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僅憐兒不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僅憐兒不保字體大小: A+
     

    這邊燕凡沒有生命之憂,江南春知道燕家遭到外部勢力窺視,怕燕家人的生命有危險,便來到了安津,好多天沒見的瘋老頭子又回來了。

    燕墅前邊,江南春席地而坐。看似眯眯着眼,實際在密切地注視燕墅院內的情況。他要報信給蔣麗,燕凡還好好的活着。功夫不負有心人,蔣麗走出來。

    孩子由育嬰師照管,她出來看一下燕墅院外有沒有壞人的盯梢,以判定壞人是否打算動手。

    江南春伸出手,乞丐要錢的架步。

    蔣麗與燕凡一起時,每次都是一百元,蔣麗受其薰染,也拿出了一百元遞過去,忽見瘋老頭手心有字,清晰地寫着“燕凡還活着”。

    江南春點點頭,瘋瘋顛顛地佯裝走去,其實他不會離開燕墅太遠,只在附近活動。

    蔣麗在院外轉了一圈,除了瘋老頭和步伐匆匆及來回穿梭的車輛外,並沒有發現意外情況。

    轉回房間,燕凡還活着證明自己的判斷正確嗎?失憶的燕凡是否就是燕凡?不是,雖然像他,但最能證明是他的“南飛”二字沒有。那瘋顛老頭何意?他伸手的瞬間,眼神正常,決不是瘋顛之人,那是不是燕凡要歸回讓他送信?不是,他常年在安津,再說通訊工具這麼發達,也不用他送信。那?說不定是邪惡勢力的圈套,這比耵梢還嚴重。

    江漢的進程如何了?蔣麗接通了江漢的電話:“是我,你那邊的情況如何?”

    “董事長,我在出租車裏,說話不是很方便,我回短信給您。”

    過了幾分鐘,短信終於來了,蔣麗急不可待的打開:燕凡與丁從從坐一車往正南下來了,前邊不足十里便是港城,如果沒猜錯,憐兒就在港城,再有半個小時便見分曉,你準備好,見電話或短信速來。但要避開潘辰劉地他們,在我打探憐兒下落時,有不少人也在打聽憐兒父子,估計與那假燕凡在電視上露面有關。好了,就這樣。

    蘭蘭進來,她告訴蔣麗:“二十分鐘前江漢給的一條短信顯示,燕凡兩口子可能會去港城,估計再有十分鐘便會到達港城,這次十有八九會在那裏,江漢要我開車拉你去。”

    “好吧,我的車他們很可能被他們監視,還是坐你的車比轎合適。”蔣麗同意了。

    二人上車,拐彎往西。

    蔣麗沒敢坐副駕駛,她怕監視者發現。走出二十幾米,她回頭往後看,瘋顛老人了也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正跟一個拿手機的人胡攪蠻纏,也不知爲什麼,讓蔣麗的心裏更加納悶。她不知道江南春正在讓監視人延遲報告她的行蹤。

    車順利駛出安津,蘭蘭以高檔位大油門高速行駛,恨不得一步到港城。

    離港城還有四十里,蔣麗又接收到了江漢的短信:車駛進了港城靠近市中心的廣大路與民衆路交叉口的紅纓居民小區,在四樓401,他倆進去後關了門,是不是憐兒在那裏還不一定。看他們的喜悅樣子,很有可能,還是來吧。蔣麗小手三個指頭火速打字回覆:半小時內。

    蘭蘭來過港城,也巧來過紅纓小區,車在門衛擡起攔槓後順利駛進小區,好似警察抓賊,三人迅速乘電梯登上四樓401房間,由江漢敲響了防盜門。

    燕凡與丁從從確是來看憐兒,到了沒多會工夫。響起敲門聲,多數人以爲是有人找錯了門,只有燕凡知道是有麻煩來了,他走過來拉開門。

    “燕總裁,是來看咱憐兒嗎?”蔣麗開門見山。

    “你們不是嗎?”燕凡來時已從後視鏡裏發現了他身後的出租車在效仿他的車速,曾提醒過丁從從,而丁從從認爲憐兒的藏身之地非常隱蔽,無人所知,是燕凡疑心太重,看什麼事都草木皆兵。

    蔣麗等人跟到屋裏,保姆、育嬰師及丁從從正逗憐兒。保姆與育嬰師沒覺查到失業危機,丁從從卻感到了莫大的恐慌,她知道這三人不會白來。

    “總裁姐,我總算找到了我的憐兒了。”蔣麗撲過來抱起憐兒,臉貼臉地親着。

    “蔣董妹,你怎麼找到這裏的?”驚恐中,丁從從問。

    “有個親在這裏呀,什麼叫親情?這就叫血脈相通啊,總裁姐。”蔣麗言罷送出要領走的信號:“從現在起,我們母子說什麼也不能分開了。”

    “安津燕氏家族正處危機四伏,你把憐兒接回去,我與他爸都不放心呀。長大了,我倆肯定讓他認你爲親媽,蔣董妹,可以吧。”丁從從不願放手。

    “俺家冬還活着,馬上會回去重整山河,你們有什麼不放心的?”蔣麗忽然想起瘋顛老頭的手心字。

    燕凡猛驚,燕冬還活着?不是車禍身亡嗎?

    莫不是這精明的丫頭不僅是來抱憐兒,而且把我的燕郎也一起掠走?

    “你家冬還活着呀,那恭喜你了。現在燕冬燕老闆在哪裏?”燕凡在暗暗肯定着自己不是燕凡。

    “在哪裏還不可奉告,但信送到家裏去了,這您不用懷疑。”蔣麗的自信使自己似乎也相信了。

    “電話報告的喜訊嗎?”丁從從斷定蔣麗在騙人。

    “不是,是派人專門送達的。”蔣麗回答。

    “何時?”燕凡也開始懷疑是蔣麗在爲要回孩子找藉口,現在的通訊工具如此發達,哪有用人工送的。

    “來這裏以前剛剛收到的,是常年在安津遊逛的瘋顛老頭送的,他向我展開了寫有燕凡還活着的左手。”蔣麗如實回答。

    “哎呀,那瘋顛老頭昨天還在殿南跟人打架呢,什麼時候遊蕩去了安津?他的話你也敢信呀。”丁從從笑着說。

    燕凡又對剛纔的肯定產生了否定,他知道瘋顛老頭並非真的瘋顛,是不他已調查確定了我燕凡的身世?在許多地方影約見到過他,幾乎與自己如影隨形,從汪家莊到殿南,是碰巧還是偶然?燕凡在大腦中急速分析。

    丁從從看了一眼她的燕郎,心裏“咯噔”了一下,莫不是他對自己的身世已有了大概?憑他的睿智,是非常容易找到自我的,只是忙於工作無暇顧及而已。

    燕凡知道,這次很難說服蔣麗。她曾在安津工作之餘調查過蔣麗,知道是位智慧形女性,而且性格耿直善良,頗似傳說中的燕冬。雖然辦事好商量,但一旦犟起來,冬爺都讓她三分。說一不二的她在安津名氣極大,還多次挫敗了外部勢力對燕氏的侵蝕,既然亮出這次她與憐兒母子再不分開,那她一定會破釜沉舟,雖然他有能力說服她會留下憐兒,而蔣麗若一再堅持,如果燕氏穩定,他會鬆口,想罷他轉身走出房間。

    “蔣董妹,這麼說,憐兒你今天一定要領走嗎?”丁從從已從燕郎的神情裏讀出了要放棄憐兒的信息。以她的能力,不足以將憐兒留下來。

    蔣麗點點頭:“總裁姐成全我了?那我真心謝謝總裁姐和燕總裁。”

    沒想到她會說出這番話來,丁從從被噎了個無言以對,她生她燕郎的氣,你怎麼在這麼危急的關頭離開了這裏。

    燕凡重新走進來,見了丁從從求救的目光,知道她還是想繼續留下憐兒,便朝她點了點頭。

    “如果兩位對我領走憐兒還有什麼授意,那就請快講,否則我告辭了。”燕凡走進來,蔣麗知道這位帥哥不僅是英俊睇瀟灑這麼簡單,而且有讓她領不走憐兒的充足理由。

    燕凡微微笑着,端詳着這位將白跑一趟腿的年輕女人。

    “既然沒有囑託,那我謝謝哥與姐的成全和對憐兒這麼多日子的傾情撫養,我走了。”蔣麗真怕燕凡出手,急忙站起來,招呼江漢、蘭蘭往外走。。

    燕凡不但沒攔,反而笑嘻嘻地往外送客。

    明明點了頭呀,怎麼不出手?燕郎啊,憐兒可是你的親骨肉!丁從從一急,流下了淚水。無奈,她的能力不足以留下憐兒,只好跟着往下送。

    江漢手觸電梯開關的一瞬間,燕凡突然走向南邊樓梯的窗口說:“蔣董,你來看。”

    蔣麗知道燕凡又在開始阻攔,於是一邊往電梯裏走,一邊說道:“燕總裁哥,我沒心思欣賞這裏的景緻啊。您與總裁姐不怕打擾,等我安頓下再來搔攪你倆。”

    丁從從知道燕郎出手了,她站在電梯門中,阻止兩扇門合併,在爭取着時間。

    “憐兒交給你了,可你離開這裏,憐兒的所有權你會立刻喪失,不信你走。從從,你回來吧,讓他們走,會後悔的。”燕凡搖搖頭,表示出無柰奈。

    蔣麗知道壞人也在尋找燕凡父子,真的有盯梢,不僅憐兒不保,就是這個燕凡恐怕也要受其牽聯了。她只好抱着憐兒走向南窗口,順燕凡手指的兩個方向看去,有兩個鬼鬼祟祟的人緊盯着這幢樓,她倒吸一口涼氣。

    丁從從走過來拉住蔣麗:“蔣董妹,我不是僅僅想撫養憐兒,主要是爲咱憐兒的安全啊着想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