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我們可以合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我們可以合作字體大小: A+
     

    潘辰心中,趙承同很可能不在邵夏家裏或者不在那個臥室,他瞅了一下友善,對其相信度降低了。

    趙承同有點少氣無力的在邵夏攙扶下走出來,緩緩來到客廳沙發上就坐。

    除了潘辰,其他三人在趙承同出來時都站起相迎,並七嘴八舌的問安,在趙承同坐下後,纔不約而同地就座。

    “大總哥,我真的病了,快半個月不但不見好,反而愈發加重,真的幹不了事情,請大總哥原涼。”趙承同坐下後,捂着肚子,慢條斯理地面向大總哥。

    “你的身體不是一直很好嗎?看你的臉色,紅潤有神采,也不似染病之人!”潘辰口氣生硬。

    “沒病我能裝病嗎?大總哥,你看您說的。”趙承同還是那副病秧子模樣。

    “是不是想退出了?”潘辰一針見血,冷不防一句話。

    “我不想退出,可您看我這破身體不爭氣,據醫生說,要恢復很難,即便能恢復也不是一日之功,一年半載的也沒有多大希望,守着大總哥和總哥,我要請一個長期假,望兩位批准。”趙承同一下子請了至少一年假。

    潘辰沒有吭聲,冷笑着,目光似箭射向二兵團分哥。

    衆人都捏了一把汗,他們從冷笑聲中聽到了可怕音符。

    “如果我到場,不但幹不了什麼工作,還煩各位照料,那可真是勞民傷財。趙承同是當事人,反而沒有擔心,從傳言江湖有了盟主起他有點瞧不起這個大總哥。

    “好,好。”潘辰又冷笑了一聲:“邵大經理不是說有法律嗎?咱就公了,燕總裁遇難,你假如不是主謀與兇手,也是見證者吧?起碼也是知情人!”

    站在一邊的邵夏突然睜大眼睛,寒光瞄上趙承同。

    燕凡轉完了安津市燕氏集團與燕丁集團的主要企業,除了燕氏有幾處企業發展滯後外,其他企業相對於大氣候來說,還是說得過去的。

    據孔大雨的報告,丁從從還在婦幼保健院,母子平安,三兩天內便可回家,汪玉病情已經穩定,已經轉入普通病房,若非丁從從醫院沒人,也已經出院了。

    燕凡趕回殿南,先去看望了丁從從母女,又奔向醫院探望汪玉,得知汪玉已經出院,燕凡心裏亮敞了一些,又急忙趕往燕丁大廈,。

    燕丁大廈,多麼熟悉又親切啊,一磚一木,加之過去的一舉一動,又呈現在眼前。與保安用手勢溝通了好一會,纔在保安電話請示後得以進去看望汪玉。

    汪玉見獨肢老人進來,示意還沒離開的汪兵再找點錢給這殘跡人。

    燕凡急忙擺擺手,指指汪玉,示意是來探望病人的,並將禮品袋輕輕放在身邊櫥上。

    汪兵看在殘肢老人夜守急救室的份上,還是找出了二百元人民幣過來遞出。

    燕凡堅拒不接。

    “收下吧,聽我弟弟說,我在急救室搶救時,你在外面爲一個陌生人守夜,真有我家燕總裁的風範。”汪玉嘆息一聲:

    “真的好人不長壽,竟連遭惡人暗殺,唉。”汪玉雙眼溼潤,淚水很快流下來了。

    玉,我就是燕凡,對不住了,站在面前竟不能相認,人生的最大不幸!燕凡的眼睛也接近溼潤,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忙點點頭告退,誰知這一告退,競成了燕凡終生的又一難以忘卻的遺憾。

    燕凡離開殿南,乘出租車到了修車場的停車點,駕駛着她的三輪電動車,繼續往西偏北的方向行駛。傍晚,他駛進了一個比較大,有兩千多人的村子裏。

    因時值夏天,早用完了晚飯者便聚集在村中央的小廣場上聊天,見一輛有棚三輪電動車在小廣場停下,便前來圍觀,只當是賣什麼東西的客商來開夜市。

    燕凡好似有些吃力的從三輪駕駛棚裏下來,向圍觀者抱抱拳:“各位父老鄉親,本人四嚴,流浪歌手,誰家有閒屋,我求宿一夜,價格面議。”

    “那不用借宿,本村據交通要道,因此有一處小旅館,可前去住宿。”有一五十上下歲的熱心男人提議。

    “請這位小老弟指指方向我前去投宿。”燕凡又抱抱拳。

    “我可以領你去,但你必須回來爲大家演唱,可以嗎?”中年男人半開玩笑半認真,好似在討價還價。

    燕凡點點頭:“可以的,今晚爲各位父老鄉親免費演唱最新的影視歌曲。”

    “那走,我領你去。”熱心中年人要率先啓步。

    “遠近?若遠咱駕駛三輪車去。”燕凡雖然前挪了拐仗但並未前行,問。

    “不遠,幾步就到。”中年人雖沒停步,但放慢了行速。

    往西走了不遠,便到了店家,因爲地據交通要道,所以小旅店生意異常紅火,日未落便沒了房間,店主人出於熱心,便打算領燕凡去商量一下那位一人租了兩個牀位的先生,於是三人一同到了那個房間門外,店主人敲了敲門,三個人候在門邊。

    過了有五分鐘時間,房客才慢條斯理地拉開門:“這裏住宿還興查房啊。”

    “這位先生,有件事來協商下。”店主人滿臉堆笑。

    “說。”房客有點反感似的。

    怎麼有點眼熟?燕凡抓緊在腦海裏思索,噢,原來是那天裝那個燕凡時在屏幕上見過,這苗條身板絕對不適宜練武,怎能勝任總哥?臉上還透着秀氣,着女裝準是一標緻女子,聲音也細呀。

    “這位大叔來晚了,店裏已無牀位,大家出門在外都不容易,先生一房二牀也是閒着,讓這位大叔住過來,不僅幫了店家的忙,還爲大叔提供了方便,而且你還省一半費用,一舉三利呀。”店主人好似對沒地住宿的人負有絕對責任似的,苦口婆心。

    “我有我的原因,我付了款,我就住宿過夜的權力,任何人也無權干涉的,對不?”房客,是衛英,雖然燕家終止了讓其代找蔣麗母子三人的請求,但西北幫並未終止尋找,其主要力量還投在這方面。

    “這位先生既然包了這個房間,肯定這位先生有其用途,咱們別出難題了,還是走吧。”燕凡與人和房也不方便,他還要給那條腿按摩,與人同房也確實不妥,不如自己獨處一室,走幾步武路也方便。

    衛英突然發現這老人有些不相稱,臉面年逾七十,握拐的手卻相當細嫩,便想弄個水落石出,仗着一身武藝,不懼你男性年輕,便問道:“且慢,請問這位大叔,飄泊在外,都這麼個年齡了,不辛苦啊,你欲何往?家裏的兒女親人怎能放心啊。”

    燕凡雖然雙柺前挪卻並未啓步,說道:“本人是個老光棍子流浪歌手,無牽無掛。”

    “那好,你只要在此唱一兩首歌曲,不但我會照付演唱費,而且會讓你在這裏免費住宿,但有一個條件我首先講明,必須是合衣而眠。”衛英有了活口。

    “也行啊,這位大叔不是還沒用飯嗎?到前邊用點飯,我也過來欣賞你的演唱。”店主人彷彿長出了一口氣,勝造七級浮屠那樣高興。

    “如果這位兄弟不棄,可到外面小廣場,我應允爲在場的父老鄉親們演唱的,不能讓他們久等,等演唱完畢我再隨便吃點什麼墊墊飢即可,流浪者沒有那麼及時的完善條件可以保證的。”

    熱心引路人聽後大受感動,連聲道謝。

    “小廣場不遠,出了門往東三、四十米便到,我們不妨前去聽聽。”店主人看着房客投出探求的目光。

    衛英表示同意,點點頭跟在三人身後走向小廣場。

    衆人見燕凡過來,多數人鼓掌以示歡迎,還有零零落落地幾個人站起來。

    燕凡調好音響,向衆人一躬:“相信大家都沒想到今晚會有一個流浪的殘跡老頭歌手會唐突而至,所以口袋裏肯定沒有帶錢,我免費爲父老鄉親們演唱,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好,大家點歌,凡我會唱的,一定爲鄉親們奉獻。”

    有一位年青人站起:“我最喜歡聽戰鬥故事片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

    “你這位是出惟難題的,我們這位歌手是男性,插曲原唱是女聲好不?”

    燕凡笑道:“男聲、女聲、男女聲二重唱,雖然唱不好,但父老鄉親不要笑話,在下都能來上兩嗓子,好,演唱現在開始。”

    燕凡在人們的質疑聲中調好音響,接着開始了聲情並茂地演唱。

    人們如醉如癡的欣賞着,甚至有人懷疑是放得原聲帶,這位流浪歌手只是在這兒對口形。

    一曲完成,掌聲熱烈,小廣場的人越聚越多,在附近散步的人們也趕了過來,也有一部分是原在小廣場的人用電話喊來的,人員還在陸續增加。

    有附近的商戶,扯來了電線安了大瓦數燈泡,一時小廣場如同白晝,成了歡樂的海洋。

    “父老鄉親們,還喜歡什麼歌曲儘管說,有喜歡演唱的,這裏還有話筒,我們可以合作,有喜歡伴舞的,也過來,咱們共同歡樂今宵。”燕凡被大夥的熱情所感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