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必過於擔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必過於擔心字體大小: A+
     

    恰巧也結束了常規按摩,燕凡一骨祿爬起坐在牀上,汪玉的病情牽掛着他,計劃連夜往殿南趕,他把想法告訴了不承認是師傅的師傅。

    “不妥呀,一是汪玉已脫離了生命危險,雖然還在重症監護室,這是醫院對生命的負責,據我所知,每一位從搶救室出來的患者是必須的;二,電動車的電能不能夠跑到殿南還是未知數,不如坐出租車或大客直接直達殿南。”江南春走到另一張牀上坐下。

    “昨天剛充的電,是大電瓶,可以跑一天,中間充一次電差不多就能到達殿南。”燕凡說。

    “可你想沒想到,現在啓程,就說電力可以支撐你跑一天,兩天的路程,到達殿南不也是深夜嗎?你怎麼去探望她?”江南春分析道。

    “中間還要充電,需要七小時左右,到了殿南應該是上午,所以我現在必須走,躺在這裏睡不着,還不如趕路。”燕凡開始裝扮那條左腿。

    “必須走嗎?”江南春自知勸而無用。

    “必須的。”燕凡口氣堅決。

    “那我陪你,還得步行三里路去騎電動車呢。”江南春站起來,準備陪行。

    師傅雖然外表精力充沛,怎奈也是有了幾歲年紀的人,燕凡有點不忍心,汪玉既然已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探望她還是往後拖一拖吧:“明天早飯後再啓程吧,你先休息,我去把電動車騎回來充電,明日早飯後立即上路。”

    “好吧,那就抓緊休息。”江南春和衣躺在牀上。

    殿南燕丁集團,丁從從把丁誥提成副總裁兼總經理,汪兵爲副總經理,根據分工,丁從從以監督爲主,實則總裁的具體工作都由丁誥來完成。

    汪兵雖是副總經理,其實就是名多個副字,因爲丁誥乾的實際工作是總裁的,而履屬於總經理的工作就無可爭議的落在了汪兵身上。由於汪兵的智力還說得過去,所以應付一個總經理的工作還應該是得心應手,不幸的是其姐病的反覆讓他頭痛,這一期被搞得有點焦頭爛額。

    汪玉轉入重症監護室,汪兵在其妻曹芳與孟小云陪伴下曾進監護室探望過,但汪玉始終閉着眼睛,用着氧氣,在哪裏安安靜靜睡着了的樣子。

    汪玉大腦異常清醒,她自覺得已經厭煩了人間名利之路,而且想念燕總裁也太累了,不如在過了那條河之後,毫不猶豫地接過孟婆那碗忘魂湯,讓自己無憂無慮,沒牽沒掛,可不能放下的,是楚兒,這個沒出生就沒了父親,剛出生又沒了母親的可憐的孩子。

    還有,楚兒應該是汪倩的妹妹,琳兒的長輩姨,這件事情必須在過奈何橋前講明白,不,楚兒與琳兒是一父所生,同父異母之姐妹也實至名歸,與女兒及燕總裁一個臥室,燕總裁豈能不累思於我這母女之懷的孽戀?難道,是忠厚的燕總裁這次是詐死出逃?那次是僥倖復生,這次是蓄意逃生?不對,與從從親目相睹燕總裁落水,一代無人能及的天驕,難道就這樣無風無火的消失了?消失了,否則,快半年了,家有妻女,他能在哪裏住下!

    汪兵暫時忘了工作的勞累,他的目光在姐的臉上全神貫注:姐,你真的要去找姐夫嗎?你的親弟弟可在這邊呀,我外甥琳兒這麼幼小,繼丟了父愛後,連這賴以生存的母愛你也要自私地撕走嗎?

    曹芳話語不多,心事挺重,爲大姑姐悲傷和爲丈夫因失親難過的擔心各佔用了一半。

    孟小云五味雜陳,她怨蒼天弄人。

    限制時間到,汪兵三人不得不離開,將要出門時汪兵急回首,終於捕捉到了其姐從急救室被擁出後的第一縷目光,目光裏,充滿希望和絕望,決斷與難捨,還有很明顯的,但令人看不懂的東西。

    三人走出重症監護室,一同經過綜合大廳來至大樓正門,迎面碰見丁從從、丁誥走進來。

    當然丁從從與丁誥早就知道汪玉得的是不治之症,但卻都抱有一種幻想:診斷錯誤,但幻想終究會滅亡,病危通知書已經下發,預示着告別儀式會很快到來。

    重回大廳,在候診處的鐵製躺椅上坐下,汪兵大體彙報了其姐的情況,並遞出辭呈。

    丁從從慢慢接過來,大概因爲她距垃圾桶最近的緣故吧,又豎着撕了幾次,丟進垃圾筒:“知道你心力交瘁,所以從明天開始暫停你副總經理之職,由丁副裁、總經理代行你職,直至汪總裁的事情處理妥善。”

    “謝總裁的理解,這一期我真的精疲力竭,好似一切都失去了希望,人生末日就要到來似的。”汪兵的兩眼紅潤了,他知道她那處理妥善的含意。

    “小曹明天也不用到公司上班了,做爲公司特聘的專護,協助汪副總在這裏伺候好汪總裁,直至汪總裁宣佈解僱你倆爲止。”曹芳在丁誥手下工作,丁誥直接對她負責,便宣佈了決定。

    本來曹芳也要請假來伺候大姑姐,來陪伴大姑姐最後的時光,聽見點點頭,說:“感謝丁總。”

    “二位如果有什麼基本需要和具體要求,都可以一併提出來,由丁總協助你倆辦好。”丁從從環視二人。

    汪兵兩口子表示了謝意,由於汪兵不參加工作,他多分擔的那份還給了兩位總裁,兩位總裁必定加重了工作負擔,汪兵便讓兩位總裁早點回去休息。

    進重症監護室有很嚴格的時間限制,兩丁無奈只好打道回府。

    汪兵兩口子重症監護室外守候,實屬在應該,而讓姐姐的朋友在此跟着熬夜有點不好意思,便勸孟小云在很難得到的休班時間早點回去休息。

    做爲心投意合的朋友,孟小云知道再在一起的日子已經屈指可數了,聽大夫們說等病情一旦穩定便會立即轉入普通病房,盂小云想汪總裁轉入普通病房後問安再回去,便一再堅持。

    出於對病人家屬的負責,大夫讓汪兵留下聯繫方式,儘可能的回去休息。

    夜深了,汪兵決定自己留下,讓曹芳與孟小云馬上回家,由於曹芳牽掛着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孟小云還要完成再次向武林至尊彙報,也就離開了重症監護室。

    丁從從,丁誥離開醫院,直接回了燕丁大廈。

    “你回房間休息吧,從明天開始,你的擔子越發沉重了,往後要做好作息時間表,別讓身體被拖垮。”丁誥跟進了自己的辦公室,丁從從知道他的意圖,而自己又不願涉及那個話題,便早打預防針。

    “正因爲擔子重了,所以纔來與總裁姐商量一下如何分擔啊。”丁誥知道這預防針裏暗藏着逐客令,但他要用契而不捨的愚公精神打動他。

    “去醫院前不是說好了嗎?汪兵的工作由你全權負責,你的工作我承擔三之二,也就是說,你正副老總的擔子一齊挑,我正副總裁的擔子在汪兵恢復工作前也一併挑了,難道你有新的想法?那你就說來聽聽。”終於,丁從從還是讓契而不捨逼回了暗藏的逐客令。

    “如果總裁姐不埋怨我獨攬大權或爭權的話,我願吃點累,不用你分擔我原來的工作,總裁姐,怎麼樣?”初步的勝利極大的調動了丁誥的自信。

    “爲什麼?”丁從從有點明知故問。

    “終究我是男性,再說,你原先的工作並不見得輕鬆,不但有琳兒需要你照顧,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楚兒毫不例外的也要耗費你的精力,你是我的總裁姐,我不痛你誰痛?”丁浩步步爲營。

    “男人,女人,終究都是人啊,女人不是泥捏的,男人也不是銅筋鐵骨,互相關心沒錯,但要事先考慮自己的最大承受力,不能用身體甚至生命賭明天。”丁從從還是放鬆了警惕,有意無意地留給了讓人有機可乘的機會。

    丁誥喜出望外,他的總裁姐還是在這種情況下第一次向他表示了關心,這預示着最終的勝利遲早都要來臨。但他沒有乘勝追擊,因爲他深知過猶不及的道理,只是詳細介紹了他經過精心策劃而造就的責任分擔表。

    丁從從自然不會不知道丁誥的用心,但丁誥已成爲燕丁集團的中琉砥柱,爲近期在疲軟環境下遵遁燕總裁的既定戰略部署,不退而進立下了汗馬功勞,也就不好象以前那樣直接一口拒絕,而用了她那所謂的以進爲退的戰略主意,沒成想給對方造成了進了一步的假象。

    丁誥真有點得意忘形,若不是守着他竭力追求的目標,倘若又有音樂,他會手舞足蹈起來。

    燕凡凌晨取走三輪電動車,顯然不是不放心,絕是是另有起因,蘭蘭與江漢負有贖罪的責任,商量後,蘭蘭進了蔣麗的臥室。

    蔣麗見蘭蘭深夜趕過來,知道是對不速之客有疑慮,急忙起身讓座後開門見山:“沒事,是偶然碰巧而已,告訴江兄,不必過於擔心,沒事,都是好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