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骨頭哪有鐵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骨頭哪有鐵硬字體大小: A+
     

    衆小混混們見小頭目生氣了,再也沒人插言,卻都希望出點兒萬一,用來證明刁友固執己見、不聽勸告而遭遇的損失,但希望裏還岔出另一個希望和注意事項,那就是別張嘴,以免讓含在嘴裏的那塊肥肉不謹掉出來。

    差幾分兩點,遠遠看見那輛淡藍色的三輪電動車向這邊駛來,萬一看來沒有實現,肥肉也不用擔心掉出來了,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那個萬一真的來到。

    燕凡在涼亭北面停穩三輪車,好似很費力的從車裏下來,又轉身攙扶下那老孃倆。

    坐在涼亭的小混混們退出,只有刁友叼煙坐在涼亭的固定座椅上,好似懶得下去。

    “你,到外面去,快點。”燕凡好象有點不尊重人似的用拐指指刁友,又指指涼亭以南,口氣堅決。

    “爲什麼?以往我都是坐這裏的,這座椅早已屬我所有,任何人不得侵佔!”刁友洋洋不睬,口氣更硬。”

    “上面有你的名字嗎?這裏有一老一少,不是中華傳統美德里有尊老愛幼嗎?你不是炎黃子孫?”燕凡的聲音平穩下來,貌似欺軟怕硬。

    “你不就是個流浪歌翁嗎?在我們的保護下才沒有敢欺負的,一個生人在這裏創生活就那麼容易嗎?沒有我們,你恐怕一天也呆不下去!”刁友用了唬人的本事。

    燕凡笑了笑說道:“流浪歌翁不錯,是你們給我戴的一頂高帽,說白了就是一個窮要飯的,父老鄉親誰會爲難一個窮叫花子?還用得着衆位英雄豪傑的保護嗎?”

    “你,你!”刁友嗵地站起,差一指指着流浪歌翁的鼻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是不?你真的洗臉盆扎猛,不知深淺的老東西,不識擡舉!”

    燕凡沒有發火,還是平靜地說:”我不知深淺,是在洗臉盆裏,而你是在尿罐裏扎猛,不但不知深淺,而且還不知臊臭呢。”

    刁友一聽大怒,揚掌就朝流浪歌翁臉上打來。

    燕凡一低頭躲過,見掌變拳又奔自已臉上揮來,心想:你打擊別的地方都可以,這張臉值好幾萬呢,你們這些遊手好閒的懶玩藝賠得起嗎?於是燕凡快速伸出左手,一把攥住他的手脖子:“少用點力,別的打不準目標閃了手脖子,我這七老八十的耋耄之人,哪能經得起你一拳啊。”

    人家是用左手攥着自己的右手腕,一般人是右手勁大,這老東西是左撇子?這等年紀怎麼會有這般力氣?他哪裏知道,自小天生力大的燕凡用了不足五成力氣,他只想讓刁友知難而退。

    小混混們纔剛剛退到臺下,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回頭只見刁友的手腕被攥在流浪歌翁手裏,由於剛纔沒聽見流浪歌翁起高嗓,小混混們一時手足無措。

    “看什麼!還不收拾這不知好歹的臭要飯的!”刁友幾次想奪回自己的手脖子:這是我的呀,你搶去無用的!但每奪一次,人家就加一分力氣,他已感到了痛疼,忙招呼他的手下羣起而攻之。

    橫肉小混混和他的搭擋早已深知這老者不是等閒之輩,所以沒有向前,他倆在等那四位。

    有一位新來不久的,本來膽就小,碰到這種情況,竟然丟下同類不管,自己篩糠去了。

    尿不溼與溼不尿倒是職場老手,經歷過許多場合的勝利,這會兒卻在心裏慶賀着那個萬一來的及時,讓刁友也品味一下不聽勸告的下場。

    “媽的,白養活你們了,再不下手,老子對你們下手,別後悔!”流浪歌翁不怕威脅,你們豈有不怕之理!刁友放出了最後一招。

    篩糠的丟下了篩糠的正式工作,不附合邏輯的第一個要上涼亭臺階拼命,大概爲了不忘記篩糠的動作要領,上着臺階還模仿着篩糠動作,結果臺階一不協調二不配合,競摔倒了,門牙撞掉了兩個,鮮血直流,未戰先敗。

    其他五位一看大事不妙,互視一眼齊奔涼亭,他們知道團結就是力量的道理。

    燕凡兩手的力量比較平衡,相比而言右手的動作要諳練一些,他見五個小混混來勢兇兇,便用右手持拐,活塞工作的速度,每人點了胸部一拐。

    從尿不溼第一個受拐光顧,到溼不尿最後的第五拐的享受,用時兩秒,五個小混混好似都被高壓電電了一下,沒看明白是怎麼倒地的,都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趴在地上擡起頭,你看我,我看你,捂着胸脯。

    撞掉兩個門牙的新手往前爬了兩步,與那五個享受了鐵柺待遇的人混在一起,本來牙痛卻也捂着胸脯。

    “去協助嘴裏流血的那個人,把其他五個岔氣的人拉起來,活動活動走吧,從此在這一帶不希望再一次看到你們,否則就不是岔氣這麼簡單了,半個小時後,就會自然恢復的,這雙柺的最高境界是奪命棍,識擡舉就走遠點。”燕凡鬆開了左手。

    刁友不敢多說,遵照流浪歌手指示,與那個篩糠專業戶扶起了那五位倒地的小混混灰溜溜地夾着尾巴溜出人羣。

    等小混混們走遠了,早來或陸續趕到的人們才暴發出熱烈的掌聲。

    遲到的掌聲,證實了人們對這些小混混們的懼怕和憤恨,燕凡向各位抱抱拳:“各位父老鄉親請放心,從現在起,這些玩藝們我替諸位趕走。”

    吳倩霓與小孫女見大恩人招呼她倆到涼亭的板椅上就座,吳倩霓擺擺手:“別費心了,這就給您增添了不少麻煩,俺老孃倆在下邊就好。”

    “你上來,今天所得的款項全部給你做爲你兒子的醫藥,所以,你直接拿這募捐箱,記住對人家感謝,躬身鞠躬,不要下跪磕頭,上來吧。”燕凡安頓好,開始了他的演出。

    快三個小時了,演出接近尾聲,今天因爲是助人演出,人們受流浪歌手精神的感動和出於同情,募捐箱裏的錢少說也是往日的兩倍,補了上午的空。

    正當燕凡要抱拳結束之際,刁友等人手持長棒短棍,凶神惡煞般豁然而至。

    原來,用了半個小時,岔了氣的五個小混混恢復了元氣,看看是七個人,都膘馬肉肥正當年,且不說還有錢的巨大誘惑,單單受辱一事他們就咽不下這口氣,必須把他馴服,否則,不僅要白丟這塊經濟利益,更關健的是再不能在這一帶活動,雖然這裏都是衛英的地盤,但各個冒充江湖人士的小頭目都有自己的管轄範圍,所以這次刁友聽從了尿不溼和溼不尿的建議,由於刀具受管制,所以各人找了自己順手的長短傢伙向這裏撲來。

    刁友走向手持募捐箱的那老孃兩個,其他小混混輪起長棒短棍,照燕凡劈頭蓋臉的打過來。

    燕凡左拐點倒刁友,右拐風輪般轉了一圈,小混混們的長棒短棍不翼而飛,卻把在場的觀衆嚇了一跳,紛紛躲避在空中飛舞的那些棍棒,有些心裏還在詼諧的想道:哎呀,我們看演出是付費的呀,你們練把式,千萬別誤傷了俺呀。

    刁友得意於燕凡沒用力氣,打一軲轆滾站起來,看來也沒多大本事呀,卻見同夥們的手中已無了傢什,忙使一個眼色,讓各人找回自己的武器,打算進行第二輪較量。

    六個小混混很快撿回了自己的棍棒,好似要商量一下進攻套路似的湊成一堆。

    燕凡無意傷他們,只是想把他們轟出聖延市,所以兩次都手下留情,見他們有意再犯,便拄拐前行:“再不知死活,我不留力了!”

    小混混們倒退了幾步,見刁友要轉到流浪歌翁背後進行暗算,這六個小混混倒也心齊,忙列好架子,一是準備最後一拼,二是爲吸引流浪歌翁的注意力,以提高刁友襲擊的成功率。

    燕凡豈能不知道背後有人?但他仍然佯裝不知,迎着棍棒慢慢往前逼步。

    六個小混混往後退了幾步,見流浪歌翁已完全處在刁友的襲擊範圍內,爲了進一步吸引注意力,好象商量好了似的,一齊奔流浪歌翁揮擊來棍棒。

    吳倩霓眼看恩人處在極度的危險之中,竟嚇得魂飛魄散,忘了呼喊提醒,還不如一個五歲的幼童,扒開小嘴想呼爺爺快跑。

    燕凡還不等小孫蓉喊出爺爺的第一個爺字,左拐往後一輪,沒回頭便撂倒了刁友,見六個小混混又要棍棒齊落,心想:這樣是尿罐裏扎猛灌傻了嗎?真不知道深淺了!那就把雙柺絕命棍在你們身上做個驗證吧,只拿出一半功夫讓你們犒勞犒勞。

    尿不溼在最左邊,燕凡左木拐輪後的同時,右手鐵柺奔尿不溼下肢下部而去,骨頭哪有鐵硬?聲音還不是太大,尿不溼便腿斷往左倒在地上。

    溼不尿緊挨尿不溼,這溼不尿倒也靈敏,見尿不溼倒地他沒了屏護,情急之下往上猛力一跳,好似有飛天的本領。

    燕凡見右拐平走會繞過溼不尿,便將右拐在平走中迅速擡高了方向,還是奔下肢下部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