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他卻最沒根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他卻最沒根基字體大小: A+
     

    “如果兩位不介意,我提議下底一百,每次一千封頂,論勢力找輸贏,無非二位資金豐盈,無論牌大牌小硬撐着不退,用二人的力量將別人壓制下去,好,今晚算是讓我碰着行家了,與你倆玩個通宵吧。”燕凡微微笑着。

    被人揭了老底,兩個房客無奈笑了笑,有點尷尬。

    從尷尬無奈的笑容裏,衛英知道兩個房客已沒了底氣,他用房間裏的茶具衝了一壺她隨身攜帶的好茶:“兩位喝點茶吧,我告訴兩位,俺這口子雖然沒人稱他賭神,但他比賭神還神,他專治那些利用紙牌規則佔取便宜的人。”

    兩房客對視着伸了伸舌頭,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

    不相信嗎?衛英倒了四杯水,又暖瓶開水衝了沖茶壺,伸手要來撲克遞給燕凡:“演示給他倆看看。”

    燕凡接過牌,又遞給第一位開腔者:“你仔細洗一遍再給我,省得懷疑我做了手腳。”

    兩個房客各洗了一遍遞給燕凡。

    燕凡的純熟手法不僅讓兩個房客大吃一驚,就是原先聽燕凡說起過而持懷疑態度的衛英也歎爲觀止。

    “大哥,您是專吃這碗飯的吧?”第二位開腔者羨慕着問。

    弟一位開腔者不甘落後的試探着問道:“大哥大嫂,想不想再升一輩啊?”

    衛英詫愕的眼神。

    “二位,不是什麼正道手藝,所以我不收徒,並奉勸兩位就此收手,否則,你倆今天遇到我,輕者會輸個血本無歸,重則傾家蕩產,不要以爲你倆會用力氣強取豪奪,不用說我,你二人合力也不是她的對手。”燕凡邊說邊用臉示意方向。

    兩個房客沒有吭聲,可心裏不服,心裏話: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你亮出來嚇唬誰?唯恐你也不頂事吧?

    察言觀色,燕凡看出二人的不服:“試身手怕傷了和氣,來,你二人誰力氣大,咱掰一下手腕。”

    第二位開腔者心裏好笑:我乃是整個住宅小區兩千多人的掰手腕冠軍,你這個傻大個豈不是班門弄斧?在先開腔者拉來小便櫥後,他伸出右手擔在上面。

    燕凡也伸出右手,二人相握,他沒用力往下掰,只保持手的平衡,而且伸出手,示意另一位房客。

    先言者心裏好笑:看來你的力在右手,不知道我是個左撇子,你輸定了,他笑着伸出左手。

    燕凡穩住兩隻手,笑道:“鬆開吧,我算與兩位打了個平手如何?”

    兩位房客領教了真正力士的力氣,知道人家給他倆留了面子,口服心服的停止用力脫出手來,先開腔者奉承道:“大哥神力,小弟佩服,道德高尚,我倆甘願服輸。”

    燕凡好似也有搖頭的膩好,微笑着在微微晃動腦袋。

    衛英早倒好了四杯茶,晚言者重新把當做茶几的便櫥調好了位置,開始了聊天。

    “大哥還沒告訴我,你是不是專靠牌藝吃飯的?”後言者的提問沒得到答覆還惦記着。

    燕凡這次搖頭哌對了用場,他指了指嘴:“不瞞二位,我是靠這個吃飯的。”

    倆房客不解其意,互視一番又共同瞄向燕凡。

    “他是個唱歌的,把二位悶住了,他就這樣,好似對語言有點吝嗇,時常讓人聽不懂。”衛英白燕凡一眼。

    “那二位是要到什麼地方去演出吧?”先言者問。

    燕凡這次點頭,沒吝嗇語言:“還沒有那麼高的知名度,沒人聘演,只是在外闖蕩,看看哪裏有需要開業婚禮慶典什麼的,掙個百兒八十的餬口而已。”

    “巧了,這裏的酒店,啊,就這家酒店正聘請兩位歌手兼主持人,以歌手爲主,不知道兩位有沒有實力和敢不敢應聘。”還是先言者說。

    “確實嗎?”燕凡問。

    “我實情告訴你,這裏是燕丁集團的天下,這裏的副總裁兼總經理丁浩是我表弟,燕丁集團的繁榮興旺全靠他的運籌帷幄,是他電話告訴我的,說我在外面闖蕩久了見世面多,有好歌手給介紹兩位,但要一男一女,據他透露,需要主持人是爲建一個婚禮一條龍的婚慶公司,這不僅會增加婚慶這個新興的創收項目,而且會擴大酒店業務增加利潤,人家是買賣人,腦袋瓜就是比咱好用。”先言者拋出丁誥,自己有點自豪的神氣。

    “怪不得你說燕丁集團這麼興旺發達呢,一個副總裁兼總經理的人,連這麼一點小事都親力親爲,焉有不發達之理。”燕凡當然知道,這還走在他早鋪好的道路上,不過按計劃應該在兩月前就應該把婚慶公司建成,沒想到,他自己竟要擔任他不知是給何人設立的工作崗位。

    潘辰爲江湖代管的三十萬冬墓重修資金,被他招募東幫時弄了個消耗殆盡,自從江湖上的武林盟主橫空出世,他便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而坐臥不安,他怕盟主追查這資金的去向,所以在武林令上簽字以後,過了沒多少日子便偷偷溜回了照日市他掠奪的住宅中。

    這裏也不保險,劉地、趙承同等人都知道,雖然再三囑咐過他們一定爲他在哪裏保密,可他總不放心,電話召來了名義上的東幫幫主友善同住做伴,聽友善說劉地、趙承同等人不會出賣他纔多少放了點心。

    友善本是遊手好閒之人,巴不得有個地方供他吃喝,也就欣然答應留下陪他,他又受委託電話聯繫了幾個分哥,掌握了東幫人員還繼續留在安津,所不幸的是在給劉地打電話時,劉地透露說,有武林信使剛剛在安津打聽過潘辰在不在,好象還在調查東幫的活動合不合武林的遊戲規則,友善不敢隱瞞,只得如實稟報潘辰。

    找我?是爲那三十萬元資金嗎?砸鍋賣鐵,也湊不了多少啊,友善提醒他這棟房子雖然只有五十平米,起碼也能賣個四、五十萬,應付這起債務超超有餘,於是潘辰將房產證改在自己名下,四下裏張羅着賣房子,因爲面積太過窄小因此不好出手,只好找了中介,還真找着了買家,但價格被壓的很低,退去中介費只到手三十八萬元,三十萬元開了存單,準備萬不得以用於還債,就只剩八萬元了,暫時應付住宿食用還能混些日子。

    沒有離開照日市,他倆找了一個近郊的旅店住下,一邊繼續與他們的兵團繼續保持聯繫,一邊隱姓埋名窩在旅館裏,那三十萬元捨不得輕易交出去。

    雖然臨時衣食無憂,人生路還是漫長的,不能不爲將來着想。

    “無疑,燕氏確實是塊肥肉,這個蛋已經有縫,那咱們這些蒼蠅爲何不去叮?”友善提出建議。

    有些道理,但鑑於目前的形勢,去安津那三十萬元危險,不如先擱在手裏熱乎熱乎,何時去安津,根據當時的情況而定吧。

    在潘辰離開安津後,劉地、趙承同、渚瞼升格爲在安津邪惡勢力的主要代言人,腰桿好似硬了不少,因爲他們手裏每人掌握着三十多號人。

    潘辰離開是事實,但已經去與他會合的友善傳來消息,等風平浪靜後還會返回安津來保護燕氏,當然友善不會說是他的主意,因爲他們幾個所謂的安津當地人已經結拜成爲兄弟,共同對抗外部勢力參預到燕氏的爭奪中,雖然形勢的發展對他們越來越不利,但他們期盼着形勢有所好轉,而友善雖是東幫幫主,他卻最沒根基,潘辰回來是爲了依偎他的力量狐假虎威。

    吳春的性伴侶不因潘辰與友善走了以後而減少,她又新增了渚瞼,而且物色到在安津營業廳的一個大堂經理。

    這位大堂經理姓韓名帥,人如其名,長得確實太帥了,剛剛在上一月才結婚,卻有一些木訥。

    一天,吳春通知營業室內勤主任,讓韓帥馬上到她的樓上辦公室。

    韓帥雖然木訥,脾氣一旦爆發卻夠厲害的,他剛剛同一位脾氣暴躁的顧客發生過肢體衝突。

    這位顧客是渚瞼,渚瞼是來辦理轉存業務的,仗着私下裏與行長吳春的關係,根本沒把大堂經理放在眼裏,在不容許吸菸的公共場所吸菸所致。

    當人們給拉開以後,營業廳保安小聲對他說:“別小瞧了這位啊,這是總行行長的意中男人,對罪了他,你就有可能飯碗不保,以後注意。”

    內勤主任長就一副威人的利害面孔,沒人見他笑過,說話從不會小聲,他給韓帥打電話,韓帥沒有接,他就有點生氣,從一個營業窗口讓保安將正坐在那裏連生氣加害怕的韓帥叫來斥責道:“你聾啊,對你打架有功,吳行長讓你去她辦公室受嘉獎,快去吧。”

    韓帥當時便被嚇得篩了糠,扶着牆壁堅持着小心翼翼地進了電梯室,抖顫的手摁了行長辦公室的樓層,電梯開始穩穩上升,他卻覺得晃動得特別厲害,即便這麼晃動,他也希望電梯不要很快就到達行長辦公室的樓層,最好這一生,就在這上升的電梯室裏度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