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九哥早來了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孽戀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九哥早來了啊字體大小: A+
     

    “那就換一個話題,不要與逝人過不去。”邵夏將不滿漸漸收起。

    “邵經理打算以後怎麼生活?”潘辰巴不得繞回來,這次他喝了一口茶。

    “一天一天過唄,也就是這個活法了,別無所求,任天由命。”邵夏知道,來人快要兇相畢露了,她不得不再次祭出冷麪孔。

    “你是找趙承同做爲以後的生活伴侶嗎?他能配得起你大明星的身份?”潘辰一副輕蔑口氣,既瞧不起趙承同,又有些瞧不起邵夏的選擇。

    “我選擇誰是我的權力。我與九哥非親非故,九哥不會干涉我的個人問題吧?”邵夏也覺得與趙承同結合有點下嫁而不太情願,但已經有了他的孩子而別無選擇。

    “我想與紹經理共同撫養燕乾坤,怎麼樣?”潘辰野心暴露。

    “我沒有再嫁的意向,與趙承同也只不過是普通朋友關係。就我的能力,還能把乾坤拉扯成人。對不起了,九哥,多謝你的美意,我心領了。”邵夏斷然謝絕。

    “可我是一定要與你共同撫養乾坤的。主意已定,任何人無法拒絕,這是天意,沒人敢違抗!”潘辰不再僞裝。

    “九哥在強人所難嗎?我是冬爺的人,你是講的什麼江湖道義?”邵夏嘴裏雖硬,但她知道自己已經臨近崩潰。

    “冬爺是江湖上永不消失的旗幟。我們做爲後來人,都以冬爺的精神爲準則。對他,當然是一如既往的遵敬。他的基業,他的遺孀、遺孤,是江湖義士必須要呵護的。你是冬爺的女人,乾坤是冬爺的根,我做爲大總哥,有絕對義務照顧你倆和吳行長倆,義不容辭。”潘辰的藉口不含糊。

    “九哥是在強人所難,是在褻瀆江湖義氣,是在對冬不敬。你再這般無理糾纏,何以面對冬的在天之靈。”邵夏看一下潘辰強壯的體格,知道今晚她會成爲他的獵物。對於一個剛剛要甦醒的女人來說,無形中在起步上就要受挫。雖然面臨,但她還要做一做掙扎,逃過一劫是一劫。

    “邵經理在強詞奪理。江湖有江湖上的道義、江湖上的規矩。你懂得什麼是江湖嗎?”潘辰將端起還沒喝的茶杯狠狠地放在茶几上,杯幾相撞透露出氣氛嚴峻,隱隱顯示出絲絲殺機。

    眼見得他杯中的茶水被擊出杯外,邵夏已經無路可退,但她還要做最後的嘗試:“我生是冬的人,死是冬的鬼!”

    “當然,要我們出生入死的保護你們,我也要索取一點點彙報,這不過分。我調查過,冬爺在世時,明明知道你與吳行長外面有男人,卻姑且裝做不知道,任你倆胡作非爲。我是在爲他保護妻小,冬爺定不會怪罪。”潘辰目露邪光。

    邵夏無言以對。既然擡出冬的在天之靈都不起作用,那也只有在不甘心中遭受着不自願的**。

    衛英將其主要成員調來安津,打算配合潘辰爲保護燕家盡力。這幾日也沒閒着,比較詳細的調查了關於冬爺是否還活着之迷,結果白費工夫。既沒有確鑿證據證明冬爺已經走了那條不歸之路,又沒弄清楚冬爺是不是還生存在這個世界上。

    說是冬爺走了不歸路,沒有一位目擊者可以證明被燒焦者是他。金蟬脫殼,也不是沒有可能。雖然有冬爺墓,但從燕文正夫妻的言談舉止來看,根本沒有喪子之痛。衛英打過幾次冬爺的電話,而且次次打通,甚至有時還有呼吸聲和咳嗽聲,只是沒有回覆。問過蔣麗,蔣麗說那很正常。

    說冬爺還活着,根據是蔣麗隱約透露,他是爲那些壞人自我暴露再回來重整江山。乍一聽似乎還是有情可願,但一想這根本不附合邏輯。就冬爺那麼一個聰明絕頂的人,識破壞人那真可謂手到擒來。也曾去接近過那個燕凡,雖容貌相似度達百分之九十以上,但這個燕凡分明更年輕、更富有魅力,而且也完全是兩個聲音。

    各方面證實,邵經理與吳行長確實在冬爺還主政燕氏期間就已經出軌。而冬爺一再忍讓遷就證明了他寬大的胸懷,看來冬爺對兩個女人的出軌是默認的。而很明顯,吳行長與蔣董事長也不是一條線上的,而吳春與邵夏似乎走得很近。那蔣麗肯定是代表另一條路線。老爺子不知什麼原因,大概是家醜不可外揚的緣故吧,態度有點含糊其辭,沒有明確表示支持誰,只是說蔣麗代表冬。

    潘辰說邵夏有冬爺生前寫好的任命,而且據吳春說還經過了法律公證,如果是真的那絕對要支持邵夏的。晚飯後無聊,兄弟們爲不引人注意又分散住宿,閒着也是無聊,不如找邵夏聊一會。

    衛英坐了出租,奔向邵夏的住宅樓。

    邵夏的住宅樓裏,她明知逃不出魔掌,但一心要過平靜生活的她還是在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做着有心無力的抵抗。

    被侵犯的人在不呼救的情況下反抗,潘辰知道他的野心一定會實現,只是時間早晚的區別。

    邵夏的上衣已被扯爛,整個光光的上身已展現在面前。看明白是逃不脫了,邵夏爲了保存衣服,便打算放棄無效的抵抗行爲。可正在此時傳來救命的敲門聲。是承同回來了嗎?

    潘辰眼看對方就要繳械投降,緊要關口的“梆梆”聲使他吟興盡喪,露出猙獰面孔:“是誰來送命!”

    邵夏打了一個寒顫。果真是承同回來,他危險了。

    潘辰停止了手下的活,眼裏透出寒光:“不知死的,你起來放他過來!”

    “你去隔壁,咱的事以後再說,不準出來!”邵夏找出一件上衣。

    聽到以後再說,潘辰看到了希望,也就點點頭到了隔壁。

    邵夏打開門,又一個總哥出現在面前。怎麼,這裏成了不收費的窯子了?

    “邵經理,本人沒有惡意,特來登門拜訪的。如果方便,我們可以談一至兩個小時。不方便又對我有所懷疑,我這就走。”衛英沒有邁步。

    邵夏低聲說:“大總哥來欲行不軌,關健時刻多虧衛總哥救了我。他,正在我臥室的隔壁空間裏。我可以懷疑任何人,唯獨不懷疑衛總哥的人品。聊聊也好,聊到天明,讓他無機可乘。如果你要走,我先打電話給趙承同或由你護送我去吳行長處行嗎?你能答應嗎?”

    衛英點點頭:“好,培你聊聊。”

    邵夏往右一閃,伸手讓進:“多謝衛總哥,客廳奉茶。”

    客前主後,一齊走進客廳入座。茶几上的茶水還熱。

    看着主人要換茶,衛英試一下茶杯正溫,笑道:“邵經理,不用麻煩了,這茶水還可以飲用的。”

    邵夏也笑笑:“剛纔大總哥來了以後,衝了水還沒來得及喝,你就敲門。夜晚一男一女在一起有點受授不清,所以潘大總哥去了我的另一個閒置臥室,我去請他出來吧,咱共同聊聊。”

    潘辰仔細聽着外面的談話,主要是想知道是不是趙承同來了。他也不知道邵夏將他的醜行告訴了衛英,於是自己從空臥室走出來:“是衛兄啊。”

    “九哥早來了啊,也不打個招呼,咱們共同拜訪紹經理。”衛英心裏有點蔑視,但不表示出來。

    邵夏回首,狠狠瞪了潘辰一眼:“好了,各人心裏有數,坐下喝茶吧。”

    潘辰走到衛英身邊坐下,心裏狠狠的罵道:你他孃的步我後塵也得明天晚上啊。這倒好,雞飛蛋打,瞎費一頓事,勞而無功也。

    邵夏把原來潘辰用過但沒喝的杯水倒了重新放在他面前,又拿兩個杯子分別放在衛英和自己面前,然後一一倒滿,示意兩位用茶。

    “邵經理,不瞞你說,應潘大總哥之邀,我留安津,是想助冬爺的人一臂之力。但,我至今也沒弄明白誰能代表冬爺。一個是以蔣董事長爲首,一是由吳行長和你邵經理爲代表的實力派。卻據我所知,燕家三姐妹並不承認蔣董事長與你們。據燕老爺子表態來看,雖然沒有立場堅定和旗幟鮮明,據他的態度看,明顯偏袒董事長蔣麗。今晚,請邵經理給個明確答覆,你倆與董事長誰能真正代表冬爺,我們支持還有方向。”衛英說出心中的疑惑。

    邵夏又讓了一會水,自己也不知怎麼掌控目前的機會。據吳春分析,江湖人是要堅決與她合作,燕天和燕乾坤的碗外之食完全有希望吃到。冬不在了,自己曾經是他的女人,燕家財產有一份天經地義。可看這個架步,雖然保留着個副經理的職位,如果效益上不去,恐怕會步吳春之後塵,距掃地除門、身敗名裂只一步之遙。如若與吳春繼續合作,又有點昧良心。怎麼辦……

    看着邵夏陷入沉思,衛英又問道:“我涉及江湖不久,得到我幫老幫主的信任,傳幫主之位給我,現行江湖稱爲總哥。他千叮萬囑,一定遵承冬爺的號令,這是天下江湖共識。冬爺江湖成名後未拜見,是我遺憾。但我早就認識冬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