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便打算住一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便打算住一宿字體大小: A+
     

    “算什麼英雄?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白披了一張男人的皮!”趙承同一拳搗在自己大腿上。

    “誰敢與這些人爲敵?都是些吃了早飯不想吃午飯的主,咱都有了自己的後人,也有了名不正言不順的女人,怎能與他們一般見識?”劉地好似一位能屈能伸的謀略勇士。

    “你能坦然對待,我做不到,今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早晚有一天我會退出他這個東幫,與她私奔,不再貪圖這燕家的財產,安安穩穩地過好下半輩子,希望友總哥不要出賣我與劉兄。”趙承同看一眼一聲不吭的友善。

    “放心,我們是老鄉,他這個總哥還沒有得到江湖的認可呢,狂妄自大會自食其果,也沒有什麼真本事,沽名釣譽而已,兩位請放心,我不會撇了肚子向脊粱的。”友善分出兩支香菸以示他的誠意。

    “可你總是東幫的總哥,負有東幫的絕對責任,趙弟的話又有背離東幫的言論,你會聽之任之?”劉地持懷疑態度。

    “兩位放心,我會充耳不聞的,我說過我們是老鄉,咱們當然一心,如果反之,我友善遭天誅地滅。”友善搖搖頭說:

    “什麼總哥,頂頭目而已,連說好的尋找編外刀的差事都不用我插手。”

    “編外刀落實了?”編外刀確實似一把無形的刀,在制約着趙承同的出幫打算。

    友善搖搖頭:“沒見,但他說已經有了目標,談成後會引見的,誰知他是不是口是心非。”

    “如果引見了,友總哥也讓我倆偷見見編外刀如何?”劉地問。

    友善很爽快地點了點頭。

    “心裏十五隻吊桶打水,老是七上八下的,劉兄,我們是不趁夜色也回趟安津?”趙承同面向劉地。

    劉地點點頭站起來,沒有言語但要往外走的意思。

    趙承同心領神會也站起來。

    友善大概怕一人獨居寂寞,說道:“我陪你倆吧。”

    “友總哥請止步,你要對東幫負責,就不勞你大駕了。”劉地怕他去吳春那裏壞了他的好事忙出言謝絕。

    “何必見外,潘辰不在這裏,咱們還是以兄弟相稱吧,既然兄弟們掛家,我也不例外,同回有何不可?走吧。”友善竟率先啓步。

    再沒說什麼,三人來到馬路上,不一會有出租車經過,三人上車,一路無語,安全到達安津。

    吳春的住宅樓近,三人同時乘電梯登樓,防盜門外,友善走過來敲了敲。

    時已近午夜,吳春與渚瞼激情後剛要入夢,聽見敲門聲

    ,渚瞼有點驚慌,問道:“吳行長,怎麼辦?”

    吳春倒很鎮靜:“怕什麼,這是在我私人住宅裏,除了冬,我怕誰?但他再也不能回來,再說,有他你等鼠蝗之類哪有可乘之機!”

    渚瞼的心剛放下,牀上的手機響了,他摸下來遞給女主人,二指豎在嘴上做了一個自己不出聲的表示。

    吳春沒看號碼,有點傲慢地接過手機接通:“喂,哪位?深更半夜的,還讓不讓人休息!”

    “是我,劉地。”那邊的聲音有點低三下四。

    吳春擁了擁渚瞼,示意他快速就衣,她自己用腮和肩頭夾住手機說道:“門不知爲什麼,有時從裏面敞,還不如從外面用鑰匙好使呢。”

    渚瞼快速穿戴完畢,在吳春的示意下麻利地衝着茶水。

    吳春迅速整好牀鋪,並馬上做着敞不開門的動作。

    劉地與趙承同還有友善都心知肚明,裏面一定有男人,說不定是潘辰與渚瞼二人呢。

    這邊渚瞼已經完全準備好,示意可以敞門了。

    “這門是新的,才用了幾個月,鎖就出現了故障,只知道提價,質量卻這樣!”吳春嘟囔着擁開防盜門。

    “半夜了,吳行長還沒睡呀。”劉地多此一舉,在外人都知情的情況下裝清白。

    “誰不說呢,渚分哥來傳話,要我晚一會睡,潘大總哥要來摸一下你們走後這裏發生的一切,這偷偷摸摸好似當賊一樣。”吳春的謊撒得心安理得。

    說話間人們邁進室內,看見渚瞼從沙發上站起來迎接他們,便一齊走向沙發,只有劉地的心裏倒了醋瓶,但他祈禱目前的局面是真實的。

    “潘總哥呢?怎麼你二人不在一起?”趙承同的醋瓶雖然沒倒,但容量大且已傾斜。

    “我送總哥去了邵經理那個小區後,纔來了吳行長這裏傳達了讓吳行長晚睡會兒的意思,估計總哥與邵經理勾通的差不多了,我去接他,這茶才衝上沒多時,諸位先用着。”渚瞼起身。

    “我與你一起去吧。’趙承同的醋瓶已快倒出醋來,但他暫時不想喝,等會去了邵家喝個痛快。

    劉地與友善互相看了看對方,都希望對方坐車去接潘辰,沒有吭聲,也就都留了下來。

    你倆留下我倆走,已經滿足了的渚瞼和正在扶醋瓶的趙承同一起下樓登車奔向邵夏的小區。

    邵夏的小區物業才頒佈了新規定,除了兩輪和三輪電動車,機動車一律不準進入,是爲了扭轉地下車庫售銷不利的局面,渚瞼左轉右拐的好容易找了一席空地將車停下,因電梯突發故障,只好與趙承同一起徒步登樓。

    多虧邵夏的樓層不高,沒用一支菸工夫,已登上了邵夏的樓層,一股嗆人的菸草氣味撲鼻而來,潘辰正坐在邵夏的防盜門前吸菸,腳下一堆香菸過濾嘴。

    “大總哥,來了怎麼不向邵經理打個招呼到房裏去坐?”趙承同被那堆香菸過濾嘴將醋瓶墊正,心裏的鬱悶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邵經理大概不在家,敲門好幾次了,都不來敲門。”潘辰知道邵夏在家,他進樓前明明看着她的窗口有燈光,怕這二人笑話他偷雞不成蝕把米才這樣說。

    “大總哥,爲啥不用電話聯繫?”渚瞼友好的提醒。

    “沒有記着邵經理的號碼,打算在這裏等等。”潘辰何嘗不知道用電話聯繫,只是人家連續兩次不接,說出來於他臉上無光。

    “我的大總哥呀,你也不會問問趙兄,相信他不用想就會隨口說出邵經理的電話號碼。”渚瞼轉面被奉承的人:“趙兄是不?你聯繫一下邵經理,讓她來家敞開門,讓潘大總哥還有咱倆進去休息會吧。”

    本來趙承同高興的心理不準備打電話,既然所謂的總哥已經說了,也不得不應付,忙掏出手機撥號碼,心裏卻祈禱着邵夏千萬不要接電話。

    “你在哪?嚇死我了,快來,有人敲門,敲了一個小時,你快點呀。”幾乎在接通電話的同時,傳來求救聲。

    “我和大總哥及渚弟在門外,敞門吧。”趙承同後悔沒有故意摁錯號碼,因爲潘辰不可能不打電話,所以報上名字讓其早備託詞應付。

    門開,邵夏伸手讓進三個帶哥字的人物,打開了客廳的燈,並示意趙承同沖茶。

    “邵夏經理,夜裏敲門,不知是誰不敞門實屬應該,但你不接電話是什麼意思?不可能不認識我的號碼吧?”潘辰沉下臉,腔調極爲不滿。

    邵夏早有了答案:“不僅僅是不熟悉大總哥的電話,當時只知道害怕了,誰還顧得看是誰的電話。再說,即便知道是大總哥在門外,我也不會敞門的,深更半夜,弧男寡女的獨處一室授受不清,這不這哥倆來撞見,那可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不分誰嗎?看清了,我是大總哥潘辰!”潘辰提及大總哥,想以黑道的身份早**其就範。

    “你進來在燈光下可以看清是你,在墨夜裏誰知道是你?我沒有火眼金睛,看不清。”邵夏在表達着不滿,也堅定着她要說服趙承同退出的決心。

    燕凡離開沂中縣城,繼續向西挺進,他穿着孔大雨送的那套中山裝,戴着疤痕臉,騎着三輪電動車,真正變成了一位流浪歌手。

    離縣城六十里,走走停停已持續了三天,遇有一鄉鎮名曰思燕,燕凡原本計劃再往西走,因見牌子上的思燕兩字,覺得與這裏有緣份,便打算住一宿。

    在一處私人旅館上簿,這裏相對來說條件要差一些。旅途生涯剛剛開始,以後要適應各種生存環境,燕凡毫無怨言的進了一個雙牀位房間。三天演出四次,每次都在二百元以上,除去花銷還盈餘六百元,燕凡打算在思燕不再演出,好好休息一下。

    晚飯後,旅館外人聲沸騰,燕凡出外觀看,原來是本鄉鎮舉辦慶祝思燕撤鄉設鎮一週年文藝晚會。沒有其他事,也來欣賞一下這裏的演唱風格和水平吧。

    演唱開始,當然也不乏比較有水平的業餘文藝愛好者的演唱。燕凡在正中找了一位置欣賞着,無意中眼睛的餘光捕捉到左邊五十度有一張臉老是面向他。他頭沒轉動,只轉了轉眼珠,啊,很熟悉的那張流浪老人的臉。是不是自己的身份被人識破?此人的真實身份莫不是那夥謀害自己的合夥人?怎麼跟到這裏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