經坐起來的憐兒抱起來親着。

    一歲多一點的憐兒好似已經懂事,竟配合着丁從從進行親暱,還露出燦爛的笑容。

    憫兒比憐兒醒得早,但他還不具備哥哥能獨立坐起來的本事,只是轉着小腦袋在看着兩個大人相擁流淚,或許他懷疑這兩個大人在掠奪應屬於嬰兒的他的哭啼權益。

    也許是憫兒有了攀比心理,雖然早該吃了,但他彷彿已經忘記,卻目不轉睛的看着哥哥與丁從的親暱,還有往丁從從身上去的肢體動作。

    丁從從看出了憫兒的攀比心理,一隻手抱着憐兒,另一隻手接過憫兒,憫兒的小臉蛋立即綻開了笑容,紅紅的,一朵鮮豔的牡丹般的笑容。

    “快晌了,我們到我的寒舍用餐吧?”馮敬齋看一眼牆上的電子掛錶。

    “那到貴舍打擾了。”丁從從將憫兒遞給伸過手來的蔣麗,一同向預製廠大門口走去。

    馮敬齋,蔣麗一同上了丁從從的車,因爲丁從從率先打開了後座的左右門。抱孩子開車有所不便,馮敬齋伸手想把孩子要過來。

    丁從從一笑:“無妨,你看憐兒手抓方向盤這陣勢,長大一定也是位開車好手。”

    馮敬齋也無聲的笑了笑:“往西過了廠子圍牆右拐,第二條街左拐,就看到我家南屋了。”

    一前一後,兩輛轎車駛進了村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
    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