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一集 但沒有說服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一集 但沒有說服力字體大小: A+
     

    燕凡找修車廠專屬的停車場停了車,坐出租車直奔殿南而來,不明着會面便不用禮品,他只帶了一副新買的、用硬質木由能工巧匠精心製做的雙柺。

    離殿南市區還有一里,爲不引起人們的猜疑,燕凡便下了出租車,雖然雙柺買來沒多少日子,但他卻運用自如,比平常人常速步行還要快。

    燕丁大廈,一切沒有改變,硬要說改變,只是這期少了他的足跡。經過打聽,知道工作全由丁誥和汪兵負責,丁從從在婦幼保健院,正在坐月子的汪玉在市第一人民醫院。燕凡租車趕往醫院,最讓他掛心的是汪玉的病情。

    市第一人民醫院在市東半區,距燕丁大廈不是很遠,往南走再往東一拐便是,出租車不到十分鐘便停在醫院柵門外的一處狹窄的停車處。

    燕凡單腿下了車,回身摸出雙柺,向醫院走去。在醫院急救室門口。

    江南春也不知從哪裏瘋瘋顛顛地迎出來:“四嚴尊主,我在這裏恭候多時了。”

    你怎麼知道我的行蹤?啊,半個江湖至尊不乏手下,一定是有專人負責盯梢我的,燕凡笑道:“師傅費心了。”

    “看你的表面年齡比我大多了,人前稱我師傅未免會讓人起疑,所以呼我老江好了,再,你去暗探汪玉,跟在我身後,我領你去,但不要出聲,時間不宜太長。”江南春確實安排了兩個江湖人土負責燕凡的安全,並隨時向他報告燕凡的行蹤已免不測,這次他接到報告燕凡來了殿南,他知道重情誼的燕凡一定會首先來醫院探望汪玉,所以早來一步,打聽好了汪玉的病房在此等候。

    燕凡點點頭,跟江南春走進了一間普通病房。

    房間裏有四個牀位,汪玉的牀位靠近門口。

    燕凡走進來,一眼便看見躺在牀上閉目養病的汪玉:孔大雨的形影沒有誇張,真的人瘦了一圈,面容十分憔悴,一點血色沒有,不禁讓他心痛,他轉出門口,擦了擦傷心的淚水,其實汪玉正閉着眼,在病房裏擦淚她也不見得會發現,但細心的他還是以防萬一。

    這時,汪玉放在牀頭小櫥上的手機響了,燕凡進來正見汪玉費力的起起身子去拿手機。

    丁誥特聘的病人護理急忙把手機遞給病人。

    汪玉接過手機,少氣無力的問道:“您哪位?”

    “姐,我是汪兵。”聲音雖低,但燕凡還是聽得清晰,除了她那不懂事的嬰兒和迷在鼓裏的閨女外,汪兵也是她惟一的親人了。

    “有事嗎?”汪玉閉着眼問,好象睜着眼會損耗她的體力,完不成對話似的。

    “我剛回來,馬上與丁誥總經理去看你。”

    “我與丁總裁不能工作,你與丁總經理還是把精力用在工作上吧,我就這樣了,能不能繼續工作還是未知數,不拖你們的後腿了。”汪玉這次睜着眼,也許親情的力量是無敵的,如果燕凡此時卸裝,一個年輕帥氣的燕總裁出現在她面前,說不定汪玉的病就會不治自愈了。

    江南春給燕凡使了一個眼色。

    燕凡馬上退出病房,坐在走廊裏的鐵製座上,心裏佩服着在重病中還念念不忘工作。

    江南春挨他而坐:“待會人家來了你再進去,儘量減少人們的猜疑爲上策。”

    燕凡點點頭,但他復又站起來走近門口,從有限的透明玻璃的空間,往裏悲傷的觀望着那張憔悴的面容,陣陣苦楚讓他心內悲痛。

    有十幾分鍾,有人從背後拍了拍他的肩頭。燕凡回頭,背後站着丁誥和汪兵,是丁誥拍了他的肩,後面還有一位保姆模樣的人抱着襁褓中的嬰兒,莫問,燕凡知道這一定是早給起好名字的燕江楚。

    保姆模樣的人見缺肢老人掛拐在注意嬰兒,忙往汪兵身後躲。

    汪兵也注意到了,不過是個少腿老者,就是有意圖也沒能力了,便對保姆模樣的人說:“榮姐,不用害怕,老人喜歡孩子,讓他看看吧。”

    榮姐見了指示走過來,向缺肢老人開放了嬰兒。

    燕凡在失憶後的腦海裏第一次有了後人,他恨不得奪過來抱着親親,但這天經地義的事情現在要做卻是名不正言不順,他深情的目光停留在正在熟睡的女兒臉上。

    榮姐發現這缺肢老人的目光有莫名的奧妙,但她沒有多想,還是跟在汪兵身後進了病房。

    汪玉在特護的幫助下坐起來,面向丁誥二人:“都說了不要過來,你們不聽話,還有楚兒,這地方就根本不能帶來。”一邊說着,汪玉接過嬰兒。

    江南春坐在鐵製座上沒有動。

    燕凡跟進病房,目睹了這母女在病房裏的親近,只見汪玉的無聲淚如斷線之珠落下,正落在楚兒臉上、嘴裏,或許這發自內心之泉的淚水有些許苦味,楚兒竟動了動小腦袋,低聲哭了起來。

    汪玉的淚水,很大程度上是汪玉的內心表露,小病小癖她不會這麼傷感,這是不預示着汪玉已接近了生命的終點?燕凡不敢繼續往下想,心裏卻打了一個冷顫。

    燕凡的變化沒逃脫丁誥的眼睛,在丁誥大腦里正在對少腿老人進行掃描。

    當然,丁誥的掃描更不會瞞過燕凡,雖然燕凡的主要思欲在汪玉母女的身上,但他敏捷的餘光還是及時撲捉到了丁誥的暗中掃描。

    丁誥一邊與汪玉就組建中華超市交換意見,一邊觀察燕凡的臉部變化,卻見燕凡臉部突然演變成哀求,並用右拐肘架拐伸手向他走來。噢,是傷心人遇見流淚人由感而發,原是靠乞求度生的。他也有憐人之心,順手抽出一張十元面額的人民幣,平靜地遞出去。

    這時身爲副總經理的汪兵因要參加一個重要會議正向其姐告辭,燕凡也藉機走出病房,與江南春坐在一起,並小聲說:“我還要去看看從從母女。”

    江南春聲音也不大,大概是爲了與這將來的江湖至尊找平衡:“好,我們現在就可以前去,因爲丁總經理他們來這裏前先去過婦幼保健院,咱去不會與他謀面,就不會引起懷疑,三里路,你行走不便,還是坐出租去吧,也真的難爲你了,從各個方面而言。”

    燕凡點點頭,在丁誥他們走後,又在門外往裏張望了一會,跟在江南春身後走出人民醫院。

    一輛出租車在他倆身邊停下,孔大雨推門下車,恭恭敬敬的讓半個江湖至尊用車。

    江南春也沒客氣,示意同伴上車,奔婦幼保健院而去。

    孔大雨遵從江南春早先的吩咐,在人前不能稱他至尊:”江伯,請問,這位是您的什麼人?”

    “靠邊,剎車。”江南平淡的說。

    孔大雨順從的靠邊停住車回過頭來。

    “看好了,這纔是江湖至尊,名四嚴,代稱嚴爺,希望大雨在所認識的江湖人士中廣爲宣傳,天下,從今天起,經歷了近十年的江湖羣龍無首的混亂狀態宣告結束。”江南春嚴肅的面容不是隨便說說。

    到了這種狀態,燕凡也不好辯解,雖不太隨心,也只好默認了。

    孔大雨雙手抱拳:“嚴爺,車內行不得大禮,待以後補上,這廂先行施禮,望嚴爺寬恕。”

    “好,好,免禮,天下英雄,江湖豪傑,從現在開始免除跪拜禮,抱拳定爲重禮吧。”燕凡沒有刻意變聲。

    好耳熟啊,這聲音!孔大雨詫異的目光尊恭的望向這位新尊,時而移目江南春。

    “沒錯,不用懷疑,我就是。”燕凡沒有隱瞞,他知道他應該已經明白。

    “是您嗎?聲音這麼親切。”孔大雨也沒有點破,彼此之間已經心知肚明。

    燕凡點點頭:“我是四嚴,中原人士,懇請英雄豪傑們遷就對待,共創江湖繁榮與和諧。”

    孔大雨再次抱拳:”盟主極爲謙讓,我們屬下榮幸之至,此乃天下之福,江湖之幸。”

    江南春打斷了孔大雨的奉承:“盟主,跪拜之禮不能費除,這是老祖宗留下的江湖規矩,望您謹從遵之,盟主,這是屬下的忠告。

    “好吧,既然規矩不能更改,那就遵從吧。”燕凡只好點了點頭又默從了。

    “我宣傳倘可,但沒有說服力,要形成江湖共識,並不簡單。”孔大雨皺了皺眉頭。

    “你儘管宣傳,我已印製了英雄帖,明天遍發天下統而告之,起碼,劃在我帳下的江湖英雄少說也有五之三,這些豪傑們都會聞風而認,對於其他豪傑,有不服者,不用盟主出面,統由我江南春處理。”江南春心有成竹。

    “那我就放心了。”孔大雨笑了笑。

    “去婦幼保健院,走吧。”江南春好似暫代盟主之職。

    還是很近,沒用一袋煙功夫,孔大雨的車停在停車線內。

    “還是我領你去吧,我也早代你打探好了房號,只是你必須在進房間前,務必想好爲什麼要進那間房的理由,這屬於高智力,恕手下不能代勞,大雨有點子也可以出啊。”江南春笑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