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章 我不是光棍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二十章 我不是光棍漢字體大小: A+
     

    乜至順與冉冉開車回到安殿乜家莊,買了好多零嘴水果,放在後備箱裏沒有拿出來,空手進門見父母。

    乜躍覺得對不起兒與兒媳,因爲家裏用以進食的就菜就有幾頭大蒜。孟芹剛剛熱好飯,兩口子一臉愧疚地將兩個大孩子迎進屋裏。

    乜至順看着都有白髮的父母爬滿勞累歲月的臉,不忍心再張口要錢難爲兩位老人,對母親說:“媽,家裏就這樣的生活條件嗎?夠艱苦啊。”

    “順兒,再艱苦,總是餓不着的,只是苦了你兩個孩子,在城市裏生活,行動就是錢。農村裏,守着這幾畝薄地,終究是餓不死人的。這次是不還是爲錢事來家的?父母就這麼個能力了,真的無能爲力了。”乜躍一臉愧色,覺得無臉面對兒子。

    孟芹擦着淚,心裏也相當難過。

    “爸,我們去飯店吃點吧。”冉冉說完去攙婆婆。

    “你倆去吃點吧,我與你爸這樣的日子過慣了,不用管我倆,你倆吃好再回來。”孟芹坐着沒動。

    “爸,媽,冉冉一片孝心,您就去吧。您生我養我,她在替我報恩。”乜至順在影射二老不該那樣對待爺爺和奶奶。

    推辭了一會,乜至順沒有上車,騎三輪電動車戴着孟芹頭前走着,乜至順垃着冉冉隨後跟隨。

    沒有幾分鐘,便到了當莊的小飯店。在車上冉冉再次給燕凡通了話,燕凡說再有半個多小時後便可到達。

    飯店不大,一共四個房間,時已正午,乜至順在沒顧客的兩個房間中揀了一間坐下。

    冉冉點了菜,服務員保證半個小時上菜,卻被乜至順禁止了,說該上菜時會通知他的。

    老兩口,小兩口,四個人喝水,半個小時了,有一個房間的顧客喝足吃飽都回去了,乜至順也不提上菜的事。服務員等不耐煩了,來問了兩次。第一次,乜至順讓再等等:第二次,乜至順說人還沒到齊。

    乜躍問道:“差誰打個電話聯繫聯繫,不早了,冉冉也該害餓了。”

    冉冉說:“那兩位沒有電話,我餓不如那兩位餓,年輕人餓點也沒問題,人老了身體可不能受屈。”

    很明顯的話,乜躍與孟芹愣沒聽出來,還是伸着頭在那裏等。又過了一會,另一個房間的顧客也走了,乜躍又問:“大概人家不來了,咱吃吧。那兩人到底是誰?”

    “爸、媽,你說應該是誰?難道您不知道嗎?沒道理。”乜至順好似已經闡明瞭,他是遵照燕凡的囑咐辦的。

    應該知道是誰了,但乜躍與孟芹的大腦好像豆腐腦,還是沒有悟出來。

    “爸,媽,俺兩個小人請您,您請誰不是一清二楚嗎?”冉冉就差指名道姓了。

    乜躍恍然大悟,也頓覺無地自容,看了一眼孟芹,兩人同時站起來,愧疚地朝兒媳點點頭,去請兩位老人了。

    門,剛被孟芹帶上沒有一分鐘,燕凡攜丁從從進來,二人都笑容滿面。

    “叔好,這是嬸吧?”乜至順與冉冉幾乎同時站起來問候。

    燕凡、丁從從還是笑着,同時伸出手,交叉着與兩位大於自己的下輩握手。

    “嬸跟着燕叔賺便宜了,添喜之日一定要告訴俺,俺倆去喝您的喜酒,別吝嗇啊。”剛坐下,冉冉率先說。

    “去了一趟水廠,我倆沒遲到吧。”丁從從笑問。

    “沒有,沒有,叔嬸來的正是時候呢。我爸和媽剛去接我爺爺和奶奶去了,估計二十分鐘後就回來了。你們先喝着水,我去叫他們上菜。”乜至順言罷離座而去。

    “冉冉,你公公婆婆來時,你要商量他倆,下午先去把小園屋子加固一下,起碼保證三十年內不要倒塌,要保證適居狀態。”燕凡還是笑着說。

    服務員上菜。

    “叔,你不應承一定成功嗎?沒有信心了?俺這叔嬸都叫了,你要食言啊。”冉冉詫異的。

    “你叔的意思是,狠狠地將你公公婆婆一軍,將來讓他倆去住,讓他反思一下,讓他跪在你爺爺奶奶面前謝罪。”丁從從急忙替夫釋意。

    “看我笨得,謝叔,謝嬸。”冉冉改詫異爲佩服。

    乜至順回來給各位添水,又議論了一會,一切商量停當。

    門響,孟芹攙婆婆走進來,隨後乜躍揹着其爹也走進來,見有兩位陌生的帥男靚女在此,有些許驚訝。

    燕凡一邊幫乜躍將其爹安置在椅子上,一邊對老人說:“叔,我是燕凡,那是我妻從從,我倆是至順和冉冉的朋友,特趕到這裏蹭吃喝來了。”

    丁從從隨之點頭,扶乜至順的奶奶落座。

    老夫婦點頭,他倆不知道燕凡的明星身份。

    “爺爺、奶奶,這兩位是著明企業家,燕叔是大名鼎鼎的歌唱巨星呢,光臨這裏,會讓這裏蓬蓽增輝的。”

    四位老人都面露敬佩之色,乜至順的爺爺還用僅能活動的右手伸出拇指,他聽串門的人提起過。

    進入吃喝,不是主題,燕凡給冉冉使眼色。

    冉冉心領神會,面向公公:“吃完後讓至順送爺爺奶奶去小園屋吧,兩位老人還沒坐過轎車呢。”

    乜躍點點頭。

    “我順便去看看小園屋的狀況,不行的話,找人加固一下,保證三十年內能住人。”乜至順順着燕凡的路走。

    “不用,十年八年的沒事,你們不是還正等錢用嗎?家裏幫不上,你還是省省吧。”孟芹說。

    “十年八年怎麼行?您與爸才五十掛零,就是活到爺爺奶奶的年齡,還得二十五、六年呢。”冉冉也按燕凡的劇本演。

    再傻的人也會聽出來,乜躍頓時茫然了,他與老伴,兒子兒媳也走他的路,爲他找好了未來。

    “冉冉,順子,你也要我與你爸去住那地方嗎?”孟芹信以爲真,沒看燕凡的劇本,竟扮演了燕凡給她定好的演員角色,並出色完成。

    “不可以嗎?爺爺奶奶能住,爸媽不能住嗎?俺倆湊不足錢買不成房,不得回來住嗎?”乜至順沒想到編劇竟有這般的設計能力。

    “你倆回來住,那四間大屋給你們,我與你媽住南屋也可以啊,小園屋你爺爺奶奶住着,本來就轉不開身子,再加我倆,怎麼住?”乜躍不知中計。

    燕凡該出場了,他轉面乜躍:“老兄,南屋能住人啊?”

    乜躍頻繁地點着頭。

    “那你爲什麼讓叔與嬸住遠離民居的小園屋?相信老兄還有難言之隱吧?”燕凡進一步問。

    “俺是弟兄倆,小叔子乜進一分養老錢不拿,讓老人住小園屋也是無奈之舉啊。”孟芹爲老伴捉理。

    該輪到丁從從出場了:“跟了誰隨誰,我也爬輩了。老兄,老嫂,咱身爲晚輩的,孝敬老人義不容辭。尤其在那艱苦的歲月裏,父母歷盡艱辛,吃在嘴裏的肉再挖出來填進咱的嘴裏,一把屎一把尿把咱拉撒大容易嗎?捫心自問,孝敬父母還要推三拉四嗎?是不太不應該了?”

    乜躍兩口子被丁從從一席話說的滿臉發紅,低頭不語。

    燕凡拍拍坐在身邊的乜躍,平身淨氣地說:“起來,去給兩位老人跪下陪罪吧。”

    乜躍非常聽話,攜同走過來的孟芹,一齊朝父母跪下,由乜躍說道:“爹,娘,我倆不該攀老二而不養老,以前不孝敬您,您就懲罰俺吧。”

    爲人父母者,雖然受了兒女好幾年氣,但經不住兒女的幾句好話,爹孃竟激動的流下了熱淚。

    “感謝你的好孫子、好孫媳吧,兩位都聽到了。”丁從從插言。

    兩位老人在燕凡與丁從從的攙扶下,先是拉起了兒與兒媳,又猝不及防地給孫子孫媳雙膝跪下。

    乜至順、冉冉慌忙離座攙扶,冉冉說道:“全是燕叔的功勞,爺爺奶奶感謝他吧。”

    兩位老人深受感動,又要給燕凡下跪,被早有準備的燕凡有力的阻止了。但老人面朝孫子責備道:“沒大沒小,這兩口子我認兄弟和妹妹了,真有孝心,該知道怎麼稱呼他倆。”

    老伴頻繁點頭,拉着丁從從,小心的讓她入座:“好妹妹,多虧您兩口子,大恩不言謝啊。”

    “本來好好一個憨厚的大叔,忽然降下身價認我爲弟了,謝大哥。”說着,燕凡轉面乜至順兩口子,攤開雙手:“沒辦法,小順子,冉冉,改口吧。”

    “小爺爺,小奶奶,俺改口。”冉冉首先降輩。

    乜至順現出一絲幸福的苦笑,學着燕凡的樣子攤開雙手:“爺爺奶奶,還有沒出生的小叔叔,晚輩向您祝福。”

    燕凡在這個時候好似有便宜不會放過,又笑着轉面無地自容地乜躍;“怎麼樣,老哥認了我爲兄弟,小躍子不承認嗎?”

    “叔,我認,因爲你教會了我做人。”乜躍從無地自容中漸漸走出來。

    “還有,我不是光棍漢。”燕凡指指丁從從。

    乜躍笑着轉面丁從從:“嬸,謝謝了。”

    丁從從知道,每次她的燕郎裝長輩都有他的道理,這次更不例外,於是笑着說:“好了,不開玩笑了,菜也涼透,我們吃喝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