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看您走路不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看您走路不便字體大小: A+
     

    燕凡拿着殘幣正往裏遞,被保安攥着胳臂拉出來,他偏過臉來問道:“這位保安先生,我正在辦理業務,你拉我胳臂幹什麼呀。”

    “上指下派,有指示把你請出去,你自己請。”保安鬆開手,做了一個出去的手勢。

    “我何錯之有?”燕凡好似還沒生氣,攤開雙手:“這裏不就是讓人來辦理業務的嗎?人老了就不給辦理了嗎?也沒見公示呀。”

    “費話少說,剛纔對你夠客氣的了,馬上給我出去!”保安的火氣倒是先發制人,列好了架子。

    “不講理啊,好,我不換了,我到人民銀行部門投訴你們,看看你們的服務態度。”燕凡口是心非,並沒打算去投訴,實則是在幫助天地銀行,並不是離開了燕丁集團就置燕丁的利益於不顧,他只希望在一個公平的氣氛中競爭,他在給天地銀行敲警鐘,看看人家真不給辦理了,他也只好打算離開,伸手去拿雙柺。

    保安生氣了,厲聲喝斥道:“你到人民銀行投訴?我還到法院告你呢!”

    “投訴我?有什麼可投訴的?一個孤寡的殘跡老人。”燕凡還是沒有發火。

    “造你要搶劫銀行,雙柺就是搶劫兇器!”保安一氣之下竟然弄了一句笑話。

    雖然大廳裏辦業務的不多,但也有十幾個人,都開始議論保安的不是。

    正在這當口,進來一位時髦女郎,有認識的說道:“好了,吳行長到,來處理官司吧。”

    吳春定時巡視各大營業廳,原定是上午,因爲邵夏有點不叫套,怕壞了大事,先去給她打預防針了,但邵夏已然不鬆口,只是保證不會出賣姐妹,一上午磨破嘴皮子的勸解,仍然是那個保證,有點活口是邵夏說有時間再考慮考慮,使吳春非常緊張的心略微放鬆了一點,下午她瞅辦業務的高峯時刻來巡視,聽有人讓她處理官司,忙朝那人問道:“有什麼官司可處理?”

    那人沒出聲,指了指殘跡人與保安。

    吳春先是掃了一眼保安,又看上殘跡人:眼神怎麼這樣熟悉和親切?誰?

    燕凡雖然將自己往燕家方面想過,終究沒有事實依據,如果自己就是那個燕凡,那麼站在自己面前、盛傳與別人生子的這個女人就曾經是自己的至愛,看她端詳的眼神,莫非自己是真的那個燕凡?無論如何,望風捕影、無法考證的事不能暫且信之,即便真是那個燕凡,現在也是物是人非、有家難歸了。

    吳春終於看出了燕凡眼神的親切出處,是直到現在還深愛的那位冬!可他走了,而且又去創立了一個集團,娶了兩位妻子後走了。

    燕凡餘光捕捉到吳春的沉思,他對自己是那個燕凡的猜測又加了一份肯定,爲不讓衆人看破這僵持的局面而引發猜測謠言,燕凡還是用沙啞的聲音說:“您是吳行長?都是我不好,請放我離開。”

    吳春從悵惘迷幻中驚醒,定了定神,問道:“這位大伯,遇到不公正待遇了嗎?”

    燕凡爲了幫助天地銀行改善服務態度,剛要張口,卻被那位喊吳行長來了的青年人搶去了話頭。

    “這位老伯確實遇到了不公正待遇,排隊我在他身後,先是營業員指責老伯的雙柺礙她事,又有裏面一位領導打電話讓保安轟走這位老伯,因爲保安的不禮貌,老伯說要去投訴,卻惹怒了保安要去法院起訴老伯,最可笑又氣人的是,這雙柺成了搶劫銀行的兇器!”

    吳春聽罷不禁火起,自己爲不讓燕家人找藉口將她掃地除門,下了大力氣進行整頓,不知強調了多少遍顧客就是上帝,這剛剛有了起色,就遇這種事,但事情要落實好才能發火,於是面向保安,一臉不友好的問道:“那位先生所言是事實嗎?”

    “剛纔我確實態度不好,但我是根據內勤主任的吩咐行事的,至於辦理業務的糾分我不清楚,剛纔我正幫一位顧客填寫辦卡證明。”大庭廣衆,保安知道沒法矇混過關,只好講了實情。

    吳春馬上摸出手機,往外撥發了一個信息。

    不到一分鐘,一位西裝革履、當官模樣的人跑過來:“吳總,有什麼指示請吩咐。”

    “去把內勤主任和這個窗口的營業員馬上給我叫出來!”吳春又轉面保安:“你回保安公司吧,不用在這裏工作了。”

    保安委屈地說:“吳總,我是上指下派呀,主任讓我轟他出去的,不能怨我啊。”

    燕凡不願讓人們因爲他而受牽連,於是說:“吳總,改變服務態度不是解僱一兩個人就可以辦到的,要從根上解決纔是,剛纔我也有不對之處。”

    “此事與你無關,你不必多心和自責,這是我職權範圍的事,是內部整頓,大伯稍等,您的業務一定會給您好好辦理的,放心。”吳春自進門第一次露出一絲微笑。

    這時,內勤主任與當事營業員也急匆匆趕到,在那西裝革履的人面前有點低三下四,內勤主任已從電話裏聽出了不妙的聲音。

    “吳總,這兩人來了。”西裝革履的人說。

    “剛纔,是這位大伯蠻橫無理,用雙柺礙你的事了嗎?”吳春目光似箭。

    “我,我......”女營業員無話可答,張口結舌。

    “你身爲主任,弄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嗎?人,都有尊嚴,無論貧富貴賤,是那麼好轟的嗎?”吳春又轉面西裝革履:“你們三個,本月獎金全扣,工資發一半,給營業員記過一次,停職思過,寫出書面檢查,若有第二次沒有計較的餘地,無論是誰,一律辭退,主任免職,頂替思過的營業員,馬上進去爲老伯辦理業務,行長由我代理,你降爲主任,都進去吧!”

    事情很快解決了,這位吳行長辦事的效率還這麼幹淨利落,當初燕氏沒選錯人,業務也很快在原主任滿臉堆笑的過程中辦理完畢,燕凡感到很滿意,起身,吳行長已不見了蹤影,他便走出了營業大廳,又轉向中華保險公司。

    中華保儉公司營業大廳,人雖然不是太多,但工作人員還是有點忙不過來。

    燕凡找一閒凳坐下,打算從人們的閒言碎語中瞭解一下中華公司的近況,這時一位工作人員接了一個電話,從他的回話裏聽出,公司一把手孔少傑正在殿南組織一個會議,看來,孔少傑領導有方,微笑面對顧客的面子工程做得不錯,他放心的又去了天地保險公司。

    天地保險公司的營業大廳重新裝修,主體營業大廳另租了離這裏半里的一所辦公樓的底層,外部裝修業已結束,燕凡還是走了進去。

    裝修人員出出進進,最多有人有一搭無一搭地看這獨肢老人一眼,這時一位打扮時髦的年輕女人走過來問道:“老伯,您是來天地公司辦理業務的嗎?這裏裝修,出門往西走二百多米就是公司的臨時辦公大廳,要不,我領您去?”

    “謝謝,不勞您大駕了,我只是口渴,想進來找口水喝而已。”燕凡回答,他已認出此人是邵夏,他與她曾經一起在電視節裏合作過。

    “那大伯跟我上樓,我那裏有飲水機,冷熱都有,看您走路不便,我上去給您倒吧,您喝熱茶嗎?”邵夏沒有高高在上的樣子。

    “在幾樓?”燕凡沙啞的問。

    “二樓我的辦公室。”邵夏忽然覺得老人的眼睛有些熟悉,誰?她用心了。

    “那我跟您上去吧,如果不嫌我這個殘跡人髒污邋遢。”燕凡已看破了她的用心。

    或許是在哪裏見過,或許是一相同的目神撞車,交往的人太雜了,這不足爲奇,邵夏暗暗責備着自己的用心,朝老者點頭說道:“走吧,哪裏的髒污邋遢。”

    燕凡跟在身後,到了二樓辦公室,雖然邵夏擁開門讓他先進,但他還是堅持着在她進去之後才隨後閉門而進,並站在組合沙發邊上沒有就坐的意思。

    “請坐,大伯。”邵夏伸手向沙發方向示意了一下,忙從茶几上拿起一個瓷扣杯,走到飲水機面前,先用熱開水燙了燙倒掉,又從自己的辦公設備裏找出自己的專用茶,用專用茶匙給扣杯下了茶,返回飲水機倒滿開水,見老者還站在那裏,忙說:“大伯,請坐。”

    燕凡千恩百謝後纔去坐下,雙手接過扣杯,一副非常非常感謝的樣子。

    聊了一會,燕凡在不渴的前提下將那杯熱茶喝完,告辭了邵夏,隻身來到了街上。

    一個唐突電話打來,是孔大雨的,燕凡接罷才知道是汪玉病重,已經昏迷不醒,本打算再去看看其他企業,這一致命電話讓燕凡連想也沒想就租了車,急速趕往殿南市第一人民醫院。

    出租車載着火急火燎的燕凡,一路顛波來到醫院門口,付了車費,他雖掛雙柺卻飛也似的衝進醫院,併到急診室門前,不說現在與病人沒有關聯的藉口,就是病人的親兄弟汪兵,也是滿臉沮喪地在急診室外邊焦急的等待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