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趙分哥在家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趙分哥在家嗎字體大小: A+
     

    燕凡到達醫院時,已是下午三點多,悲痛使他忘了中午沒吃飯,又免了晚餐在這裏焦慮地等待着,好似他的等待是搶救汪玉的一部分。

    深夜十一點五十多分,十分疲倦有些狼狽的搶救室醫護人員才把汪玉重新拉回到人間。

    雖然醫護人員不收紅包的態度異常堅凝,汪兵還是在監控盲處硬給他們塞進袋內,然後飛也似趕入重症監護病房,或許紅包又一次起了關健作用,在非探視期間,汪兵卻得到了進重症監護病房的特許。

    有十幾分鍾,汪兵從病房走出來,雖然有些萎靡不振,但比進病房前那惆悵詛喪的面容有所緩合,燕凡的心也得到了一點安慰,但他還不放心,己經凌晨一點了,他打算在室外陪一夜,也是對病人愧疚的一點表示。

    三點多,一位醫務人員忍不住過來問道:“您是她的什麼人?爲什麼不找地方休息一下?”

    燕凡沒忘記自己是個啞人,忙用手指指指自己的嘴巴,又擺擺手,又指指病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後做了一個連他本人都不懂含意的動作,向那位醫護人員伸出兩個拇指,而且還上下左右晃了晃。

    那位醫護人員好似比燕凡還明白似的,竟然點了點頭,招呼燕凡進去看望病人,並且也做了一個手勢,將二指豎在自己嘴巴上,並輕輕打開重症監護室的門。

    燕凡尊從約定,雙柺輕輕觸地走進來,見汪玉戴着氧氣罩,兩隻手上都紮上了吊瓶針,汪玉平躺着,大概是也同醫護人員一樣,掙扎回人世間耗盡了她所有的力量,現在正靜心休息,看她的胸脯微微有節奏的起伏着,知道她已暫時脫離了危險,燕凡很自覺的用胳肢窩固定了雙柺,兩手抱拳向在場的醫護人員抱了抱拳,然後又拐輕觸地,很不情願地退了出來。

    心情,亂極了,對於汪玉的病情,就象這黑夜燈光一樣,雖然墨夜被燈光照亮,但一旦停電,將是一片黑暗,燕凡不敢往下想了。

    這幾天,汪兵白天忙着建超市,雖然丁誥曾讓他專心陪汪總裁,但一是工作量大急需領導調度,二是汪玉也幾次讓他先忙工作,所以只有夜裏來陪姐姐,雙重壓力確實讓汪兵沒有喘息的機會,身心俱疲,看姐姐終於被白衣天使從死神那裏拉了回來,他纔有點放心的回家休息了幾個小時,因爲還在重症監護室,不放心又讓他睡醒一覺竄了來,見缺肢老人還在這裏守着,不免心中有些異樣的感覺:或許這人一生貧寒,沒見過大錢,施捨他二百元就成了他的大恩人,爲一個絕症病人在這裏守夜。

    燕凡見汪兵走過來,心想,還是姐弟情深啊,這家去才三兩個小時就返了回來,還沒有得到有效休息呢。見他走到切近,忙抱了抱拳。

    吃飯前,趙承同接到了劉地的電話,說潘大總哥有可能飯後會聯繫他,或電話或親自去,不一定用何種方式。

    吃完飯,趙承同就在另一間臥室裏躺着,不是拒見,是一個病秧子臥牀不起。

    不久,有人敲門,邵夏理之當然地前去敞門。

    友善走進來:“邵經理,趙兄呢?不是在這裏寄宿嗎?”

    邵夏點點頭,一指:“在他自己的房間裏呢,你去吧。”

    友善一邊往她指的那間臥室走去,一邊想:裝什麼正經,外面誰不知道?可真是掩耳盜鈴!

    相對而言,友善是自己人,但趙承同並沒有坐起來,他怕不一定什麼時候潘辰會闖進來。

    “趙兄好自在呀,剛剛黑天,就躺起來了,真會享福啊。”友善一點沒客氣,甩腚坐在牀邊。

    趙承同枕着枕頭轉了轉頭,露出一絲苦笑。

    邵夏用方茶盤端來茶水:“忍着,與友兄弟喝水吧,人家一般不來,別慢待了啊。”

    趙承同這才坐起來,卻見友善獻殷勤搶着打茶,示意自己重薪再躺下,他也就順勢恢復了躺姿。

    友善倒了三杯,不用問有邵夏一杯。

    外面又傳來敲門聲,邵夏擺擺手:“你們用,又來‘貴賓’了,我去開門迎接。”

    潘辰與劉地及渚瞼走進來,邵夏引進客廳讓座。

    “友總哥不是來了嗎?莫不是趙分不在,友總哥被邵經理樓房藏雄了?”潘辰一臉壞相,越是得不到的人越是嚮往,尤其這一期吳春也突然拒絕了與他來往,他花錢在外找女人鬼混,在他心目中那些女人都是歪瓜邪棗。

    邵夏漫不經心的白了他一眼,沒有吭聲,走向有兩人在的臥室。

    還沒等邵夏走近臥室,友善端着方茶盤走出來:“大總哥不是今晚有要事嗎?我奉命早來了,但還沒工作呢。”

    “趙分哥在家嗎?不是剛要偷情被俺哥幾個給攪了吧?”潘辰並不忌諱守着這麼多人,醜惡嘴臉盡露。

    “潘大總哥什麼素質,怪不得得不到天下英雄的愛戴,原來張嘴就是男女之事,好像您生下來就只學了這一種本事。”邵夏不留口德,她知道他在想什麼。

    “兄弟之間開個玩笑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開玩笑會增加生活樂趣,不是嗎?”潘辰在衆人面前有點尷尬,但他沒有動怒,還是乾笑了兩聲。

    “大總哥,前幾日來的那位江湖信使說有了一位尊稱嚴爺的盟主,要您在全東幫兄弟們面前次日公佈,您是不忘了?可不能壞了江湖規矩受到懲罰啊。”渚瞼是善意提醒。

    “什麼新盟主,什麼嚴爺,無憑無據,誰會承認?說不定是個江湖小混混獨出心才,搞個什麼小風頭而已,咱不管他,儘管幹自己的。”潘辰一副無所謂的神情。

    “大總哥,那你不該在江湖令上簽字,您知道,簽上字就等於認了嚴爺是江湖至尊,那必須聽從調配的。”劉地目睹了潘辰跪接江湖令的一幕,從那時起,潘辰等於成了東幫總哥,而友善迴歸了四兵團,雖然沒有公佈。

    “你還經多見廣啊。”潘辰沉下臉,對劉地這番話相當不滿:“當今江湖魚龍混雜,那幾年年年出個江湖至尊,誰超過一個月了?有一半不是做着盟主命就烏乎哀哉了?邵經理說我沒得到江湖豪傑的愛戴,但我起碼在江湖混了半年,這個大總哥,各幫總哥也都預以承認不是嗎?論說,忽然冒出一個號稱江湖至尊的盟主嚴爺是冒天下之大不諱,我應調兵遣將預以剿之,但爲天下蒼生,我不願讓江湖興起腥風血雨故而忍之。”

    “大總哥菩薩心腸,可惜別人沒看出來,讓人悲痛嘆惜呀,江湖的英雄豪傑們都瞎了眼不識貨啊。”邵夏的刻薄語言一出口,便覺得在他的弟兄們面前貶低他有點不合適,便朝他笑了一笑。

    有門!潘辰似乎看到了在她身上實現野心的希望,下體竟然有了反應,爲了讓她早日就範,他轉怒而喜:“邵經理真會開玩笑,我心本就善良,趙分哥如果安幫規處罰,應該與我們早就天各一方了,我這還和兄弟們來看他。

    “無所謂的,趙承同在這裏,無非是一位省房租的房客,不用在我面前說好聽的,什麼幫規也不能大於國法,也不能凌駕於國家法律之上,要不,我替你們把因生病而近期沒受你們指揮行動的趙承同掛個電話,讓公安局來逮浦他。”邵夏在暗示:趙承同既不是主犯,而且近期內沒有參加犯罪行動,量刑也會比你們輕。

    “邵經理這是什麼話,公安局算個屁,上面都給江湖很大的面子,一個小小的安津市公安局連個屁也算不上,放個響屁,有聲有味,我就是怕個小小的公安局呢。”有些地方,地方勢力確實與公安局有些藕斷絲連,但潘辰對這裏局子的人,不說主事的,連個清理衛生的人都不認識。

    “就是,聽說江湖上的人,在上層建築裏都有任職呢,潘總哥論起行政級別來,最起碼也是副部級。”劉地跟本不知道行政級別劃分,只是在這裏阿諛奉承。

    “怎麼還副部級?正經八理的正地級市級待遇。”更是什麼不懂的渚瞼看到劉地奉承了大總哥,於是也急忙溜鬚拍馬,他以爲帶正字的就比帶副字的大。

    “不對,大總哥,至少也是正縣級。”友善不甘落後,竟又無形中往下降了一降。

    潘辰倒是懂得一些編制,他知道兵團分哥們在給他爭面子,雖然一降再降讓他好笑,但還是笑了笑說:“驢頭不對馬嘴,你們在說羣口相聲。”

    “好像到了年齡,不但不能退休,也得不到那些待遇吧?”邵夏仗着在自己家裏,似乎有些肆無忌憚。

    “好了,閒談莫論,你三人去把趙分哥扶過來吧,要不然背出來也行。”潘辰端正了面孔。

    “慢着。”邵夏拉下臉來:“這是我的私人住宅,輪不得你們在這裏放肆。我去看一下,能來則來,不能來,對不起,你們請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