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章 心裏翻雲覆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四十章 心裏翻雲覆雨字體大小: A+
     

    孟小云好似再不想了解老公的祕密,堅持抱被要走,怎耐力不如人,被被人家奪出扔在牀上。懲罰,是多方面的,不說話是冷暴力的一種,她要奪步外出。

    孔大雨搶先一步抱住她摁在牀上:“我違背諾言,向老婆坦白就是了。”

    “滾開,坐那邊去。”孟小云的臉還是陰着,沒有開晴。

    “我向他立過誓,不會將他還活在世上的事透露給任何人,想想你是我媳婦又不是外人,還是告訴你吧。”孔大雨慢慢鬆開手,但沒有滾開,只是順勢坐在牀上。

    “我知道你有心事,所以沒有問你,是怕你爲難,以爲是你的隱私,看那丁總裁楚楚動人又有權有勢,我想你也許看煩了我這黃臉婆,要打守寡的美人主意呢。”孟小云臉上的烏雲終於散去。

    “說什麼呢,夫妻了十多年,風雨同舟,誰說你黃臉婆?你在我心中永遠是最好最可愛的老婆。”孔大雨心裏加了一句,燕凡在集團時,你的眼神讓人嫉妒,我還敢去想人家丁總裁呀。

    “那你告訴我,燕總裁是怎麼回事,別讓我悶在鼓裏。”孟小云臉上終於晴了。

    “你已經知道了,燕總裁還安然無恙地生存於天地之間,你要答應對這事絕對保密。”孔大雨懇求的目光。

    “保密是必須的,但我要知道燕總裁爲什麼要離開如日中天的燕丁和如花似玉的兩位美女。”孟小云有打破砂蝸璺到底的趨勢。

    “原諒我,我真的不知道。”孔大雨的真誠表露證明他沒有撒謊。

    “你說一下爲什麼與燕總裁會有聯繫吧。”孟小云知道老公從不撒謊而退而求次。

    孔大雨將江南春用車到送燕凡至西部一事詳細描述了一遍說道:“我問過燕總裁爲什麼要離開燕丁,他說純屬個人難言的苦衷而不得不爲之,還告誡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所以我沒有多問,只答應他隨時向他報告燕丁的具體情況,才時常向你打聽燕丁的一些事情。”

    孟小云點點頭,說:“那你告訴燕總裁,丁總裁順利產下一千金,母女平安,今天燕丁新成立一家分公司:中華超市,目標是在全國建成最大的連鎖超市,並爭取在五年內打入世界市場,我暫任公司經理,這也是根據燕總裁以前的佈署成立的。”

    潘辰捱了當頭一棒,加之最近煩心事忒多,心裏悶悶不樂,便在重新返回安津的第一天,召集了他的兵團領導們湊堆以商大計,只是缺了原先答應來的第二兵團分哥趙承同,離原先約定的時間又等了二十分鐘仍然沒有到會,潘辰只好宣佈會議開始。

    “事情在朝着不利我們的方向發展,據吳行長電話告知,邵夏很可能被叛了正義,所以趙承同沒有到會。不是少了這兩個人只表現在人員的減少上,關健是怕邵夏反咬一口,其殺傷力不亞於來了千軍萬馬。”劉地憂心忡忡。

    “不要灰心,事在人爲,雖然近來有些不順,但最主要的工作不是圓滿完成了嗎?板兒已走了早就應該走的路,所以這一期的主要工作還是順利的,不是嗎?”潘辰對劉地的這番話不滿。

    “可我們要爲燕總裁守住基業,恐怕再也沒有正當理由了。”劉地並沒覺察到總哥的不滿,一味在喋喋不休:“邵夏去過燕墅,拜訪過老老闆,吳行長有所懷疑,今天下午也去了燕墅......”

    “這麼說來,是出了兩個叛徒!”潘辰生氣了,一掌拍在破茶機上,距離近的那杯剛倒上茶水的茶水被震倒,滾開的茶水報復似的倒在他手背上,只把他燙的站起來一邊蹦高,一邊甩手。

    “怎麼是出了兩個叛徒?總哥此言我不贊同。”劉地不知總哥被熱茶水燙得已火冒三丈,還在一邊火上澆油:“不能懷疑自己的骨幹力量,應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總哥可能忘記了古人的名訓!”

    “這怎麼變成了我的失誤?你親口所說,怕邵夏反咬一口,不被叛怎會反咬一口?吳行長緊隨邵夏之步,那又怎麼解釋?去燕墅不是投誠,難道是宣戰嗎?”潘辰還是蹦完甩畢了手,一邊發火一邊擡手看了看。

    “總哥的無名火上得好快呀,你等我說完再下定義不遲吧?”劉地已把手下人攏羅到自己手裏,再加趙承同的手下多數與他有聯繫,又有渚瞼和友善暗地裏還把自己當主心骨,他覺得可以與潘總哥分庭抗禮,這次不是沒覺查到他的不滿,是有意爲之。

    “那好,你詳細說一下她倆分別到燕墅的意圖,或許我是錯怪她們了。”還得依仗手下們替他賣命,潘辰不得不把火氣壓下去。

    劉地點燃一支香菸,故意將時間後拖:“吳行長去,主要是探聽一下邵夏去的真正目的。”

    是賣關子?潘辰好容易壓下去的火又復燃了:“你吞吞吐吐這是幹什麼?說就說,不說就直接閉嘴,願意幹是兄弟,不願幹就分道揚鑣,別誤了你的前途!”

    雖然有那點本錢,操作起來也不是有十成把握,劉地打算臨時還屈人之下待些日子,等有了十成把握再說:“總哥的意思,是讓我退出嗎?如果是,請明說。你心情急躁,我理解,我心情也不好,你是不也應該理解?”

    或許都是心情不好所致吧,潘辰又壓了壓火:“你今天好似變了一個人,變得我幾乎認不出來了。往日,你何曾有過這麼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急人樣子。正是用人之際,還不說你是至關重要的骨幹,就是最普通的一兵一卒,我也捨不得,誰曾有讓你退出的想法!”

    臺階搭好了,那就順坡下來吧,劉地咳嗽一聲:“之所以心情不好,是吳行長沒有最終確定邵夏去燕墅說了些什麼,所以心裏鬱悶,燕老兒只是說,邵夏的良心還沒有徹底泯滅,在可救之列,吳行長問她在不在可救之列時,老太婆搶答道吳行長自己心裏會知道,就這樣。”

    “你說這一些沒半點的有用價值,邵夏當了叛徒與否還是個問號。”潘辰又流露出一絲絲不滿:“

    邵夏也許是正常走訪,不必大驚小怪,你可以讓吳行長多與她溝通,莫讓她走入歧途。”潘辰的心稍稍放了點。

    “不對呀,”友善做爲總哥,不但有名無權受總哥調遣,還在暗地裏受劉地束縛控制,心裏老大不滿,可目前還是東幫總哥,還是裝模作樣地插了言:“恐怕是凶多吉少,趙承同沒來,是否預示着他倆真的退出了?”

    潘辰撥上了趙承同的手機號碼,好一會才接通:

    “潘大總哥嗎?身患重感冒,頭暈噁心,尿急尿頻,不停地拉肚跑洗手間,實在是沒法去參加會議,請原諒。”趙承同少氣無力的聲音。

    “晚飯前,友弟下通知時,你不是還好好的嗎?有病去醫院,別靠着。”潘辰既表達了不滿,又表示了關心,自覺得思維超過任何一位同胞。

    “我的潘大總哥啊、接電話時雖已覺查出感冒,但那時試着還能堅持着去參加會議,誰成想從接到通知時,感冒就一步步加重,直到現在坐不起來的狀態,我真的是去不了。”趙承同的聲音摻雜着哭腔。

    “哈哈哈。”潘辰乾笑了兩聲:“矛盾,既然坐不起來,怎麼又能跑洗手間呢?還不停的!”

    “讓大總哥見笑了。”趙承同苦笑了一聲:“咱都這麼大個人了,也不能拉在褲子裏吧?那東西不僅粘乎乎的讓人不舒服,就是發出的那種味道也讓人受不了啊。”

    “好了,希望你馬上治癒,別誤了下次會議。”潘辰不想再問,言罷掛機。

    “明擺着的事情。”都發言了,唯獨渚瞼有點被動,於是說:“從邵夏的有藥可治,到趙承同兄的感冒,不能不說這巧合也真的有問題,大總哥早做準備吧。”

    潘辰左右緩慢地歪了幾下腦袋,衆人也沒悟出是什麼表示,都點了一支香菸,房裏烏煙瘴氣。

    燕凡接到了孔大雨電話,心裏翻雲覆雨,喜事是又添了一千金且母女平安,憂的是汪玉的病情。他理解汪玉的心情,雖然生活無慮,但一生經歷了三次婚姻,沒一次是順心如意的:第一次,她被拋棄;第二次,婚禮變成了喪禮;本應幸福的第三次,不僅母女同夫,還天降了一個無辜的喪夫之痛。如果自己不離開她,或許她還不會生病,燕凡自責着,打算返回頭來往殿南方向進發,去暗暗看望一下在自己心中十分掛念且有愧於她的妻子及一生不可能得到父愛的兩個女兒。

    這時的燕凡有兩個扮相,一是疤痕臉配孔大雨送給他的那身中山裝,二是老翁臉配他剛買的一套粗布唐裝,且有左小腿後上彎貼大腿用膠帶纏緊,變成了單腿老翁,又配有雙柺,怕被孔大雨認出生出不必要的麻煩,他選擇了翁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