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兩頭亮有點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兩頭亮有點衝字體大小: A+
     

    “噢,小云是否仔細看過四嚴的演唱全是盟主的風格?”江南春一邊思索一邊問。

    “可惜小云從沒見過盟主的演唱,沒有對比,因而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請總舵主海涵。”雖沒責任,孔大雨還是狠謙虛。

    “啊,這怪不得小云,那可是以兩口子相稱嗎?”江南春還是懷疑:“四嚴與衛英你見過否?”

    “盟主我以前見過,這個與盟主同名的四嚴外人都覺得是兩口子,是不是同居關係我不得而知,也很想去看他的演唱,卻總沒能實現,所以沒見過。”孔大雨回覆。

    “好,你忙吧,我親自前去落實,真假,一見便知。”江南春掛機。

    如果是他,他不會繼續沿用四嚴的名字,但所有的特徵非他而誰?盟主失蹤,衛英失蹤,是退隱江湖嗎?盟主的個性不是這樣的,他有事會明出來,就他的武底和悟性,根本不用閉關熟武,已經不會給江湖至尊的名號抹黑,至少,不說有萬夫不敵之勇,在單人較量中沒人敢說有把握贏他,既然如此,他還是不願出頭去參加會唔,即便找到他,惟恐也說不過他。

    江南春泄氣了。

    這時的江南春已轉回安津,從安津到殿南,也就兩個小時多點的路程,即便找到他說服不了,也要去看看,江南春打車奔向殿南。

    江南春從安津奔向殿南,而此時燕凡與衛英則由丁從從陪同,且親自駕車奔向安津,此行是外地第一次慕名聘請燕凡與衛英來主持婚禮,聘金達到一萬零八百元,這在當時已是破天荒的薪酬了,這也難怪一個獨資集團的總裁會親自駕車相送,當然,還有一個不讓人知的因素。

    丁從從不乏追求者,丁浩是最賣力的一位,儘管他有她所謂的姥娘做後盾,且丁浩本人瀟灑帥氣又有能力讓集團在不利因素下繼續着強勁發展,還彷彿得到了丁從從的默認,但他從不敢放鬆,他知道,不知有多少雙貪婪的眼睛在目不轉睛的盯着她。

    丁從從沒有再嫁的念頭,她也知道,在失去了燕郎之後,丁誥應是她的最佳選擇,但這想法一旦產生,就自然的拿丁誥與燕凡做對比,那就有差距了,起碼喜歡K歌的丁從從,從未聽過他唱過,有時候爲答謝丁誥不厭其煩的宴請及送象徵愛情的禮品而請他去K歌,多數是在宴請之後他都頻頻應約,而赴約的他只是坐而聽之和鼓掌,這一點與多才多藝的燕郎有天壤之別。

    假象使丁誥更有了信心,甚至滋生了捨我其誰的狂妄想法,只有一點他在等待,因爲燕總裁的匆忙離去,丁從從再不注重自己的儀容,再也不見她出門時穿那標至性的高跟皮鞋,如果發現她從哪一天開始注重儀容打扮,或者穿高跟皮鞋恢復標至性,那將是投入他懷抱的喜兆。

    來安津送主持人,丁從從自燕郎走後第一次顯示了標至性,一來她要去問候公公、公婆,不能在公公、公婆面前丟臉,因爲燕郎不只有一個女人,更不能在她們面前掉架子;再則,四嚴的說話聲裏,尤其是在主持風格和演唱中,往往有燕郎的影子忽隱忽現,這勾起她莫名的衝動,明明知道這位是她手下的一個部門經理,不是心中的燕郎,但她卻往往與燕郎硬性掛鉤,甚至產生並實施了在他面前賺取他好感的舉動,這次也不例外。

    車到達喜主別墅樓下,人們竄裏竄外一片繁忙景象,但也早有人在門外等着這位出道不久,但名揚東部沿海一帶的著明歌手兼婚典主持人。

    出得出大價錢僱傭著明主持人的這位喜主,當然不是小門小戶的一般平民百姓,是安津一位有影響有地位的人物,在當時過萬請主持人還是鮮有所見。

    安津電視臺派來了資深攝像錄影師,當然全是免費的,爲了增加效果,攝像錄影兩位師傅也在等候之列,打算捕捉這位主持人的一舉一動。

    車內三人,停車後除丁從從戴太陽鏡,燕凡與衛英都佩戴了大片墨鏡,讓人們見了後心目中頗有些來頭的感覺。

    喜主雖然西裝革履、皮鞋錚亮,然而他的腦袋也錚光瓦亮,相信這兩頭亮被攝錄師捕捉去也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他不知怎麼得到的消息,也快步出門迎接,身後跟着兩名又象保鏢又似隨行的兩個壯年男子。

    三人下車,慢悠悠地好似也別具一格的同時,喜主兩頭亮也已趕了過來,因爲男性只有燕凡一位,所以不用介紹,喜好女人的兩頭亮還是伸來雙手,大概也是第一次首先把目光用在男同胞身上。

    燕凡挪出右手,指一指衛英:“俺那口子。”又指向丁從從:“頂頭上司,燕丁集團總裁丁從從。”

    兩頭亮隨着介紹,看一眼衛英:臉浮殺氣,雖苗條卻不失女漢子之氣,又隨着燕凡的介紹,啊,世上哪有這麼靚麗的女人,莫非古人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詞是爲這位丁總裁預設的嗎?否則,哪位古人能配得上這句話?什麼四大美人,呸!這一萬零八百元沒有白花,即便四嚴沒有來,見一見這美女也不冤枉,兩頭亮有點癡呆了。

    理應隨着介紹的先後進行握手,雖然衛英做好了握手準備,一見兩頭亮的眼神,已經知道了他是個什麼人,大概握手順序會顛倒。

    兩頭亮在燕凡爲給他倒空與被介紹人握手而鬆開手後,纔有點甦醒,迫不及待的伸向丁從從。

    丁從從有些不好意思,她不怪四嚴將她壓後介紹,因爲慣例都是把職稱高的人介紹在最後彰顯氣質,也做着與兩頭亮的握手準備,他戴着好久沒戴的那副珍貴的鑲金掛人的手套,打算在兩頭亮與衛英握手時摘除,沒想到他竟丟了衛英首先與自己握手,手套是來不及摘除了,雖然尷尬,她還是把手伸出來。

    兩頭亮流出了性涎,他失態了,但他不願失去良機,急忙兩手去搶一隻手。

    丁從從的裝飾手套上,往外有放射狀銀針,她忽地想起來,便打算抽回手來摘除手套,不能第一次見面就讓手套傷了人家。

    兩頭亮意識到在大庭廣衆失態,又見丁從從只伸出一隻手,他急忙抽回左手迅速擦去性涎,用單手去迎單手,卻見丁從從又往回抽手,心在砰砰跳地兩頭亮哪有注意銀針,結實實的握了上去。

    丁從從還是慢了一拍,手被動的被人家強行搶去且緊緊的握着了。

    是對不按順序握手的懲罰嗎?雖然銀針不長,還是隨着兩頭亮的力度無私地刺進了他的手指頭。

    衛英看得一清二楚,心內不禁連聲叫好。

    丁從從糾結着束手無策。

    燕凡對無聲的懲罰也不乏高興。

    手指頭面

    血管還算豐富,黑紅色的血液竟然掙脫了血管的束縛,來到了這個充滿光亮的世界。

    燕凡顧全大局,示意錄影師把對準握手的鏡頭移開。

    無比尷尬的兩頭亮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衝動全部映在了在場人的眼幕,這對於自己的身份地位無疑是個無情的嘲笑,忙把手抽回插進褲兜,不讓人看見手上的血跡。

    燕凡小聲囑咐錄影師只留初握手的鏡頭,握上手的鏡頭一定要全部刪去,見錄影師點頭並開始刪除,才現出滿意的笑容並點了點頭。

    兩頭亮更加佩服燕凡的爲人處事,於是面向丁從從尷尬一笑:“丁總裁,剛纔不好意思,看你這麼年輕,就讓一個企業從無到有搞得這麼紅紅火火,本人表示無比欽佩,所以在欽佩思想的強烈驅使下急着握手,沒想到總裁還有暗器呀,哈哈哈。”

    “誰不說呢。”燕凡馬上插上打岔,也笑了兩聲:“第一次丁總裁會見我,我也沒想到這麼個大美女會用暗器傷人,我流了比你多的血呢。”

    “不好意思,見您伸手來了,沒來得及摘除手套,心裏怕耽擱你,讓您不滿,要知道您的名氣如雷灌耳,與您握手也是一種榮幸,一激動,結果賺了個暗器傷人,請海函。”丁從從也從尷尬中走出來。

    “丁總裁真會說笑,比起你的芳名,我連個無名小卒都算不上啊,請問,丁總裁,我什麼名字?”兩頭亮有點衝,他真的希望她知道他的名字。

    “看您說的,您的名諱是隨便可以稱呼的嗎?否則哪有先生與後生之別呢?”丁從從腦袋瓜也挺靈敏的,她早上才知道接了一個外地活,又忙着自燕郎走後第一次注重儀容,哪有工夫去打聽喜主是誰,沒想到兩頭亮竟問他的名字,便圓滿的做了回答。

    至此,尷尬已漸漸遁去,爲了讓其完全消失,燕凡又接着丁從從的話茬:“我們沒有耽擱貴公子的慶典吧?”

    “沒有,沒有,請主持人做個計劃,舉行完婚禮要在十二點以前,最好十二點,您有經驗,您定。”終於,尷尬消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