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本人愛好音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本人愛好音樂字體大小: A+
     

    這天,也沒什麼大事,爲了增加交流,還是到了總裁辦公室,總裁不在,他坐在一邊悠閒的等着,好似坐在自己家裏,等自己的那口子回來,是啊,追求成功,不就是家和妻子嗎?

    再熟悉不過的,比音樂還好聽的那鞋高跟磕地有規律的響聲一直向總裁室走來,她回來了。

    丁從從進門,見丁誥坐在那裏,不自然的又想起她的燕郎,是他該有多好啊,可不是他,是另一位追求她的人,如果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燕郎其人,這位就是一位很優秀的男人,無論身材、容貌和工作能力。

    “從從,去哪了?”丁誥打算即日起,不在公共場合在沒人的情況下不再稱他總裁,稱名字感到親切,好似關係更加進了一步。

    忽然改變了稱呼,丁從從感到彆扭,從前,也有不稱職務名稱時,但後面帶有姐字,這證明丁誥已把她當成了戀人,管你呢,憑你怎麼認爲,不實際嫁你爲妻就是了,於是勉強笑道:“啊,你來了,有什麼事嗎?”

    “從從,看你說的,沒事就不能來看看我的從從了嗎?”丁誥改稱成功,打算乘勝前進,有試探的嫌疑。

    “工作還不夠你幹得呀,我有什麼好看的,三天兩頭見,沒事休息會多好,不是嗎?”一個大人,又不好薄了面子,雖然心裏悽悽切切,但還是呈笑姿做了回覆。

    丁誥立時興奮了,從從,他的,這意味着什麼?指日可待啊,要不她在場怕她笑話他有失風度,他會跳起來蹦幾個蹦來慶祝。

    “你,沒事吧?”看他陷入思索,丁從從似乎已看出了他的感想,但人家沒回答似乎有點尷尬,她問。

    一陣電話鈴聲擊退了尷尬,爲了博取對方的好感,丁誥的鈴聲調得與對方一樣,由於二人距離很近,也不知是誰的響,二人同時摸出,是丁誥的,號碼有點陌生,他摁了接聽鍵:“喂,請問哪位?”

    “是我,你表兄啊。”電話裏笑了兩聲。

    “啊,是表兄啊,你在哪裏?”丁誥問。

    “我剛剛離開殿南準備去津南,你託付我給你找歌手的事,我向你推薦一位,你可以讓他找你親自面試。”電話裏說。

    “是哪裏的歌手?你聽過他演唱嗎?”丁誥問。

    “我沒問,但他很自信,如果面視後可聘用的話,恐怕他還有條件。”電話裏說。

    “他什麼時候來殿南?”丁誥問道:“是男是女?”

    “男性,可他有一位女伴,說話的聲音很好聽,他夜裏就住在殿南中華飯店第一旅館,我用短信發去他的電話號碼,你親自聯繫吧。”那邊掛機。

    很快傳來短信提示音,丁誥根據上面的號碼撥出去。

    “請問哪位?”電話傳來的聲音確實很順耳。

    “請問,你有意向在我這裏擔綱歌手和主持人嗎?”丁誥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可以。”傳來的聲音還是那麼讓人愛聽。

    “要參加面試的,如果面試合格,我同意錄用,你希望的報酬每月是多少?對了,還要兼任婚姻主持人,你惦量惦量。”丁誥問。

    “因爲我不懷疑自己的實力,歌手月酬每日百元,婚禮主持,按次,每次五百,這兩酬項是最低要求。”聲音是好聽,但語氣堅決,不容人討價還價的氣勢。

    丁誥看了丁從從一眼,因爲聲音很大,丁從從聽得也非常清楚,他見她點了點頭,於是對着話筒說道:“你知道燕丁大廈嗎?希望你馬上過來參加面視。”

    “你知道中華飯店第一旅館嗎?那你馬上過來履行你的職責,我等你十分鐘。”還是很好聽的聲音裏透着堅決和霸氣,那邊言罷掛機。

    這聲音裏夾雜着熟悉的音韻,怎麼有些燕郎的音律?他能在埋葬了屍首的事實面前活生生的創造一個大型企業,在沒有屍首下葬的情況下,誰敢保證落水者就是燕郎?他本身就是一位歌手大獎賽冠軍,主持人的身價又要那麼高,他就客串過王牌電視節目主持人,莫不是燕郎生還燕丁,故意與我開這一玩笑?

    丁浩同樣聽出了燕凡的聲音,見丁從從陷入沉思,他感到有些莫明的惆悵,卻也得問道:“有大牌的來頭,咱怎麼辦?去嗎?”

    “去。”即便不是貪戀人才而禮賢下士,也爲弄清這位爲什麼說話聲中附有燕郎的音律而去看一下:“走,現在馬上過去,駕你的車。”

    往外走着,丁誥沒有停止大腦思考,他暗暗下了一個賭注:如果丁從從來前邊挨他坐那就是成功,否則就是失敗,所以他沒有拉右前門,只從左邊拉門進去。

    第一次坐丁浩的車,她爲不讓丁誥自做多情,打算在後邊就座,但她又考慮到丁誥的感受,再說,平常就是一般關係的人,坐前排也很正常,於是,丁從從的手已經觸及了後門的情況下,又拉開了前門並坐上去。

    “怕你不肯到前邊坐,所以我沒有給你打開門,早知道你不嫌棄我而坐前排,我就早給你打開門了,如果我爲你打開門而你不坐,會讓人沮喪的。”丁誥高興中說。

    “坐前邊與後邊都是坐,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無所謂的,走吧,工作要緊。”丁從從表達了無關緊要的態度。

    雖然得到的答覆不盡人意,畢竟她還是坐了前排,她在他身邊,他感到了溫暖。

    車,很快駛進中華飯店弟一旅館,丁從從沒等快步下車準備給她敞車門的丁誥轉過來,自己已經擁開門走下車來。

    等到旅綰負責人發現,丁從從與丁誥已經邁進了辦公室,眚下了迎接一道手續,負責人有些自傀地站立一邊,讓出主座。

    丁從從並沒去主座就座,一邊招呼負責人回原座,一邊與丁誥分別在兩個椅子上坐下。

    負責人爲表示恭敬沒回原座,還站在那裏,問道:“兩位總裁,您帶來了有什麼指示嗎?”

    丁誥掏出手機,摁了重撥鍵,進入了工作狀態。

    “是領導來了嗎?在辦公室面試嗎?”那端問道。

    “對,你過來吧,這次驚動了總裁,希望你別讓她失望啊。”丁誥有點不想讓面試者合格的想法,因爲他有好似燕總裁的音律,他怕她在燕總裁的陰影下反悔。

    “請到四號房間,我在這裏。”那端聲音平靜,依然帶有燕凡的口音。

    丁誥面向丁從從,在無聲的徵求她的意見,心裏,已經從不希望面試合格變成了不錄用,他有權不用他,沒想到,丁從從竟然點了點頭,也只好跟在她身後向四號房間走去。

    丁從從走進房間,見燕凡正在聚精會神地玩弄手機,便首先問道:“先生,請問您就是來面試歌手和主持人的嗎?”

    燕凡擡起頭,嬌妻面容平靜中略顯憔悴,衣服不再華麗,通常的高跟皮鞋換成了布便平底鞋,你怎麼這樣啊,自從離二次遇難,他也見過她幾次,那時琳兒還沒出滿月,不注意儀容當在情理之中,而現在一個堂堂的總裁,這樣的裝飾實在令人寒磣,看罷心裏長嘆了一聲,我的陰影還在籠罩着你啊,他一邊站,一邊嘴裏卻問道:“是,這位女士,是這裏的服務員嗎?”

    狗眼看人低,一步闖進房間的丁誥從不錄用變成反感,不客氣地說:“你這人好無聊,連起碼的禮節都不懂嗎?這是這燕丁集團的總裁!”

    燕凡之所以這麼傲慢,不是自己的才藝作祟,他要看一看丁從從是不是還如過去一樣那麼求賢若渴,見丁誥反感的表情和有點苛刻的語言,燕凡不是與他故意做對,是要給他提個醒,讓他碰碰釘子,改一改自傲脾氣,於是針鋒相對的提高了聲音:“這位先生好無道理,是誰不懂數?他進來,我起身了,還要怎樣?”

    丁誥怎能吃這一套,忙厲聲說道:“那你把總裁比成服務員是不眼中無人?她的氣質象個服務員嗎?不是罵你,是不是有點目中無人看人低!”

    “她是總裁嗎?臉上也沒標註總裁二字呀,再說,總裁怎麼了?服務員就不是人了嗎?在你眼裏,待人還分貧賤富貴嗎?也不是罵你,是不目中無人看人低?”燕凡沒有發火,平常聲調。

    “你、你!”丁誥真的有點看人低,他沒想到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是令他無比欽佩的燕凡,只當做一個等閒之輩,沒想到舌頭這麼利害,竟堵的他無言以對。

    丁從從沒有制止,不是面試嗎?藉機可以考察一番此人的口才當主持人是否合適,剛纔燕凡的回擊她很滿意,主持人這一關順利通過,於是問道:這位先生貴姓?”

    “賤姓嚴,排行四,人稱四嚴,與武林盟主同名,本人愛好音樂,喜歡武術,特來應聘。”燕凡還是用了原先的化名,雖然有超強的記憶力,但他不打算再另用假名浪費腦細胞,天下重名人太多了,人們不會懷疑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