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悲傷讓他哽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悲傷讓他哽咽字體大小: A+
     

    “偶然相逢也許會有,但原說好明天來取車而改爲現在就有疑點,萍水相逢,卻是位江湖至尊,可不能這麼巧,那位流浪老人也不期而至,不得不讓人懷疑。”蘭蘭耐心相勸。

    蔣麗微笑着輕輕搖了搖頭:“不然,流浪人暗地裏多次幫過燕家,我對他深信不疑,你回去休息吧,沒事。”

    “好,你休息吧,你明天還要體力付出,我與他去旅店看一下,如果真是爲電動車充電,權且信他,否則,即便你不同意,也必須與我倆馬上離開這裏。”蘭蘭說完離去。

    江漢見蘭蘭回來,問道:“怎麼樣?”

    “他還是堅信那瘋顛流浪老人,按原計劃,去旅店看一下再說。”蘭蘭看江漢整裝待發,便扭頭出門。

    江漢奪門走在前邊,推出兩輪電動車,等蘭蘭坐穩,急速朝旅店奔去。

    三輪電動車,在旅店院內常明燈下。

    江漢搖搖頭,又與蘭蘭返回駐舍,心裏仍然焦慮不安。

    汪玉兩天兩進搶救室,生命信號亮起紅燈、

    除了手下急需的工作另派人手,丁從從與丁誥齊聚殿南第一人民醫院,雖然兩位的陪伴不可能留住已經掙扎在生死線上一生遭受坎坷的脆弱的生命,但卻可以在第一時間看到汪玉最後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憂傷眼神。

    入院的第三天上午,先是醫師與醫護人員精疲力竭地走出急救室,接着是醫院僱傭的特殊臨時工將奄奄一息的汪玉擁進搶救室隔壁的一個特殊房間,這房間進去的人,百分之百的都是擔負着與在世親人見最一面的臨終使命。

    汪兵第一個竄進去,曹芳緊隨其後,依次是丁從從、丁誥以及汪家親屬,此時人們心情出奇的一致。

    汪兵握住其姐還有常溫的手,千言萬語無從言起,只有眼神在無聲的訴說着一母同胞的親情所賦預的難捨難離。

    丁從從的悲傷,她本人不以爲是母女告別,在他思維中,汪玉是燕郎的半個化身,她要與汪玉共同把燕郎留下的兩個女兒撫育成人,他拉着汪玉另一隻手,淚水從這隻手流到另一隻手上。

    汪玉思維正常,這隻手是弟弟,這隻手是女兒,至親親情同樣使她有千言萬語,尤其她心中的祕密,燕凡不在了,她是唯一知情人,此時不講,恐怕會成爲絕世祕密,卻又無從啓口,她怕把尷尬在自己死後再傳給自己的女兒,還有苦命的楚兒,女兒會怎樣給她定性?

    目目相視,在這難言分離之時,闖進了一位老人。

    燕凡還是趕上了與汪玉的告別,他沒有路經聖埏市前去辭別衛英,只用短信通知她後抄近路直撲殿南,江南春在醫院大門外下車,燕凡獨自一人進了醫院並直奔搶救室,尋問處得到信息便撲進了特殊房間。

    丁誥並沒太在意燕凡成爲老人後的當初和現在,只對他的行爲感到有些詫異,也就將有利身位讓給了來人。

    燕凡握緊了丁誥讓給他的汪玉那隻漸漸發黃的手好似還不滿足,又把握在丁從從手裏的那隻**過來。

    丁從從輕輕叫了一聲“乾爹”,聲音之小,她本人也是勉強聽見。

    燕凡雖然讀懂了妻子兼乾女兒的脣語,又有一心多用的特異功能,但他並沒費心,只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汪玉那沒有血色的臉上。

    汪玉有點憐憫流浪老人的同情之心,但她情願在離開這個世界時,讓女兒牽着她的手,她忽然想到了一位應該在場,而無法在場,卻千真萬確在場的人,一個影響了她人生命運的人:燕凡。

    燕凡彷彿從她那有點滯呆的目光中,讀懂了她思念他的迫切心情,便朝她亮出手心的九個大字:玉兒,我是凡,對不起你,當然他不會讓別人看見。

    汪玉那已經漸漸無神的目光突然增添了無窮的力量,臨近死亡的腦細胞也暫緩了衰亡的速度,她滿足了,因凡而樂,因凡而悲,因凡而活,因凡而亡,凡來送行,他死而無憾,她與女兒的祕密還有知情者。

    丁從從、丁誥從汪玉的面部表情中,似乎捕捉到了什麼,但就是沒有懷疑這位老人就是燕凡。

    汪玉的生命已經到了極限,在經歷了短暫的停衰之後,體溫迅速下降,生命的象徵也快速消失,在她慢慢合目之際,雖然遲鈍,但她還是從女兒臉上移往燕凡臉上定格,慢慢閉上了。

    處理完汪玉的喪事已有三日,這幾天丁從從好似又一次丟了主心骨,所有的工作統由丁誥一人抗着,好在汪兵已經表態從次日起開始工作,丁從從勸他再歇一個階段,但汪兵說想用工作壓力緩解心中的傷痛,丁從從只好答應,便讓汪兵電話聯繫丁誥來燕丁大廈。

    爲了表現自己,丁誥夜以繼日的工作,他要用出色的工作成績來配合他討好丁從從的行動,接到汪兵的電話,他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燕丁大廈。

    燕丁大廈的保姆大管家是新來的滕雲齋,一個年輕漂亮的女性用了一個男人名字,她在燕凡第二次遇難時,曾在嶽秀峯一塊大石頭後面目睹了那個替死鬼替死的全過程,在替死鬼落水後,他還看到過燕凡博鬥時的身影在往東邊潛移,她是燕凡的粉絲,她不明白,明明是個貪生怕死的替死鬼落進了神旋泉,卻成了燕家祭奠的燕凡英靈,好奇心使她放棄了一家軟件大公司的舒適高薪工作,來到燕丁大廈幹這保姆式的大管家。

    丁誥到來,滕雲齋已充好茶水,正與丁從從和汪兵一同用茶,見總經理進來,忙起立迎接:“總經理好。”

    汪兵也立馬站起來:“丁總,不好意思,這期讓您受累了,真的對不起。”

    “兩位請快坐下,我們是一個完整的大家庭,彼此間不需要這麼客氣,我們都是圍繞着燕丁集團、丁總裁工作的,一切以總裁爲中心。”丁誥沒有忘記在客套話中添加奉承丁從從的言詞。

    天長日久,丁從從逐漸從滿意丁浩工作成績的思想而逐漸向有點虧對丁誥的意識過度,因此對丁誥的態度有所改變,讓丁誥的誤解進一步升級,她對他笑了笑,做爲答覆,並示意讓他坐下。

    座機響了,這隸屬於大管家的工作範疇,滕雲齋義不容辭的拾起話筒,“啊”了兩聲後面向丁從從問道:“有位單肢老人求見總裁,是否放進?”

    丁從從點一下頭,並起身準備迎接。

    滕雲齋傳達放進的同時,丁誥與汪兵也同時站起來,因爲總裁都去迎接,他倆無權坐在這裏。

    丁從從迎出來,燕凡熟練的三肢響着有規律的響聲已經接近了大樓。

    自從汪玉住院以來,丁從從就穿起平底鞋,爲前去攙扶乾爹提供着方便。

    說是攙扶,只是象徵性的,燕凡的左拐部分的胳臂落上了丁從從並沒用力的兩隻手。

    進廳落座,丁從從從滕雲齋手裏拿過茶壺,親自給乾爹倒水:“聽孟大姐說,她朋友告知她,琳兒的爺爺受驚得益,不僅恢復了話音,而且還唱得一嗓藝驚四座的好歌,祝賀您了,這次大家與您一樣沒有心情,下次來,還請乾爹讓我等飽飽耳福。”

    “明天下午我又開始外出流浪,還不知何時能夠回來,明天上午,我打算去獻給汪總裁幾首歌,各位誰的工夫允許,可以一起去的,不知誰明天陪我去,這是我今天打擾各位的第一件事;其二,我重點要再看看我的兩位孫女。”燕凡申明此行的目的。

    “乾爹不多住幾天,還不知您何時再轉過來,孫女會想念您的。”丁從從做着挽留。

    “最多不用一年時間,我就會回來一趟,至少在汪總裁的忌日,我會回來爲她獻上一首歌。”燕凡決定用歌聲來祭典和紀念他的這位救命恩人和愛妻。

    “那我明天陪你去,你仨誰有興趣,工作前提或者後挪,我們一同陪我乾爹去吧。”丁從從面向那三位。

    既能欣賞早已傳過名來的流浪歌手的免費歌唱,又執行了總裁的約定何樂而不爲呢?尤其丁誥,他有時間在丁從從身邊,就有機會加深感情,就會早一天完成自己的終身大事,抱得自己可心的美人歸,一舉二利,丁誥想罷帶頭鼓掌。

    其他人不而同地鼓掌表示同意。

    上午十時,在汪玉墓前。

    依照舊時的規矩加以改進,揉進了一些改革開放後的新概念,花圈兩邊放了一些供品,又在花圈上覆蓋了一些地府銀行的冥幣,然後點燃,冥幣與花圈同時冒煙燃燒。

    燕凡怎麼也唱不出,悲傷讓他哽咽,他坐在灰燼旁難過,墓裏,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不但沒報恩,反而恩將仇報,讓汪玉一個人孤零零的,不分春秋四季,不分白晝黑夜,竟獨自寂寞無援地呆在這裏,自已何以面對?想來獻歌,可又唱不出來,還能爲救命恩人做點什麼啊,他自責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