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男人名字倒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男人名字倒對字體大小: A+
     

    “對,不是本地人,是我姑家表妹,說要來看我,還有一件主要工作要完成。”麗花邊走邊說。

    “這人姓蘭,是不我也認識?”蔣麗繼續問。

    “我不知道你認不認識,大概她會認識你。”麗花還是留有迷底,雖然表妹囑咐過她要她對她的到來暫時給預保密,但她還是多多少少的透了一點底。

    馮家住宅距預製廠很近,不足二百米,拐過彎來就可以看到馮家那個比別人高大的南屋,在大門上鎖的大門外,站着一男一女兩個人,相距也就百把十米,面貌輪廓看的還算清晰,分明是蘭蘭與江漢。

    赤膽忠心,讓世界變的這麼小啊,雖然江漢參預過對冬的謀害,但他既不是主謀,也多次挽救過孩子與燕氏,已經將功補過了,殺人無非頭點地,跟他們講清,讓他們回大城市幹舒適的工作吧。

    時已來到南屋的大門前,互相打着招呼,蘭蘭從表姐手裏接過孩子,麗花倒出手來掏鑰匙落鎖開門,讓進人後她才順手閉門跟進來。

    往裏走着,蔣麗埋怨道:“二位何必呢,您這樣我整天坐立不安,總覺得瓜帶兩位心中有愧,我還有能力照顧兩個孩子,請兩位在表姨這裏開開心心得玩兩天,然後返回原單位工作吧。”

    說話間,已經走到客廳,分賓主落座,必不可少的寒暄幾句別離往來,然後蘭蘭對蔣麗表示出不滿。

    在和風細雨中爭糾了一番,最後蔣麗問道:“兩位是怎麼找到這裏的?接近一千公里呀。”

    “原計劃是到這裏來,我也與表姐打了招呼,沒有來,表姐不放心,打電話問我,我把當時情況跟表姐說了,但表姐沒說你娘仨在這裏,隨後隔不了幾天表姐就來電話,詢問我倆與你的關係,我只說是朋友關係,最後這一次我才向表姐說了實話,表姐才告訴我說你娘仨在這裏。”蘭蘭笑了笑:“表姐爲了你娘三個的安全,開初不相信我倆。”

    蔣麗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蔣董,以後再走,不要丟下我倆,咱現在不僅僅是主僕之間,還是親戚關係呢,再撂下我倆走,你自己說一下,是不有點不地道?”江漢說。

    “我倆是從安津來的,你離開達爾木的第三天,我就與江漢偷偷回了安津,沒敢回家,更沒敢回燕氏,只偷偷在夜間會了兩位好友,並且得到了一重要消息,不過這重要消息,現在來說,時過境遷,已經不再重要了。”蘭蘭以爲不必要再繼續往下說。

    “是關係着燕氏集團嗎?”蔣麗睜大了眼。

    蘭蘭點點頭。

    “那請你細說一遍,我身在這裏心在津,若您知道,我不僅要問這重要消息的重要性,還想了解整個集團現在的運營情況呢。”蔣麗忽然有些興奮。

    “整個集團各個公司的運營現狀,如咱們離開時基本一樣,在大氣候的影響下與全國的形勢一樣,燕紅經理與其他燕家人一起鬧過幾次整合燕氏的舉動,都被老老闆否決了,不過各公司的財會人員都相應做了調整,一色燕家人把持,堵絕了資金與財產的外流,而且對財會人員,公司一把手無權解聘,事情就是這樣。”蘭蘭說。

    蔣麗聽罷,還是用求答的目光看向說話者,毫無疑問,是讓她繼續往下說。

    “我說吧。”江漢直性子,忍不住插言道:“剛纔她說那時過景遷的重要消息,就是燕總裁遭遇了第二次不幸。”

    一句話把蔣麗說蒙了,她詫然地看着說話人。

    “協助你從燕家又邵夏家順利出逃的人,是燕凡總裁是不是?”江漢問。

    蔣麗詫愕中點頭。

    “其實,燕總裁第一次遇難後,他福大命大,大難不死,被拋屍避難河後,被一倒垂柳相救,然後在咱天地公司惠民大醫院救治,最後脫險,落了一臉傷疤,最可惜的是失憶了,然後在殿南創業,與一位叫丁從從的人結婚。”江漢還要接着說,見蔣麗一擺手,便停住了。

    “停。”蔣麗大驚失色,擺手讓言者暫停,她問道:“這屬實嗎?”

    “你細聽我說,燕總裁不僅與丁從從結婚,爲報恩他還暗着把救他的那位女性恩人娶到身邊,他的兩位妻子分別在他遇難後給他生了女兒,據說得到了老爺子的首肯,要他兩個孫女懂事後認祖歸宗。”江漢馬上補充完。

    “二次遭遇不幸,兩位是否大體知道他在什麼地方,是遭得何難?”蔣麗後悔不己,當初就有所懷疑,忘了南飛二字既然可以刺上,同時也可以消失呀,多次相遇,也爲憐兒的事多次打過交道,怪不得憐兒見了他那麼乖啊,與他竟然夫妻當面不相識,悲劇!

    “據燕總裁最後的女人丁從從說,燕總裁從沒缺追殺他的,多次都逢凶化吉,遇難那次,是在策劃一個旅遊景點,不知是一個什麼山峯,峯下有一水深不見底的,叫什麼神旋泉還是鬼愁泉的一灣清水,無論什麼物體落入水中就會傾刻消失,從來就有找回的,據說二十多名來路不明的殺手參預了這次對燕總裁的殺戮行動,也不知是燕總裁寡不敵衆自己跳水,或是失足落水,還是被害扔下水,就這樣,燕總裁終於在壞人的陰謀中失算了。”江漢一口氣完整的敘述完畢,長出了一口氣。

    蔣麗站着聽完,追悔莫及,一腚坐在沙發上。

    門響,馮敬齋走進來。

    麗花擺擺手言道:“守着他,莫提及小蔣是安津,就說窮山山溝裏的小企業,以後聊,這類話題暫停。”言罷,轉過臉來,向已經走進客廳,向他介紹已經站起來要打招呼的兩位:

    “蘭表妹和江妹夫。”

    還有兩天,就到了與上峯會唔的日期了,江南春急的似熱鍋裏的螞蟻,找了一個多月,武林盟主竟然音信全無,這事非同小可,雖然他動用了整個江湖的查覓系統,仍然一無所獲,他急病了。

    正當走投無路之時,他接到一個匿名電話,說受頂頭上屬所令,代替武林盟主發佈一個重要決定。

    “請問閣下屬哪舵哪幫?江南春似看到一線曙光,病一下子全好了。

    “請總舵主原諒,上屬不准我講,請不要難爲我們這些執行指示的武林走卒。”電話裏說。

    “那好,你頒佈武林盟主的決定吧。”江南春無奈,只得先聽一聽是什麼決定,再判定真假,然後根據線索尋找四嚴。

    “武林盟主指示,盟主閉關熟武,預計一年,一年內武林一切大小事物,統由總舵主代理盟主進行管理,並委託總舵主江南春代替武林盟主參加與上峯的會唔,隨後把會唔具體內容用電話錄音形式發給這個手機號上傳。”電話里人的話用肯定口氣。

    “好,既然你用匿名形式,違反江湖慣例,但是由上屬所指令,本舵主暫不預追查,你退下吧。”江南春在那邊答應後掛機,馬上進行電話號碼的地處檢索,又直接去了電話通訊公司,一級一級追查,最後找到了武林之令發出地是殿南,他馬上撥通了孔大雨的電話:

    “舵主請指示。”孔大雨馬上回話。

    “根據電話線路檢索,江湖至尊就在殿南一帶,近期有沒有發現在江湖內有什麼風吹草動?”江南春問。

    “回稟總舵主,這一期我天天接長途活,一般早上四、五點鐘啓程,夜裏八、九點到家是早,有時甚至到次日凌晨,所以沒有見風吹草動,請總舵主海涵。”孔大雨實事求事,也一個多月沒見燕凡了。

    “給你十分鐘,問問你夫人,她天天在殿南,知道事肯定多,沒出我意料的話,盟主最大的可能就在殿南一帶,近期殿南是否經常出現一輛藍色帶棚三輪車,裏面有音響,另外還有西北舵女舵主衛英在他身旁,衛舵主四十歲不足,身材苗條,慣穿男裝及運動鞋,從沒見過她着女人鞋,留女式超短髮,一米六幾,你讓你夫人想一下,見沒見過這樣一個人?”江南春從兩方面提醒對方。

    “好,總舵主稍等,我馬上聯繫。”孔大雨馬上聯繫了孟小云,得到了一條重要信息馬上回稟:“是有這麼一個女人,一切都對,不過小云沒見她穿過男人服裝,都是很鮮豔很時髦的現代女裝,再,從沒見她穿過運動鞋,永遠都是高跟黑色,很好打扮,她是陪一位男士來應聘的,那男士也不是嚴爺,但卻唱一腔好歌,其演唱水平好似不亞於嚴爺和嚴爺的前身燕凡燕總裁,已經來了有一月之久,男人名字倒對,也是四嚴,很有才華,在酒莊任歌手,還兼任婚禮主持,半月內便晉升爲燕丁集團中華婚慶公司的經理,但還是與那女人兼任歌手和主持,因爲目前還沒有人頂起酒莊歌手的大臺,我愛人見過你倆,她說在酒莊多次欣賞四嚴的歌唱,人與歌聲都不是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