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他要司機停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他要司機停車字體大小: A+
     

    “你的仇家還是燕總裁的仇家?燕總裁呢?落入神旋泉的是燕總裁嗎?”另一位胖警察問。

    “啊,總裁落水了?不會是那鬼愁泉吧?誰看見了?真的?”這次丁誥“嗵”地站起來了。

    “剛纔下面那兩個大肚子女人說的,她倆親目所睹,很象燕總裁的身影,正落在神旋泉裏,千真萬確。”胖警察說。

    “你倆沒在一起嗎?”另一名瘦一點的警察問。

    “我倆每人敵他十幾人,開始時在一起,後來打散了,只顧眼前的敵手,哪敢往別處看,這樣說來,總裁凶多吉少了。不行,我要下去問個明白。”丁誥意欲下山。

    “那我們還要做出警記錄的,希望你配合。”胖警提出請求。

    “事,就是這麼回事,我簽字任憑你們怎麼寫,燕總裁是正當的企業法人,沒幹違法的事情,那兩個大腹女人有燕總裁的夫人和我的表姐,我應該馬上去看看,對不起了。”丁誥恨不得一步下山。

    兩個警察點點頭,只好順從。

    丁誥來到車邊,兩個女人正抱頭而哭,忙問道:“先別哭,把事弄明白了再說,你倆看清是總裁落水了?”

    “如果落水者不是他,那他呢?怎麼沒同你一起回來?你倆在一起的,你應該知道,快告訴我。”好似還有一點希望,丁從從雖然還抽泣着,但暫時停止了落淚。

    “我倆被他們打散了,每人照顧他近二十人,被他們打散了,打鬥了一會,圍毆我的人又增加了,想總裁逃走了也說不定,兩位切莫急着悲傷,先找找看再說。”丁誥提議。

    汪玉拿過丁從從的手機,撥打了燕丁集團兼併了的津南化工廠廠長,要廠長組織二十青壯年來嶽秀峯。

    三人又在悲傷的氣氛中猜測了一會總裁生存的可能性,有半個小時,化工廠廠長率領由四輛轎車拉來的工人來到面前待命,當大家知道是尋覓總裁時,沒用動員,全力以赴的登上了嶽秀峯,還有三人在山下搜救。

    出租車駛出了殿南地界,燕凡又推敲了一遍往下的生活規劃:幹什麼工作,離不開身份證,那些二郎八蛋無孔不入,你跑到哪裏都有可能被他們發現,還是逃不脫被追殺的命運,這爲善心僞扮那個燕凡真的引火燒身了。出逃前,他認爲自己身強力壯,乾點什麼於生活也沒有問題,可現在問題來了。

    出租車離開殿南二百多公里,順路駛進一個規模不大的縣級市,在市中心小廣場上,一位穿戴還算整齊的中年人,在彈着吉引吭高歌,燕凡忽然來了靈感,這不是一種很好的生活方式嗎?他要司機停車。

    司機停車,看着這位談吐風雅又神祕的落水者,猜想着這不是一位普通的人物。

    燕凡站在人羣裏聽了二分鐘,此人的唱功一般,他返回要司機結算出租車費用,打算他的飄零生活從這裏開始。

    出租車司機伸頭往駕駛室看了一下,回頭笑着說:“交你這個無名氏的神祕朋友吧,給個油錢,一百元。”

    燕凡的小公文包在上山時,他就好似知道了接下來的遭遇,用一個防水小揹包把公文包和那兩套面具放在了裏面並背在了背上。他拿出小公文包,掏出二百元錢遞着。

    司機只抽了一張:“這一張油錢超超有餘,我回去了。”

    望着出租車遠去,燕凡知道他的流浪生涯正式開始了。他找了一個避靜的地方,換上了那個疤痕臉,重新走回小廣場,那中年人正坐地休息在喝水,人們漸漸離羣散去。中年人用的是電吉他,電源是電瓶在中年人的腰帶上。燕凡走過去,坐在中年人身邊,問道:“這位老兄,您這是業餘愛好,還是以此爲生?”

    中年人看了看在身邊坐下的人,雖然傷疤滿臉,但不顯凶氣而露善像,便說:“兩者都不是,本市舉辦全市業餘歌手大獎賽,家裏人覺得我有奪冠的希望,便讓我請了一個月的假,讓我練習練習,以期奪取那三萬大獎,我認爲自己的演唱水平奪冠問題不大,但我怕怯場,所以在小廣場來演習演習,還可以的。”

    燕凡點點頭,說道:”恕我直言,你的演唱還有待提高。”

    中年人看來很謙虛,忙站起來抱拳說道:“那您一定是高手或這方面的專業人才,還請您指教。”

    “指教不敢,如不嫌棄,可共同探討。”燕凡也隨之站起。

    “那先請您唱一曲,我學學如何?”中年人不是瞧不起人,他確實不知道燕凡是不是在假裝明白人。

    燕凡點點頭,在中年人的幫助下,把電源束在背後腰帶上,拿起吉他,彈了幾下,問道:“唱首什麼歌曲?”

    有一些也要散去的觀衆爲了欣賞另一位的演唱又留了下來,其中一位年輕打扮入時的女人提議道:“爲做個對比,還是演唱剛纔這位先生演唱的這首夤夜驚夢主題曲吧。“

    中年人表示同意,點了點頭,說:“好,就這首吧。”

    “這首歌,唱是一方面,首先你要理解歌詞表達的含意,用心用情去演唱才能表達出來。”言講時,越聚越多的圍觀者爆出贊同的掌聲。

    掌聲適時而止,燕凡爲了真心幫助這位謙虛而一心奪冠的中年人,真的用心用情認真地演絡着這首曾做爲他參賽的歌曲。

    人們在心裏拍着掌,都怕由手發出的掌聲影響了欣賞。人們沒有注意到有一位外地人擠進觀衆羣裏。

    是那位出租車司機,他駛出幾里路,老覺得租車人既可交又神祕,好奇心使他調頭又駛了回來。還在租車人下車的地方,看不見裏面的事,便擠了進來,沒見那張帥氣瀟灑的臉,卻發現了他贈送的那身衣服和那個熟悉的小揹包,他斷定疤痕臉就是那位神祕的租車人,而此人有深奧的複雜背景和不可言講的潛在隱情或驚天大迷。

    經人們請求,燕凡又聲情並茂地演唱了兩首歌曲,有觀衆帶頭往圈裏扔人民幣,燕凡與中年人身處紙幣雨中。

    人們散去,中年人在出租車司機的幫助下在撿着地上最大幣面一百、最小幣面爲五元的人民幣。

    燕凡不是偷懶,他在考慮着以後的流浪生涯不會太順利,因爲今天雖然僥倖避免了一死,卻在逃生中被出租車司機盯上了,這要費好大心思去解釋,否則難免會讓麻煩接踵而至。

    錢讓中年人帶去了,出租車司機笑着說道:“您是位變臉魔術師啊,差點讓我找不到了。”

    “司機老兄若後悔留錢少了,我可以補,二百元少了再加,我還有的。”燕凡知道司機不是爲錢而來。

    “不,錢是我自己留的,不後悔。”司機連連搖頭。

    “那你去而復回爲什麼?”燕凡知道他是好奇心做祟。

    “我真心想交你這個朋友,可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這朋友怎麼做?你不願交我這個朋友,可以明說,我即刻就走。”出租車司機沒有怨容,只帶了幾分失望。

    燕凡仔細觀察着他,雖然臉不浮詐,但一些深藏不露的人是不容易從臉面上識破的,尤其是他在事發地嶽秀峯前的突然出現,這更使燕凡加重了疑心。

    出租車司機更加失望,他掏出身份證遞過來:“我是殿南人,看你貌似燕丁集團的燕總裁,他曾奪過歌手大獎賽的全國冠軍,是我和我妻子的偶像,在電視上看過他的演唱,如果是您,所以真心想交你這位朋友,您不讓高攀,我不怪您,我妻子是燕丁集團旗下釀酒廠的副廠長兼營銷部長的孟小云。”

    燕凡接過身份證看了看,地址是殿南,姓名是孔大雨,又接過了孔大雨遞過的隨身攜帶的與孟小云合照的照片,由於燕凡認識孟小云,所以他相信了他,於是點了點頭。

    “您真是燕總裁呀,幸會。”孔大雨緊緊握住燕凡遞來的手,他非常興奮。

    “走,去車上說。”燕凡惟恐談話被別人聽見,於是與孔大雨相繼登車而坐。

    在車裏溝通了一會,孔大雨承諾一定給燕凡保密,並讓孟小云在意燕丁集團的一切動向,隨時向其彙報,兩人互留了電話號碼,燕凡給的是二卡號。

    在縣級市二人找了一傢俬人賓館,聊了半天一夜,孔大雨再次承諾爲燕凡保密,並保證連孟小云也不告訴後,沒吃早飯便被妻子催回了。

    渚瞼載着潘辰、劉地、趙承同、友善四人沒敢回津南,而是在津南所屬的一個偏僻小鎮進了一家小型旅館。

    吃了午飯,五人聚在一個房間裏。

    “友總哥,看清楚燕凡身跌鬼愁泉嗎?”劉地率先發問。

    “親眼目睹,不僅是我,渚分哥的兵團與我兵團在場的兄弟們都看見了,這毋庸置疑。”友善回答。

    潘辰點點頭:“這我相信,以後等風平浪靜了再進一步落實一下。”

    “如果這次暗算的是真燕凡,這玩藝不僅睿智過人,而且命特硬。”劉地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