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丁誥追丁從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丁誥追丁從從字體大小: A+
     

    人的期盼無法改變現實,電梯門還是自動打開了,韓帥的篩糠任務大概還沒有完成,只好一邊篩糠一邊敲了敲行長辦公室的門。

    “是小韓嗎?進來吧。”裏面傳出吳春的聲音。

    韓帥還有完成篩糠任務,只好篩着糠擁開門,顫顫巍巍地往裏走。

    吳春沒在老闆椅上就坐,而是在另一個窗口下的一圈沙發上坐着正打茶,所以沒能欣賞篩糠那美妙的動作。

    大概韓帥故意讓上司看一下他的篩糠動作正規與否,站在沙發缺口處的茶几邊繼續着他那有規律的動作。

    功夫不負有心人,如了韓帥的心意,吳春打完茶轉過臉來,確實欣賞了這讓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問道:“小韓,剛纔打架讓那人點了你什麼穴位嗎?”

    “行、行長,都是我不、不、不好。”恐怕篩糠人都這樣,篩糠時話會變成結巴,韓帥更加害怕,這不是正在挨訓嗎?準是那人來告了狀,行長啊,真不知道他是你的人,否則打死我也不敢與他鬥啊,他不知道剛纔內勤主任接電話時告訴的行長。

    “你去坐下能好點,是你氣性太大嗎?氣性大也不能氣成這樣啊,你先坐下吧。”吳春沒有發火的跡象。

    “不不不用,有事您吩吩咐。”站着篩糠方便嗎?韓帥站在原地。

    “快去坐下,請你來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溝通一下,交個朋友,先喝茶。”吳春看他那沒出息的樣子,心裏涼了半截,這準是個木訥不懂風情的人!

    “行長,謝謝謝您,不不渴。”完不成篩糠計劃,大概沒臉去坐下喝水,韓帥抓緊勞作。

    “執行指示,來,坐在我身邊,替我充水、倒水,馬上過來。”吳春不得不來直接的。

    “不不好吧?”韓帥儘管幹自己的,他以爲自己沒資格與行長並肩而坐,但他知道不會被行長掃地除門了。

    “咋呀,怎麼不聽話呢?快點過來。”吳春心裏罵道:死木訥,我這熱火遇到了一塊冰!

    看來不得不終止這篩糠任務了,但韓帥好象不捨得終止似的,還是勞作着,在領導往裏挪了挪身子空了出來的地方坐下,那地方還有領導的體溫。

    吳春看着受領導接見時,還在不遺餘力地幹着兼職工作的員工,心裏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與行長隔不足半尺坐着,韓帥渾身不自在,他不敢正視她,心裏如十五隻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根本沒想到他最不敢想,但還盼望的事就會發生在他身上。

    吳春向他靠了靠,身體無距離接觸了,她偏偏身子,用雙手摁住他的兩個膝蓋,用武力阻止了他腿的顫動。

    領導偏身幫他阻顫,長髮掃了他的臉,女人的化裝品特殊的香味也隨之飄入他的鼻孔,使他彷彿到了萬香長髮國,自然有了向望,也就忘了兼職工作。

    男人在女人身上有了想法,會不知不覺的暴露在他心靈的窗口上,吳春當然不會漏掉這一個環節,涼了的那半截很快又在提溫,對於這方面有強烈嚮往的吳春,其提溫幅度無疑是相當劇烈的。

    韓帥雖然有了那種想法,但一瞬即逝,這樣的好事怎能會輪到他呢?那劉地被打掉三顆門牙的真實事件就在眼前,他也好望而止步了,他知道再便易的牙科門診,鑲一顆假牙也要過百呀,痛疼還拋開不說。

    吳春從他心靈窗口發現了他的望而卻步,心裏罵道:蠢貨,想對又岔回去,還得我主動嗎?

    看着領導從微笑一下子變成了不滿,韓帥慶幸着自己沒有出手,否則就不只是三顆門牙了,要知道人家劉地與他是有一腿的。

    “撓撓我的背,皮膚可能太細嫩了,時常撓撓舒服點,麻煩麻煩你這位小帥哥了。”吳春不高興中有期望,只有把不高興暫鎖,自己心中未免有些不痛快,所以沒有鎖好,或多或少還是在臉上露出蛛絲馬跡。

    什麼意思?韓帥見行長微微轉身把背給了他,是不是他又想起了還沒完成篩糠任務無從考證,雙手又開始了篩糠,但領導的指示又不敢不執行,只好一邊重複着篩糠動作一邊隔着衣服給領導撓背。

    “你呀,多多索索的這麼撓我不但不舒服,而且更加癢啊,乾脆,伸衣服裏面撓吧。”好似直接點明瞭,吳春無可奈何。

    難道真的沒有聽錯?韓帥膽子又開始肥了:“吳行長?我沒聽錯吧?可以嗎”?

    “傻子啊,你!”吳春不耐煩的神情。

    剛剛要燃燒的心,被不耐煩了的一瓢涼水潑了一個透心涼:多虧沒伸進手去,否則真的門牙不保了,可剛纔我沒聽錯啊,確實是讓伸進衣服裏面撓啊。

    沒有比你再木訥的了!吳春抱怨着,掀起後背衣:“快點給我撓?”

    確實沒有聽錯,機會難得,不篩糠了,那任務大概已超額完成,先幹這可能有回報的活吧,韓帥不再猶豫,手一下子伸進去。

    吳春欣喜他已經開竅,將兩臂往向擡擡,悠聲說道:“往前揉,傻子,給你了。”

    燕凡醒了,看看衛英那美夢中甜甜的笑容,沒捨得驚醒她,輕輕起身,來到室外,溫習一下他根據喬家三元拳改進而成的燕喬混合健身拳和燕喬瞬間奪命拳,前者是純爲強身健體而構思,後者則是爲克敵制勝而設計。

    練武人警覺靈敏,衛英佯睡,等燕凡兩套拳路走完,站在門後偷竊的衛英走出門口鼓掌。

    “小英子偷師啊。”燕凡拉回架子,雙手合掌,深舒了一口氣,看着女人笑道。

    “你的第二路拳法,我的眼睛都跟不上趟,何以偷師?只看出是遇強敵時制勝的拳法,真如行雲流水一樣妙不可言,問盟主這是誰家的拳法?”衛英走過來。

    “這是在江湖上恐怕已經失傳了的喬家三元拳的拳法,正如你所說,一名喬家三元拳,也稱行雲流水拳。”燕凡說。

    “已經失傳,你如何獲得?”衛英詫異地問。

    “多虧總舵主啊,要不他從收破爛的老人手裏找出那本喬家三元拳祕笈,可真的就失傳了,江叔爲中華武林立了一大功。”燕凡笑道。

    衛英點點頭,跟在他身後往房間走着:“在這裏應聘歌手與主持人,決定了嗎?”

    “既然與你共同生活在一起,那當然要爭取你的意見,你覺得這個決定還可以吧?不同意見可以提,咱共同協商。”燕凡不是應付,確實在爭取她的意見。

    “你的盟主身份呢?”衛英問。

    “閉關半年。”燕凡早有打算。

    “就是爲不去參加會唔嗎?”衛英心細,她打算問完再一併發表自己的看法。

    燕凡肯定的點點頭。

    “不妥。”衛英搖頭:“這地方,江總舵主常來常往,再加你的表演天賦,一定會一炮打響,名震殿南甚至東部沿海,江總舵主找你不費吹灰之力。”

    “我知道,我還有第四張臉,待會你去給我買身衣服,要中檔的西服,今天應聘,我自個去,保萬無一失的。”燕凡信心滿滿。

    “你可以假扮另一個人,可我呢?我怎麼辦?回我的聖延嗎?”衛英有些急。

    “可以的,如果你願意的話。”燕凡知道這是多費唾沫。

    “我不願意呢?”衛英知道他不會同意她回去。

    “如果不願意,今天啓程,你自個去面具制修廠,我已電話聯繫好了,你去讓師傅們印下你臉的輪廓,也做一個面具,那就萬無一失了,應聘的事我來辦。”燕凡說。

    “這些都好辦,但我哪裏會唱歌和當主持人呢?會狠快露餡的。”衛英道出實際困難。

    “你忘了我會男女聲變腔嗎?你只要會對口形就行,剩下的事我全保了。”燕凡笑笑說。

    “那些耳熟能詳的歌可以,如果他們點了我不會唱的歌怎麼辦?”衛英把困難早擺出來。

    “遇到生歌,你高摯話筒,擋住你的嘴巴即可,只要你不真想回去,一切好辦,在我面前無難題。”燕凡還是笑着。

    衛英接受了燕凡的建議,用了早飯以後,問明白了地址便由燕凡用三輪送她去了車站。

    丁誥追丁從從,露出了一線曙光,他找了他所謂的姥娘,當然,她的所謂姥娘雖然時時得到丁從從的現金與物質,但她心中有稱,偏向誰自有定數,礙於面子,丁從從答應加以考慮,這讓丁浩感到無比振奮,對工作更加用心,毫無疑問的抓緊了求愛步伐。

    礙於面子,也是對丁誥工作的肯定和支持,更象是應付姥孃的一種伎倆,好似已經接受了丁誥的情感,但當丁誥離開以後,丁從從都會陷入無比的悲痛之中,因爲她都會想起在他心中永遠磨滅不了的那高大英俊的燕郎的光輝形象,逐步演變成一見丁誥就想起燕郎,從此也有了怕見到他的想法,可見面是不可避免的。

    丁誥卻增加了與丁從從的見面次數,他以爲這樣對他肯定有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