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容不得你不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容不得你不應字體大小: A+
     

    晚會結束,燕凡並沒急着走,他要了解這位流浪老人真真實身份,便做悠悠閒步走向他。

    流浪老人是已埋名多年的江湖俠客江南春,他由於去安津保護憐兒而誤了隨蹤在燕凡身邊。去安津時,特地安排了一個替身,承諾以二百元一天,隨時報告燕凡的行蹤。

    江南春在返回殿南的路上,接到替身的電話,說燕凡與兩個大肚子女人去了嶽秀峯,他要出租車司機抄近路直接駛向嶽秀峯。他隱約記得從南邊攀峯會省勁,在路上就要求在南邊停車。走到神旋泉,他認出落水者是燕凡,便馬上要司機拐南後下車,並要出租車司機去送在水中掙扎的燕凡,當時是爲燕凡的安全,想讓其立即脫離危險之地,司機就是孔大雨,這纔有了出租車從南而來的打空車廣告的空車,當然孔大雨已經告訴了燕凡有個老人爲他騰車,江南春又另行租車跟蹤。

    往西是山區,交通只此一路,所以江南春一路跟來毫不費力,在思燕城演出,他便過來觀看,並知道燕凡也一定會過來觀看,結束後見燕凡奔他走來,便迎上前來準備稟告自己的一切。

    “老伯,在殿南、安殿、安津、津南等地時常遇見您,好像我在哪,你就在哪,咱好有緣份啊。”燕凡伸出手,方注意到對方那雙特殊的手。

    江南春見燕凡注意他伸出的手,就知道了燕凡已大體知悉了這手是出於有武功之人,他用了五成力氣,想握痛對方的手。

    燕凡見了這特殊的手,好似知道對方要試探他,早有了準備,伴隨着對方的用力,他也在逐漸遞增着握手的力度,他生就力大。

    江南春的力度用盡,沒收到他想要的效果,便點了點頭:

    “你,不愧神力,佩服。”

    “大伯,承讓,我知道。”燕凡問道:“您,今夜在哪裏歇腳,方便的話告訴我。”

    “居無定所,不知你那裏是否可讓我容身。”江南春已投店,爲與燕凡溝通沒說實話。

    “我住的店是雙牀,正好可容納老伯安歇,咱去吧。”燕凡也想借機搞清對方的真實身份。

    江南春點點頭,與燕凡並肩走進旅店。門外走路瘋瘋顛顛的他,進門後步伐穩健。

    “老伯的行走不正是僞裝的,我想老伯身世不俗、並且武功了得。”燕凡一針見血。

    “燕總裁何以見得?”江南春很有風度地坐在牀上,問。

    一聲燕總裁,雖然沒嚇着燕凡,但他心中肯定了今晚溝通的重要性:“老伯的手一看便知是武家出身,走路更是翩翩有度,坐恣也顯示您穩重大方,所以敢斷定您不是凡夫俗子。”燕凡不讓人回駁的表情。

    “燕總裁,我知道你的一切,那時你說過,我不離你左右,確實是,那是爲保護你,這毋庸置疑,保護你的安全,是江湖道義的絕對責任,因爲您是無可爭議的江湖至尊。”江南春不打算有所保留,一言點破。

    “先請問大伯高姓大名。”燕凡開始進入正題。

    “小可姓低名小,江南春是也。”江南春也打算在回答中開始他的遊說。

    換作別人,不是裸露懷疑,就是驚地“嗵”一下站起,而冷靜地燕凡卻在思索江南春靠近自己的意圖,只是一心二用的應付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誰,哪來的江湖至尊?起碼要有武功,我什麼也不會。”

    “所以,我跟你來,把我所掌握的一切套路無賞傳給你,並且不用你拜師。”江南春說。

    “我改口江叔吧,你怎麼認出我這張疤痕臉的?您夠神祕的呀。”燕凡暫停思索,先集中精力弄清目前自己是不是正處在危險的陰謀之中。

    “若非我的專職,你纔是最神祕的人呢。你的言行,幾乎在我腦中行成日記,首先說明,我的出現,對你有利無害。”江南春誠懇的面容。

    燕凡的目光好似並不尖銳,可他在用心觀察,沒見臉上浮詐,但戒心不除。

    “燕總裁確實利害,在用餘光觀察我的虛實是不?我誠懇的告訴你,如果我要取你性命,你根本不用受那兩次陰謀所害,咱早已是兩世爲人了。”江南春本想從燕凡的身世講起,又怕重感情的燕凡處在糾結中,現生心改主意,從他失憶時講起,其中也怕燕凡知其真正的身世返回燕氏集團再遭遇第三次死亡威脅。

    “這麼說,江叔也一定知道我的身世了?”燕凡喜出望外中含有絲絲苦楚。

    “不瞞燕總裁,最清楚的是你被人從避難河裏的垂柳上救下以後的一幕幕,對於你真正的身世之迷,我還要進一步調查取證,你稍等些日子,等水落石出了,我會告知你,現在,你如實回答我,跟我習武論功,願意否?”江南春又一次提出要求。

    “既然我的現在你都知悉,那我也沒有隱瞞的需要了,我,做爲一名流浪歌手,除了兩個小時的演唱外,再就是爲保險起見經常更換地點而在路上有些耗時外,估計每天會有一半的時間無事可做,所以拜江叔爲師學會防身之術我求之不得。”燕凡徹底相信了這位年逾六旬的老人。

    “那好,每月我與你同居一個禮拜,根據你超常規的睿智,肯定悟性也超強,我把你領上門,其餘時間你自悟自練,好在你力大無窮,不用加練力量。因爲你這次除了我和那個出租車司機孔大雨知道你以外再無人知曉,你的安全起碼會得到保證,我還有其他事情需要處俚,所以不能天天陪你。”江南春還要在殿南和安津保護燕凡的家人,在時間上他早做好了精細安排。

    “師,一定要拜。”燕凡言罷沖茶,要跪拜師傅獻茶。

    雖然江南春盡力禁止,怎奈師傅力不如徒,在沒上座的情況下拉起了徒兒:“我是江湖人士,在江湖至尊面前決不敢貿然稱師。”

    “我哪裏的江湖至尊?師傅千萬不要擡舉你的徒兒,再說,我聽人們的街談巷議,您纔是名正言順的江湖至尊呢。”燕凡尊承的口氣。

    “有過那麼一段時期,我幾乎掌控了江湖的半壁江山,忽然坊間傳來有一位名噪天下的燕總裁,說您宅心仁厚,江湖人士聞之欽佩,所以我才蹤而視之,你確實慈悲心腸,善施天下,我才退出了江湖至尊的爭奪,遲早有一天我會扶你入座。”江南春透露出計劃。

    燕凡搖搖頭,不置可否地說:“師傅不要太看重我,充其量我是個流浪歌手而已,不想涉及江湖恩怨之圈,請師傅寬諒爲徒。再,說出租車司機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世,他親口對你說的嗎?”

    “江湖至尊,人心所向,容不得你不應。關於孔大雨,他本是江湖人士,雖然他不願透露燕總裁的身世,怎奈不敢違抗我這半個江湖至尊之令,在遮遮掩掩之下,我還是從他隻言片語中參透了其中奧妙,他令我懷疑的起因,送你去目的地後沒接着返回,在返時,見我又不得不停車致敬。另外,告訴你個意想不到的消息,盜名江湖總哥的潘辰找到我,讓我在新成立的東幫編外任編外刀,專職懲除分離或逃離者,實則是東幫潘辰任總哥,貫名大總哥只是狐假虎威,哄騙江湖而已,這對於你的安全,我想也一定會有所幫助的。”江南春以實相告。

    深山老溝裏的山莊蔣家樓子,站在高處一眼遍看全了莊子的全部風景,交通閉塞,電訊及電視沒有信號,老一輩的風俗習慣使人們不願離開這貧窮落後的故土,好似離開這裏,再也找不到生活的樂趣或者會比這裏更加貧窮,在人們心中不曾有過“現代”這個詞的概念,外面的花花世界不僅沒見過,甚至連想都沒有想到過。

    在這裏,沒有工作便會坐吃山空,蘭蘭便約江漢在村子裏溜達,想找找看有沒有進錢的渠道,結果一無所獲,巴掌大的村莊,很快就轉完了,還是有了收穫,發現了那位瘋瘋顛顛的流浪老人,這難道是跟蹤而來嗎?這老東西觸角就這麼靈,逃這裏也沒脫離危險。

    回到了相對而言已收拾好了的三間矮小草屋裏,二人愈覺得氣氛緊張,飯都沒吃便到了蔣麗家。

    蔣麗抱着一位,其母麗沙抱着一位坐在中間當門的小破桌旁,蔣少波從鍋裏盛了三半碗煮熟了的地瓜幹,正在往這母女面前及自己跟前放,見蘭蘭兩口子進來,便示意這母女往兩邊靠靠,他從鍋門口拿來兩個木墩,示意兩位客人坐下共用晚飯。

    知道這些飯僅能供這三個大人吃個半飽,蘭蘭與江漢雖然已經坐下,卻異口同聲的表明已經用過晚餐。

    待用餐結束,進東間坐下,山裏人的待客之道是倒了一大黑碗白開水,放在炕上的草蓆中央,誰渴了誰就可以端起來喝兩口或者全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