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可是話沒說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可是話沒說完字體大小: A+
     

    溼不尿體重超二百斤,根據定義,下降的速度會快一些,燕凡也沒計算,鐵柺落在上身上,在那一剎那,雖然燕凡努力收勁,但還是結實實地落在了溼不尿身上,他倒地時又撞倒了那個橫肉小混混。

    幾乎是在瞬間,七個小混混傷了一半,那一半一看大事不妙,也不約而同地收回了已經高舉起的棍棒。

    尿不溼斷腿毫無嶷問,溼不尿傷的程度不得而知,但表情上溼不尿比尿不溼要痛苦的多。

    這時刁友也已爬起來,他傷的輕一點,對流浪歌翁還是吹鬍子瞪眼睛:“你無故傷了我的人,你給包治!”

    “咱是法治社會,你可以到司法部門去告我,這些日子,你們剝奪了我多少合法收入?滾吧,滾的遠遠的,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見兩次打兩次,懲罰力度會一次比一次重,識相的,馬上滾出這座城市,現在就滾!”燕凡加重了口氣,不再象從前。

    刁友忽然想到了他們的大當家的衛英,這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常勝將軍之後,不是人說有獨門武功嗎?有他出面,相信這位蠻子歌翁不是他的對手,於是又神氣起來:“滾不要緊,你不要以爲我們好欺負,我是江湖俠客的手下,如果你有真本事,就等在這裏別走,如果走了,那可看不到俺滾了。”

    江湖俠客?或許功夫了得,我初入行門不是其對手,但所有的江湖派別首領和傳統門派都已在江湖令上簽字,誰見了我這個江湖至尊不得行大禮?再說,如果沒記錯的話,這裏的總哥應該是衛英,就衛英的苗條身人材,首先在力氣上就絲毫沒有優勢,燕凡想罷,吼道:“好,我在此等候,是何方神聖,給我找來!”

    “好,有本事別跑。”刁友說罷安排兩個沒受傷的人幫尿不溼和溼不尿找醫院檢查一下,那一個半留下來,一個趴在三輪車前輪前,一個人趴在後輪後,用生命阻止流浪歌翁逃竄,他租車前去找衛英求救。

    怕事的人已經離去,好抱打不平的人對這些真槍真刀也莫過能助,只是遠離涼亭,溜達着裝做遊客,

    刁友僱車找到衛英的住處,在門口敲了幾下敬候一邊,好大一會兒,門纔開了。

    衛英正在房裏上網,按慣例先遊覽了一會國內外重要新聞,又上了微信,與一好友正在熱聊人生,敲門聲雖然很輕,但衛英還是聽見了,今天本是法定的無事日,但誰又來無事找事?等與好友結束了熱聊,時間過去了十分鐘,在衛英心裏只是彈指間。

    刁友並不然,在他敬畏的心裏時間是麼漫長和不得不接受,見衛英打開門,忙一個深度大躬:“總哥,您好。”

    “有什麼事嗎?”衛英臉面平靜,比對其他人那冷酷面容緩合一些,尤其對這位越兩級直面總哥的無名小卒,那更是難能可貴了。

    刁友知道衛英的一慣冷漠不與人交的傲氣,爲了一點點地賺取好感往上爬,他時常買些衛英喜歡吃的東西來孝敬,今天是不嫌我空手而來?還是先彙報正事吧:“總哥,我們的尊嚴被人肆意踐踏了!”

    “具體講。”衛英臉容未變。

    “在市中心小廣場,我們與衆多商家友好協商,儘可能地幫助他們可以幫助的一切,他們付給咱合理的勞務費,雙方都非常滿意,忽然前幾天不知從哪裏冒出一個流浪人武功了,把我的兄弟打斷腿,打折腰,還不把你放在眼裏,揚言你去把你也打趴下,氣焰十分囂張!”

    “有這等事?我還頭一次遇到呢。”衛英不禁有些生氣,在眼皮底下,竟有人這麼肆意挑釁,那還了得,不管你何方神聖,在我的地盤決不容許你肆意橫行!

    “他還罵我們尿罐裏扎猛,不知道深淺不說,還不知道臊臭呢,尤其指出你。”刁友添油加醋,一心想激起總哥的怒火,一雪受辱之氣。

    衛英並沒生氣,反而少見的笑了,笑了一會說道:“難道你等真的在尿罐裏找了一會深淺?就是找,也不能讓他知道啊,這在尿罐裏扎猛傳出去名聲可不雅呀,整個西北幫的名譽也會大打折扣,如果還想在尿罐裏扎猛,那就找個隱蔽的地方,別讓人發現。”

    這可好,不但沒有激怒,反而讓其高興了,刁友不知道哪句話沒說在點子上,眨巴着兩個小眼犯起了迷糊,這可怎麼辦呢?

    “此人什麼年紀?還說過什麼?手裏用的何種器械?”衛英停笑,神情剎那間變成嚴肅,異常嚴肅。

    有門,怪不得下面兄弟們說,但願總哥怒,別見總哥笑呢,再添枝加葉煽煽火:“他說你見他得下跪,饒不饒你看他的心情,還揚言西北幫從此在這個地球上消失了,他這次來,就是肩負着踏平西北幫的重擔。”

    “放肆!他手下有多少人?”衛英好似微微添忿:“是個愣頭青小子吧?不諳人間世故,狂妄自大而已。”

    “不是個愣頭青,是個殘跡老疙瘩。”刁友本不想說流浪歌翁的年齡,怕總哥更加瞧不起他妨礙自己的前途,怎奈總哥一再問起而不得不答。

    “是個殘跡人?還是個老疙瘩?你笑死我得了,你七、八個人,降不服這麼個人?真的讓人笑掉下巴砸破腳面子。”衛英不屑一顧。

    “不過那男人用雙柺,雖然少半條腿,但拐舞似飛蛇,讓人防不勝防,大概除總哥您,幫內再無他的敵手,就是您,也得多加註意防範,稍一大意,也會吃虧。”刁友又添磚加瓦地施以激怒。

    衛英面部沒表情,但祖傳的衛家刀她偷齊了路數,雖然身材單薄,長刀又被管制,但其用長刀的套路移植在棍棒上同樣是一絕,因爲力不如人,便以精準靈爲要領,也沒與真正的武家對抗過,幫裏是無人敢提出挑戰,這次被個殘跡人,還是個殘跡老人欺負了部下,便要爲部下討回公道,只是冷冷看了部下一眼,回房拿了哨棒,坐刁友原租的出租車,奔小廣場而去。

    這邊燕凡協助那老孃倆點好了現金,很偶然的巧合,正好一千元,按這個進度,明天會超額募籌到孫棟縣的醫藥費,這時一輛出租車來至涼亭邊停下。

    刁友率先下車,小跑般轉到另一側打開車門,恭恭敬敬的候在一邊。

    一身青衣打扮的衛青走下車,看看涼亭內的殘跡流浪歌手不禁吃了一驚,這不是嚴四兄嗎?

    燕凡同樣發現了這個爬輩的小弟弟正是衛青,心想,或許不是真打,但較量一番是勢不可免了。

    衛英向前走了兩步,稱呼由哥改兄:“嚴兄,又見面了。”

    燕凡雖居江湖至尊,卻打算暫不暴露江湖至尊身份,也抱拳還禮:”衛總哥,幸會,幸會呀。”

    壞了,是找來報仇的,這他孃的見面熟,還象是一對老朋友,人家認識。

    “嚴兄,咱是兄弟,你爲兄,我爲弟,話不能說的太難聽,但,他們也是我的兄弟,你將我的兄弟打折了腰,打斷了腿,總得給兄弟一個說法吧?”衛英當然只是聽了一面之詞,更不知道嚴下用兄那是大不敬。

    “你爲什麼不問一下你的兄弟幹了什麼勾當?先問明白了再來問罪,請別青紅皁白不分啊。”燕凡已知面臨,但還是希望和平解決纔不傷大雅。

    “嚴兄,對不起了,不相信自己的兄弟那是犯了大忌,就算我的兄弟說地只有一半是真話,我也不能袖手旁觀,請問嚴兄,折腰與斷腿是否屬實?”衛英一本正經。

    燕凡笑道:“憑我?一名風燭殘年之人,比你們少半條腿,對付六、七個身強力壯之人,你覺得我有勝算嗎?”

    “剛纔在出租車裏,刁友已接過電話,一位兄弟斷了兩根肋骨,另一位腿斷,這是我親耳聽到的,你不用狡辯,就憑這一條,就是蔑視我衛英,我就要爲我的兄弟討個說法,嚴兄,別怪我。”衛英愛憎分明。

    “別與他白費脣舌了,與你說過的,不過怕你生氣沒說原話,他是讓你跪爬着來見他的,這老東西確實不是個正經玩藝,揍扁......”刁友進一步煽風點火,可是話沒說完,就覺得嘴裏不知被塞進了什麼東西只得停住。

    原來燕凡實在聽不下去了,見小孫蓉正吃一個烤紅薯,忙拿過來掰了一個巴,照刁友的嘴盡力扔去,他也沒想到竟然這麼準,地瓜巴接近刁友嘴時不見了,那是飛進了嘴裏毋庸置疑的。

    刁友不知是什麼東西進口,馬上往外吐,紅薯雖然有紅字,瓤卻是黃色的,吐出來難免會讓人誤解。

    衛英就誤解了,這東西你也硬往人嘴裏弄,你什麼人啊,見他時的美好認象剎那間消失了,爲兄弟出氣升格爲第一位,衛英從刁友手中接過哨棒,奔流浪人而來。

    “切慢,是大讓小,先把話講清楚再動手懲罰我不遲。”燕凡笑着,善意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
    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