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八集 蔣麗陳述利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八集 蔣麗陳述利害字體大小: A+
     

    “我陪孩子玩,您自己沖水啊,對不起了。”蔣麗儘量把話題遠離睡字,好似睡對她相當不利。

    “還不渴,渴了不用你囑咐我自己會衝的,謝謝漂亮小麗的關心。”很早就稱她小麗,今天加漂亮二字是一試虛實。

    “姨夫,剛纔接了一個電話,說來跟你定貨。”蔣麗突生一計,用拖延戰術,能避一時是一時。

    “知道了。”馮敬齋信以爲真中計了,但他還是在想完成今天的計劃,先計算一下時間吧:“哪裏人?沒說什麼時間來嗎?可留電話號碼了?”

    “他說馬上過來,不用留號碼,聽他話外音,你們好似很熟的。”蔣麗沒有改變戰術。

    馮敬齋點點頭,多虧設計的先禮後兵,還不誤事,於是又問道:“看你姨夫我如何?對你是不照顧的還算周到?如果有疏忽的地方,不是請你擔待,而是讓你開言吐語的說出來,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一家人嘛。”

    “姨夫,就這樣,您已經做的很好了,千萬別走了樣子,我困難是暫時的,不說我的冬還活着,即便他不顧夫妻恩愛,狠心扔下俺娘仨走了,就是俺憐兒,憫兒有他父親一半的智慧,以後也會來盛情報答俺姨夫的大恩。”看來,再隱瞞自己的身份,今天是難逃魔掌了,這裏雖然對兩個孩子安全,可對自己的清白已構成巨大威脅,以後的日子還要繼續逃亡,不如先掏出自己的身後背景唬他一唬,以躲過這次業已面臨、且敵強我弱的對峙。

    “冬?”馮敬齋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就是振驚全國,譽滿世界的燕氏集團,且黑白道通吃的燕凡嗎?”

    提起她的冬,自豪感充溢着蔣麗的心底,竟忘了面臨的處境,她好似一位勝利者,在等待那英雄救世主般的、神祕的燕冬凱旋後來接她,蔣麗心裏,燕凡又活了,他福大命大,他重情重義,不會獨自去享受安謐!

    馮敬齋真的被唬了一驚,這就是麗花嘴裏說的那位蔣董事長兼總經理嗎?對,姓蔣名麗,怪不得這麼有氣質呢!

    自豪歸自豪,蔣麗又回到了現實,即便冬還在人世之間,那更要爲他保持己身的清白,且此時不能助她一臂之力,忽然,她的思想開了小差:如果冬還活着,他今天一定會保佑自己不落入魔掌,否則,就是自私的冬去獨享安謐了。

    馮敬齋也回到了現實,坊間傳言,燕凡用一己之力維護了燕氏的統一,還有被人們津津樂道的死裏逃生有菩薩保佑那有鼻子有眼的傳說,在外地用半年多的時間,又創辦了一個與燕氏相仿的大型企業集團這不是傳說,在這附近就有他們燕丁公司正在開發的旅遊項目,據說明天在旅遊區中華大酒店舉行盛大慶典,集團高層今天已到達縣城,原定縣委領導悉數到場迎接,據說就有燕凡失憶後娶得另一位妻子丁姓小姐也是才貌雙全,蔣麗是否知曉?不妨一問:“哎呀,是蔣董事長到此,失敬!失敬!想請問您件事,不知您能不能答覆我。”

    “姨夫,看您說的,還不說現在俺寄人籬下,虎落平陽被犬欺,即便在我主政時,我也三番五次的想讓我麗花姨到我那裏去,姨夫有事儘管問,我會知無不言的,你是俺姨夫啊。”蔣麗放心了,這招管用。

    “你的冬死裏逃生,你知道嗎?”馮敬齋看着她問。

    “冬根本沒走,在我潛意識裏一直是,得知他那次死裏逃生是江漢兩口子偷回安津得到的信息,然後來到這裏找到我告知的,可同樣帶來一個不好的消息,冬又遇難了,但我的冬大難不死,一定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這毋庸置疑。”蔣麗異常自信的面容。

    “您敢保證?”問者持疑。

    “敢。”答者堅定。

    “您有什麼依據嗎?”馮敬齋的野心暫時無影無蹤了。

    “還是潛意識。上次還有屍首,還做過鑑定,但我總以爲冬還在,這次,沒有屍首,在我的意識中他還在,因爲我聽到他二次遇難時,都一點也不難過,還不如第一次見那假屍時的心情痛苦。”蔣麗實情相說。

    “是不第一次的經歷,給你造成了第二次的假象所致?”馮敬齋半信半疑。

    “冬還活着,但肯定不是在創業,一種苦他不會吃三次,他在創造着一項你料想不到的事業,不一定哪一天,冬會來接俺娘仨的。”信心寫滿蔣麗臉上。

    馮敬齋的半信半疑沒有完全解除,萬一是她唬我呢?不如問一個一清二楚:“你的冬又取了兩房妻子,你知道嗎?”

    “知道,而且仙逝了一位,因爲他失憶,這不怪他。”蔣麗寬宏大量。

    “有一位叫丁從從的,你認識嗎?”馮敬齋隨口問。

    “當然認識,當面交涉過幾次,不過當時的冬一臉傷疤,受傷又傷了聲帶,所以錯過了機會。”這時提起來,蔣麗真的很後悔。

    一箭雙鵰,既能在蔣麗是否真假上個個水落石出,又能一睹丁從從的芳顏:“無論如何,他娶你在先,納她在後,如若知道你落難在此,是不應該來拜見你?”

    “那是自然,不過我既是落難在此,就不宜大張旗鼓的做出動靜來,爲了兩個孩子的安全。”蔣麗又開始擔心,爲了自己的清白讓兩個孩子處在危險中不上算。

    “不用大張旗鼓,讓那兩口子中的一位去送封你的親筆信,讓丁從從神不知鬼不覺地來拜見你有何不可?”馮敬齋爲達目的而獻計。

    “是爲了兩個孩子的安全不想召見他,否則一個電話,只要她真愛我的冬,就會前來參加會見。”蔣麗聽蘭蘭兩口子介紹過,冬娶的這兩房媳婦去安津專程拜見過公公和公婆,公公和公婆不會對她娘仨的失蹤不聞不問,爲聖在公公婆婆那裏賺取好認象,找到這娘仨無疑是天大之功,所以蔣麗敢斷言丁從從一定會來。

    “不見得,要不,你聯繫一下,在她眼裏,冬已是去了,本來與你就是水火相融之系在電話裏,還不知道能不能叫你聲大姐呢。”馮敬齋動用激將。

    蔣麗似乎看透了他的用心,笑着輕輕搖了搖頭。

    馮敬齋也笑了笑,也搖了搖頭。

    “姨夫笑什麼?我真的是爲了孩子的安全,即便沒有冬這層親情,從從也會來看孩子的,憐兒在她那裏好幾個月呢。”蔣麗相信從從。

    “我不說了,其實,這裏就你我,還有跟隨你的那兩人,他倆知根知底,再就是你表姨,還有我兩個外人,還是你親戚,而且也知道了事實真相,你應該沒有後顧之憂。”馮敬齋還是希望一箭兩雕會實現。

    蔣麗聽罷,表姨夫說的在理,見見丁從從,以後遇到難題說不定能用上她,如是笑着問道:“我可以用一下這裏的電話嗎?”

    “當然,以後用電話隨便打。”馮敬齋很慷慨。

    蔣麗拾起話柄,毫不猶豫地撥上了號碼。

    不一會,話筒傳來清晰的聲音:“您好,我是丁從從,請問您是哪位?”

    “丁總裁,你好。”蔣麗並不急於出手。

    “好熟的聲音,讓我想想......啊,蔣董......”那頭頓了頓,大概以前叫蔣董妹叫習慣了,好容易想起這聲音有些許激動就忙着喊出來,可妹子還沒出口,同嫁一夫人家在前,再以歲數相稱不合適,不如改口稱職務:“董事長啊,您在哪啊,可惜我正在外地,後天回去,一定前去拜見您,請告訴我地址好嗎?”

    “丁總裁,你現在哪裏?”蔣麗好似有點若無其事,但也很親切的問。

    “我在南方廣成這邊,您一等啊。”傳來高跟磕地板的響聲,持續了不到半分鐘又恢復了通話:“蔣董事長,爸媽急得要命,你拐走了他兩位老人家的心頭肉啊,你知道不辭而別,無論你的出發點是什麼,兩位老人怎能接受?我知道你是爲了保全燕郎的骨血,兩位老人也認同理解,可你起碼要保持與爸媽的正常聯繫啊,不是嗎?”丁從從有些不滿的聲調,大概是想讓蔣麗向家報個平安。

    “總裁,你沒與兩位老人在一個屋檐下生活過,不知道二老的脾氣,如果有了兩個孩子的信息,隔不了一個月就要見一面,那我出逃還有什麼意義?據可靠消息,壞人又暗暗潛回了安津,危險隨時都可能發生,他們還在暗地裏訪察打聽,所以我在一個地方也不能待久了,最多一年還得繼續挪窩,等孩子有了自衛能力再說吧。”蔣麗知道丁從從會勸她與二老聯繫,早想好了根據實際面臨做解釋的言語。

    “董事長,那我們保持聯繫,通過我向父母做傳達,可以嗎?”丁從從退了一步。

    “不行,你會經不住二老的糾纏,整天不到黃河心不甘,你要每天至少拿出一半的時間來面對二老的死纏爛打,你會招架不住的。”蔣麗陳述利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
    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