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燕紫驚叫一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燕紫驚叫一聲字體大小: A+
     

    “對,先前他家庭內部曾經危機四伏,也有幾次遭遇絕境,但每次都讓他起死回生。這次如果這個燕凡是假地,也許會命喪鬼愁泉,如果是真燕凡,那就不敢說了。”趙承同點了一支香菸後說道。

    “其實你們是多心,他燕凡是人不是神,哪來的命硬之說?以我看,即便這個燕凡死了,也是個替死的冤死鬼,因爲他根本就不是安津那個燕凡,他是殿南的燕凡。你們以前說他倆容貌相似,又都奪取過全國歌唱的冠軍,那隻不過是偶然碰巧,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渚瞼分析說。

    “不是近古有個‘寧可錯殺三千,決不放過一個’嗎?此時我領會到了。”潘辰說。

    “等弟兄們聚齊,這件事就明白了,燕凡是殿南的風雲人物。”友善說。

    潘辰點點頭:“對,友總哥說得對,此事暫且不議,你們各自與自已的兄弟們聯繫一下,經過這次行動,看看有沒有自我淘汰者。”

    “是不目前還有什麼任務?聯繫時一併吩咐下去得了。”趙承同有點心痛電話費。

    “臨時避避風頭,偃旗息鼓暫定一週,根據具體情況,集合時另行通知。”潘辰回覆。

    很快,四個分哥分別聯繫了自己的兵團,只是渚瞼的兵團有一人沒接電話,被這五人嘲笑爲貪生怕死之輩,殊不知,這名二郎八蛋步唐傑之後,充扮了另一個真假不明的燕凡。

    爲了嚴肅軍紀,五人共同出臺了一項懲罰制度:找一位有功夫的武師,如果有背叛,逃離或出賣東幫的,由武師執行滅絕任務,這名武師暫名編外刀,只有潘辰和友善認識,在友善的幫襯下由潘辰親自尋覓,並每月給預三千元的薪金,保證其生活必需,潘辰已有目標。

    燕家的三姐妹相約回了燕墅,孫媽衝好茶水後,與往常一樣識趣得離開了。

    “爸,衛英聽您調遣嗎?這些黑道勢力雖然講義氣,但有時候也五親不認,不如我們自己整合力量去尋找這母子三人。”作爲燕家老大,燕紅率先開口。

    “衛英慈眉善目,不象惡人,又加西北幫素來沒有惡名,好似不象黑社會,據我得來的消息,西北幫可以追根至遠古,由西北原遺留下來的丐幫爲主體,所以素來樂善好施,不欺詐平民百姓的。”燕紫說。

    “二姐說的在理,雖然沒深入地接觸過衛英,但其手下人還是比較收斂的,說不定西北幫真能爲燕家完成這次尋找任務的。”燕青秉明自己的觀點。

    燕文正與徐英蘭端坐不語,他倆已對燕凡的存在不再有任何幻想,卻都在心裏感恩着兒媳那善意的謊言,只對那個扮演燕凡的人佩服的五體投地,以致於春節和清明的祝福視頻還有那次電視牆上的露面是那樣的逼真。也知道蔣麗攜子外逃是爲了保住燕家血脈,更感謝她逃亡前讓老兩口見了憐兒一面,關健是牽掛着兒媳出逃後怎麼生存,因爲她沒帶走不久前剛由她保管地二十萬元的存單,就她個人的積蓄,也就三兩萬元。

    是她走的慌促忘了攜帶?是她不希望拿這筆錢?蔣麗啊,我的好兒媳,你是在爲燕家保後啊,還不知要多久,你怎麼維持日常生活?若是冬兒還在,你會看到日出,但冬兒不在了,你的希望在哪裏啊。老兩口子想着,不自然地流下了無聲的淚水。

    “爸,媽,不用傷心的,她母子三人既然已經安全出走,您就放心吧,冬弟的眼光沒錯,麗妹是個人世間最值得信任,最知道報恩的智慧型女性,相信就是衛英的人找不到她,她也能把您兩個孫子領回來還給您的,這您放心,只要我們有人,一切都好說。”燕紫走過來,坐在徐英蘭身邊,掏出消毒紙巾,給母親輕輕拭淚。

    “再說,您不是委託衛總哥開始尋找那娘仨了嗎?在我心裏,找到或找不到是一個心情的,找到了,是藏匿的不嚴密,壞人也會找到;找不到,證明其已掃清了蹤痕,壞人也是幹忙活,爸媽儘管放心,找到與找不到,他娘仨都會安全的。”燕青也走過來坐燕文正身邊給父親擦淚。

    “這些我豈能不知?可那張存單她沒帶走,麗兒的生活且不說,怎麼撫養憐兒和憫兒?我所擔心的,是這娘仨的生存空間啊。”徐英蘭拿過燕紫的紙巾自己擦着。

    “麗兒,忠貞的兒媳,如果冬兒還活着,她還有前進的動力,如今種種跡象表明,冬兒確實已經走了,我苦命的冬兒,麗兒,憐兒,憫兒啊。”燕文正的淚更加肆無忌憚。

    “爸,不要悲觀,以前您與媽相信冬弟還活着,我們不信,而自從他在電視牆上露面後,我們相信了他的存在,您與媽卻灰心了。”燕紅真的相信了燕凡還活着。

    “紅兒,不用安慰我與你媽了。如果冬兒健在,你看這真是妻離子散,牆倒屋塌了,他會稱住氣還不現身嗎?不可能的。”燕文正這次搖頭言行一致。

    “爸,世界上有長相相似的人,但完全相似又聲音、習慣動作又完全一模一樣的人恐怕沒地可找。你看,兩個人哪個地方不一樣?再說,他認識所有親人,又有憐兒在電視牆上露面,不是冬弟是誰?”燕紅不同意父親的觀點。

    “如果真是冬兒,以他的睿智,不可能在集團面臨家破人亡時謨然置之以致於充耳不問,這顯然不是冬兒的風格,快一年了,即便他不想父母,也該想自己的兒子媳婦,竟一次也不回來,所以不是冬兒。”燕文正據理而駁。

    “據說,他得了失憶症,所以,他並不認爲這裏是他原來的家,這也有可能,沒有記憶就沒有親情,這不能怪他。”燕青贊同大姐的意見。

    “誰有他的號碼?再最後落實一遍。”徐英蘭說:“真不是他,以後我們就斷了想他的心。”

    “二姐有吧?超市與燕丁有業務往來。”燕青看向二姐。

    “我沒有他的電話,但我有丁誥的電話,他當時任燕丁集團旗下食品總公司的經理,直接業務與他聯繫,當初真後悔沒與這個公司籤個長期合同,只看到出師不利的銷售滯緩,沒想到如今供不應求的火爆局面,好歹看在麗妹的面子上,維持着早約好的可憐的約定數量。”燕紫有點後悔的說。

    “你有丁什麼的電話?那給他打也可以,你問一下關於冬兒的信息。”徐英蘭迫不及待。

    燕紫一邊掏着手機一邊說;“丁誥,原公司經理,聽說已經任集團總經理了。”她摁上號碼。

    “喂,沒記錯的話,您是燕紫燕經理吧?”傳來丁誥的聲音。

    “丁總經理,是我,多日沒聯繫了,您好。”因爲有求於人,燕紫非常客氣。

    “燕經理,有事儘管說,誰跟誰呀。如果是訂貨礦泉水,可以直接找汪兵汪經理聯繫,礦泉水已經獨立成爲一個公司了。”丁誥笑着說。

    “我見過貴集團發佈的信息,知道如何辦理與貴公司的業務聯繫辦法。今天去電話是麻煩您另一件事,不知丁總經理是否會答覆我。”燕紫有點低聲下氣。

    “哎呀,燕經理,還是那句話,協作關係,誰跟誰呀,說吧,力所能及,我義不容辭。”丁誥毫不含糊。

    “那先謝謝丁總經理了。”燕紫還是官場話。

    “不用謝,燕經理請說。”丁誥回覆。

    “我想知道燕凡燕總裁的一些情況,可否告知我?您別爲難,說不說看您的心情,我都不會怪您的,不方便可以不回答。”燕紫小心翼翼的說。

    “燕經理,我可以告訴你,你應該看到安津日報和安津晚報了吧?”丁誥的聲音有些許蒼結。

    “沒看啊,燕家人也許是對經營企業的專心,一般只看經濟日報類或有關**的新政策這塊,安津日報上有關於燕凡的新聞嗎?”燕紫覺得有些詫愕。

    “今天,是我燕丁集團最痛苦、最黑暗的日子,我們還沒從痛苦中走出來呀。”丁誥的聲音更加蒼結。

    “丁總經理,有什麼大事嗎?我真的不知道,對不起啊,不好意思。”燕紫表達歉意。

    “燕經理真不知道燕總裁的遭遇嗎?不會吧?這麼重要的新聞!”丁誥不相信的聲音。

    “真的不知道啊,丁總經理,如果可以的話,請告知我,好嗎?”燕紫問。

    “今天,剛舉行了燕總裁的無屍葬禮,全燕丁集團都沉浸在萬分悲痛之中啊。”丁誥回以痛苦聲音。

    “啊!”燕紫驚叫一聲。

    由於開着免提,所有在座的燕家人都聽到了這個噩耗,無不因驚而顫。

    “丁總經理,你別嚇我,我生就膽小啊。”燕紫不敢相信,但她知道不會受騙。

    “我不會拿着人的生死開玩笑的,燕總裁遇難,我雖在自顧不暇中未及目睹,但我在他遇難現場。”丁誥釋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