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急忙向前奪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急忙向前奪被字體大小: A+
     

    “在村子裏轉時,發現了一個可疑人物。”剛坐下,江漢便迫不及待地傳達險情。

    蔣麗沒有吭聲,只把眼光送給了這對串門的夫婦。

    “那位瘋瘋顛顛的流浪漢在村子裏出現,所以,我們沒顧上吃飯便來了。”蘭蘭一急,說了沒用餐的實話。

    “去做飯吧,別讓兩位餓肚子。”蔣少波面對麗沙說。

    “一會回去吃,早做好了,爲董事長和兩個孩子的安全,所以沒顧上吃就來了。”自知失言,蘭蘭當即更正。

    麗沙已伸下炕的一條腿又拿上來:“是真的吃了嗎?爲小麗出這麼大的急,咱可不是外人啊。”

    “義不容辭的責任,我倆跟來的根本所在就是爲蔣董母子的安全,還望蔣董早拿主意,千萬不要太被動了。”江漢更加着急。

    蔣麗還是沒有吭聲,心裏卻打好了主意:馬上離開生她養她的故鄉,卻不是顧及到她娘仨的安危,因爲燕凡在時,燕凡已經定性這流浪漢對燕家有利無害,而且這流浪漢還在平時有意或無意中,直接和間接保護了燕家,所以燕凡見他,或停車,或停步,都會給他一百元人民幣,之所以離開這裏,她不願再加重父母的負擔,而且再向西北挺進一點,憐兒與憫兒會更加安全。

    “蔣董,早做安排呀,火燒眉毛了。”蘭蘭有點坐立不安、急不可待的樣子。

    蔣麗點點頭,不容人商量地說:“明天早飯後起程,往西北方向,再走遠點,越遠越好,到少數民族那邊,就遠離危險了。兩位可以回安津,因爲俺母子三人已經解除了危險境地,所以大可放心了。”

    “那可不行,我倆不放心,蔣董甩不掉俺的。”蘭蘭語氣堅定。

    這天,是燕家大小姐燕紅的生日,爲了讓近來有些憔悴的父母少坐車竄路,燕紅與王軍商量後,將酒席設在燕墅客廳,酒菜讓飯店午時中間斷送來。

    時鐘敲了十一響,四對夫婦坐齊,由於孩子們正在學校讀書,爲了他們的學業,也沒有讓其返回。

    尋找燕家骨肉是主題,燕文正首先向女兒、女婿大體說了一番衛英的人勞而無功後,徐英蘭用抽泣做補充。

    在女兒女婿的一片勸慰聲中,飯店送來了豐富的菜餚,宴會進入主題。親戚朋友也沒有邀請,因爲席中還有燕家的內部事務需要磋商。

    “今值大姐生日,我代表我全家向大姐祝福:希望大姐年年有今日,歲歲是今朝。”燕紫首先舉杯。

    “都不要客氣,自己人不必這樣,只希望父母放心,一切自有天意,相信燕家是合法經營,而且向社會廣施善款,造物主不會虧待燕家。”燕紅站起,舉杯啓言。

    客套是少不下的,酒宴中吃喝雖是主題,但企業家庭都會在宴席中跑題。尋找蔣麗娘仨的計劃決定棄用衛英的人,改用聘請民間私探繼續進行尋找。具體負責由燕紫與燕青牽頭,燕紅身爲大姐,影任總經理的職務,調解各企業的互動程序,儘量保持燕氏的協調性。

    話題在尋找燕家之根的決議得以形成一致後,自然轉到銀行和保險公司的棘手事上。

    “燕氏的企業,由外人把持,硬不交權,本身就是對燕家的蔑視。難道,這兩大支柱產業就這樣向他們私人腰包源源流淌着燕家財富?這,真是普天下之恥辱。”王軍幹出一杯葡萄酒,瞼上有點泛紅。

    “我們可以利用法律手段,將本應屬於燕家的企業順理成章的奪回來,不能一任他們囂張猖獗。”孔偉也幹出一杯,他酒量大,臉沒變色。

    “但他們有尚方寶劍,法律也是重證據的,只有蔣董妹有權利收回,但失蹤了。想想也是爲燕家留根,也真的難爲她了。”侯波同樣幹出一杯,不知他酒量如何,原來他臉上的自然紅暈隱去,有些發黃。

    燕文正一直沒有吭聲,在女兒女婿在這件事上各發一通牢騷後,沒象形成找蔣麗娘仨一樣點頭,而是說道:“現在,只有一家企業需要討論。”

    三姐妹與三連襟詫異的睜大雙眼,不明白老人的話,流露出求答的眼神。

    燕文正不慌不忙,從口袋裏摸出兩個紅包,遞給緊挨他坐的大女兒:“這是那兩位老總送來的賀金,上標一個‘壽’字,並附1000字樣,老爸一分沒扣,全交給你。”

    燕紅沒接,用手擋回去:“爸,你留着當零用錢吧,不稀罕她倆的賀金。”

    “意思我傳達了,雖然心裏不痛快,面子工程該建還得建。”看來,燕文正有意留下這零花錢,他把紅包輕輕放在大圓桌上,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

    “爸,怎麼只有一家需要討論?”衆人不解,卻只有孔偉提出。

    “昨天邵夏來送賀金,曾跪求過我與你媽,承認那文件是她親筆僞造的,乾坤也並非燕家骨血,也坦承隨時可由燕家接管保險公司,只求在公司內任一普通職員,並表達了願與趙承同一起過平常人的生活,我與你媽都答應了,而且繼續讓其在保險公司暫時負責,如果你們不同意,可以隨時收回來的。”燕文正回答。

    “噢,她終於有了點羞臊感。”燕紫插了一句。

    “貴在迷途知返,認識到了這一點也難能可貴,得饒人處且饒人,是燕家祖傳的家風。”徐英蘭不知何時停止抽啼,也說了一句。

    “可蔣麗娘仨是從她的住宅樓失蹤的,是不裏面有文章?這應該弄清楚。”雖然這事議論過多次,燕文正也出示過當時蔣麗在逃亡時的平安短信,燕青的懷疑從未間斷過,老是主張報案,好象別人都被假像所迷惑。

    “綜觀邵夏的爲人,雖然走過一段彎路,總還算勉強打入人的一類,蔣麗藉助她家外逃,證明對她還有一定的相信,再加這次澄清事實,可以原諒她,起碼堵死了野心人的藉口。”燕紅接言。

    “可以考慮原諒邵夏,但對吳春不能手軟。已經有了邵夏的坦白錄音,她再不交權,我們可以運用法律手段,將她徹底逐出燕氏,以絕後患。”王軍建議。

    “再給吳春一次改惡從善的機會,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疑無路的她,相信也會來找二老跪求原諒的,當然這事二老說了算。”侯波拿出香菸摸出火機,但沒點燃,看了看又放回了衣服口袋。

    “她打電話問我在不在家,說下午兩點過來,大概陣地失守,她坐不下了。”燕文正說。

    吃晚飯前,孔大雨接到孟小云的電話,說有應酬,要晚回來一會,搶時間他放心的跟燕凡做第二次聯繫彙報:

    “燕總裁嗎?我是大雨。”

    “是我,有事請講。”

    “汪總裁生下女兒後,身體還不如從前,比您出走時彷彿變了一個人,比上次稟告汪總裁生女時更加糟糕,去醫院檢查過,也沒查出什麼大毛病,很可能是你遇難的謠言致他傷心過度,整個人小了一圈,面容憔悴,弱不經風的樣子,讓人見而生憐。”

    “從從也到預產期了,還沒有去產院嗎?”

    “中午丁總裁也被婦幼院的車拉去了,有好消息我會馬上向您報喜,燕總裁。”

    “謝謝。”

    “哪裏又出來一個燕總裁?不是在嶽秀峯遇難了嗎?你在說鬼話?”孟小云突然出現在背後。

    忘了關門,大意!孔大雨自責着,順着妻子的思路:“可不是,算我說鬼話得了,應酬這麼快就結束了?不是有新工作安排嗎?什麼工作?”

    “別轉移話題,向我老實坦白!”孟小云從肩上甩下小兜,嚴肅地說:“看你近來反常,對兩位總裁及燕丁的領導層呈現出少有的關心,一定心裏有鬼。”

    “你在燕丁幹,老公關心燕丁,自然是份內之事,出格嗎?沒有啊,很正常。”孔大雨表面坦然。

    “那剛纔的燕總裁是誰?如實回答我。”孟小云沒有起高嗓,她按以往的經驗他會馬上坦白。

    “你不是說我在啦鬼話嗎?就是鬼話,你別問了。”此事關係重大,孔大雨不敢透露。

    “說。”孟小云拉下臉來,她知道非這招不可了。

    “是你聽錯了,剛纔是一位顧客定車,他的名字叫藍宗才,與燕總裁諧音。燕總裁不幸命喪神旋泉這任人皆知,我怎麼會呼叫燕總裁呢?別說了,會做惡夢的,你休息一會,我去做晚飯。”孔大雨牢記燕凡的囑託。

    不用最厲害的殺手鐗是不行了,孟小云憤然扭過身去,不再搭理他。

    孔大雨本來抱定誓守諾言的決心,沒想到她會憤然扭過身去,這預示着孟小雨至少會在半個月內晾着他,對他的一切會不聞不問,還會去另一間臥室就寢,與他形同陌路,要想復圓需大費一番周折。

    已經有多半年沒用這殺手鐗,但做起來並不陌生。本來是在臥室,孟小云起身抱被,大概是要去那間臥室了。

    孔大雨好似剎那間忘記了承諾,急忙向前奪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