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婚禮一帆風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婚禮一帆風順字體大小: A+
     

    中年人隨着那隻腳的擡起,爬起來灰溜溜地撒腿就跑。

    電話那端傳來聲音:“怎麼樣,不行嗎?”

    聲音裏多少有點燕凡的影子,爲進一步覈實,江南春又問道:“很忙呀你,你在哪裏,可以告訴我嗎?”

    “我在安津倪先生的客廳裏,正準備往天地大酒店去主持婚禮呢,對不起,我上路了啊,有業務回去談。”那端掛機。

    江南春看了看話筒,拍了拍掛回原處,大概把沒覈實清楚的一部分原因歸罪於話筒了,但有收穫,可再返回安津,到天地大酒店現場觀查一下到底是不是他。

    沒見到孔大雨,江南春多少有點失望,他走出電話亭,巧遇一輛打着空車廣告的出租車,好熟悉的車牌號碼,是孔大雨,他急忙手指地,示意停車。

    孔大雨沒見過總舵主的真容並不認識他,打方向到他身邊穩穩停住,從下了玻璃的車門窗伸出頭來:“叔,請上車。”

    慣例,江南春坐了後座。

    “叔,到哪啊,請吩咐。”孔大雨手握方向盤,溫和的問。

    “安津,天地大酒店,以最快的車速,我有急事。”看看車已加速,江南春把要簡明自己的話嚥了回去,怕分散他的注意力。

    一路無言,臨進安津市郊,路上行人車輛漸多,孔大雨放慢了車速,問道:“叔,安津的天地大酒店,只我知道的就不下五、六家,遍佈安津,不知您去哪家。

    江南春埋怨着自己的粗心,沒問明白是哪家,也不能問,如果真是盟主,那會起到打草驚蛇的不良後果,雖然自己有些變聲,但睿智的他百分百會識破,既然能高薪遠程聘請主持人,一定這家人家不是普通百姓,那一定會去規格最高的五星級,全安津五星級只有兩家,那家是中華酒莊,江南春回說:“只知道是天地大酒店,哪一家沒問清楚,先去那個五星級吧,不在再去另一家。”

    常來之地,孔大雨並不陌生,點點頭,卻脫離了話題,問道:“叔,你的聲音好熟呀。”

    “我是江南春。”車速慢了,他又問起,江南春回答。

    “總舵主呀,您別怪我眼拙,不知您的現在是否真容,別怪我失禮之罪,車在進行中,不便用禮,請海涵。”孔大雨知道了聲音相似的原因。

    “不知者不怪罪,這次來,我主要是來拜尋咱的盟主四嚴,燕丁中華婚慶公司的四嚴與盟主是不是一個人倘不明確,我來揭迷底的。”江南春公開了此行的目的。

    “武林至尊有什麼事瞞着總舵主嗎?雖然他的身世因特殊原因不能公訴於衆,但至尊從來就是光明磊落的,您可以直接問他,他一定會告訴您。”孔大雨不知道會唔之事,只是提出建議。

    “他要閉關熟武一年,武林事務交於我打理,但有些重大事情我做不了主,還得請示他,一個多月了,總是聯繫不上,你提供的四嚴經理最爲可疑,所以我纔去殿南找他,卻碰上他第一次出差來這裏主持婚禮。”江南春沒有透露會唔之事,那是絕密。

    說話間,天地大酒樓呈現在眼前,可孔大雨找不到停車位:“請總舵主下車,我找地停好車後,再來找您,陪您尋找盟主。”

    江南春一邊敞門下車,一邊說:“你去停車吧,我在此等你,相信今天人不少,不好找啊。”

    孔大雨答應一聲,尋找停車位去了。

    等了好大一會,約摸有三十多分鐘,才見孔大雨滿頭大汗跑回來,江南春掏出一疊紙巾遞給他。

    孔大雨接過來,一邊拭擦一邊說:“跑了二三裏地纔好不容易停下,還是有一輛駛去新空出來的車位,讓您久等了,耽誤大事。”

    江南春一笑:“少費話,走吧。”他說完率先甩開步子向禮堂走去。

    不虧是五星級,富麗堂皇地,兩人顧不上欣賞,順着顯示着燈光的指示牌向一號大廳快步走去。

    一號大廳確實大,可容納一百桌計千人同時歡飲,但今天還是顯得有些擁擠,有不少不在邀請單上的人員,在大廳的左、右、後三週擠擠擁擁,但也跟着不要命般的起勁鼓掌,無形中擡升了大廳裏的歡樂氣氛。

    江南春與孔大雨邁進大廳,立即被熱烈歡樂的氣氛所感染,有點熱血沸騰的感覺。

    大廳正南舞臺上,四嚴與新化名彬彬的衛英正在演唱著名的黃梅戲天仙配中的選段夫妻雙雙把家還,當然衛英還是對口形,此起彼伏的歡叫與掌聲雖然表達了氣氛,但剛停鼓掌的人卻有點恨那些剛鼓掌的,妨礙了他們的欣賞。

    江南春與孔大雨儘量往前擠,以儘可能的近距離辯認四嚴是否是四嚴。

    燕凡的主持已經結束,現在是爲大家獻唱,慣例是每次過千元佣金的是獻歌曲兩首,因爲倪**與四嚴的父親是故交,所以今天燕凡的演唱可以增加一倍,達到四首,剛纔的夫妻雙雙把家還就是第四首終結劇目了。

    剛進大廳時,聽着四嚴的歌聲裏有八成燕凡的成分,當他倆擠到前面與四嚴近距離時,那八成銳減爲兩成,是八成嗎,剛進來時?江南春開始懷疑自己的耳朵和辨別力,是不是太希望四嚴就是四嚴所致?看相貌,好似沒戴面具,這位四嚴是位貌不驚人普通百姓,競然唱的這麼動聽,那位女主持也不是衛英,衛英好象沒有這麼高,也沒有這麼好的歌喉,是我這個來回白忙活了?

    燕紅姐妹仨及三位老公,攜同父母以及燕氏集團的各個天地公司的一把手,都無一例外的出席了這次盛典。

    倪家婚禮有專人負責,婚禮大廳宴會桌旁早有紅條在座椅上,所以入廳應邀人員各入已座,顯得井井有序。

    燕文正,徐英蘭,王軍,燕紅,孔偉,燕紫,侯波,燕青,郭延漢,吳慶生,十人一桌,在右側前邊,當然享受高級別待遇。

    從婚禮開始,徐英蘭就注意到了婚禮男主持人,因爲在右側,而主持人老將臉偏東,看身材,臉的輪廓,都與冬兒相似,只是聲音不一樣,那可能與受傷有損聲帶有關,之所以這麼注意男主持人,這與她的一個夢有關,夢裏,也是在今天,主持完婚禮的主持人來到她老兩口面前雙膝跪下,聲稱兒子在外漂泊受盡折磨,回家了。

    燕凡之所以臉偏東,是他有意爲之,因爲蔣麗求支援讓他假扮燕冬時,在網絡裏曾見過燕家人,憑他過目不忘的超強記憶力,一眼便認出了在座的燕家人,雖然戴着面具,還是多加小心爲妙。

    徐英蘭側身偏臉面對老伴,爲了更加準確的送話,雙手成筒對準他的耳朵:“注意一下男主持人,是不是有咱家冬的影子,仔細看一下。”

    燕文正雖然沒說,在這婚禮就要完畢之時,他也早就發現了男主持人的動作類似於冬的習慣,於是小聲答道:“有,確實象冬兒。”

    聲音雖小,還是被坐在老爸身邊的燕紅,坐在徐英蘭身邊的燕紫聽到,也開始注意起男主持人來。

    對呀,雖然聲音相貌不符,其他方面都與冬弟如出一轍,難道真的是他嗎?

    吳慶生與郭延漢坐燕文正兩口子對面,顯然聽不見老兩口的對話,卻也發現這男主持人的主持風格,吐言用語,肢體習慣與燕冬出奇的一致。

    他們一個共同的發現,是女主持人的相貌,巧合般的酷似蔣麗,只是高了一點,瘦了一些,瘦可以減肥,可這麼短的時間內長不了十公分,穿十公分的高跟可以彌補,可她出走前穿的鞋跟已經達到十公分以上,再加十公分,近一尺了,往下看,褲腿下面漏出的鞋跟只有五公分左右,根本看不出有多長。

    有了重大發現與疑點,吃喝慢慢退出了主題,繼而開始交頭接耳。

    吳春,邵夏坐在另一張桌上,她倆心裏有些酸楚,如果一切正常,上首桌上吳慶生與郭延漢的位子無疑應垓隸屬於她倆,如果說初出軌是爲了他和燕家的利益,那麼後來的繼續是緣於自己的不檢點,再無其他藉口,看看右前桌上的燕家人都在竊竊私語中又對男女主持人指指點點,也開始了關注起主持人,很明顯的發覺了與燕凡相似的那些點點滴滴,於是兩人分別陷入沉思。

    婚禮接近了尾聲,燕凡答應再爲新人與嘉賓演唱兩首歌曲,吳春與邵夏關注起燕凡的演唱,多虧前桌交頭接耳的提醒,這才發現,除了貌與聲,一個活脫脫的燕凡就在面前。

    婚禮一帆風順,燕凡、衛英結束了最後的演唱,進入前左首席找座,丁從從身邊兩個座上紅條金字是四嚴,彬彬,在人們的掌聲中,二人也用鼓掌回敬着人們的熱情而款款就座,進入填飽肚子的程序。

    願望美好,現實骨感,首先是前排三桌上的要人們前來敬酒,並要求合影簽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