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快把她捆起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快把她捆起來字體大小: A+
     

    “從來只聽說父子鑑定,還沒見爺孫鑑定,那能準嗎?除非你與憫兒是父子,俺和夏姐又多了一個小叔子,天兒和乾坤多了一個比他倆還小的叔叔!”吳春之舌更加毒辣。

    “你!你!滾!”燕文正怒不可遏,手指向吳春。

    這時,燕紅姐妹仨和連襟三個及各個天地公司及慈善基金會的吳慶生等人一齊涌入,客廳裏的氣氛更加緊張。

    沒見衛英的人進來,潘辰有些瞎眼,一夜的計劃難道就這樣滾滾長江東逝水了?他起身急忙走出客廳。見衛英正同副手耳語,快步走過去說道:“衛兄,冬爺的手令怎麼辦?”

    “老爺子不喜歡外人插足,咱有什麼辦法?知難而退好了。”衛英回覆。

    “不妥吧,衛兄。冬爺的未竟事業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呀,衛兄咱能袖手旁觀嗎?”潘辰後悔自己的勢力培植晚了。

    “那燕老爺子是否可以代表冬爺的意志?”衛英本準備撤離,剛纔跟副手囑咐要帶領弟兄們上午就不聲不響地乘公交車離開安津。大總哥又來糾纏,就只得暫時一緩,看他還有什麼安排。

    “有些東西可以代表冬爺,但冬爺有真實手令時,任何人也不可能取代冬爺的地位。我們尊重老爺子,是出於對冬爺的忠心。總之,冬爺纔是江湖至尊,纔是我們的精神領袖。衛兄,爲冬爺的未竟事業沒錯。”潘辰恨自已這個大總哥徒據虛名。

    “那好,遵循大總哥的意願,我們再待會撤。”衛英留給潘辰一個面子,打算看機行事,轉面副手:“小祥子,在我出言前,暫由九哥調遣。”

    潘辰剛要說謝謝,怎奈自己虛不虛且拋在後,江湖還貫名大總哥,說謝謝有點低下的感覺,於是說道:“那我們進廳吧。”

    二十幾號人進屋,不僅扭轉了吳春處於下風的境地,使客廳看起來似乎有點擁擠。

    潘辰坐了原來的座椅。

    “好了,燕氏集團的主要負責人都在這裏了,請爸把原本屬俺倆的保險櫃打開,讓我們看看冬到底說了些什麼。”吳春態度嚴肅,走到燕文正面前。

    “你已搬出燕家,再說你與冬沒名沒份,原來的保險櫃燕家有權收回。現在,我向你與邵夏正式宣佈:從即日起,你倆與燕家再無瓜葛。”燕文正原先還打算給蔣麗一個面子,近期不與這兩個女人翻臉。到了這一步,他忍無可忍了。

    “我與夏姐爲燕家留了後,怎麼一句話就沒了瓜葛?保險櫃燕家可以收回,但保險櫃裏有冬對我和夏姐的期望和囑託,這是冬留給我倆最後最寶貴的精神食糧,我一定要得到。”邵夏一隻手撐上腰間。

    “老爺子,我能說句話嗎?”潘辰自知是外人,只得尋求得到說話權。

    燕文正剛要讓蔣麗宣佈撤消吳春代行長的決定,聽見潘辰插言要說幾句,便說道:“九哥請講。”

    “老爺子,”潘辰完全轉過身來:“我們,尊重冬爺,爲了冬爺我們灑熱血、拋頭顱,都在所不辭。您,是冬爺的令尊,在俺這裏您是爺爺輩的。我們,理應孝敬您。但吳行長與邵經理是冬爺的女人,也是俺的長輩。所以,沒冬爺的指令時,我們先聽您的,再聽吳行長她倆的。既然有冬爺的手令,我將全力維護冬爺的意志,如果說冬爺確實有指令,還是請老爺子把保險櫃裏的密件拿出來得了。”潘辰七繞八拐,終於暴露了偏袒。

    “啊,你是來幫着那些壞人說話的!對不起,這是燕家內務,不容任何人干涉!”燕文正怒目圓睜。

    “路不平衆人踩,你不必猖狂!”吳春怒不可遏,往前邁了一步。

    “你罵誰猖狂?反了你了!”燕紅挺身而出,手指吳春的額頭,大聲喝斥:“我爸說是燕家內務,這不包括你,因爲你已被燕家掃地除門!你,滾!”

    “那不行,你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算個什麼臭玩芝?你滾!”吳春又往前邊邁了一步。

    衆人都站起來,唯王軍上前擋住妻子喝斥:“不要臉的**,給我馬上滾出燕墅!”

    吳春氣急敗壞,上前一步揮拳便朝王軍臉上打去。

    王軍雖然靈敏的快速躲閃,怎奈吳春出拳太快,還是讓他吃了拳速之末,雖不太重。他來時知道會有衝突,早把槍藏在身後,急忙要拔槍自衛。

    潘辰示意友善等人去制服王軍。

    友善、渚瞼、還有衛英手下的兩個人也躍步上前,把王軍緊緊壓在身下。

    燕家其他人也加入爭端,客廳內充滿殺氣,蔣麗掏出手機欲報警,被祥子強行將手機收繳。。

    在潘辰安排下,所有衛青帶來的人迅速控制了形勢,每兩人擒住一位燕家人或企業負責人,唯有蔣麗與老爺子兩口在背後站着人,沒有把胳臂扭往身後。

    邵夏有點看不下去,說道:“這是在幹什麼呀,都撤下,一家人好說話。”

    “還一家人啊,什麼一家人,拿咱們不當人,同樣是冬的女人,爲冬生了自家骨肉卻慘遭擠壓殘害,生了野種的人,還把持着要職,這公平嗎?真拿我們不當人看,逼啞吧說話!”吳春又轉面潘辰:“大總哥,爲你們的冬爺主持公道吧。”

    潘辰點點頭,走到燕文正跟前:“老爺子,對不起了,請交出鑰匙。”

    “放肆!你是在跟誰說話?你是哪一級執法部門?”燕文正不屑一顧。

    “爸,給他們鑰匙,看看他們有什麼陰謀詭計,有我這個董事長在此,有冬的最終文件,看他們還能翻天!”蔣麗臨危不懼。

    燕文正深信冬兒欽點的董事長會有通盤計劃,會化險爲夷,但他還是看向老伴,見老伴點頭,便朝燕紅說道:“紅兒,給他們吧。”

    “不行,不能給,這是個陰謀!”燕紫雖被擒着,還是大聲說。

    其他被擒者也異口同聲支持燕紫。

    “都給我捆起來!”潘辰火了:“都害怕冬爺的指令,這更使我相信了這是冬爺的真實意願。爲冬爺的尊嚴得以保持,爲冬爺的真實意願得以實施,我們要強制實行。燕大小姐,不要逼我們。”

    燕紅看向父親,父親點點頭。

    “快點交出鑰匙!”距燕紅最近的祥子走過來,並伸出手。

    “我被你們這些潑皮污賴擒住,你幹伸爪子!”還沒輪到被捆,燕紅吼道。

    擒燕紅者放開手,見她遞出鑰匙,也正巧捆人者也拿着繩子過來,在原來擒她的人幫助下,很快也背縛了雙手。

    “保險櫃在哪?”潘辰問時正點菸,也不知問誰。

    吳春抽身去了三個單間,最後在婚房的一角發現,她擁出來。

    一直沒有插言的劉地與趙承同過來幫忙,很快擁到客廳。

    吳春與邵夏輸上密碼,潘辰扭定鑰匙打開保險櫃,拿出一卷還封着的紙卷。

    邵夏沒有接,看上吳春。

    “重要文件,讓董事長拆封吧。”吳春說。

    江漢從潘辰手中接過紙卷,快步來到沒被捆的蔣麗面前雙手送上。

    蔣麗本想接過來以火焚之,怎奈衆壞人不會讓她得成,她還是一邊開封一邊走向燕文正。

    燕文正知其兒媳是讓他過目,於是掏出摺疊眼鏡戴好,兒媳也遞了過來,他接過展開,第一張是公正證明,他看也沒看扔在地下,第二張是任命吳春爲董事長、邵夏爲總經理的授權書,第三張是關於燕凡四成加代管金秋那一成股份的分配:邵夏、吳春、憐兒、燕天、燕乾坤各一成。筆跡,象是冬兒的,但燕文正知道這是造假。他趁人不備,一撕兩半,打算繼續撕裂。

    吳春早有防備,在燕文正要橫撕時,她快步過去奪過來,並撿起地上的公證證明,遞還給潘辰手裏。

    蔣麗站在燕文正旁邊,她比燕文正看完的還早。往日她曾多次想過辭職,今天有藉口撂挑子,但她不願看到燕家權勢旁落,於是說:“無效假文,撕了的好,吳代行長還如獲至寶,愚昧。”

    “這是冬的親筆手令,沒想到變成了痛心的遺囑。”吳春怒而言道:“好了,你霸佔董事長的日子已經壽終正寢,看孩子去吧,看好了,別讓野種重蹈憐兒的覆轍。”

    肆無忌憚的威脅,蔣麗聽得出來,但最主要的還要顧及眼前:“我可以不幹董事長,但絕不可能交給你,放心!”

    “那你交給誰?你不是冬爺的女人嗎?你不遵尋冬爺的指令?用狐狸精的手法竊取的董事長權位不捨得丟啊。”潘辰用不滿的聲音一連三個問號。

    “你怎麼知道這是冬的手令?就憑你一個黑道自稱的大總哥,說白了就是一個騙吃騙喝的小毛賤賊,也佩跟我講話?呸,不知深淺的東西!”蔣麗早對這位所謂的大總哥不滿,藉機表達出來。

    “你!你!”潘辰暴跳如雷,嗵地站起來,怒不可遏地命令衛英的手下:“快,快把她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