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丁從從較熟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丁從從較熟悉字體大小: A+
     

    靜水被一石擊起千層紋,各個桌上人們都效仿主席桌上人的做法,紛紛前來請求籤字合影。

    燕家人當然不會錯過,還硬把燕凡拉到燕家人的桌上同飲,致使百分之七十的人沒有達到簽字合影的夙願,便圍這桌評理。

    王軍理之當然的成了發言人:“知道大家喜歡四嚴,但也得讓我這位好友填飽肚子不是?等他酒足飯飽後,我想他會滿足大家的願望,各位請回。”

    走了一些,還有心不甘者不依不饒。

    “大家請回,四嚴一定會滿足大家的,請放心。”燕文正不得不出面干涉,繼而臉轉主持人:“是不?嚴經理?”

    燕凡的判斷力無疑是超出常人的,但沒有事實依據,他不敢妄下定論,可睿智讓他想到了自己是一位燕家人,本不想無事生非,當王軍及孔偉、侯波不僅盛意邀請還連拉帶拽,他也想再熟悉一番燕家人,這些燕家人有的有一面之交,有些因工作原因打過交涉,因爲並不十分陌生,而且還避開了江南春萬一的糾纏,也就來到了燕桌就坐,聽見老爺子動問,急忙點了點頭。

    心不甘者,這次甘心了,紛紛退回原桌等待四嚴的用飯完畢。

    燕凡見場面已經穩定,首先擎杯站起,面向燕文正笑道:

    “您是長輩,先祝叔、嬸身體康健,生活幸福。”

    燕文正、徐英蘭一個心思,是這老兩口讓三個女婿去拉來的這位主持人,爲得是近距離觀察,由於專心一致,竟沒意識到人家在敬酒,坐在那裏無動於衷。

    燕紫輕輕拽了一下母親的手臂,輕言叫了一聲”媽“,以示提醒。

    這邊燕紅也輕輕擁了擁父親,不管是不是冬弟,別在場面上讓人家尷尬。

    醒悟後的兩老口一邊端杯,一邊要站起來。

    燕凡擺擺手,腦袋習慣性的輕輕擺點結合:“兩位是長輩,我是下輩,請叔、嬸您二老坐着用酒。”

    燕文正老兩口還是執意站了起來,異口同聲一個“謝謝”,笑着喝了一口,燕文正伸手示意讓對方坐下。

    燕凡用同樣的動作,讓長輩先坐:“您先請。”

    江南春與孔大雨混在下席中草草吃了點飯,夾雜在要求合影簽字的嘉賓中同樣得到了簽字合影,看他那鎮定自若的樣子,不象是武林盟主。

    字,還在籤,影,還在合,不死心的江南春與孔大雨還在費心辨別着,怎奈在一起的日子終究有限,還是沒法象燕家人那樣在細節上加以推敲,這時江南春的手機鈴聲響了,他急忙走出喧鬧的人羣,號碼是衛英的:

    “總舵主,盟主露面了嗎?”衛英那有些近乎於哭的聲音。

    “你在哪?你不是一直與盟主在一起嗎?我正要找你要人呢。”江南春似抓着了一根救命稻草。

    “總舵主,您有所不知,自從把那娘三個安全送走後,盟主就嚷着閉關熟武,我再三勸解都不行啊。”衛英原腔回答。

    “你現在哪?他在哪?簡明回稟!”江南春着急的問。

    “我剛剛回到聖延,現在聖延市,這還沒吃午飯呢,盟主二十天前獨自去達爾木,不許我隨行,他走後第十天就聯繫不上了,電話被拉黑,我去達爾木找了十天勞而無功,我這是剛從達爾木回來,忽然想到您倆可能在一起,所以請示一下總舵主,他是不在您那兒也說不定,爲什麼忽然躲着我。”衛英還是很急的聲音。

    “好了,你們男女私情之事別對我說,也別在江湖圈裏大張旗鼓的張貼尋人啓示,注意盟主不能受男女私情的影響,你也盡力在不損傷盟主威望的情況下,替我抓緊找到他。”江南春言罷掛機,轉面向迎他走來的孔大雨:“這趟安津折返跑大概是白竄了,起碼女主持人不是分舵主衛英。”

    “剛纔電話裏說的嗎?”孔大雨來自且近站住。

    “電話就是衛分舵打來的,她人在聖延呢。”江南春有點沮喪失落的說。

    “肯定是她嗎?”孔大雨有些懷疑。

    “錯不了,我敢肯定是她的聲音。”江南春深信不疑。

    “對,她很可能在聖延,這裏這位女主持人根本不是衛分舵的聲音。”孔大雨恍然大悟的樣子。

    江南春看向女主持人的方向,彬彬正彬彬有禮地在與嚴經理並肩讓熱情的人們盡情的合影拍照,難道,男主持人真的不是盟主嗎?

    孔大雨的目光,幾乎是與江南春的目光同時捕捉到目標的,說道:“衛分舵是不是在聖延不敢下定義,但這位女主持人斷然不是衛分舵了。”

    “那這男主持也不是盟主了?”不是否定口氣,江南春是在徵求同伴的認知、

    “那可說不定,嚴爺儀表堂堂,是個人見人愛的瀟灑帥哥,這位女主持人雖說不上傾城傾國,但也是一位漂亮的美女丕子,一見鍾情而定終身也說不定。”孔大雨沒有吝嗇語言,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看來陣勢已經臨近尾聲,也快返程了,那咱們準備好,走在他前邊,找個人少的地方攔住他問個究竟。”江南春好似被點破了單方面的誤解,重新做了決定。

    孔大雨答應一聲,跟在總舵主身後,走出大廳。

    這邊的簽字與合影也因結束而告一段落,爲答謝曾與燕家人合過桌,燕凡與衛英雙雙走向燕家人。

    燕家人已準備離開,女人們的小跨包已掄在肩上,男人們也已推開座位,看兩位主持人走來,忙在笑的同時迎上去,並準備握手。

    禮節很快完成,睿智的燕凡不知道,燕文正已決定讓燕紅出頭,僱傭私人偵探,從明天起監視和徹查燕凡的來龍去脈,燕家人一致認爲,此主持人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嫌疑是燕家的冬。

    丁從從的心情有些複雜,本來丁誥不遺餘力的追求就讓他有點招架不了,自從四嚴來到燕丁後,丁從從自覺着燕丁集團比從前增加了不少熱情向上的氣氛,也給她帶來了振奮,她說不準這種振奮的因素是什麼,但她恨不得在中華大酒店天天舉辦婚禮,她也有藉口天天來湊熱鬧,是湊熱鬧嗎?是來欣賞嚴經理的主持風格和演唱風彩。

    昨晚,快十點了,丁從從還坐在電腦桌前既沒上網也沒睡意,滿腦子就是四嚴的主持演唱與丁誥的狂轟濫炸,當分不清輕重時,燕郎就會及時出現,將兩個魔影趕走,但清靜不了一會,主持演唱與狂轟濫炸又東山再起。

    是此生獻給燕丁與琳兒的初衷夭折嗎?如果夭折,目標是丁誥嗎?人品,智慧,人材,雖然不能與燕郎相提並論,但世界上向哪再找個燕郎?四嚴嗎?主持、演唱確實與燕郎有一拼,但這太單一了,哪有燕郎的全才?提成經理,是有點偏心所致,在經理位子上,四嚴幹得也是得心應手,可這也是單一工種啊。

    還有一個彬彬,是四嚴的愛人嗎?很恩愛的樣子,即便四嚴有與燕郎的才智,可古語爲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這是中華的傳統美德。

    想哪裏去了,初衷不改,明天還要駕車趕路,爲什麼還應承親自前去送四嚴?無非還是爲了前去欣賞他的風彩,因爲他的風彩裏有燕郎的影子,還是強迫入睡吧,丁從從找出安眠藥片。

    到了安津,在喜主家坐了坐,一起去了大廳,原準備婚禮結束後專程去拜見公公、婆婆,找到左首席還沒坐下,便見正西首桌上坐着燕家人,她急忙過去問安,目前在燕家,真正的兒媳也只有這一位了,當她說明還要去燕墅拜謁二老時,徐英蘭首先表了態,而且表態前還批評兒媳應該把琳兒帶來讓二老親親,再就是回殿南還這麼遠的路,給文正過生日也沒有多少日子了,希望那次能夠看到琳兒與楚兒,本來丁從從要求來同桌,一看十個人已經滿桌也就作罷了,當三燕婿來請男主持人時也請過她,那桌上就會更加擁擠,雖有所不妥但還是拒絕了。

    燕凡與衛英與人們合影簽字時,丁從從走過來坐婆婆身邊,拉着婆婆的手親親熱熱的啦了一會,見人們已陸陸續續退席,也就起身告辭,正逢兩位主持人過來話別。

    丁從從走出大廳,恰遇孔大雨,二人聊了幾句,知道孔大雨是來送一位燕家親戚參加婚禮後,鑽進了自己的車,等候兩位給燕丁集團創造財富的主持人。

    孔大雨首先駕車,載着總舵主離開了天地大酒店,半路上還有攔阻丁從從車的計劃。

    燕凡與衛英走出大廳,敞門上車。

    “兩位坐好了,馬上行駛。”丁從從先發動了馬達,又繫上了安全帶。

    燕凡問道:“從安津到殿南,還有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有,走南線。”丁從從回答。

    “比這條路遠近?”燕凡又問。

    “能近點吧,不過有一段沙石路面,跑起來顛人,所以一般不走。”丁從從較熟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