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切由我安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切由我安排字體大小: A+
     

    江漢關機後,專注蔣麗的身影,見蔣麗進入工地戴上安全帽進入了工作才放了心,這時一輛出租車經過了他的身邊引發了他的警覺。

    那輛出租車經江漢身邊後繞了一個彎,奔那輛藍色電動車而去,但沒有停留也沒減速,往南走了百十步才剎住,從車裏下來一位四肢健全的人。

    江漢原因爲出租車是跟蹤蔣麗的那位缺一肢的武林盟主,沒想到是一位四肢健全的人,那是自個多心了,於是重把注意力挪往工地。

    燕凡跟蹤蔣麗回來,特地讓出租車司機靠近了江漢,看一下是否是他,果不其然,他見出租車的靠近已引起江漢的懷疑,沒讓司機在三輪車存放處停車,離開一段距離後才付費下車。

    上午他通過衛英讓武傑去找她再次進行人員安排,他親自擔負看護蔣麗的任務,憐、憫那邊他放心,習雯是他的人,有事會立馬向他彙報,這也是他囑咐衛英只看好蔣麗的緣故,江漢時時往這邊張望,這肯定是把這輛車當成了監視目標,看看還有不到半個小時蔣麗就要下班了,他換了服裝,在車棚裏銳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並迅速易容,易容時,他把那個容易引起人們注意的疤痕臉的首層扒下來,這個面具分兩層,第二層是個平常人的,易容後下車,趁江漢的注意力不在這邊,招停了一輛出租車,那邊蔣麗也下班了,便讓出租車司機遠遠蹤而跟之。

    回來時,當燕凡確定了那個保安就是江漢時,他放心了,那個駕紅色力帆車的女子肯定是蘭蘭了,那就可以證明是目標一致,這時,手機響起鈴聲:

    “你還在工地嗎?”衛英的聲音。

    “對呀,武傑過來了嗎?”燕凡知道自己可以補午飯了。

    “已經過去,剛纔他來電話報告說已到位,你可以撤回來吃午飯了,我給你已經定好,還是這裏,快過來吧。”衛英守着飯菜好似怕人偷去。

    “好吧,我馬上過去。”燕凡駕三輪徑奔與衛英分手處,不是太遠,不一會便趕到了,他進了小酒管,見只有衛英一個人獨鎮整個廳房。

    聽見進來人了,估摸工夫,該是燕凡到達,偏臉一看,不是,他有點掃興似地回過頭來,不認識便不用搭理。

    燕凡來至桌邊,將保溫用的罩子拿開,準備用餐。

    衛英有些沒好氣地將罩子重新扣上,白了他一眼。

    “不是電話讓我來用餐嗎?怎麼?不讓吃呀?是你還沒吃飽嗎?那同用吧。”燕凡知道這要怨自己易容。

    “誰知道是你呀,看那老頭看慣了,誰指望你還這麼年輕啊。”衛英多情地白他一眼,輕聲說:“餐具都燙了,給你要罐啤酒?”

    燕凡笑着輕輕搖了搖頭:“沒有應酬,永遠不饞那玩藝。”見衛英拿去了保溫罩子,並給杯裏倒滿了水,便摸起還溫乎的饅頭狼吞虎嚥地吃趙來。

    “慢點吃,好象多少日子沒撈着吃的那些餓死鬼託生的似的,也不怕噎着。”看着他吃飯那可愛的樣子,衛英輕輕給他捶着背,還真怕他噎着。

    “上午都安排好了?”吃着飯,燕凡問。

    衛英點點頭,微微笑着。

    “其實,除了我們,還有第二勢力在暗中幫她娘仨。”燕凡說:“你沒親臨其境,可能沒有覺察到。”

    “你敢斷定是幫她娘仨的嗎?今天上午來了一位似曾相識的女人,但當時實在記不起是在哪裏見過,剛纔武、祝兩位走後,我苦思冥想,多少有了點認象,平常素日,只與兄弟們打交道,沒參加過幾次社交活動,只是前期在安津燕墅裏,被所謂的大總哥調遣,干涉了一次不該干涉的人家家庭內部事務,也以你在屏幕上假扮那個真燕凡出面給平熄了,在那裏,可能見過那個女人,對了,就是你說的開力帆車的那個女人,不過她自己說她名字不叫蘭蘭,而是麗麗。”衛英彙報着。

    燕凡點點頭:“那是她沒愛浪費腦細胞,借用蔣麗的麗字疊起來敷衍你們的,蘭蘭與那個保安還有蔣麗娘仨都住一個院,你說在燕墅見過大概沒錯,據我記憶,他倆沒有站在潘辰那邊,這次都在達爾木,是爲保存燕家血脈而來,這沒錯,你對江漢與蘭蘭的懷嶷可以排除。”

    衛英點點頭,她認爲燕凡的分析正確。

    “我吃完了,既然這邊安排好了,我們回聖延吧。”燕凡用餐巾紙擦着手說。

    “跑了一百里了,三輪車的電能支撐到家嗎?千萬別弄個前不歸村,後不着店的尷尬境界啊。”衛英說出擔心。

    “放心,不靠譜的事我不會幹,永遠不打無把握之仗,上午我把車停在那裏,早花五元錢充足了,再說,即便中途沒電了又怕什麼?有你我相伴啊。”燕凡說着站起來,準備打道回衛府了。

    “在工地還是在公司?”蘭蘭的聲音。

    “兩個孩子沒事吧?”江漢還是重點牽掛着憐兒和憫兒。

    “習雯也是武家,你忘了?放心吧。”蘭蘭說。

    “正因爲是武家我才更擔心,因爲那個武林盟主不在咱線上,也不知他安的什麼心,估計他與潘辰是一丘之貉,所以他們是一條鏈,習雯來當這保姆,說不定就是個陰謀!”江漢提出駭人聽聞的新論斷。

    “也不是沒有可能,我原準備去趟單位看看能支出多少錢,這還不敢去了,白扔一月的工資。”蘭蘭害怕了。

    “他們計劃明晚行動,你怕什麼啊,杞人憂天。”江漢提醒說。

    “對呀,那我去,你去過公司嗎?”蘭蘭恍然大悟。

    “我趁**南飯後來這裏,讓他替着我,我到公司說交房租,頭頭很痛快,雖然說違章,但還是支了一個月的給了我,還行。”江漢有點興奮。

    “好,你今下午還必須完成另一項任務,找一下工地的頭頭,去見一下蔣麗,讓蔣麗也一定要支一下她的工資,也說今夜交不上房租,今夜就沒地住宿,注意去見蔣麗時,你一定要穿工作服,戴安全帽,別讓監視蔣麗的壞人看出蹊蹺而提前動手,那就麻煩了。”蘭蘭怕他莽撞,說完後又重新說了一遍才放了點心。

    蔣麗找到卞重,卞重屈於燕凡的厲害,電話請示了黃經理,黃經理的身體組成部分也有血肉,同樣怕受皮肉之苦,答應的忙不及聲,並給其長了一半工資,卞重爲賺好臉,還批了她半下午的帶薪交房租的假,蔣麗聽江漢說晚上還有重要事情商量,又知道蘭蘭已回了家,她便騎二手電動車,急匆匆的往回趕。

    到家先弄孩子,這是規律,蔣麗先親了親憐兒,然後又喂憫兒,見蘭蘭將憐兒接過去了,蔣麗讓習雯去買點魚肉菜,說晚上改善一下生活。

    蘭蘭知道蔣麗在藉故支走習雯,在習雯走後,未等蔣麗動問,便把今天的事比較詳細的講述了一遍,着重描述了明晚的厲害。

    蔣麗聽完,她不相信孩子的幹爺爺會對兩個孩子下手,便輕輕搖了搖頭,微微笑了笑。

    “耳聽是虛,那是聽路人之謠言,我這是從犯罪嫌嶷人那兒親自聽來的,我也不願意東竄西跑地沒個正家啊,我與江漢一路追隨你,與你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爲了燕家血脈。”蘭蘭急了。

    “讓我想想。”蔣麗又不得不相信蘭蘭,蘭蘭與江漢確實是最忠實的追隨者,決不會無事生非。

    “想什麼想呀,這不是道聽途說,目前兩個人在監視你和這兩個孩子,這兩個人山高馬大,相當魁梧,爲保險起見,明晚再加兩人,這是千真萬確的,雖然他們聲音極低,但我極爲細心,更重要的是,這三個人,在潘辰鬧燕墅時,都是潘辰的左膀右臂,今夜不逃,明夜就會坐以待斃。”蘭蘭額頭上已滲出汗洙。

    是潘辰的人,那一定要防!蔣麗一下子警覺起來,好似大禍臨頭了。

    從她的臉部變化,已看到了她的驚慌,蘭蘭急忙安慰:“飯後,你讓習雯回家,就說你臨時失業了,孩子自己照顧些日子,什麼時候找到工作,什麼時候再聘請她回來,把工資給人家結清。”

    蔣麗點點頭,問道:“讓習阿姨走,也得明天啓程啊,今晚確實沒正當理由讓他離開呀,如果象你所說,她是潘辰線上揣有任務的,豈不是打草驚蛇?”

    蘭蘭也點點頭說道:“那就結好工資,晚上喝兩杯,給習雯下點**,讓他好好睡一覺,等她醒來,我們也離達爾木大遠遠了。”

    “還得早找好出租車,聯繫好落腳地址方可成行。”蔣麗在腦海裏思索着最佳藏身之地。

    “地址我早找好了,去西南廣成市的一個農村,車也找好了,我記下了出租車司機師傅的電話號碼,本市的,距咱很近,一個電話就來了,最多用不了十分鐘,一切由我安排,你準備好行囊就行。”蘭蘭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