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邵夏在一號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邵夏在一號樓字體大小: A+
     

    “那個木盒能不能容下一個一歲的孩子?”劉地馬上補問。

    “兩歲的孩子也可容得下。”那頭答覆。

    潘辰伸手接過劉地的手機,把免提免除了低聲問道:“是不有裏面裝孩子的特徵?”

    “也許是,我們沒有看見,或者也有可能。”那邊模棱兩可。

    “以後儘量不打免提,以預防隔牆有耳。”潘辰言罷歸還了劉地的手機,摸出自己的摁鍵。

    很快,電話裏傳出吳春的聲音:“大總哥,有什麼見教?沒有別人,可直說。”

    “剛纔接到探報,燕文正收到一個能裝孩子的精製禮盒,由出租車方纔送到,我懷疑是孽種回家。爲了弄清事實,請你務必回一次燕墅,一定要搞個水落石出。”劉地長話短啦,那個木盒彷彿是一塊心病。

    “我已與兩個老東西公開決裂了,回不得燕墅,要不你電話問問夏姐,目前她還有回燕墅的資本。其實是大總哥多心了,在這多事之秋,他們不會把憐兒弄回家的,你說呢?”吳春拒絕後提議,又闡明自己的看法。

    “好吧,我馬上聯繫邵經理。在目前,我們寧願信其是,也不願信其無。”潘辰改摁邵復夏的電話。

    邵夏眼前沒有重要工作,把應收起的文件剛剛收拾起來打算下樓駕車去燕墅,看看蔣麗在搞什麼名堂,不想電話響了鈴聲,她以爲是蔣麗催她快去,可一看號碼是潘辰的,她接通。

    “邵經理嗎?在哪?”潘辰問。

    “我在單位,大總哥有什麼吩咐?”邵夏也問。

    “求邵經理一件事,請邵經理一定答應我。”潘辰動用了他認爲不該動用的討好口氣。

    “只要不違心且不違法,大總哥儘管說,我會盡力而爲。”邵夏在有條件的情況下慷慨答應。

    “想請你馬上去燕墅一趟,看看有人乘出租車送給燕文正的禮品盒裏裝了什麼,是不是憐兒回來了,可以嗎?”潘辰還是求人的口氣。

    “那麼,真要是憐兒回來了,大總哥打算如何處置?請告訴我。”邵夏想到蔣麗求助是爲憐兒了。

    “邵經理問外行話了,怎麼是處置啊,我會派人加以看護的,爲了俺江湖共同的冬爺啊,邵經理放心就是。”潘辰的計劃是瞞着邵夏的,他相信在完全得到了邵夏身心以後,她投奔他只是時間關係。

    “那好吧,既然我已經離開了燕墅,我也不願意回那傷心之地,你一定指使不動春妹而打我的主意。不管怎麼說,大總哥張了一會口,我跑腿就是了。”邵夏內心不壞,她知道蔣麗是打算讓她保存或安全把冬的血脈轉移出去。本來覺得她回燕墅會引起潘辰和劉地等人的懷疑會對轉移憐兒不利,接了這個電話她放心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回燕墅了。

    “那我謝謝邵經理,江湖至尊的冬爺在天之靈也會感恩戴德的。”潘辰長出一口氣。

    “大總哥,我去燕墅下車進門前,早按上你的手機鍵,打開免提,省下我彙報,好嗎?”知道這些人對她有戒心,爲了憐兒的徹底安全,邵夏用計。

    “好吧,以計而行。”潘辰判斷失誤,他以爲邵夏在儘量表現自己與他們一心,並非象劉地、吳春們所說的,邵夏身在曹營心在漢。

    邵夏掛機登車向燕墅駛去的同時,問清了大概情況,並說了開免提的祕密,要蔣麗轉告兩位老人早做準備,並答應暫時讓蔣麗與冬的骨血暫避她處。剛剛達成協議,車已到了燕墅,邵夏打開免提。

    門衛保安因燕文正有話在先,攔住車輛不放行。

    “你問一下蔣董事長,她不放我進去,我即可返回,有急事,誤了你負不了責任。”免提製約了邵夏。

    門衛經不住驚嚇,在電話請示了蔣麗後,一邊徐徐敞門,一邊說:“對不起啊,邵經理,上支下派。”

    邵夏說了一聲“理解”,徑自開車進去。見蔣麗迎出來,忙停車下車:“蔣董妹,想你了,回來看看你與二老。”

    “怎麼不早打個電話,害得你被攔在門外。”蔣麗有點責備的語氣。

    “兩位老人許多日子不見了,還好吧?”首先送出問候,即便沒開免提,這句話也是邵夏從心裏問的。

    “請進,夏姐,自己進來看不就得了。”蔣麗伸手相讓,做樣子給監視者看。

    邵夏客氣地說了一聲“謝謝”,謙讓了一會,她還是走在蔣麗頭裏進了燕墅客廳,並恭恭敬敬地向燕文正兩口子舉了一個躬:“爸、媽,兩位近來可好。”

    燕文正夫婦早同蔣麗商量好了,由徐英蘭答道:“是邵夏啊,好歹你心裏還有俺兩個老東西,知道回來看看。”

    “媽,俺是冬的女人,終身是您的兒媳呀,雖然冬不在家,我與春妹、麗妹代他孝敬您兩位老人家天經地義呀。”邵夏嘴裏說着,心裏隱隱揣有不安。

    “比起吳春,你還算是多少長點良心的。吳春,直接就沒有人情味了,你看上次,竟跟文正對罵起來,這還算是燕家的人嗎?與畜類何異?你可以捎信給她,別看冬兒不在家,可他掌握着燕氏的一切。雖然各自爲政了,但生殺大權冬已賦予了麗兒,只她一句話的事,別得意忘形太早了,還不說在不遠的將來,冬兒會回來重整江山!”徐英蘭好似在殺雞儆猴。

    “少說兩句吧,你這個愛嘮叨的老太婆。邵夏有心回來看看你我就不錯了。另外,老友剛給我送來一件寶貝,我讓你見識見識。”說着,燕文正真的找出一把古劍。雖然那邊看不見,爲了增加真實感。

    “呀,真一把好劍呀!”邵夏幾乎真實的驚叫一聲。

    “這把劍我盼望已久,今天剛剛送到,你知道這把劍的來歷嗎?”燕文正笑嘻嘻的問。

    “不知道呀。”邵夏問道:“爸,用這麼大個盒子裝着,這盒子可以裝上一個兩三歲的孩子呀。”

    “讓你提醒了,如果有壞人想打憫兒的主意,這不虧爲是個好法子。”徐英蘭插嘴。

    “多少費話,憫兒不離開燕墅,咱有兩支槍誰有膽量來犯?”燕文正言罷立改話題:“聽過京劇‘霸王別姬’嗎?這,就是那把寶劍啊。”

    沒注意邵夏的手機傳來咳嗽聲,邵夏裝做鎮靜地說:“來時通話忘了關,虧不是我撥打的。”邊說她邊摸出手機掛機。

    這時蔣麗已聯繫好蘭蘭與江漢,蘭蘭駕車已進了燕墅,將車與邵夏的車並齊擋住了監視者的視線。

    潘地三人正聽的仔細,沒想到友善咳嗽了一聲,被潘辰好一頓訓斥,好在重要情報已獲取,邵夏的隨機應變也沒有處於尷尬狀態,不過潘辰忽然對那把劍產生了濃厚興趣,幻想着有一天把這寶貝弄到手。

    這時,劉地的手機響了,他乾脆遞給潘辰,剛纔他看見了大總哥生氣的面孔確實令人毛骨悚然。

    “蘭蘭的車開進了燕墅。”耵梢人報告。

    “好,我知道了,繼續監視。”潘辰遞手機的工夫,這手機又來了短信,在劉地的示意下他打開觀看:我與蘭蘭剛進燕墅,邵夏在這兒,特告之。

    劉地接過手機,看完笑了笑,剛要將手機放在破茶几上,不料鈴聲又響了,他再次交給潘辰。

    潘辰毫不客氣地摁了接聽鍵:“剛纔那大木盒由江漢拿着,在燕文正兩口子及蔣麗的陪同下,江漢又乘坐了蘭蘭的車要出燕墅。邵經理的車也要出燕墅,哪個是重點?”

    “邵經理是自己人,不須盯梢,看好蘭蘭那輛,千萬不要走神,與各點保持密切聯繫,誰跟丟了誰負責!”截不得孽種,取得那把寶劍也是勝利,潘辰心想。

    短信來了,還是江漢發給劉地的:劉兄,不知是不是計,蔣麗讓我把劍送往楚江路333號交給那個等在那裏的一男一女,盒上有眼,是劍是人我不敢保證,你速決。

    潘辰看完,讓劉地馬上調集附近的人馬,去爭奪那個盒子,無論是人是物,他都想得到,並吩咐剛剛回來的渚瞼拉友善和劉地前去參戰和指揮。

    用蘭蘭的車擋住視線,蔣麗把憐兒、憫兒分兩次蹲走着放進了邵夏的車後座,然後她也貓腰進去坐了後座,抱起憫兒,又用左手攬着憐兒,整個人傾斜着。

    邵夏回一下頭,見從前置透明玻璃看不着這娘仨,便放心地駛出燕墅,按照蔣麗的部署奔向保險公司方向。

    蔣麗不知道潘辰已下令讓監視者們不必對這輛車進行監控,爲了保險,蔣麗還是讓邵夏轉了一個大彎,然後纔回到了邵夏的住宿樓。

    在這個小區裏,小區正門朝東,後門朝北,邵夏在一號樓,這個小區挺大,近二十層的大樓就有八棟。邵夏直接把車開進地下停車室,然後乘坐-1電梯直至她的樓層,憫兒正熟在蔣麗懷裏,邵夏抱着憐兒單手打開防盜門。

    “謝謝夏姐的大恩大德。”蔣麗將憫兒放在客廳的沙發裏,爲了冬的兩個骨血的安全,要回身跪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