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站在那裏發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站在那裏發呆字體大小: A+
     

    離開旅店走了不久,被前邊的人疙瘩擋住去路,燕凡只得下車前去觀看。

    “你回車上去吧,我下去看看,是哪裏的王八崽子敢在這裏擋住大爺的路,是活膩了!”與燕凡並肩坐着的那位滿臉橫肉的小混混跳下駕駛棚,似有萬夫不敵之勇。

    燕凡彷彿貪顧分開人羣往裏走而沒聽見似的,很快到了圈裏。

    圈裏,一位衣不蔽體的老年婦人,旁邊一位看上去只有五歲,身上衣服也破破爛爛的小女孩,並齊朝南跪着,這一老一少,只要有人捐款,無多少都磕一頭,實情讓人看了不忍和心酸,小女孩雙膝跪在一塊紙殼上,紙殼上寫着:各位伯伯叔叔伯母嬸嬸們,在跪的長者是農婦吳倩霓,今年七十六歲,患有嚴重的頸椎、腰椎疾病,生活勉強能夠自理,小者,孫女孫蓉,四歲半多點,家裏還有吳倩霓的兒子,孫倩的父親孫棟縣,癱瘓在牀,且有重症心梗每天三時用藥,家裏債臺高築,再也沒人敢借錢給這個家庭,生活已難以維持,跪求路過的父老鄉親們,您樂善好施,伸出貴手,幫幫這個行將滅亡的家庭,不奢望還債,只求醫藥費和一家三口餓不死,謝謝。

    這場景與燕凡演唱形成巨大反差,有好心人最多捐五元,但很稀少,主要是一元、五角、一角的,還是以一角爲主體,估摸紙箱裏的錢過不了十元,人疙瘩裏的人捐款者不到十分之一。

    燕凡走過來,單膝蹲下:“這位嫂子,家裏欠了多少外債,可以告訴我嗎?”

    吳倩霓抹一把淚說道:“這位兄弟,不說也罷,說出來怪嚇人的,看俺可憐,您就施捨個塊兒八角的,手頭緊,您還是先顧自己吧,都不容易。”

    “大嫂,我沒惡意,可以告訴我的。”燕凡拍了拍孫蓉的手,並建議這一老一少坐下休息一會兒。

    “這位兄弟,謝謝您的好意,您忙去吧,您這一來,耽擱了俺的事,您還是走吧。”老婦人近乎於哀求。

    “那你相信我,告訴我到底欠了多少外債,說不定我會奉獻錦薄之力呢,沒什麼嚇人的。”在燕凡想來,最多也不過三、四萬饑荒。”

    “接近一萬元,確實想都不敢想,我可憐的孫女,找這麼個窮家下生,你命苦啊。”奶奶抱着孫女,號淘大哭起來。

    窮人家的孩子懂事早,孫女輕輕用小手給奶奶擦着淚說道:“奶奶不愁,等我長大,能掙錢了就好了,我會買許多許多的糉子給奶奶和爸爸吃。”

    原來,用磕頭求來的錢,這一老一少竟捨不得買個糉子吃,吃個糉子競成了這老孃倆的向望和目標,燕凡偷偷擦了擦眼角就要滾落的淚珠,從粗布上衣兜裏掏出十五元錢遞給那個滿臉橫肉的小混混:”那邊有個賣糉子的,順便買兩瓶水過來,快點。”

    橫肉小混混不太心甘情願,嘟嘟道:“你既然當好人,你去買啊,別指使別人!”

    “賣糉子的在哪邊?我去買。”一位外地遊客不知橫肉是個小混混,一邊接錢還一邊指責道:“人家這位大伯出錢,你不就是走幾步路嗎?哪來的這麼多費話!”

    “你,你!”橫肉小混混暴跳如雷,就要上前動手。

    圍觀者深知此人不可惹,故沒有前來相勸者。

    燕凡喝道:“缺理的東西,滾回來!”

    橫肉小混混更加氣急敗壞,他感到連續受到了污辱,見還蹲着的燕凡用單拐指着他,便一把掠住拐,想奪出來扔在一邊,誰知那燕凡穩如泰山,任憑橫肉小混混怎樣努力,人家右手單手握拐,他竟然奪不出來,僵持着,直到買糉子的遊客買回糉子和水。

    燕凡知道今天非出手不可了,便將單拐往回一撤,橫肉小混混竟然被摔了個狗吃屎:“滾起來,去把那老孃倆扶我車上去,到我租的房間裏休息。”

    “不了,不了,大兄弟,俺還得在這裏操持醫藥費呢,謝謝大恩人兄弟的糉子和水,您的心意俺領了。”說着,吳倩霓調好方向,攜同孫蓉要叩頭表達謝意。

    燕凡手機眼快,兩隻手分別阻止了這老孃倆的謝恩舉動,並說道:“大嫂,你在此最多再住三天,我會幫你拆除債臺,並保證你兒子一年的醫藥費。”

    千恩百謝地吳倩霓幾次要叩首誠謝,都被恩人禁止,小孫蓉也懂事地連聲說“謝謝爺爺”。

    橫肉小混混爬起來與另一名小混混耳語了一會,連滾帶爬地找刁友匯去了,留下的那位小混混過來攙扶起吳倩霓。

    燕凡第一次在衆人面前展現了他的絕技,竟然單臂抱起小孫蓉,人們還沒看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他已單手雙柺走到三輪車前,他露這手,是爲給那位攙扶吳倩霓的小混混看,讓他透信給其主子不要無事生非。

    人們稱讚着流浪歌手的助人爲樂,津津樂道的豎着拇指走開了,這時卻有兩個中年人因爭糾動了手。

    燕凡將小孫蓉放在三輪車裏,見有二人要大打出手,忙幾步過來,用拐隔開了二人:“兩位,住手。”

    “他不講理,該打!”瘦一點的人火冒三丈。

    “你不講理,你該揍!”胖子橫眉冷對。

    “你先說爲什麼他該打,快點,我還有事要辦。”燕凡首先面向那個火氣大的瘦子。

    “他血口噴人,污衊你這位大善人,所以該打!”雖有人勸架,瘦子餘火未消。

    “你說,他爲什麼該揍。”燕凡又面向胖子。

    “爲一句玩笑,犯得着嗎?又不是針對他。”胖子不服。

    “噢,是笑話我這老殘跡貼糊那老婦人哪,哈哈哈,君不見我乃瀟灑帥哥,家裏還有俊靚嫩妻呢。”燕凡知道他的實話肯定沒人信。

    兩個要動手的傢伙本是同鄉好友,聽後也哈哈大笑,瘦子以爲這老人幽默可笑,胖子以爲這老人異想天開,賴蛤蟆想吃天鵝肉。

    看看瘦胖二人由懟轉和,燕凡駕駛三輪車奔向小旅店。

    老闆娘剛出門,她打算親自去買菜,見燕凡演唱時間回來,便奔向已減速停下的電動車:“回來這麼早啊,是有什麼事嗎?用得着我嗎?”

    “這老孃兩個着實讓人可憐,我想爲其租間房,三天,還想借用您的洗澡設備一用,這老孃倆大概從未洗過澡,看看你能不能行行方便?”燕凡指指那一老一少。

    老闆娘朝車內看了一眼回過頭來:“請問,他倆是你的同鄉呢還是你的親戚?這麼關心她。”

    “都不是,也都是,說實話是陌路生人,實在是太可憐人了,如果你不願意,租房我可以加錢,借用你的洗澡設備我可以付費的。”燕凡笑着說。

    “看你說的,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可憐陌路生人,我也不會漠然置之,好,熱水器儘管用,你去教教她,三日房租伙食費全免,我回來再安排住宿食用,我先去買菜了。”老闆娘言吧擺擺手,跳上腳踏三輪車去了。

    這時吳倩霓與孫蓉已爬下三輪車,站在那裏發呆,天上果真會掉餡餅嗎?那得幾世的行善修煉啊。

    “你倆站着別動,我去停好三輪接着回來安排你倆洗澡。”看看小女孩還拎着糉子,便說道:“去那邊坐着,先吃着糉子等着,一會我回來。”

    吳倩霓答應一聲,看着多少日子沒露過笑容的孫女那甜甜的笑,心裏涌現出一股暖流,也不知是她牽着孫蓉,還是孫蓉領着奶奶,一齊來到有座位類似簡易涼亭的地方坐下,孫蓉先拿一個糉子遞給奶奶,然後自己拿出一個敞開狼吞虎嚥地吃起來。

    燕凡回來,見老孃倆已各吃了一個糉子,便領着進了老闆娘的浴室,調好了水溫,囑付了三遍注意事項,並要她們多洗會兒,以留給他充分的時間去給買新衣服,這老孃倆的穿着也確實影響市容。

    橫肉小混混在一家簡陋小旅店裏找到刁友,彙報了遭遇,並重點強調了那殘跡老人不是等閒之輩。

    刁友並不在乎:“雖然個不矮,怎奈是一條腿,又是耋耄之年,怕他怎的,我們七人,任何一個治服他也不在話下,放心就是。”

    這時另一個小混混也找到這裏進行二次彙報。

    “你怎麼也來了?那邊誰負責?”刁友又轉面尿不溼:“另編組了嗎?”

    “沒啊,誰編的?我不知道啊。”尿不溼又看上溼不尿。

    溼不尿搖搖頭沒吭聲,看向二次彙報者,希望他做出實事求是做出合理解釋。

    “老頭與那髒老太太和那個髒小孩去了他住的那家旅館,又沒演唱賣藝,我在那裏也無用,特地來彙報一下那個殘跡老人,他不是個一般人,一條腿,蹲着,眨眼間,便能把孩子抱上三輪車,好胳膊好腿的也沒那樣的速度,而且單手雙柺,神奇的很。”二次的彙報終於圓滿完成任務。

    橫肉小混混接言:“他的拐咋一看是木製,實則是鐵的,我試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