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到萬不得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到萬不得以字體大小: A+
     

    蔣麗接到江漢的確切情報,一月內就有對憫兒下手的可能。她懷疑江漢情報的可靠性,她怕江漢隱蔽的不夠嚴密,壞人利用他發佈錯誤信息,便打算提前逃走。又心牽憐兒,打算以最快的時間把憐兒找回,一同回她的老家西山隱居,讓壞人找不到她母子,完成燕凡的託孤之重。

    江漢與蘭蘭商量,如果找到憐兒而蔣麗回了西山老家,一個少女撫養兩個孩子,在窮山溝裏會相當艱辛。怎奈蔣麗主意已定,兩人只好丟棄了工作,去西山全力以付的幫助蔣麗。

    蔣麗聽了江漢兩口子的決定,大受感動的她兩眼垂淚:“謝謝兩位,我這生恐怕無力報答兩位,只有等憐兒與憫兒長大成人,再報答兩位的大恩了。”

    “蔣董事長何出此言,我倆不求報答,只是爲他贖罪而己。想想,要不被他們害了燕老闆,有他在,您及孩子們哪能受這勞苦。不過,想找回憐兒,並不簡單,他生活在一個富裕家庭,會受到良好教育,咱只撫養憫兒纔是上上之策,你說呢?”蘭蘭還在解勸。

    “我意已決,誰撫養憐兒我也不放心。即便兩個孩子跟我吃糠咽菜,只要讓我天天守着他倆,我就心滿意足了,兩位不必再勸。”蔣麗不改變主意。

    “可憐兒早已不在燕丁大廈,誰知被他們轉移到了什麼地方?再說,找到憐兒,他們養了這麼長時間,也有了感情,會捨得還咱嗎?”江漢還是從側面勸起。

    “這很容易找到,煩江兄完成這個任務吧。只要找到憐兒,我有辦法讓他回到我的懷抱。”蔣麗說。

    “那我從下午開始去殿南開始調查,就不向您告辭了,吃了午飯直接去。”江漢接受任務。

    “你不要盲目調查,會引起他們警覺的。你可以盯住他的車,尤其是丁從從的車,不信她不去看憐兒。只要他兩口子一輛車,你更要跟蹤,千萬不要被其發現。一旦探明,馬上電話告知我。你找潘辰請假,就說家中有急事,要回東北一趟,不定逗留時間,還不知何時找到憐兒,但最好在半月之內,否則夜長夢多。”蔣麗超出年齡段的沉着老練。

    江漢、蘭蘭同時點頭。

    潘辰雖然對江漢不放心,怎奈劉地對江漢百分百的相信。江漢請假,又喚起潘辰的懷疑,便暗地裏派友善找機警的人跟蹤。誰知友善找的這個人原藉東北,曾是江漢的手下,混名二不愣,他便實情告知了江漢。江漢換了幾身衣服讓其拍照,是爲了完成二不愣跟蹤到東北每隔一天用手機發一條彩信的任務,當然是在不同的地點。

    蔣麗自從江漢走後,心裏更加恐慌。雖然有蘭蘭不離左右的陪伴,但缺少了信息,怕壞人提前下手。

    蘭蘭只好去接近邵夏,想從邵夏嘴裏套出有用的信息。

    邵夏不想瞞蘭蘭,怎奈她知道蘭蘭與江漢的關係,又忌諱是潘辰派來試探她,且潘辰從吳春嘴裏知道邵夏左右搖擺靠不住,重要信息不讓她知道,所以她也幫不上忙,蘭蘭也相信,只囑咐有關憫兒母女的信息要及時通知。

    燕文正爲各自爲政頭痛住院,徐英蘭陪牀。

    燕紅姐妹仨及三個聯襟前去探望,又電話約請了已自動卸職的蔣麗。

    蔣麗坐蘭蘭的車趕到天地惠民醫院,蘭蘭識趣地退出病房,對當前的形勢又做了分析。業績也沒有繼續滑坡,基於目前的國際金融經濟形勢有一定好轉,個別公司還比上月有所擡升,這使燕文正病情大有減輕。

    焦點,不是那幾個外姓掌管的企業,還是二季妹的銀行與保險公司,怕她倆不受約束,燕紫建議試探一下,讓其每個公司出資十萬元。

    蔣麗誓辭,理由是爲照顧憐兒和憫兒,衆人已經相信憫兒是燕家骨血,也就沒了不接受她堅決辭職的要求,臨時由燕紅代理總裁之位,無非是督管那幾個外姓尤其是兩季妹的公司。讓那兩個公司各出十萬元,燕紅責無旁貸的給兩季妹以代理總裁的身份下了通知。

    還好,兩個公司答應馬上把支票送來醫院。

    衆人還在議論着,兩個公司已經把支票送來。燕文正讓蘭蘭開車送蔣麗去把支票換成蔣麗的存單,以驗證支票的真假。

    換存單的開車去了,衆人又開始議論。雖然蔣麗已經辭職,但燕凡有話在先,撤二季妹之職非蔣麗莫數,在燕文正的安排下,專爲開除二季妹蔣麗去權不去職,得到大夥的同意,等蔣麗回來通知她。

    很快,蔣麗回來把存單交到燕文正手裏。

    燕文正接過存單看了看,又遞迴了遞單人:“麗兒,你收好,於你保存吧。”

    蔣麗有隱居西山的準備,也就把存單收了起來。

    燕紅插言說道:“蔣董事長,你的董事長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應該善始善終。”

    蔣麗只當燕家反卦了。

    “麗兒不要誤會,那兩個人只有你有權撤她,只所以保留董事長之職,這不用我詳細介紹,你應該明白其中的內涵。”燕文正急忙解釋。

    “讓大姐兼任好了,要不我把權利移交大姐,把總裁之稱改爲董事長好了。”蔣麗計劃在半月之內找回憐兒併火速逃離這危險之地,怕等不到撤換這二季妹的時刻,並不是怕撤職對罪人,不敢明說罷了。

    “我不是不應承,因爲冬弟有話在先,即便我把代理總裁改成代理董事長,她倆也有理由拒絕交回權力。蔣董事長想想是不這麼回事?”燕紅陳述利害。

    “可冬同樣有言在先,只要這兩個公司效益好,我也無權撤她們,除非公司效益下滑或她倆有犯罪行爲。”蔣麗還是不敢講出真因。

    “又不用你幹具體工作,不會耽誤你撫養憐兒與憫兒,這麼點事你怎麼一再推諉?你應該感覺到我們是一家人。”燕青也插進來表達不滿。

    蔣麗在心裏說:你們不知道我的難處,撤換兩季妹是爲了整頓門風,可我是爲了保存燕家血脈,孰輕孰重我心裏有數。

    一個神祕人物,整日在安津市遊逛的那個披頭散髮的老者,雖然衣冠不整,嘴裏胡言亂語,整日瘋瘋癲癲的,但從不要飯,更是不住收容所,不知帶進去多少次了,卻都神祕地遊逛在街頭,也不知多少次被送到鄉下,卻神奇般地繼續在安津的大街小巷上出現,儼然就是安津的土地爺爺。

    此人六十歲,曾在少林出家,也曾在武當習武,訪遍了名山古剎,多流派武功都非常了得,沒人知道他的名字,但卻是名噪一時的江湖第一,人稱江南春。

    之所以遍訪天下武術名家,江南春意欲一統江湖。在他一步步取得江湖地位的同時,忽然一個冬爺橫空出世。不僅很快傳遍東部沿海,就是在江南春早已站穩腳根的大內陸,冬爺的名聲也遠遠超過了他。

    是什麼人敢太歲頭上動土?有誰敢跟我江南春叫板?他尋蹤查來,纔在安津查到了敬燕冬中的燕冬。他仔細觀察了許多日子,也目睹了燕凡給南總哥聶志和西總哥聶志傑和好的一幕,並聽到人們一致的讚揚聲,他心甘口服,便放棄了一統江湖的夙願,打算祝燕凡一臂之力。

    當時的燕凡已看破了江南春不瘋不顛,但還是每次遇見就給一百元讓他接濟生活。在燕凡用十個億拯救親情之時,江南春都暗暗跟蹤,成了暗蹤保鏢。

    不到萬不得已,江南春不打算現身。只有一次,燕凡遇害時,他在這生命悠關之時竟然患了重感冒,堅持着出來,見劉地,趙承同等人都去了各自的單位,才服了感冒藥鑽進了一處待拆的樓房休息。

    昏昏沉沉的躺到下午一點多才起來到飯店吃了點飯,耳邊傳來燕凡車禍死亡的噩耗。江南春不相信,到過車禍現場,那裏已經恢復了交通。

    燕凡真的遇難了嗎?他仔細盤問了附近擺攤的小商販,根據時間上的推測遇難者不可能是燕凡。但他沒有足夠的證明,最後還是相信了死亡。

    燕凡出殯這天狂風暴雨,江南春站在風雨中祈禱,他希望遇難和出殯都是假相。

    燕凡的葬禮隆重而簡單,但江南春沒敢到那淒涼悲催的現場,他盲無目標的在安津市裏走着,不覺來到了天地惠民大醫院,恰逢汪兵的客貨兩用車拉燕凡前來搶救,他認出了是燕凡的衣服,在工作人員擡燕凡時,他看清了“南飛”二字。天哪,好人好報,你還活着。

    一直到燕凡出院在汪家莊療傷,江南春都在附近徘徊。

    對於燕凡的身世,他比丁從從知道的還早。開初江南春以爲燕凡的失憶是僞裝的,後來從他看他的眼神才知道他真的失憶了。當時又不能點破,以免打亂了他的康復療程。

    丁從從與燕凡同居非常偶然,江南春來不及制止,同居後他又不忍心打亂燕凡那平靜的生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