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全部交了出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全部交了出來字體大小: A+
     

    邵夏擡起頭,看了衛英一眼,怎麼眉清目秀少具陽剛之氣?倘若是名女子,相信容貌也說得上爲上上之乘,根本不象人們傳說的武藝高強之人。

    衛英看出邵夏的眼神,自我介紹說:“邵經理莫看我單薄瘦弱,擒拿博鬥還能頂個。我這行業雖有損於祖上名聲,但也是被逼上梁山,情不得己而已。”

    “請問衛總哥祖上是哪位赫赫有名的旺族?”潘辰問。

    衛英一笑:“赫赫有名和旺族不敢當,祖上在漢朝曾出了大司馬衛青大將軍,我有辱門風罷了。”

    “失敬,失敬。”潘辰伸大指讚不絕口。

    在兩個總哥對話時,邵夏抓緊思索怎麼答覆衛英的提問。當衛英又一遍詢問時,她說道:“衛總哥不用懷疑,誰代表冬不是問題。一個男人擁有女人多了,必然會有人得寵而有人失寵。永遠都是新人壓舊人,自古如此。蔣麗才十八、九歲,再有才份也不至於有能力幹好世界五百強的董事長。冬在時,爲答覆她個高興,才讓她替他跑腿的,這些冬都告訴過我和春妹。其實,冬已有長遠規劃。他酷愛表演,相信兩位對他在兩部戲裏扮演的腳角還會有記憶。”

    潘辰打斷說:“那是,冬爺是世間絕才,沒人能超越的。”

    衛英正聽得入神,被潘辰攪了有些反感:“邵經理繼續說。”

    邵夏喝了一口茶水:“蔣麗能力確實不行,在冬走後,你看各行各業都萎靡不振,很快就會有公司倒閉。董事長的位置,冬的最終打算是給吳春留的。就現在這形勢,春妹不一定敢接。”

    “口說無憑的。只聽你與吳行長一面之詞,說有先見之明的冬爺有親筆手令在藏,但拿不出實際來是不能令人信服的。”潘辰又一次打斷。

    “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兩位總哥想幫,就幫冬的後人吧。只要乾坤與燕天得到應得的股份,我和春妹也就知足了。”邵夏萬念俱焚,只求給自己的孩子要下那份沒有名份的財產。

    “只此之求?”潘辰心裏涼了半截,他本想借這兩個女人之手獨霸燕氏,所以一次次打斷話巴。

    衛英插言:“邵經理之言可以理解。但理一定要講清楚。只要冬爺有親筆手令且經過司法公證,我們便有據可依,到時候希望我們能看到那份手令。”

    “在保險櫃裏,鑰匙已落在老爺子手裏,保險櫃現在也歸老爺子所管。這些,我與春妹好似跟二位說過的。”不管手令是真是假,邵夏此言不假。

    “那問題就出來了。鑰匙都在老爺子手裏,保險櫃也歸老爺子所管,那份手令真有的話,也被會老爺子換掉的,我們下手有點晚。”潘辰沒涼的那半截也開始變涼。

    “不見得。冬有密碼,我與春妹分別得到冬的耳語而掌握,相信老爺子不知道。”邵夏本不想說,還是說了出來。

    潘辰涼了的心在加溫,又有機可乘了。

    “如果老爺子想得到手令,他早找開鎖將拿出來了。還能等到今天?”衛英搖了搖頭說道。

    潘辰剛加了點溫又剎那間降下。他埋怨說:“邵經理失去大好時機,爲什麼不早開啓保險櫃?”

    “這件事也跟兩位說過了,開啓過的。在你們沒來前曾經人齊了要開啓,被老爺子攔下了。這都不是事,只要兩位總哥爲冬的兩個後人爭得了應有的利益就好。”邵夏淡淡地說。

    “老爺子有什麼理由?攔阻總要給個說法吧?”衛英表示不服。

    “當時冬有吩咐,燕氏面臨大事或者有邁不過去的坎時方可實施手令,老爺子藉口風平浪靜而收繳了鑰匙,就是這樣。”邵夏又一實情相告。

    “如果手令沒被老爺子換掉就好了。”衛英思索着說。

    “衛兄是在指整個燕氏的效益嚴重下滑嗎?”潘辰又燃起了希望。

    衛英點點頭:“這既是燕氏面臨的大事,又是很難逾越的一道坎,九哥難道還另有解釋嗎?說來聽聽。”

    “只是不知冬爺的手令有沒有被老爺子換掉,這是難題,只怨邵經理與吳行長行動慢了。”潘辰嘴裏抱怨,心裏卻祈禱原手令別被老爺子換掉和內容如邵夏所講。

    “事湊巧了。當春妹要藉助各位效忠冬的總哥主持公道時,關健人物蔣麗生孩子了,所以一拖就是一個月,才一直到今天。我還是那句話,不想接受冬賦預的權力,只想讓乾坤得到應有的利益。”邵夏挨杯倒水,再次闡明觀點。

    潘辰面向衛英:“我們不僅僅是要保護冬爺的後人,同樣要保護冬爺的女人。咱議一下,怎麼能儘快讓冬爺的手令大白於天下,咱要抓緊。”

    衛英點頭同意。

    雖然邵夏還在堅持自己的觀點,怎奈主動權已不在她手裏,她知道,要乾坤得到好處,而總哥們不會白效力。到了這一步,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潘辰與衛英熱情過度,商量馬上與吳春通電話,具體商定揭視冬爺的手令。

    燕凡還是致力於企業發展。他不僅要千方百計的不讓已成型的企業跟風降效,還要投資新的項目。

    在兼併了幾個項目後,燕凡又打算在回魂河一帶建五星級旅遊區。

    回魂河最有建旅遊區的優勢地段在安津所屬的津南縣。燕凡先後與縣、市兩處取得了聯繫。縣、市兩級領導都表示給預無私的大力支持,這對發展地方經濟有利無害。燕凡搶先在好地角規劃了幾處中華飯店和綜合娛樂場所。

    由於潘辰的插入,使劉地的計劃受挫,還有大睜着倆眼讓他搶去吳春的跡像。與趙承同在出租房研究了多半宿,也沒有什麼好辦法扭轉禿勢。

    夜深了,二人一人一牀還在挖空心思的思索計策。

    趙承同知道,目前潘辰大概還沒有侵犯邵夏。種種跡像表明,吳春已經投進了他的懷抱。對於邵夏,趙承同也擔心。加之劉地添油加醋,使他心神不安。看了一下手機,快凌晨一點半了,他起身要回邵夏那裏。劉地沒有勸住,獨自一人出了出租房,墨墨黑夜多虧路燈照明,相距五、六里路,要走極大一會兒。可巧一輛出租車經過,才省下了步行之苦。

    付了車費,趙承同路走三熟,有防盜門的鑰匙,他進了房。

    聽見進來了人,邵夏知其是趙承同,暴露了不是普通朋友的祕密。

    角度關係,剛進房趙承同只看見了潘辰坐在那裏,心裏便打翻了五味瓶,氣憤也油然而生。

    邵夏看出了趙承同的面部變化和內心反應,忙用眼色示意讓他鎮靜,自己又沒吃虧,不要與這些人反目。

    趙承同當然看見了她的示意,隨着步子走過來,又看見了衛英,心裏才稍稍安靜了一點。

    “是趙兄啊。剛纔邵經理還說與你是普通朋友關係呢。這不,既有這裏的鑰匙,又凌晨而進,這是普通朋友關係嗎?”潘辰爲將來得到邵夏有了藉口。

    “那,請問九哥,凌晨快兩點了,你與衛總哥還坐在這裏,是普通朋友還是什麼關係?好像也有疑點吧?”趙承同回問。

    “你們說什麼呢!要不都統統給我滾出去!”邵夏有點生氣。

    “邵經理,消消氣,兄弟們之間開個玩笑啊,別當真。”衛英圓場。

    一切還要藉助衛英的勢力,看人家眼色行事,算什麼大總哥!潘辰思想岔道。

    “玩笑要分場合。今天我在公司倒不出身,讓趙承同拿我的備份鑰匙來我家取了一份文件,當時忘了收回鑰匙,晚飯後電話要他送來的。這麼晚竄來,是不你趙承同圖謀不軌?我有護身武器。”邵夏圓謊。

    “接電話後,因爲當時忙,忘記送了。怕你擔心,才起黑送來的,我也沒看是幾點。”應該交出鑰匙,但趙承同沒有,因爲他同出租屋及電動車上的鑰匙串在一起了。

    “把鑰匙還給我吧,來了難道還要留着不成?”邵夏伸手。

    趙承同無奈,全部交了出來,而且看了邵夏一眼,分明有話沒說。

    衛英已看出蹊蹺,知道這兩個人肯定保持着長期的同居關係。

    潘辰倒是沒注意,他在計劃擴充自己的力量,不再依賴別人。

    吳春與友善玩了一會,剛躺下不久,還沒有熄燈,就接到了潘辰的電話,商談燕冬手令的開啓。她答應明天找邵夏做個計劃。

    友善總算在吳春這裏站住了腳根。根據吳春新調整的值日表,他將在星期二和五留宿,排在劉地的下一天,而潘辰則是三和六,星期日是自由空間,可以讓女主人隨時根據具體情況做靈活機動的安排。

    吳春當然不會讓友善白白地在這裏睡,她接受他有她一石二鳥的精心安排。

    在吳春掛機時,已經精疲力竭的友善問道:“此事你有什麼具體計劃和安排?不妨說給我聽聽。不管怎麼樣,除了這層關係,咱們還是名義上的兄弟姊妹。在事關重大之時,還得看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