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已經非常嚴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已經非常嚴峻字體大小: A+
     

    蔣麗被母親的問話問蒙了,還回了質疑的目光。

    “怎麼姓董了?是董還是鄧呀?”仍然是麗沙疑重。

    “哎呀,嬸,聽說過安津有個揚名世界的燕氏家族嗎?”蘭蘭也有些不解,自己的女兒嫁了富豪,父母竟渾然不知,可謂稀奇。

    “不只聽說過,那個單位來給俺村打了一眼泉水井,剛纔你喝的就是那井的水,那個單位的長官親自來指揮的,還認了我和她爸爸乾爹乾媽呢,來吃過飯,留下的錢直到現在還沒花完,還說過不多久,還要接我倆出山呢。這不少日子了,可能他忙的給忘了,是好人。”麗沙回憶着,顯出幸福的微笑。

    “是燕總裁嗎?”蘭蘭問。

    “是,人們都這麼稱呼他,人長的特帥,瀟灑倜儻,近一米九的個子,吃住都在俺家,留錢說是飯錢,每頓飯平均五百多元呢,村長家他都不去住,脾氣特好,還救濟了不少困難戶,天底下難找的好人呀。”蔣少波伸出拇指。

    “叔、嬸,你真不知道蔣董事長和燕總裁的身份嗎?”蘭蘭又問一句。

    兩口子同時搖頭。

    “奇了怪了,叔嬸,他倆是夫妻呀。”蘭蘭一口點破。

    兩口子目瞪口呆,不相信的神態。過了幾分鐘,蔣少波看上女兒:“麗兒,是真的嗎?”

    蔣麗點點頭,微微一笑。

    “那燕總裁姓燕呀,也不姓董或鄧,這是怎麼一會事?越說越糊塗了。”麗沙搖搖頭,如墜十里霧似的。

    “董事長是職務名稱,是燕氏的行政一把手,全燕氏的公司企業都於董事長負責。怎麼,蔣董沒有告訴二老?怪不得二老好象悶在悶葫蘆裏呢。”蘭蘭真佩服蔣麗能稱得住氣。

    “沒什麼好炫耀的,這不現在身無官職一身輕了。什麼都是過眼雲煙,一切都成爲過去了,又歸回了貧窮又平靜的本色,想來,冬說得沒錯,一切天註定。”蔣麗還是微微一笑。

    蔣少波、麗沙既高興又悲傷,高興的是自己的女兒不僅榮任過這麼大的一個董事長,還找了一位偉岸的女婿;悲傷的是,雖然內心覺得燕總裁還生存於人世,但那只是一種虛僞的心理病態,是一種幻想中的自我安慰而己。而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全力撫養這兩個孩子。

    吃了早飯,燕凡按原計劃,去南部規劃的旅遊山區進行最後的拍板確定。他已做好他以後的人跡規劃,等兩位女人生下孩子他見一面,便離開這讓他處於十分尷尬的境地。當然,這個決定令他非常難過。

    車,還沒駛出院子,迎面被一位騎三輪電動車的快遞員攔住,讓燕凡出示了身份證,燕凡收到了一份快遞,是他十天前與上次給他定製疤痕臉面具的那家廠子發來的,是一具白髮白鬍須八十歲老人的面具,燕凡收下後裝在隨車攜帶的小被包裏,因爲他相信這家企業的質量,並沒打開檢查。

    丁從從與汪玉覺得是日常工作的文具類用物品,也就沒有太在意。

    駕駛着車,燕凡給丁誥打了一個電話,要他開車直達嶽秀峯會和,他知道,在他走後,兩個女人在月子裏,這項任務,只有丁誥來做了。

    嶽秀峯下北邊,在緊鄰嶽秀峯直面懸崖的神旋泉邊燕凡找了一塊平坦的空地穩穩停了車。這裏,可以直觀整個嶽秀峯和神旋泉的正面全境。

    丁從從與汪玉小心翼翼的下了車,坐在了燕凡剛從後備箱裏拿出的輕便可摺疊式躺椅上。

    燕凡定製的老翁假面具,是爲了想燕丁時偷偷回來探視,怕被兩個女人早早的發現了假面具而導致探視失敗,登越秀峯時他背在了身上。

    身邊停下一輛車,丁誥走下車:“三位總裁早來了啊,路上堵車,我遲來了一步。”

    “我們也剛剛坐下沒幾分鐘。”汪玉朝他笑笑。

    燕凡微笑着招招手,與點了點頭的丁誥轉過神旋泉,健步攀登越秀峯。

    丁從從與汪玉坐在那裏,欣賞着燕凡早放在車外給打開的音響播出的悠揚音樂,看着那二人的攀登身影,卻只有從攀登的技巧上分辨哪位是她倆的男人,雖然丁誥比燕凡矮了十幾公分,卻穿了同品牌的西服,又不是並肩攀登而看不出高矮。

    越秀峯峯頂,有一塊天然的平地,相傳是遠古時共公爲在這風景如畫的越秀峯上休息而一劍削平的,足有五十多個平方。

    潘辰率四個分哥正在平地上席地而坐,他早飯後接了幾個電話,同時報告了燕凡的行蹤,他立令附近的兵團力量向越秀山方向集結。因爲時間尚早,便領了四分哥上越秀峯一遊。

    “大總哥,你身爲江湖至尊,爲何害怕一個衛英?看他那單薄的身材,料他也沒有什麼真功夫。”劉地分了一圈煙,最後自己點了一支。

    “你要有清醒的認識,這又一次的滅孽失敗,證實了吳春與邵夏並不可靠,還有你相當信任的江漢,竟是一個狡猾的雙面間諜。雖然吳春和邵夏說是他們拿槍逼她的,但以我看只是託詞。從時間上分析,蔣麗他們剛剛逃走,衛英就率人趕到,就是專衝我們,衛英很可能受蔣麗委託,是來滅掉我們的。她裝做逃走,吸引我的目標,分散咱的力量,她好分而擊之。”潘辰不知道衛英是燕文正電話請來的,完全誤解了衛英前來的真正原因,還自以爲自己的判斷非常英明,因爲燕凡曾在電視牆上讓他離開安津,目前他的兵團不僅沒衛英的人多,而且沒經過訓練和沒有闖蕩江湖的經驗,恐怕不是衛英的對手,又怕惹出江湖風波,便連夜到了嶽秀峯一帶,以暫避風頭。

    “大總哥,我有不同看法。一者,燕凡真假也沒搞清楚,是真燕凡的概率相對要小一點,江湖上冬爺已逝基本達成共識,否則就沒有給他重修墓一說了;二者,衛英的到來與咱爲敵的可能性不大,因爲這關係着江湖的規矩。如果說昨天是蔣麗把衛英請來的,她就不會在昨天匆忙逃竄,或許,衛英的到來,與蔣麗沒有絲毫關係,說不定是陰錯陽差的碰巧而已。”劉地以他自己的判斷回駁着。

    這時,渚瞼的手機響了,他佈防在殿南燕丁大廈的監視者三楞子及沿路哨崗報告了燕凡朝嶽秀峯方向進發的消息。

    沒想到,外出避風頭竟有意外收穫,滅孽計劃失敗,卻迎來了除燕的良機。因爲燕凡正在搞旅遊這個項目,手下人早已打探明白,那毫無疑問,燕凡是來嶽秀峯了,潘辰下令所有在殿南或附近的兵團力量全部向嶽秀峯聚集。

    燕凡從西面登峯,必經平地,他突然打了一個寒顫,莫非有什麼危險嗎?他發現不遠處平地上坐着十幾個人,便起了疑心。這裏本來風景優美,往常日也有不少來遊玩的,擱在往日燕凡不會往心裏拾,可今天由於一個冷顫,他往這邊注意了,可坐在那裏的人幾乎都背對他,只有一個人往這邊好似不經意般隨意瞅瞅。如果有男有女,或許是來休閒的,但這一隼的全是男性之軀,不能不使燕凡懷疑,他打算暫停攀峯,在尋覓着從什麼地方脫險。

    丁誥原在燕凡身後,燕凡猶豫的工夫丁誥已經超越了他,並回頭說道:“加油啊,總裁。”

    燕凡用眼向丁誥做了示意,並小聲說道:“有危險,停止攀登馬上撤。”

    燕凡的處境,丁誥一清二楚,他快速根據燕凡的示意向平地那邊看了一眼,點點頭說:“是可疑,馬上撤。”

    燕凡還沒回語,見山下又上來了十幾個人,分明是朝他奔來。他急忙說道:“分開走,你向左,我向右,你只管逃命,別管我。”

    “不行,我們都向左,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生存的希望。”丁誥見燕凡執意要右拐,忙過去拉住他,一同往左邊拐來。

    潘辰電話指揮新到的援軍從下邊順燕凡攀登的方向往上包抄,他要兩面夾攻。

    這時,燕凡與丁誥要從平地下邊繞過去,向北坡方向逃走,潘辰心中高興。

    北坡是垂直的峭巖絕壁,下面是一灣綠水的神旋泉,只要有人失足落水,會立即被神旋泉吞沒,很久前發生過,有人大着膽子乘漁船去打撈屍首,沒想到漁船還沒到神旋中心,只見漁船電閃般打了一個轉瞬間不見了。從那以後,再有人落水,便沒有人去打撈過,也有人叫這神旋泉爲鬼愁泉的。

    你燕凡逃往這邊,大概還不知道這泉的利害,憑我人數的優勢,這次讓你有去無回。

    燕凡見平地上的人朝他倆走來,由於距離近了,他發現了潘辰、劉地等並不太十分陌生的面孔,雖然只是在視頻裏見過,但他過目不忘的超強記憶力還是一下子記起來了,回頭,下面的人也朝他圍來,形勢,已經非常嚴峻,一場你死我活勢在難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