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已是十點以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已是十點以後字體大小: A+
     

    王軍夫婦剛要說幾句客套話後退場而去結婚典禮現場,這時兩位男喜主攜手而進:”我們尊敬的王總經理是在這雅間嗎?讓俺好找呢。”

    “恭喜恭喜了。”王軍兩口子異口同聲,交差着握過手後,燕紅笑道:“兩位,這就要去的,我倆打算走訪完房間,去禮堂多住會的,不想兩位這麼性急,對不起,我倆讓諸位久等了,抱歉。”

    “各位,慢慢用,我前去給新人賀喜了,你們坐。”王軍沒有半絲總經理架子。

    “還有閒坐,諸位若不嫌棄,不妨前去坐坐,也去給兩個小人捧捧場。”男方喜主是達爾木市的副市長,他不是虛讓,但有讓人去看看排場,暗藏炫耀的成分。

    “我們這兒有位流浪歌王,讓他爲新人和來賓們演唱助興如何?”**南看過燕凡的表演,手朝向燕凡。

    “好啊,好啊,請。”副市長喜主真誠邀請,他恨不能浪歌王是明星。

    “如果流浪歌王名副其實,這桌費用免了,還有獎金給你。”王軍非常高興。

    獎金拿定了,燕凡相信自己的實力,便起身持拐,與正說笑着的人們一同走出房間。

    禮堂裏幾乎座無虛席,充滿着歡樂的氣氛,擴音器播放着歡快的樂曲。

    王軍等人步入大廳,馬上也被歡樂的氣氛所感染,好似已經麻木了的細胞一下子復活了。

    新郎曾出差到過聖誕市,有幸在小廣場上聽過流浪歌翁的演唱,並變成了歌翁的鐵粉,他用手機記錄了那天上午演唱的全過程,拿回來與未婚妻共同欣賞,未婚妻竟然比未婚夫更加喜歡歌翁的歌聲,自稱夫是鐵粉,她就是銅粉,當新郎向新娘耳語這就是流浪歌翁時,二人急忙來到燕凡面前,將他請向舞臺。

    孔大雨推掉了一個六十公里的活,重點等孟小云帶來汪玉的消息以儘快稟報給他的盟主,可等到深夜,不但沒等到孟小云回來,而且連個電話也不往家撥,等時針整整指上阿拉伯數字十二時,孔大雨才聽到了信息提示音,他急忙觀看:剛纔手機沒電,又加情況緊急,所以沒及時給你電話,等二十分鐘,回去告訴你。

    孔大雨埋怨着,這二十分鐘他也難以忍受,馬上撥通了孟小云的電話,通了,但是不接,他只得在萬分焦急之中惶惶不安的等待,大概是凶多吉少。

    終於有了敞門聲,孔大雨早已等在門邊,聽到敞門聲急忙打開門:“急死了,怎麼不接電話,盟主一定也急壞了,還二八分鐘,足有一個小時!”

    孟小云擡頭看一下表:“哪有二十分鐘?零點發的短信,現在纔是零點十七分!”

    “好了,快說一下汪總裁的情況如何,我等着彙報呢。”孔大雨急不可待。

    “你與你的盟主接上頭,我親自說。”待孔大雨接通電話後,孟小雨接過手機:“盟主嚴爺您好,汪總裁這次住院,恐怕凶多吉少,剛纔不怨大雨沒有彙報,一者我手機沒電,二者汪總裁一送到就被推進急救室進行搶救,一直到很晚很晚才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但身體很虛弱,現在在重症監護病房,康復難度很大。”

    “知道了,查沒查過她到底是哪種疾病?”那頭傳來燕凡焦急的聲音。

    “大夫沒讓看病歷,我介紹說我是單位派來,專門負責照顧汪總裁的,希望瞭解病情,大夫才說汪總裁是肝上病變,而且病情不容樂觀,要我們隨時做好思想準備。”孟小雨儘量控制着纔沒哭出來。

    “是肝上病變,很可能,她有一段人所鮮知的痛苦經歷,這麼說,她的人生歷程也接近尾聲了?”聽得出,燕凡也正在努力控制着自己。

    “一月爲限。”孟小雨說不下去了,不是因爲她這個超市總經理是汪玉親自提名,而是往日她與她感情太好了,她真的不捨她離她而去,一下子泣不成聲了。

    “競然這麼嚴重。”分明,那端的燕凡也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最起碼是落淚了。

    孔大雨見妻子用另一隻手捂着手機的送話孔在抽啼,忙把手機的主宰權收回來:“嚴爺,你準備一下,我連夜去找您,您回來看看汪總裁吧。”

    “她的病情現在到底要不要緊?實情告我。”燕凡悲傷的口氣加了幾分嚴厲。

    “嚴爺,他不是說過嗎,是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還在重症監護室,有一月爲限,我還是去把您拉回來吧。”孔大雨近乎於哀求。

    “我從明天起程,既然還有一個月,我即便就是到了也不宜整天守在她身邊,也只有藉故前去探視她,好了,就這樣辦,再你讓小云透露信息給從從,就說外地盛傳的流浪歌翁很可能就是我嚴四,我忽然間被驚失聲,又忽然間被驚叫出了聲,從此嗓音恢復,所以根據自己的愛好,又操起了老本行四處賣唱。”燕凡做出了決定。

    “好,照嚴爺的吩咐執行。”聽聽話筒裏再也沒了聲響,孔大雨才關了機,問起了關乎盟主的另一件貼心事:“近來有不少流言蜚語,說從從有可能會改嫁她表弟,不知是真是假,但風不來樹不響。”

    “這事不知丁總裁怎麼想,即便她真能嫁給丁誥,今年是沒這種可能,來年的可能也不是太大,轉過年來就不一定了,雖然說來年的可能也不太大,是相對的,汪總裁說,丁總裁只有兩個人生目標,一是把企業做大做好,二是把燕總裁的骨血撫養成人,不但近期內不考慮個人的事情,而且一生中再不涉及感情圈子,除非發生奇蹟,燕總裁歸來。”孟小雨好似要掙脫出因汪玉病重而帶來的詛喪和悲傷。

    多虧十二點前燕凡已將江南春傳授的嵩山八十一掌牢牢記在心中,並已單肢推拿走了兩遍,孔大雨來電話時,江南春正幫他按摩,其中還插了一段小插曲,在燕凡走第二遍嵩山八十一掌結束收掌時,他忽然對窗外大聲呼喚“進來”,把江南春還懵了一下。

    原來,店主人也有祖上留下的一套棍術與拳術,燕凡走第二遍,因爲左下肢受束縛不能伸展,還要藉助鐵柺而佔用了半隻左手,本應用左手的套路要合理移置到右手上,快速移動暫時還得靠鐵柺幫襯,而拳路需力道,因而鐵柺落地聲把店主人引來了。看到房內人走完拳路,不自然的冷笑了一聲,就是他這漫不經心的一笑,被燕凡聽見了,纔有了臨近接束時的那一嗓子。

    江南春飛步出來,見窗下真站着一名漢子,忙問道:“你是什麼人,深更半夜擅自闖進旅店?”

    “別誤會,我是這裏的店主,習慣在這時間段在店裏轉一轉,以免進來人或有什麼事什麼的。”店主人笑笑。

    江南春點點頭,店主人說的在理。

    燕凡三肢走出來抱拳:“不用問,東家是內行,看出了我走的這一路拳法有破綻,想必東家有破解之法了。”

    “不敢不敢,祖上屬楊家一支,因犯事而出逃於此,已是五百年了,當年就因祖上誤傷了嵩山掌門人一命才逃亡的,現在我們去木換水,姓湯。”店主人說。

    “啊,我們煉這嵩山八十一掌,你不懷疑我們是嵩山派嗎?你不怕嵩山派爲掌門人報仇嗎?”江南春雖然有點不以爲然,但他心中卻有所警惕。

    “這位老兄分明是江湖人士,但老兄不知是忘了還是不知道,天降盟主發佈了新口令,第一句便是天下江湖一家人,怎麼還去腥風血雨啊。”湯店主笑着說。

    “這麼說,你也是江湖俠士了?”江南春產生了一個想法。

    “俠士不敢妄稱,江湖人士勉強爲之。”湯店主抱拳。

    江南春還禮:“既是江湖人,這裏隸屬衛英所轄吧?”

    湯店主抱拳微笑點頭。

    “東家可認識這位獨肢老人?”至此,江南春正好爲盟主立足於江湖再打基礎。

    “衛總舵發佈過,新盟主是嚴爺,難道?”湯店主有點似解非解。

    這時江南春撥通了衛英的電話:“我是江南春,在達爾木市湯店主的店裏,嚴爺在此,希望你給引見。”言罷將手遞給湯店主。

    湯店主接過,其實他已經明白,是江湖至尊大駕光臨了,他尊稱了一聲衛舵主,一聽確實是衛英的聲音,二話沒說,沒顧得還手機便行了大禮,拜見盟主。

    已是十點以後,三個武林人的話題自然離不開武林,湯店主詳細講解了五百年前那場誤傷嵩山掌門人的經過,並指出嵩山八十一掌被湯家拳破解的致命十招,燕凡牢記在心,並在心裏立即做了改動,使其嵩山八十一掌臻於完善,立足於江湖不敗的天下第一掌。

    接近凌晨,湯店主在得到了江湖至尊不用侍候的懿令後回舍休息。

    江南春開始了給燕凡按摩,並幫他再次詳細改動那八十一掌,這時,孔大雨打來了凌晨電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