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今天又有了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今天又有了你字體大小: A+
     

    衛英心裏好似有個活蹦亂跳的小兔,在心裏蹦地她心神不安,她想過撲過去,曾經無數次的那種衝動也許衝動目標就在眼前的緣故,她忽然弄不明白燕凡要今晚與她洞房是開玩笑還是要試探她的人品,因爲他的妻子是遠近聞名的大美女,能看上她這個舞槍弄刀不務正業,且比他大四,五歲的野女人?

    燕凡已看透對方求之不得又不完全相信的眼神,於是,他邊乍開雙手露出寬廣胸懷,一邊啓步有點反常態且不附合羅輯的慢速,一邊似自言自語地說:“我轉過身來,你、我已然都沒了退路。

    衛英真的想迎過去,甚至用奮不顧身堵碉堡槍眼的速度衝過去,見對方已露出胸懷向她走來,或許要節約走步的力氣以後發制人,她竟一步未動,當她處在偶像的懷抱範圍之內時,她連站的力氣也省了,看來,挪步和站立也是力氣活,否則衛英不會吝嗇。

    蔣麗還是在一家中華建築公司上了班,她特地到舊貨市場買了一身七成新的舊服裝,原先的那身高檔西服打包進了來時攜帶的一個大包袱裏,裏面全是這娘仨的四季服裝和襪子鞋。

    第一天上班,和水泥,搬磚,新小工要從最髒最累的活幹起,蔣麗也不例外,她在其他小工的責難和幾乎是罵聲中捱過了一上午,午飯她買了兩個饅頭一包學生用榨菜,湊合了一頓,比比她在燕墅的生活不說是天上地下,也可以用寒磣形影,好歹這些日子這種生活她已經習慣了。

    幾個大工配幾個小工都有嚴格分工,上午算拼死拼活地熬下來了,幾乎從小沒出過這麼大力的蔣麗,其實是咬着牙在一位上了幾歲年紀的小工指導和幫助下才得以挺過來的,兩隻小嫩手上都有了血泡。

    借中午吃飯的工夫,上了幾歲年紀的那位小工向他的同鄉、小包工頭,其實就是個領着幹活的,名喚卞重,建議讓蔣麗去給支胎子板的跟作搭下手,那種活相比而言要輕一些,當然這個年齡大一點的小工不全是爲蔣麗好,蔣麗在這裏,他要多幹若干活和多說不少話。

    卞重是個見了女人拉不動腿的傢伙,上午被承包商叫去開會催進度,臨走囑咐他的同鄉,小工不夠用,昨天剛來了一位聯繫,今天正式上班,就與他一組,吃飯時終於見了這位新來的小工,細皮嫩肉的,確實挺可愛,心裏便開始打蔣麗的壞主意,一口應承給調換。

    被調換的小工當然不甘心,卻又不敢明着說,便打算背後裏造謠生事,這爲後來的謠言埋下了伏筆。

    殿南,燕丁集團,丁誥抓緊了追求丁從從的步伐,明明知道丁從從心裏只有她的燕郎,而且三年內她與汪玉的生日都不過,可見她對她的燕郎有多麼深的愛,也知道在百日忌日前後追急了會過猶不及,但他怕不聲不響的再殺出第二個燕凡來,那他這輩子的希望就無從說起了。

    丁從從,與燕凡同爲燕丁集團的創始人,但只要有燕字,就會讓丁從從時刻掛念着她的燕郎,只要她心裏有燕郎,在她心裏就不會有他丁誥的一席之地,所以,要消除燕凡的影響,就必須先把大廈的名字改了,恢復旺丁大廈的原稱,集團也要改成旺丁集團。

    有過幾次,丁誥暗示過要改燕丁大廈的名稱爲最終改集團名字做試探,有點驚怒的丁從從只是看了他一眼,丁誥錯誤的認爲是默認,便親自去定做了一塊精美的扁牌,紅底金字,新魏體旺丁大廈四個夜間帶有ied燈光。

    因爲是白天,丁從從出入沒有注意,也就沒說什麼。

    丁誥異常高興,他覺得在步步走入他的如意設想,沒想到回家剛吃完晚飯,忽然接到了丁從從的電話:

    “丁總,有事請吩咐。”丁誥意識到可能換牌惹了禍。

    “誰給大廈換了名字?誰定製了這個宅匾?誰掛上去的?”丁從從的聲音聽上去很正常。

    “丁總姐,都是我,是爲集團的長遠發展才恢復原名的,有什麼不妥嗎?”對方沒發火,看來這步棋沒走錯。

    “你馬上來趟燕丁大廈。”丁從從的聲音還是必較平靜。

    “好,丁總姐,我馬上到。”丁誥有點興奮,表姐語氣平靜,看來已經接受了事實,趁熱打鐵,把集團的名稱一鼓作氣改過來,把從從追求到手就爲期不遠了,他整理了整理照燕凡的樣子留好的髮型,換上了與燕凡同牌子同色的西服和皮鞋,駕車來到了恢復了原名的大廈。

    丁從從站在大廈正門,面容仍然那麼滅平靜。

    丁誥走下車直奔丁從從,笑着。

    “那原來的宅匾呢?”丁從從站着未動,似泥塑木雕,只是上下嘴脣機械般上下動了動。

    找舊匾幹啥?收藏做留念嗎?要毀掉嗎?以絕思念之苦?丁誥眨巴着眼,不知問意。

    “回答我。”丁從從臉上略掛不滿,不細心根本看不出來。

    “在門衛處,我讓保安給處理掉,恢復旺丁,旺丁集團會蒸蒸日上,日新月異,攀上一個新頂峯。”丁誥來至切近。

    “你有新計劃,在這衆多同行都羨慕的基礎上再一個飛躍是嗎?”丁從從那點微露的不滿失蹤了。

    “還是原來的計劃,根據實際情況略做相應改變即可。”丁誥更加得意,他以爲她那次微露的不滿那是因爲他沒有及時回答而賺取的。

    “原來的計劃?還是依據燕總裁的兩個五年規劃製成的那份計劃嗎?”丁從從這次沒說燕郎。

    丁誥點點頭,他想他這次不會賺取她的不滿,雖沒回答,但點頭更來得直接和清晰。

    “馬上找回來,不準僱工,你親自給我換上去,恢復原樣,差一點都不行,快去。”丁從從語速極快,臉面上並沒呈現什麼不滿,似常談。

    丁誥一下子暈了,並不是因爲他暈高,換回原匾預示着他的美好願望又一次受挫,這一挫不僅挫了個猴年馬月,說不定會挫他個終生失望,遺憾終生呀。

    “還站着愣什麼?快去!”丁從從口氣添了生硬。

    丁誥心灰意冷地走向門衛室,從門上玻璃往裏看,因爲門衛室的燈是常亮着的,裏面一目瞭然,還沒拆完的舊匾已面目全非,這可壞了,丁誥一邊往回走,一邊急速開動大腦機器,以應付這莽撞之舉帶來的惡果。

    其實丁從從早知道了舊匾已經被毀,她晚飯後約汪玉去廈前小廣場慢悠悠的轉了一圈,往外走也沒發現已亮了燈的新匾,往回走才發現了她這不願見到的一幕,問汪玉,汪玉白天在燕丁大廈所以早就知道,雖然嘴裏沒說,心裏卻一百個不情願,旺是汪的諧音,但還是那個燕字在她心中是永衡地,她認爲是丁從從授意丁誥換的所以沒有吭聲,但汪玉告訴她,舊匾被丁誥安排門衛處理,丁從從到門衛室也看到了丁浩剛纔看到的一幕,這纔打了電話讓丁誥馬上過來,往日丁誥對她千般獻媚,當然她知道他的最終目的,再說他也爲燕丁立下了漢馬功勞,所以她儘量控制住自己的憤怒,纔給丁誥留下了遐想具誘惑力的空間。

    丁誥好像犯了錯誤的小學生去見班主任,低着頭走到丁從從面前鞠了一個躬:“原匾沒法再用了,明天我保證換上,請丁總姐原諒,對不起了啊。”

    對自己這麼百依百順,剛纔又一躬使丁從從繼續壓住火氣:“那好,你先把這個匾給摘下來吧。

    “丁總姐,我暈高,找兩個人來摘行嗎?一切費用我出。”丁誥小小作作的請示。

    “好吧,費用無所謂,明天懸掛的是燕丁大廈的宅匾就好了。”丁從從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憤怒。

    第一次感受了在男人胸懷裏溫暖,衛英一夜未眠,她已經知道了燕家人到過殿南丁家,也知道兩個燕凡其實是一個人,但爲了讓燕凡少受一點困惑,說透徹點這是衛英唐兒皇之的藉口,她想獨佔燕凡的私慾在做祟。

    清晨,衛英幫着燕凡洗刷完畢又恢復了流浪歌翁的形象,又去早餐點買了兩份餛飩。

    二人用了早餐,今日的早餐用的早點,還差一個多小時纔到流浪歌手的演出時間。

    “嚴兄,我有個建議,不知當講不芻講。”夜來打好協議,衛英還與從前一樣稱呼他嚴兄並立誓保住燕凡的極密。

    “這話我不愛聽,咱都這樣了,哪裏還有當講不當講之說啊,見外了啊。”燕凡故意把臉沉了一沉。

    “那我問你,繼續你的流浪生涯嗎?”衛英依偎在他胸前,根本沒看見他的故意沉臉。

    “我可以白手起家,很短的時間內創造出可觀的盈利企業,但我有兩個女兒,我還想看她長大成人,今天又有了你,也要對你負責,我不想再被人追殺,現在,好容易逃過這一劫,不想再重蹈覆轍。”燕凡輕輕撫摸她的秀髮。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