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不要拐彎抹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不要拐彎抹角字體大小: A+
     

    蔣麗回覆:“爸,媽,我去接您的孫兒讓二老見見,如果順利,下午一到三點之間,您二老就會見到憐兒了。”

    燕文正回頭對老伴說:“麗兒去接憐兒了,三點前咱就可以見到咱的孫兒了。”

    “好是好,但這裏不是有危險嗎?”徐英蘭既高興又擔心,心裏矛盾着。

    燕文正回過頭來:“麗兒,你媽說有危險,是不先報警請求庇護?”

    “爸,你與媽放心就是,我是按冬的安排進行的。但憐兒不能住太久,最多待半個小時就必須離開,請兩位務必原諒。”蔣麗哀求的聲音。

    徐英蘭聽過老伴傳達的意思後說:“轉告麗兒,讓冬兒一同回來,住半個小時也好啊,快一年沒見冬兒了。”

    “是啊,你讓冬兒與憐兒同時回來,就說這是我與你媽的安排,讓他無條件執行。”燕文正令人不可回絕的口氣。

    “爸,您告訴媽,這是不行的,開始時我也有這麼個想法,但冬不同意,據可靠消息,壞人正四處尋找他的下落,他在外創業雖然當初我不理解,現在看來他的眼光太長了。這次他不回來,說是目標太大了,危險度會相當高,我們要相信他的眼光。”蔣麗早有腹稿。

    “那好吧,他有他的道理,咱暫切忍耐等候,遲早我們會圓滿相聚的。”燕文正只得讓步。

    “那我掛了,爸,等與您二老的孫兒相見吧。”蔣麗言罷掛機。

    老兩口子與年夜看鐘一樣怨表走字太慢,中午雖坐在客廳離餐室一步之遙,但二人同時拒絕了孫媽請吃飯的再三招呼,度秒爲時似的靠到了下午兩點多鐘,終於等來了兒媳的電話。

    “我還要遲幾分鐘到家,憐兒在十五分鐘內由出租車送到家,護送者是二老認識的孔少傑經理,我最遲也會在憐兒到家後待十分鐘到家,二老勿念,準備接孫兒吧。”蔣麗言罷掛機。

    “孔少傑?他回了燕氏了?”燕文正有些興奮,在他的潛意識裏來了個雙喜臨門。

    “爸,孔少傑是燕丁集團旗下中華保險公司的經理,也是冬拆了東牆補西牆胡作動的。好了,爸,憐兒到家後我十分鐘便也到家了。”蔣麗言罷掛機。

    燕文正兩口子在客廳裏已坐不住,起來坐下後捱了七分鐘後,雙雙走向門口。徐英蘭怕引起監視燕墅的壞人懷疑,對燕文正說:“別讓那些烏龜王八蛋看破,別走向門口。”

    燕文正剛要說什麼,客廳內電話響了,他急忙返回抓起話柄:“喂,哪裏?”

    “燕老您好,我是孔少傑,一分鐘到達燕墅,您馬上通知門衛敞門,燕總裁囑咐您二位不許出來迎接,切,切。”電話傳來孔少傑的聲音。

    “好。”燕文正一邊摁門衛的電話號碼,一邊說:“英蘭馬上回來。”

    “怎麼了?不是憐兒不回來了吧?”徐英蘭有點灰心。

    “冬兒說讓咱在客廳等,不準出去,快進來吧。”這時電話接”通了,燕文正對話筒喊道:“快敞門,讓進一輛出租車後再關上,除蔣麗回來不許開門。”

    “冬兒也回來嗎?”徐英蘭忽然興奮起來。

    “還不知道,是孔少傑傳達的。”燕文正邊說邊急步窗口,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怎麼這麼長?

    門,徐徐移往東邊夾壁,這時一輛出租車駛進來。司機的駕車技術堪稱上乘,車門正堵燕墅大廈的防盜門。

    孔少傑擁開車門,好似漫不經心似的,打開後備箱,拿出一個精製的大禮盒恭恭敬敬地遞給剛走出的燕文正手裏,低聲說:“燕老,憐兒正在特製禮盒裏熟睡呢,燕總裁的交待我完成了,我告辭覆命。”

    燕文正伸出手:“冬兒在你那兒嗎?”

    孔少傑雙手握住那雙比實際年齡差二、三十年的手:“燕總裁爲了安全起見,這會已經離開了安津。好了,燕老,我回去了。”言罷孔少傑登車而去。

    燕文正兩老口關了防盜門,沒顧上客廳就打開了特製的木質精品禮盒,憐兒還在甜甜的睡着。

    誰管打不打亂憐兒的美夢,徐英蘭急躁中卻慢慢抱起憐兒:“我的乖孫兒,可想煞奶奶了。”

    老兩口走進客廳,燕文正也想抱着親親,怎奈徐英蘭緊緊抱着不鬆手,燕文正似乎有些生氣:“你是他的奶奶,可我也是他的爺爺啊。”

    座機響了,燕文正暫緩了要強抱憐兒的舉動看一眼來電號碼是兒媳的,忙抓起話筒:“啥事?進來說好嗎?”

    “門衛叔拒不放進啊,爸。”蔣麗的聲音。

    “你把電話給門衛。”燕文正知道是門衛領會錯了他的話,在已確認了門衛接過電話後用不滿的聲音說道:“讓麗兒進來,你聽錯了,她是唯一的燕家少夫人!”

    憐兒好像不喜歡這陌生了的爺爺奶奶,也不知缺少了睡眠,只管在熟睡中,任憑奶奶親腮和搖晃小手。

    燕文正摸了他的小手,又喜愛地模摸孫兒的小雞雞,只是被老伴掠奪了抱的權力,本來他與她是平等的。

    蔣麗走進來,走近婆婆。一路奔波,她想了很多很多,如果冬在,不但燕氏不會這樣風雨飄搖,關健是她的摯愛有愛的窩,也有愛她的人給她幸福多情的愛。對冬還活着的良好願望被江漢點破後已經沒有奢望了,但她冥冥中覺得她的冬就在她身邊,不一定哪一天會石破天驚地出現在她面前。當走近了婆婆身邊,看着怎麼也晃不起來的憐兒,更想起了她的冬,不禁潸然淚下。

    同爲女人,徐英蘭理解兒媳的感觸,忙把懷中捨不得的孫兒遞給了她。

    蔣麗擦擦淚接過憐兒,真的感慨萬千,淚水如斷線的珠串滾滾下墜。墜進憐兒的小嘴中,小傢伙睡夢中吧唧了吧唧小嘴,好似對這淚水期待已久,比乳汁還可口般地嚥了下去,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她進門時,燕文正正在與徐英蘭爭奪抱孫兒的權力,她親了親憐兒的小臉蛋遞給了公公。

    獲得了所有權,燕文正再不撒手,任憑徐英蘭一遍又一遍地伸手,這是親情,不是爲了報復她不讓他抱的怨氣。

    一切爲了孩子的安全,蔣麗按約定撥通了燕凡的電話。

    “麗麗,安全到家了嗎?”那邊囑咐過蔣麗打開免提,所以模仿了自己以前的聲音。

    “你離開安津了吧?路上安全不?爸媽與俺都揪着心呢。”真與冬通話該多好?然而,她與他都在演戲。

    “轉告爸媽,我很好,乘坐的是出租車,而且換了另一輛,已經走了近一半路程。你馬上打電話給邵夏,讓邵夏駕車到咱家,先把憐兒轉移到她那兒去,然後按你的計劃行事即可。”燕凡還要說什麼,卻被打斷話巴。

    “不行,堅決不行,那是把憐兒推進火坑。”徐英蘭毫不猶豫地否定了燕凡的方案。

    燕文正不知是出於習慣或者同老伴徐英蘭持一個觀點,也搖了搖頭。

    “媽,放心,雖然邵夏不得以出軌而有辱燕家家風,但她還沒徹底泯滅良心,要想憐兒安全迴歸,這,就是必須之路,別無選擇。”燕凡的語氣斬釘截鐵。

    蔣麗尋求兩位老人,見都改否定變點頭,她馬上撥通了邵夏的手機。

    “麗妹,有何見教?”很快,傳來邵夏的聲音。

    “夏姐,我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蔣麗軟軟的聲音。

    “麗妹,都爲過冬的女人,請說。”邵夏語氣平和。

    “那我叫你一聲二姐,既然都曾是咱們冬的女人,是不我們要維護冬的血脈?”蔣麗按照燕凡的設定問。

    “麗妹,有事請明說,不要拐彎抹角!”邵夏由於自身原因,忌諱這種話題,語氣難免會帶有不滿。

    “二姐領會錯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當冬的血脈遇到危險時,你是否會伸手相救。”蔣麗語氣中懇。

    “義不容辭。”邵夏改變了口氣。

    “那請二姐速回咱家,有要事相求。”蔣麗怕誤了燕凡所定的時間,又加了一句:“二姐有心,請速回來,我等你。”

    “好吧,我交待一下馬上過去。”邵夏答應的挺痛快。

    潘辰等人仍然坐鎮出租房,都盼望馬上會有孽種的消息,劉地的手機響了,他立即接聽:

    “一輛出租車進了燕墅,車裏下來一位男子,將一個比較大的箱子遞給了燕文正兩口子,男子恭恭敬敬的與燕文正握手後非常從容地坐車走了。”盯梢燕墅的人彙報。

    “沒看清箱子什麼樣,裏面裝的啥東西嗎?”劉地問。

    “箱子很漂亮,燕文正接過後放進門裏與那男人握手,隨後閉了門,沒弄明白裏面裝了什麼東西。”盯梢者彙報。

    “好,繼續監視,任何一個出入的人都要詳細彙報。”劉地下達命令後掛機。”

    “是禮品盒的概率大些,什麼大箱子。......快問,箱子有多大?能不能裝下一個一歲的孩子,快問!”潘辰忽然明白了什麼,有點火急火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