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麗兒出去看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麗兒出去看看字體大小: A+
     

    “我剛要給你打呢,你打來了。剛纔接了吳春一個電話,說要到燕墅有要事相商,不知你知道不。”江漢急急的說。

    “她沒透露是什麼要事嗎?”蔣麗問。

    “好似有關冬老闆的手令,我怕她起疑,沒敢多問,大概和上次開啓保險櫃的鬧劇有關吧。”江漢猜測着回答。

    “她給你電話的目的是什麼,僅僅是讓你來參加這次活動嗎?”蔣麗又問。

    “不,她說讓我代你下個通知,要三個燕經理八點前到燕墅報到。我這次給你打電話,一是報告這件事,二是請示一下該不該下通知。對了,參加這事的還有邵經理,吳行長說由她通知她。”江漢請示加彙報。

    “你的信息太遲了,昨天我已經獲得她們今天要出牌。是不是蘭律師今天也要來燕墅?”蔣麗要確定一下是不是真爲保險櫃一事好心中有數。

    “蘭蘭正在客廳接電話,馬上就知道了。好,她過來了,讓她跟你說。”話筒裏傳來低低的聲音:“是蔣董,你對她說。”

    “蘭律師,你說。”蔣麗有些急。

    “蔣董,剛纔吳行長打來電話,我一看是她的號碼,因爲江漢正同你通話,所以我帶嚴臥室門到客廳接聽的。她要我在八點前趕到燕墅,說有大事需要我見證。根據她的話外音,可能燕氏會有人事的重大變動,就這樣。”蘭蘭說。

    “好,蘭律師,你把電話還給江助理,我有安排。”蔣麗夜中已詳細地從多個可能性做了針對安排。

    “蔣董,您說。”江漢的聲音。

    “你就按她們的計劃行事吧。到燕墅後,沒有我的明確指示,你不要暴露,還要在他們身邊獲取重大的信息。好了,依計而行吧。”蔣麗掛機。

    用不用報警?這是昨夜一直困惑她的一個難題。報警,對自己肯定是目前有利。但黑道在暗處,這些殺人不眨眼的傢伙肯定不服輸,會有瘋狂的報復行爲,那就得不償失了。不如根據形勢的發展而做具體決定,還是按昨夜的思路,把所有公司的經理們全部召來,萬不得已時只好當衆宣佈冬的各自爲政了。

    蔣麗迅速通知了各個天地公司,各位一把手都爽快答應在八點及時到齊。

    也不知道是以吳春爲首,還是以潘辰爲中心,邵夏在場的情況下又糾集了劉地、趙承同、友善。渚瞼幾乎折動了一個黑夜,再三推敲,終於統一了意見:強行奪權。

    吳春怕近來一改往日低恣態的蔣麗不受擺佈,便給認爲還是自己人並具有代替董事長召集董事會權力的江漢下了一個通知,要他通知燕家三姐妹。

    潘辰沒敢用大總哥的頭銜,以平起平坐的口氣求衛英挑二十名好手,八點到燕墅以讓冬爺的手令順利實施。

    吳春又電話通知了譚眚,並擺出兩總哥對其提出警告,等譚眚答應才放了心。爲了不讓蔣麗警覺,最後纔打電話給蔣麗,要她八點前不要離開燕墅,說有要事彙報,並從蔣麗口裏得知,燕老爺子老兩口今天不會出門。看看時間,到八點時正好是這裏到燕墅的所用時。

    衛英打來電話,說其人馬已經在其親自帶領下上路,八點準時趕到。

    “我們也去迎接勝利吧。”見潘辰點頭,一同從吳春的住宅往外走着。

    “十五隻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趙承同表達着擔心。

    “誰說不是呢,還不知道是勝利還是失敗呢,難說。”劉地與其英雄相見略同。

    “兩個敗家玩藝,怎麼不說吉利話!”這是守着人,否則劉地會被數刮。

    七個人分乘三輛車,一溜煙奔向燕墅。鐵門外,與剛下公交車的衛英人馬相遇。

    吳春降下車門玻璃與衛英打過招呼,率先在門衛打開門後駛進院裏。

    等兩輛私人車及一輛出租車駛進院內,電動滑門隔斷了衛英等人的進路。

    吳春下車,見衛英等人被阻,便走過來要門衛開門。還沒開口,燕紫車到,門衛自然會開,在吳春示意下,門衛又放過了衛英等人,不過門衛又通知了董事長,董事長責備了兩句,已經放過來了,再責備也無用,自然兩下里掛機。

    潘辰下車,與趕過來的衛英直撲燕墅正廳,在客廳就坐。

    孫媽讓座後,江漢電話先後告知了董事長與老爺子,說九哥與衛總哥到訪。

    蔣麗首先迎出來:“九哥,衛哥,我謹代表燕家,對兩位的再次到訪表示歡迎。”

    “怎麼,蔣董事長在責備我與衛哥的搔擾嗎?關心、愛護、保護冬爺的基業有錯嗎?請蔣董事長明示。”潘辰一臉的不高興,自己甩腚坐在沙發上。

    “兩位總哥不要誤會。關心沒錯,愛護在理,保護嘛,就不必了。國家制度是法制社會,法律會給燕氏以保護。所以,多謝總哥的美意,我蔣麗心領了。”蔣麗也露出不悅之色。

    這時,燕文正兩口子從二樓下來,都面容緊繃。蔣麗在這些人到來之前,已經將大概稟告了二老。

    “老爺子好,夫人好。”潘辰與衛英同時站起來,一齊向老兩口鞠躬,事成前這些禮節不能掉了。

    與此同時,吳春、邵夏一前一後,各喊了一聲“爸”和“媽”走進來。

    “二位和二位,是相約而來的嗎?”燕文正看了看這四位,心裏佩服着兒媳的謀略,臉上顯示出不屑一顧。

    “不。”衛英進廳後第一次說話。看樣子老兩口不歡迎外人在燕氏插足,衛英臨時有了退避三舍的想法:“老爺子,我是受潘大總哥之邀前來拜見您的。最遲,我的人會在今天下午離開安津回去,請老爺子、夫人不要多心。就是潘大總哥不邀,我也打算今天來辭行的。”

    “好,由兒媳小麗今午代我舉辦歡送宴會,以後路經寒舍,還請大駕光臨。”燕文正改用和善面容和口氣。

    衛英恭敬地站起來:“多謝老爺子看得起我衛英。如果路經寶地,我一定前來拜訪。另外,有用得着我衛英的地方,請直接吩咐,不用客氣,蔣董事長知道我的聯繫方式。爲冬爺的家人服務,乃江湖共識,義不容辭,多謝老爺子厚愛。”

    燕文正揮揮手,示意讓對方坐下。

    潘辰倒沒在意,他以爲衛英在編造謊言欺騙兩個老東西。

    吳春毫不客氣的坐下,並招呼邵夏來她身邊,開門見山的面對蔣麗說道:“蔣董事長,咱都是冬的女人,真也罷,假也罷,都爲冬留了後。我與夏姐已做鑑定,天兒和乾坤確屬冬之子。至於憫兒,與其說強行往燕家硬塞不太好聽,是不是根正苗紅你心中有數。這守着爸和媽,你總得給個說法。這,關係着燕家聲譽。”

    蔣麗剛要回語,被燕文正禁止:“麗兒不必答覆,由爸做主。”

    “爸,你是不有所偏向?我們都是冬的女人,你的兒媳,都給你添了孫子呀。”吳春表達不滿。

    “好,還承認我是爸就好。”燕文正忽然鎮靜下來:“吳代行長,你把兩位總哥請來,是要討個說法嗎?如果是,你可以直接矛頭對我,沒必要把炮口對準麗兒。你,方向錯了。”

    “爸,你這是什麼意思?爲燕家傳宗接代的兒媳你當外人,給冬戴綠帽子、生野種的人你卻偏向她,真不知道冬是不是你親生的!”吳春怒目以待。今天就是來翻臉,早晚的事。

    “你!你!”燕文正剛要勃然大怒,忽又忍了下來,恢復了鎮靜:“天曉得天兒是否根正苗紅!兩位總哥做證,今天咱籤一紙協定,明天就去做親情鑑定。如果天兒是冬之後,我寧願把整個燕氏都交給天兒。如果不是,你馬上滾出燕家!”

    “爸,講理不?現在你有四個孫子,爲什麼專與天兒做鑑定?是不看我孤兒寡母好欺負?天地良心,你對得起冬嗎?倚老賣老而已。”吳春初現毒舌。

    “一派胡言,簡直是血口噴人!”燕文正還在努力控制着衝冠之怒。

    “講到理上就是胡言?污陷別人血口噴人是自己無理可講了。兩位總哥在此,路不平大家踩,你兩位給評評理吧。”吳春心裏埋怨潘辰按兵不動。

    衛英再也無意探索豪門恩怨,於是勸道:“一家人,和氣生財,平心靜氣的坐下好好談談,沒有大不了的。”

    這時,外面傳來吵鬧聲。燕紫生着氣進門對爸說:“這還了得,哪裏來了這麼多烏龜王八蛋,把燕家人和各個公司的經理全部攔在門外不讓進。”

    “麗兒出去看看,不行的話立即報警,欺負人真的欺負進家門了,豈有此理!”這次燕文正真火了。

    衛英知道是自己帶得人被劉地等人當槍使了,自覺難逃其咎,忙起身前去處置。

    由此同時,蔣麗也答應一聲,幾乎同時與衛英走出客廳。

    燕文正一怒,竟忘了蔣麗的囑託,吼道:“你怎麼知道我沒與憫兒做過親情鑑定?做過,親爺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